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你是我唯一的依靠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698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回到景轩,管家已经做好了饭菜,笑容可掬的说:“太太,您要先吃点垫垫饥吗?”

“不用,在等等吧。我先去休息一下,等先生回来了叫我。”韩如静神色疲惫,浑身像散架了一样,这一整天,她遇到的事情,没一件不是逼迫她的,她,并不想用自己去挽救什么,去平衡什么,只是尽一点自己的心而已。他们,这么步步为营的相逼,难道不是因为她看起来善良吗?拖着沉重的步子,韩如静走进了卧室。

斜斜的靠在了床上,愣愣的出神。她也许没想过,有一天,秦家会需要她这样的帮助,又或者,她从不觉得竟然是祁晔的介入,让秦家抓着她不放。以前她总是以为,也许最艰难的选择在于秦澜和乔景之间,可是现在,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秦澜不是原本的秦澜,乔景却成了秦家唯一的长子嫡孙。命运这样的安排还真是捉弄人,搅的大家都不得安宁。

老爷子一辈子都在为秦氏打算,为秦家筹谋,他算计这个算计那个,算计完儿子又算计孙子。如静实在想不通,全是那么重要吗?比得过亲情,比得过父慈子孝,兄友弟恭?

而祁晔他到底想得到怎样的结果,和秦家鱼死网破,让秦安身败名裂,把白茹可以依靠的人都打倒,他就赢了吗?但他有没有想过秦澜,原本好好的秦家少爷,却因为他的复仇揭开了不堪的身世。他的生父愿意这样吗?看到儿子如此痛苦。

韩如静甚至想,如果祁晔将错就错,整个秦家都是秦澜的,岂不是对秦家最好的报复。但她不是祁晔,不明白祁晔的想法。就像祁晔对她忽冷忽热的态度,让她琢磨不透。也许从旁人的角度来看,祁晔对她算是另眼相待,但她清楚,自己也不过是祁晔的一枚棋子,那样一个冷血冷心的人,能有什么感情和真心。

想着想着,韩如静疲倦的沉入了梦乡,也许不想才是最好的。她坚守着她的心意,足够了。

安雪臣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韩如静歪歪的靠在床上,已然睡着了。眉间眼角都是疲惫之色,在梦里也不太安稳。心里淡淡的疼涌上来,脱了外套,换了干净的衣服,安雪臣轻手轻脚的上床把如静抱在怀里,让她能睡得安稳一些。

只是轻微的响声,韩如静就醒了过来,神智还不算清醒,迷糊的问:“回来了?”

“累的话再说一会儿,我抱着你。”安雪臣轻声哄着,如静必然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可是她不说他也不会问,他只要能让她依靠就行了。

“雪臣,要是我只姓韩该多好?”韩如静却是清醒了过来,闷在安雪臣怀里说道。

安雪臣的眸色一冷,秦家,又给如静着了什么麻烦?他不向不喜欢秦家人,以前没有能力和他们对抗,可现在不同了,他可以保护如静不受秦家的欺负,他心里可是一点都不想如静和秦家有什么牵扯。

“老爷子又为难你了?”安雪臣问的笃定,在秦家,也只有老头子能指手画脚。

“祁晔把秦澜的身世告诉了爷爷,爷爷气的住进了医院。”韩如静慢腾腾的说着。

安雪臣暗想:这个祁晔,又想做什么?他不在乎祁晔怎么折腾秦家,可是若是牵连了如静,他不会袖手旁观的。“祁晔这次又想干什么?”安雪臣的声音低沉,如静和祁晔的事情他很少过问,因为心里相信如静,可是难免不安,同为男人,他很清楚求而不得的滋味,就像当初,他眼睁睁的看着如静和哥哥却无能为力,那种痛有时候会逼得人做出逾越的事情来。他,确实信不过祁晔。

韩如静没说话,沉默了好一阵子,那样的条件真的能和雪臣说吗?但要是不说明,以后要是雪臣知道了一样怪她。说不定生出什么事端来。

见韩如静不说话,安雪臣低头看怀里的小人儿,精致的小脸都皱成了一团,显然是在为难什么事情。伸手捏了捏如静的脸颊,说道:“不想说就不说,不必为难。”

“不是,我怕说出来你生气……”韩如静确实没什么底气,那样的话任谁听了都会暴跳如雷的。

安雪臣的指尖穿梭在韩如静的长发里,漫不经心的说道:“气也不是气你,有什么说不得的。我们之间,还有不能说的吗?”

韩如静想想也对,她和雪臣,从小相知,一路扶持,纵然分分合合,却从不放弃彼此。“祁晔让爷爷在我和秦澜之间做选择?”

“选什么?”安雪臣心里其实已经有了预感,祁晔对如静的用心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

“或者把秦澜的身世公布于众,或者......”韩如静停顿了一下,狠狠心说道,“要我嫁给他。”

“休想!”安雪臣牙关里冷冷的挤出两个字,心里的火气抑制不住的上窜,他祁晔什么东西,以为他就只手遮天了吗?觊觎别人的老婆,如此龌龊的事情竟然也能堂而皇之的说出来,要是他不还击,还以为他安雪臣好欺负呢。

韩如静被安雪臣勒的喘不过起来,知道他会生气,要是不生气就是不在乎她的。竟然笑着说:“你放手,弄疼我了。”

安雪臣这才回神略送了手,却看到韩如静笑意盈盈,不竟气恼:“还笑,我竟不知道你的桃花开的比我还旺,惹了一个又一个?”

“哪有?”韩如静弱弱的说了一句,知道雪臣不过是和她玩笑,也没往心里去。

“没有吗?看看这张小脸,就是惹祸精。”安雪臣翻身把韩如静压在身下,俯身去吻,“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

韩如静也没有躲,安然的享受安雪臣的轻吻,不觉得雪臣哪里说的不对,从那年初相遇,她其实一直在雪臣的掌中,从未逃脱。仰头回应,却让安雪臣吻的更深,只要他在,她便安心。

两人浓情蜜意的纠缠了一番,已是衣衫凌乱,安雪臣倒是很有分寸的没有继续。只轻喘着气说:“这事如静就别掺合了,交给我吧。”

“雪臣……”韩如静显然不同意。

“都有人明着抢我老婆了,难道还要我忍着,我可是个男人。”安雪臣一口把韩如静未出口的话否了。

“我知道,你是想为我出头,可是现在爷爷的态度还不明朗,我们何必着急。”韩如静正色劝道,“我也没把我们的事和爷爷说明,你不单单一个人,还要顾及你爸爸的公司。”

“别的事我都忍,这事没商量。”安雪臣的语气强硬,“如静,你不需要一个人扛,你有我,你只要站在我后面看着就行了。”

韩如静沉吟了一下,才说:“好,我答应你,要真到了那地步,我什么都不管了。但这之前,你也答应我,稍安勿躁。”

安雪臣知道如静还是顾念亲情的,想着老爷子会护着她,可是豪门大族最是无情,不要到头来却是如静最伤心。可终究不想悖了她的意思,无奈的说:“我答应你,你也记得答应我的,我们说好了。”

“嗯,还是雪臣对我最好了。”韩如静说出这许多话,心里也轻松了不少,知道有人能让自己依靠,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迎上去在安雪臣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安雪臣顺势把人整个抱了过来,狭促的说道:“就这样,也太敷衍了吧。”

“那你说要如何?”韩如静的声音懒懒的像猫咪,丝丝的缠在安雪臣心间,一时之间心意大动。

“不如,做个全套吧。”

“还没吃饭呢?”韩如静不依的躲开。

安雪臣伸手去抓,两人闹作一团。“急什么?先来点开胃菜也不错。”

终究是抵不过安雪臣的力气,韩如静被他密密的揽在怀里,也不再挣扎。只断断续续的想着:哪一次,不是折腾的精疲力尽。可心里不断的有欢喜的泡泡冒出来,这样的被疼着宠着,还有什么不安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