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16 可否愿意和我走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314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醒来的时候,已经月上梢头,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样。身边已没有人,想来安雪臣也是因为没法面对才离开的吧。是啊,他们,还有什么能说的呢?在自己做了这样的决定后。

起身,洗漱完,韩如静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还好,公寓那天的东西还没有搬过来,不然再倒腾一次倒是麻烦,终究,这里不是她的家,不是她的牺牲之所。雪臣的心,她懂,所以,更不忍......离开,两人的感情终究会在某天淡却,亦或是回想起来,可以笑着说曾经。

下楼,碰到了管家,看到韩如静拿着行李,有些惊讶:“太太,这么晚了,要出远门吗?”

“嗯。” 韩如静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以后,这个房子,再没有她的位置。

“先生吩咐了,等您起来,饭菜我已经准备好了。”

“先生......吃了吗?” 还是,忍不住问了。

“没有,先生出去了。太太,我去把饭菜端来。”

“不用了。我有事,先走了。你要好好照顾先生。” 还想,再嘱咐几句,可是,又有什么意思,终是要离开的。

“太太,您这是要出去几天啊?”

“我......也许要很久吧。” 韩如静幽幽的说道,转身出了门。心里,还是留恋,却,无可奈何。

”太太,让司机送你吧。”

韩如静点头,自己的车,还停在恒安的楼下,这里偏僻,的确不好叫车。

却在自己公寓楼下,碰到了秦澜。秦澜看起来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到韩如静语气有些急躁:“你这一天一夜去了哪里?”

“我......”韩如静想解释,又觉得体力透支的厉害,忽然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如静!” 秦澜惊呼,“我们去医院。”

“不!” 韩如静抓住秦澜的手,低声说道,“我要回家。”

“好,我们回家。” 心里五味具陈,秦澜打横抱起韩如静,朝楼上走去。

韩如静在自己的床上躺下,也不知迷糊了多久,醒来的时候看到秦澜就坐在床畔。虚弱的说:“ 你怎么还没走?”

“一天没吃东西了吧。我熬了粥,先起来吃点。” 秦澜也不搭理她,自顾自的说完扶韩如静起来。

这么以提醒,韩如静才觉得自己当真饿了,于是也不推辞,囫囵吞的喝了一小碗。才问:“秦澜哥哥,你怎么等在楼下?”

秦澜没回答,昨天他赶到恒安的时候,韩如静已经不在了。后来老爷子又拒绝透露如静的行踪,只说她很安全,他不放心,便惊动了韩家那边。再后来才知道她平安无事,于是想来这里碰碰运气。

“你不开心的时候,哪个家都不会回的,所以我才来这里等你。”

秦澜还真是了解她啊。韩如静心里默想。

“这件事,你有什么打算?” 秦澜叹气,问道。

韩如静的眼泪,差点忍不住又滴落下来,怎么办?她的心怎么那么疼,可还有别的办法吗?吸了口气,说道:“还能怎样?我和他之间,总隔着那么多人的生死。不能坦然了。”

”那是上一代的恩怨,你不必为了这个牺牲。” 秦澜淡淡的劝道。

“总是至亲,我们都做不到吧。” 如静低着头,微微苦笑。

“你啊!总是这样。何必瞒着我我的身世,白白受了祁晔的气。” 秦澜有些懊恼,却不忍心苛责,更多的是心疼。现在,他不是他的兄长,他对她的爱,倒是可以毫无掩饰的展露。

韩如静眼里有小小的吃惊,绕了这么大的弯,秦澜还是知道了。原来,这世上就没有什么永远的秘密,有的不过是相互的自欺欺人。

“那,你有什么打算?”韩如静没问爷爷的意思,想必爷爷也是为了保全秦家的脸面,她不屑的很。但愿,秦澜能做一回自己。

“我?”秦澜讪笑,“这么多年顶着假太子的身份,其实一点都不轻松,以前还嫉妒乔景,其实,这一切本来就都是他的。是我,这么多年抢了他的荣光,现在不过物归原主。想想反倒轻松,终于可以真是的做自己。”

韩如静不禁羡慕,这才是秦澜的真性情,拿得起放得下,洒脱豪迈。秦家太子爷的生活,并不轻松。“你能想通,再好不过。”

“就你这自以为是的小丫头,才担心我想不开。你啊,就爱瞎操心。” 秦澜伸手揉揉韩如静的发顶,有些爱不释手。

“我还不是担心你。” 韩如静嘟哝着。

“这话,我可以理解为你心里其实也有我的。” 秦澜目光灼灼,直盯的韩如静心虚。

“说什么呢,你可是最疼我的哥哥。”韩如静假装糊涂的打马虎眼。

秦澜眼里浓重的失望划过,自己何必问呢!早先就知道了,她和雪臣之间,即使没法在一起,也没有别人插足的机会。不过是不甘心而已,现在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爱她,只是,这份爱,她不要。掩下失落的心情,说道:“所以,你就这么放弃雪臣,不可惜吗?”

“秦澜哥哥,就别再提了。”

秦澜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说道:“我打算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这,就走了。去哪里?”韩如静讶异的问,不是没想过,知道了真相之后,秦澜必定是要离开的。只是这么突然......

“留下,他们少不得还要提心吊胆,又不是没出去过。倒是你,听我一句劝,秦家的事情少掺合,左不过还有爷爷他们在。不必你为他们担着。” 秦澜劝道。

韩如静弱弱的笑了一下,说:“我有没有说过,回秦家最值得的就是认了你这个哥哥。”

哥哥?秦澜心底苦涩满溢,这辈子,也左不过做他的哥哥了。“你好好歇着,要是烦闷,打给我。”秦澜起身,还有很多事情要办,他也不能逗留太久。

韩如静乖顺的点点头,又说:“走的时候一定让我去送你。”

“知道了。” 秦澜点头保证,顿了一会,却问,“如静,要和我一起走吗?”

韩如静微愣,却即刻摇头。这里,她太多牵挂,太多琐事,没处理完,她走不了。

秦澜也不再说,低头走了出去。笑自己痴心妄想,即使她和雪臣再无可能,她也不愿意将就的。罢了,就这样孑然一身走吧。

韩如静又躺了一会儿,拨通了韩如清的手机。“哥哥,你晚上能来接我吗?”

韩如清在那头颇为着急:“如静,你没事吧。到底出了什么事,都说找不到你。”

“我没事。” 不知不觉的,眼泪又滴落了下来。

“如静,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没有。哥哥你来吧,我想和你说点事。”

“好,我忙完手头这些就过来,你等着我。别胡思乱想,知道吗?” 韩如清还不忘叮嘱。

“嗯。” 韩如静挂断后,愣愣的躺在床上发呆。她最终是要决定的,可是,这样的决定真的很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