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我们,需要冷静一下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929 2013-07-09 15:19:49

  却说安季明听说韩如静要见自己,心里也是十分疑惑,上次不欢而散,他可还记得。纵然雪臣再喜欢她,可他心里对韩如静的怨恨不会消失,他的雪宁,早已经回不来了。

“请她进来。” 安季明吩咐道,他倒要看看,这次是为了什么来。

韩如静走进安季明的办公室,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她想想不出来,这样一个人,竟然会是伤害她父母的凶手。却又是雪臣的父亲,她,还要叫他一声“爸爸”。

安季明觉得韩如静看他的眼神很奇怪,带着浓浓的怨恨,他还没怪她呢,这么反倒?安季明脸色更是沉的可怕:“听说,你要见我。”

“有件事,想请教安总。”韩如静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如果,他承认了,承认是伤害父母的人,那她到底要怎么办?她和雪臣,还能好好的走下去吗?她怎么可能和仇人成为一家人,她的良心,还能安稳吗?

“你说!”安季明有些好奇的看着韩如静,这个女孩子柔柔弱弱的,说起话来倒利索。

“我的亲生父母,是你开车撞死的吗?”韩如静忍着眼泪一字一顿的问。她害怕真相,害怕答案,可是又不能不问,她虽然对亲生父母没什么印象,可是他们毕竟生下了她,血浓于水。

安季明的脸色微微的变了,他没想到,自己隐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怎么会有人知道。而来质问他的人,竟然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门外,安雪臣原本要推门进去的手,忽然僵在了那里。如静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哪里听来的谣言,胡说什么?” 安季明厉声大喝的否认。

“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清楚的很,安总,杀人偿命,难道这么些年,你没有寝食难安吗?你反对雪宁跟我一起,又反对雪臣娶我,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吧。” 韩如静说的尖锐。

“你有什么证据,在这里大放厥词?” 安季明脸色阴沉,心里却有些发慌。

“我是没有证据,可人在做天在看,安总不是很想我离开雪臣吗?你承认了,我和雪臣就走不下去了。安总何不痛快的承认呢。”

一字字,一句句,都敲打在门外的安雪臣身上,他有些慌乱,不知所措,害怕听到父亲的答案,若是真的,他要怎么面对如静,他的父亲害死了她的双亲,他光是想想就觉得心里疼的难以忍受。

“好,既然这是让你离开雪臣的唯一方法。我承认,不过,那的却是个意外,我不是有心的。”安季明摇摇牙,若是这样能让韩如静离开安雪臣,他认了又如何。反正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同意他们一起的。

听到安季明亲口承认,韩如静分不清自己是什么情绪,终于知道真相了,可是她心里怎么那么痛,痛的都没有力气站着。只是气若游丝的说:“你为什么就承认了呢?就那么希望我离开你儿子,连一点点余地都不留给我们。你,好狠的心。”

说完,魂不守舍的离开了办公室,门来开,赫然看到呆立在门外的安雪臣,眼中全是沉重的痛苦,愕然,歉疚,挣扎……“如静......” 安雪臣开口,声音哑的让人心惊。

“我想静一静。” 韩如静偏过头,不想看他。此时,她多想有个怀抱可以温暖她,可是,那个她想要的怀抱,是仇人的儿子,是她最爱的人,她不敢碰,她怕,一碰自己就会崩溃。

韩如静游魂似的从安雪臣面前走过,安雪臣想伸手拉她,可是抬起来的手那么无力,终于只碰到了她的衣袖,重重的落了下去。他,没勇气!眼睁睁的看着韩如静从自己面前消失。

安季明这才意识到儿子在门外,一时之间尴尬万分,讪讪的叫:“雪臣......你听我解释。”

安雪臣回过头,瞪着父亲,眼中似有星火:“解释,你怎么解释?你该和他们秦家解释。我还头一次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这么不敢承担的人。”

“你住口。” 被自己的儿子这么数落,安季明的脸面也挂不住,大吼。

“有你这样的父亲,我觉得羞愧,这一辈子,我在如静面前,再也抬不起头。” 安雪臣面色惨白,心里痛的都没有知觉了,他知道,如静不会原谅的,换作是他,也无法谅解。他甚至,没脸去挽留。

“你这么和我说话,还有没有尊卑。”

安雪臣惨然一笑,幽幽的说:“ 这是我们安家欠她的。你的罪孽,不过是让你的儿子偿还了。雪宁赔上了性命,我,赔上了一生的幸福。”

说完,也不管其他,就这么走了出去。他,没法再面对这样的父亲,可是,也无法再面对如静。他心里清清楚楚,如静若是不能原谅,他便只有无望的等下去。

安季明看着儿子失魂落魄的离开,终于撑不住的用手扶住了桌子。他,好像连小儿子也失去了,难道,这就是报应吗?对他见死不救的报复。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安季明倒了下去。

离开恒安,韩如静迷茫的在路上走着,偌大一个城市,她竟然找不到可以去的地方。想拿出手机,却不知道打给谁?以前,她有委屈,可以和雪臣说,和秦澜说,可是现在,竟然一个都指望不上。她和雪臣,还怎么继续,强颜欢笑,谁都做不到。

也不知走了多久,已是华灯初上,如静抬头,就看到一间会所,会所里有个酒吧,心里乱作一团,不如就大醉一场,永远的醉着不醒来,也许就不会想这些事情,想着想着,韩如静就走了进去。

面前的一打啤酒,也不知喝了多少,韩如静只知道一味的罐下去,丝毫不在意耳边的喧嚣吵闹。让她醉,醉了,就想不起来了,醉了,就可以不记得。

如此一个漂亮的女人独自在酒吧卖醉,怎么可能不成为男人的猎物。有个男人靠近来,嬉皮笑脸的问:“小姐一个人喝多无趣,不如我陪你你起喝。”

“你谁啊,走开,别烦我。” 韩如静意识有些朦胧,她只想一个人醉生梦死,讨厌有人在她耳边像苍蝇一样的烦。

“我是你的好哥哥。妹妹,你喝这么多酒,我带你回家好不好。”眼见面前的小美人依然神智不清,男人更是肆无忌惮。

“好哥哥,我才没有好哥哥呢,他们都坏死了,没人理我的死活。” 韩如静忽然想起秦澜,又忽然想起乔景,如此来来去去,一阵烦闷的直摇头。

“好好,他们都是坏人,我是好人,我带你回家。” 男人眼中算计的精光闪过。一手已经揽上了韩如静的腰,把她往酒吧外面带。

“我不回去,我要喝酒。” 韩如静嚷嚷着,可是抵不过男人的力气。

“喝酒,我们回去慢慢喝。” 男人奸笑着,今晚运气真不错,这个小白兔真是美极了。

除了酒吧,是会所的大堂,韩如静忽然觉得周围的环境安静了,似是回过了神,挣扎着要离开男人的怀抱。“你干什么,我不认识你。”

“过了今晚就认识了。走吧,小美人。” 男人迫不及待的想拉着韩如静走。

“我不走。你是坏人,你放手。” 韩如静大叫,挣扎着。

如此动静,终于惊动了一众从楼梯上下来的人。有几个还是政府高官,走着中间的男人忽然停下了脚步,眼神锐利的看过去,一眼,眼中就凝出了风暴。

身旁的秘书也跟着看了过去,大惊:“祁总,是韩小姐。好像喝醉了。”

祁晔的脸上冷若冰霜,冷冷的看了秘书一眼,他自己会看,才几天不见,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安雪臣呢,秦澜呢,怎么平日里都围着她转的人现在一个都不见了,放任她在这里和别人拉拉扯扯。

被祁晔这么一看,秘书顿时乖乖的闭嘴了。总裁这个样子,怕是要发火了,他跟在总裁身边,多少也知道这个韩小姐是什么人,看来今晚那个男人是要废了。

“祁总,怎么了?” 旁边的人发现祁晔停了脚步,不明就里的问。

“您先请,我去去就来。” 祁晔的声音,还是没有什么波澜,可下一瞬看向韩如静那边,眼底已是波涛汹涌。迈开步子就走了过去。

“赵市长,你看……”

“年轻人的事,我们别掺合。” 赵市长笑着率先迈开了步子,这个女孩子他见过,祁晔宝贝着呢。可怎么就放任她喝醉呢?不过,他也不想管。年轻人的情爱,由着他们去折腾。

众人见赵市长都走了,也不好意思留下来看热闹,毕竟祁总的寡淡是出了名的,今天会因为一个小姑娘动怒,实在......好奇啊。但再好奇,他们也不敢得罪赵市长,得罪祁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