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得不到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729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走出病房,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直接拨通了祁晔的手机。开门见山的说:“你在哪里?我要见你。”

“现在不行,我正在郊区的度假村考察。”祁晔像是并不惊讶的说道。

“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不一定......”

“度假村的地址。”韩如静没给祁晔多说的机会。

那头祁晔有些无奈,但知道韩如静一定是气大了,平日里和他说话,可是一副拒人千里的礼貌样,不像现在这么有生气。有时他都怀疑自己有受虐倾向,几天没听到她发火,浑身的不自在。

简单的说了一下地址,韩如静一刻没停的驱车前往,她倒是要问个明白,他们一个个凭什么主宰她的人生。

那边祁晔搁下手机,对身旁的秘书交代了一下:“把下午的安排都挪后吧。什么时候得空我再通知你。”

秘书狐疑的看了总裁一眼,倒是没有异议的去执行了。心想什么人能这么大影响力,一个点话就能让总裁把宝贵的时间挪出来。

韩如静到达度假村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路程倒是有些远,不过她心里憋着一口气,也没在意这些。祁晔的秘书早就门口等她,原先还以为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现在知道是为了这位秦家小姐,秘书也不觉得奇怪,自家总裁为这位小姐破例的次数多的他都惊讶,像他这样会察言观色的人,岂会怠慢这样的贵客。

“韩小姐,总裁已经在等您了。这边请!”秘书语带恭敬的为韩如静引路。

韩如静因为心里装着事情,也没有客气什么,只是略微点了点头,绷着脸跟着往里走。

秘书看的出来这位韩小姐今儿个心情不算好,一副找人算账的样子,看来是冲着总裁来的。说来奇怪,总裁对别人都是冰冷的样子,杀伐决断也是几句话的事情,唯独拿这位韩小姐逗乐很是耐心,还愿意千方百计的哄着她。在香港的时候,为了韩小姐在珠宝橱窗的一个驻足,就买下了所有陈列的首饰。这样的心思若他还看不出来韩如静对于总裁的意义,那他这个秘书该引咎辞职了。

七拐八弯以后,两人在一栋独立的洋房前停下了,秘书为韩如静打开门然后道:“韩小姐,总裁就在里面,您请自己进去。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忙,先失陪了。”

韩如静也没有为难,心里清楚一切都是祁晔安排的,他一个小秘书也左右不了什么。随手推门进去,屋子里静悄悄的,没见有人,韩如静试探性的喊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于是迳自往里面走去。

穿过客厅就是阳台,阳台外面是个不大的私人泳池,韩如静这才看到有人在游泳,不用说就是祁晔。韩如静也没催他,自顾自坐在池子旁边的躺椅上,无聊的看向祁晔,倒是身手矫健,活脱脱一尾蛟龙。也在意料之中,意志坚定的人做什么事情都力求完美。

正想着祁晔像是看到韩如静来了,朝她这边游了过来,却没有走上来,只是两手撑在池边仰头看她,水珠子沿着轮廓鲜明的脸往下滑,韩如静闹中没由来的浮现一个年头:这么好的身材,不出镜都可惜了。

“你冷不冷?”也不知怎么的,韩如静脱口就是这么一句。

祁晔有些愣住了,知道韩如静是来找他算账的,哪想开口先嘘寒问暖了,心没由来的跳了一下,反倒有些不知所措,掩饰的说道:“水是温的。”

说完就从水里走了上来,韩如静心里懊恼自己怎么说那样的话,低头没敢在看祁晔。祁晔倒是不在乎的拿过毛巾擦干水后,披上浴袍才出声:“不是有事找我吗?”

韩如静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正经事,也不知为什么恼火的说:“你怎么把那件事告诉爷爷了?”

祁晔不以为然的说:“不能说吗?我又没答应你不告诉别人。再说我还心善,没当面告诉秦澜。”

“你......”和祁晔口舌之争,韩如静明显的甘拜下风,“你明知道我和安雪臣结婚了,还向爷爷提那样的要求,你到底什么意思?”

祁晔的神色黯了黯,冷着脸说:“进屋说吧。”率先往里面走去。

韩如静无奈只能跟着,心里一瞬间闪过各种心思,一时之间倒恍惚起来,她至今不明白祁晔到底想怎么样,就算爷爷不知道她和安雪臣早已是夫妻关系,可是祁晔明明知道还故意刁难,明摆着就是另有所图。

心事重重的也没有好好看路,不知祁晔什么时候停下来转过身来,韩如静犹不知的傻傻撞了上去,一时没有站稳,往地上摔去。

祁晔的眉头皱了一下,伸手一揽,把韩如静整个抱在怀里。

韩如静心里咯噔一下,如此近的距离,祁晔的气息全在她鼻息之间,她心里慌的忙用手去推:“你放开我。”

“放开?你确定?”祁晔狭长的眼睛闪着忽明忽暗的光,忽然笑着说,“如你所愿。”

身子一轻,韩如静还没弄清楚什么状况,就直接坠进了池子里,砸出一个巨大的水花。还有几滴水珠溅在祁晔身上,祁晔确是在岸上干站着看,一点都没有搭把手的意思。

好在韩如静会游泳,上岸后不禁气恼的走到祁晔面前,狠狠的推了他一把。奈何力气太小,祁晔的身形都没有动一下,看着韩如静浑身湿透的狼狈样,总算觉得自己玩的过头了,哄道:“是你说让我放开的。”

“你......”韩如静本想骂一句,但一阵冷风吹来,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打了个喷嚏。

祁晔这才注意到毕竟是冬天,自己不怕冷,但如静一个金枝玉叶似的女孩子,自己这么dou她的确欠考虑。于是伸手把她抱了起来,歉疚的说:“先去换衣服。”

“我自己会走。”韩如静挣扎着要下来,心里一点都不想让祁晔这么抱回屋子,虽然也就几步路的距离。

“你再动,信不信我把你扔回去。”祁晔恐吓道,总算换来了韩如静的安分。

直到抱韩如静抱进浴室,才把她放下来,韩如静几乎是跳着后退了好几步,知道自己的样子很狼狈,幸好冬天穿的还算多,见祁晔还不走,不由得脸红凶道:“你出去。”

祁晔看韩如静难得脸红的样子,也不再为难她,只是说:“我让人等会给你送衣服来,你多泡一会,免得感冒。”

刚走出来,身后就传来了巨大的关门声,祁晔失笑,怅然若失的看了一眼双手,刚才美人在怀的感觉还残留在手上,心里忽然隐隐的抽痛,默然的想:他是不是把自己也赔进了自己设定的游戏里,他怕再这么下去,他终究会忍不住心里的yu念,不顾一切的把她抢过来。哪怕只有人没有心。这样疯狂的念头,连他自己都被吓到了,他是喜欢不择手段,但对女人,他一向冷淡的很,逢场作戏无所谓,他还以为自己没有真心,原来不过没有遇到对的那个人。可是她,难道就是对的那个人吗?相遇在了错的时间错的地点。

一切收拾妥当后,韩如静才走了出来。祁晔早就再客厅等她,还泡了茶,见她出来平静的说:“喝口热茶,身上留了寒气可不好。”

韩如静冷哼了一身,心里默想:现在献殷勤,刚才是谁就那么放手了。还有脸说。不客气的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才觉得身上暖了一些。但之后只是手捧着杯子,不再说话。

祁晔见韩如静不吭声,知道是生气了,也不计较,好声好气的说道:“你不是有正经事找我吗?”

韩如静这才回过神来,刚才那么一闹,自己还真是气糊涂了。本来想就不再搭理他的,奈何秦家的事不能不问清楚,才不解气的说了一句:“没见过你这么坏的人。”

祁晔无所谓的笑笑,也不恼火,知道不让韩如静发泄一下她心里不平衡,发现自己是越来越包容她了,祁晔心里无奈的叹气。

见祁晔也没回嘴,韩如静心里的气消了一点,才正经说道:“你大费周章的做这些事情,到底为了什么,你明知道我不可能嫁给你。”

祁晔神色一冷,虽然知道这是事实,可是听了心里还是膈应。“不过让你看看你费心的秦家,到底怎么看你,家族的脸面和你的幸福,他们到底选哪个?或者说,你爷爷到底选哪个?”

“你为什么,非要……”韩如静气塞,知道祁晔就是故意的,锱铢必较的小人。

“现实就是这么冷酷,你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不用把自己想的那么无私。尤其在自私的人面前,你的无私只会被他们利用,还转过身嘲笑你愚蠢。”祁晔说的每句话都冰冷的没有温度。

“你就非得用这种方法吗?你要报仇,我阻拦不了,那你就真刀真枪得来,光明磊落。”

“光明磊落?”祁晔干笑,“你去问问老爷子,他这些年有几件事是可以用光明磊落来定义的,商场上立足,那个不是步步为营,尔虞我诈。成王败寇,可不是光靠行得端坐得正就行了。”

祁晔的道理韩如静也懂,不过她反感这些手段罢了。也许是她不在当权者的高位吧,也许大家都很无奈,可谁都不想被白白牺牲掉。

“他求你了,你不知道这么拒绝?”祁晔懒散的猜测着,其实不用猜,他算准了秦老爷子心里秦家脸面最重要,一个女娃,又有什么要紧,“你心软了,要放弃安雪臣吗?”

“我不会放弃雪臣的。”韩如静忽然大声的否认,她不能再辜负雪臣了,“你这么逼我,可是我告诉你,除了这件事我不能答应,其他的,若是他日秦家有难,我都会助一臂之力。”

祁晔眼底是有惊叹的,没想到韩如静这么有情有义,其实自己喜欢她的,也不过是她这种真性情,不管如何在商场上,都没有失掉自己的本心。

“我看着,你要如何?我不介意和秦氏一起鱼死网破。”祁晔邪魅的勾出了一抹笑。

“你这样算计别人,自己难道就不痛苦吗?”韩如静忽然反问。

祁晔像是愣住了,眼中微微染上了薄怒,厉声说道:“别以为我不敢动你,就能得寸进尺的教训我。”

“我怎敢教训祁总,不过是觉得祁总也是个可怜人,自己不幸的人才喜欢看别人更不幸。”韩如静已然恢复了冷静,淡淡嘲讽的话里尽是不屑。

祁晔忽然倾身伸手扣住韩如静的下巴,说道:“你别惹恼我,代价你给不起!”

韩如静不甘示弱的回瞪祁晔:“你恼羞成怒了。”

“好啊,我们看看谁笑到最后。”祁晔的眸子里全是寒意,倏然放开韩如静转身背对着她说,“滚出去!”

韩如静不慌不忙的站起来,不温不火的丢下一句话:“我可怜你,得不到。”

身后关门声,祁晔控制不住怒气的把茶几上的茶具一下扫到了地上,她竟然说可怜他得不到,他倒要她看看,他怎么得到的,这世上,还没有他祁晔得不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