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陈年旧事,不是意外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840 2013-07-09 15:19:49

  接下来的几天,韩如静也不去打听秦氏的消息。成天窝在韩氏里无所事事,和乘腾的合作都上了轨道,陆妮在公事方面也算光明磊落,没有耍一点小动作。倒是让韩如静改变了对她的看法。

没想到一天下午忽然接到了秦老爷子的召见,韩如静心里暗笑:老狐狸终究是熬不住了。也罢,如此说清楚了,她也坦然。于是驱车前往医院。

病房里只有老爷子一个人,精神看起来已经好了许多,看到韩如静前来斜斜的看了一眼,说道:“ 来了,坐吧。”

韩如静在老爷子面前坐下,淡淡的说:“ 有话您就直说吧。”

老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问:“前几日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的答案,您不是已经清楚了。我是不会拿自己的幸福换秦氏的安定的。” 韩如静定定的说道。

“幸福?” 老爷子嗤笑,“你和安雪臣一起就叫幸福?”

“他对我很好,爷爷到底对雪臣有什么偏见?” 韩如静不解的问。

“若是别人,也就罢了。我活了这把年纪,还有什么看不透的,你大伯他们瞒着我秦澜的事,我竟替别人培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除去我秦家掌权人的位子不能给他,其他的我并不计较,秦澜这么多年对我也算用心。倒是你,我唯一的嫡孙,却总是不待见我。在秦氏的利益和亲情上,我一辈子都在选前者,即使你恨我,我也无所谓。你和祁晔,可以逢场作戏,但安雪臣,绝不行。” 老爷子的语气忽然严厉起来。

“为什么,爷爷,你儿子的悲剧,难道还要让它发生在您孙女的身上吗?祁晔动机不良,要是我嫁给他,秦氏难道不是更加的危险吗?” 韩如静见老爷子那么人死理,不由得激动起来。

“我不算老眼昏花,看得出来祁晔对你另眼相待,可是,你跟着安雪臣,日后一定会痛苦的。” 老爷子眼中似有悲伤划过。

“我不明白。”

老爷子犹豫了片刻,才说:“这件事我原本不想告诉你,毕竟你父母都走了这么多年,再提起来也没有意思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也没想过要追究谁的责任,毕竟当年是我先把他们赶出家门的。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和安雪臣走在了一起,他的父亲,就是当年你父母车祸的肇事者。”

“什么?不可能。” 韩如静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轰然崩塌,她从没想过,自己父母当年的车祸,竟然是安季明造成的。“难道,不是意外吗?”

“是个意外。可是他就那样逃了,也许他不逃,你父母总还有生还的希望,即使是意外,也不能否认他是肇事者的事实。” 老爷子的眼中满是伤痛,像是在自责,又是在追忆,自己的小儿子,就那么没了。

韩如静脸上心里的震惊都难以掩饰。不停的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你为了让我离开安雪臣才编造出来的。我不信我不信!”

“我何必骗你这些,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安季明。”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韩如静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要是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她和雪臣要怎么办?

“爷爷,您别说了。” 病房的门被打开,秦澜深色复杂的走了进来,伸手扶助摇摇欲坠的韩如静,问:“如静,你没事吧!”

韩如静像是忽然醒悟过来,喃喃自语:“我要找安季明问清楚,他一定是骗人的。”说着,推开秦澜就跑了出去。秦澜伸手拉他却没有拉住,也打算跟着韩如静跑出去。

“你站住。我有话跟你说。” 老爷子淡然的出声喝止。

秦澜顿住,眼里满是焦急,如静这样情绪不稳的跑出去,多危险啊。“有什么话都等会,我担心如静会出事。”

“放心,我吩咐人看着她了。” 老爷子像是早有先知,“你这么担心她,怎么不担心自己。”

见老爷子这么说,秦澜也没再坚持,转身说:“您现在告诉她这些,不是让她左右为难,又何必如此?至于我,您打算怎么处置?”

秦澜已然淡定,那**问父母,才从他们口中知道真相,他真佩服父母两人唱作俱佳的演了三十年的戏,还把他一个外人培养成秦氏的掌权人,难怪老爷子会气地病倒进了医院。

当他知道了事情所有的始末,也不知道该责怪谁,或者只是命运弄人,父母都是爱而不得,各自守着自己的痴心。知道了真相之后,他反而一阵轻松,既然乔景不是他的哥哥,他不是秦家的太子爷,如静不是他的堂妹,他终于可以好好做自己了。他忽然觉得如释重负。

老爷子倒也没想到秦澜会这么淡然的接受事实,倒是让他刮目相看,他用心培养多年,终究是没辜负他的一番心意。叹息道:“ 我从小把你当亲孙子般看待,虽说秦氏不能给没有血缘的掌权人,但你那么多年叫我一声爷爷,我还是把你当孙子看的。你父母的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秦澜,若是你愿意,可以留下来,若是不愿意,你要去哪里,我都支持。”

秦澜浅浅的笑了一下,说道:“您知道的,我对秦氏的责任,是从小被灌输的,并不是我的追求,既然您有亲孙子,改天让他认祖归宗,秦家还是后继有人的。至于我,您就不要担心了。我会离开秦氏的。”

“秦澜,我有一事相求。” 老爷子难得拉下脸如此谦恭的说话。

“您说……”

“看在我们多年的祖孙情份上,我不希望外界知道这件事情。”

秦澜垂眸,老爷子的话他听的明白,若秦家认了私生子,又传出嫡孙是个孽种,怕是哪样都不好听。“我无所谓,不过一个姓氏,但我有个条件......”

“你说!” 老爷子心里感慨,这个孩子教的真好,懂得和自己谈条件,要是将来秦氏交给他,定然不会衰败,可惜……

“请您不要逼迫如静答应祁晔的条件。您就这么个亲孙女,也不希望她将来恨你。她和安雪臣,这辈子怕是唯有彼此而已。至于祁晔那里,我会和他去谈,不让他曝光这件事情,其他的事情,是您自己该应付的。” 秦澜淡然的说着,像是谈论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你们这些年对我的关照,只以此聊表心意吧。”

说完秦澜也没有等老爷子答应,就走出了病房。心里还记挂着韩如静,想去恒安看看情况。

老爷子长长的叹了口气,真是造化弄人,这些孩子们都怪可怜的,可他有他的难处,守住秦家这份产业,实在不能有妇人之仁。

韩如静几乎是冲进恒安集团的。在大堂却让前台小姐拦住了:“韩小姐,见安董事长确实需要预约,没有预约我们也为难。请您谅解。”

“你就帮我再通传一下,说韩如静要见他,他会见我的。”

“韩小姐,不好意思,我实在帮不了你。”前台小姐婉言拒绝。

“嫂子,您怎么来了?” 刘谦禹刚从外面办完事情回来,看到韩如静和前台小姐在纠缠有些吃惊,“您来安总知道吗?”

“我想见安季明,你能带我去吗?”韩如静说的直接,倒是把刘谦禹吓到了。

“董事长?你等会,我和安总说一声,让他带你去。”

“不用了。我有事找安董事长,和雪臣没关系。” 韩如静的神色有些吓人,倒是唬的刘谦禹也不敢造次。

“哦,好,你跟我来。” 刘谦禹说着领着韩如静走向电梯,还不忘叮嘱前台,“以后韩小姐来,都不用通报,知道吗?” 这可是恒安的未来老板娘,她们要是还要饭碗的话。

电梯里,韩如静的脸色苍白的吓人,只默然的一句话都不说。刘谦禹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只小心翼翼的问:“嫂子,你没事吧。”

“没事。” 韩如静心不在焉的回答,像是受了什么大的刺激,直看的刘谦禹心惊胆战,他是知道一些状况的,韩如静这样冲进来找安董,真的合适吗?

电梯到了顶楼,开门韩如静就冲了出去,安季明的秘书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拦着问道:“小姐,你不能进去,这里是总裁办公室。”

“我找安总,麻烦你通传一下。” 韩如静心里虽乱,可是也没有横冲直撞。

秘书为难的看着后面的刘谦禹,也知道此人是恒安太子爷的心腹,自然要谨慎一些。

“去吧。就说是韩如静小姐要见。”刘谦禹微颔首。

秘书这才松了口,说道:“ 韩小姐稍等,总裁正在会客,我这就去通报。”

韩如静微微点头,抬头瞥见刘谦禹还在,说道:“谢谢,你忙你的,我自己等。”

刘谦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走进了电梯。

“等等......”韩如静忽然出声,“不要告诉雪臣。”

刘谦禹为难的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可,真的不告诉雪臣,这样好吗?安总不喜欢韩如静,他也知道一些,若是等会真的出了什么事,他怎么担当的起。

电梯缓缓下行,刘谦禹往安雪臣的办公室里走,安雪臣正在处理一些文件,看到刘谦禹进来头也没抬的说:“都处理好了?”

“嗯。”刘谦禹因为心里犹豫着事情,也没多说,只是把文件递给安雪臣。

安雪臣接过去翻了几页,满意的放在了一边。谦禹办事,他一向放心,于是说:“莎琳娜那边和祁氏接触的怎么样了?”

“啊?哦。” 刘谦禹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回答的有些迟钝。

安雪臣怪异的看了刘谦禹一眼,问道:“你小子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没什么。”刘谦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既然答应了韩如静,还是不要说的好。

安雪臣也没有追问,起身拿着文件准备往外走。

“你去哪儿?” 刘谦禹忽然提声问道。

安雪臣心里更觉得奇怪了,他去哪还要和下属报备吗?但还是好脾气的回答了:“我去我爸哪儿。”

“你不能去。” 刘谦禹心里一急,冲口而出,现在上去不是正好碰到韩如静。

“为什么?” 安雪臣打量了刘谦禹一圈,疑惑的问,“你很不对劲啊!”

刘谦禹略显尴尬的扯谎:“我……刚从上面来,安总他正在会客。”

“哦,那我等他一会。”安雪臣说完,有些不解,“不对啊,你去楼上干什么?”他记得今天没什么要谦禹呈送的东西啊。

“我......”刘谦禹这会儿真是词穷了。

安雪臣心里雪亮,这小子,一定有事瞒着他。“什么事?我不能知道?”

“这……” 刘谦禹忽然左右为难起来,他答应了韩如静不说的,可是雪臣这么上去也是要碰到的。如此,还不是......他怎么这么难啊,明明是人家的家务事,他掺合什么。

”你不说,我自己去看。” 安雪臣凉凉的搁下一句话,就要离开。

“等等!” 刘谦禹叹口气,还是说了,“刚刚回来的时候,碰到嫂子在前台,说要见安总,我就带她上去了,嫂子看起来气色很不好。”

“你这么不早说!” 安雪臣神色一绷,厉声道。如静和父亲见面,哪有什么好事。转身就往外跑。

也不顾刘谦禹在后面埋怨:“这不是嫂子不让说嘛。” 要知道嫂子可是老大的心头肉,得罪不起,可现在他好像两边都得罪了,天啊,他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