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各自为营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485 2013-07-09 15:19:49

  晚餐后,程墨兰和严景晨来了。程墨兰笑的有些夸张:“ 严家的宅子有这么好吗?安学长都舍近求远的搬这里来住。老板都这样,还怎么让人相信恒安的地产啊!”

安雪臣也不在乎程墨兰的调侃,说道:“ 我们恒安建的再多在豪华,都比不过严家的保全系统,那可是连苍蝇都飞不进来的。”

“有这么神吗?不就是开保全公司的嘛。” 程墨兰不在乎的嚷嚷。的确,严家是开保全公司起家的,可却是最有实力的一家,打个比方,如果要找一个人,要是连严家都找不到,那天下能找到的也为数不多。严家表面就是个经商的,可是暗地里那些事,黑白两道,岂是这么能说清楚的。

严景晨任由程墨兰胡天海地的说,反正他也不怎么看得上家里的家世,重要的是她能看上他这个人就行了。

“你再不管管她那张嘴,哪天不知捅天大的篓子也未可知?” 安雪臣淡淡的看了严景晨一眼,顺口说了一句。

却惹来程墨兰的不满:“ 我又不用他管,是他非要缠着我的。”

这么有底气的叫嚣,也不过是仗着别人真心的喜欢。韩如静却是听不下去了,说道:“好了,你和我上楼,我有事和你说。”

“什么事,这儿说也行。”程墨兰一向大而化之,也不把两个男人当外人。

韩如静朝安雪臣使了个脸色,安雪臣立即会意那是要他回避,于是对着严景晨说道:“ 你们这儿说吧,我和景晨书房去。”

待到客厅里只剩下两个女人,程墨兰还有些不甘心的问:“ 到底什么要紧的事情?”

韩如静沉吟了一下,才说:“ 上次我和雪臣见报的事,你知道是哪里来的消息吗?”

“哪次?” 程墨兰问完,才反应过来韩如静问的是什么,摇摇头,“不是你家安雪臣自己捅出去的吗?我当时人在外面,知道后还把姓严的骂了一通,后来听说是你家安雪臣的意思,我以为你知道呢。”

“后来的确是雪臣的意思,可是最开始消息却是别人提供的。我开始以为是林诗函自导自演的,可是后来想想不对,她巴不得我和雪臣撇清了关系,怎么会笨的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韩如静说着思索着,这件事困扰了她好些天。

程墨兰听了也暗暗思索起来,说:“你问安雪臣不就知道了。”

“我答应过他不过问这件事的。虽然现在林家父女是走了,该申明的也登了。可是我总觉得事情不太简单,却又想不通哪里不对。” 韩如静自言自语的说着。

“那改天,我帮你问问姓严的。”

“怕是雪臣交代过,也不是那么容易问出什么。” 韩如静说着叹气,“ 你别成天欺负严景晨,人家一心对你,你就姓严的姓严的这么叫,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我又没巴望着他,是他要死缠着我的。我还巴不得他看上了别的女人,落得干净。” 程墨兰果然女屌丝一枚。

韩如静失笑:“怕是他真的看上了其他女人,你不定怎么闹呢。好好珍惜吧,有男人能对你一条心,是多难得的一件事。”

程墨兰还是不以为然:“你这辈子就安雪臣一个男人,不觉得无趣吗?连比较都没的比较。”

“比较什么?好端端的。”

“那方面的能力啊。不过我看着安雪臣的能力应该能满足你,就怕你吃不消。” 程墨兰毫不避讳的说。

韩如静再迟钝也反应过来这死丫头说的是什么,顿时满脸通红,窘迫的说:“ 你个死丫头,一点都不害臊。要是让严景晨知道你有那样的心,还不扒了你的皮。”

“现在什么年代了,正常。我不过是想想,又没真怎么样。” 程墨兰理直气壮的说着。

“停。都说的没边了,我好好的和你说事,怎么说道那个上头去了。” 韩如静坨红了脸。

程墨兰也不再继续,只是说:“ 合适的时候我替你打听一下,不过既然你家安雪臣说会处理,你还操什么心。最近秦氏可不太平,你就没什么麻烦。”

程墨兰作为记者的触觉还是十分敏锐的,虽然老爷子住院的消息还封锁着,可是这世上不透风的墙太少,秦氏这几天的异动早晚会让人察觉的。

“怎么没有,老爷子进了医院,底下的人还不是蠢蠢欲动。” 韩如静苦笑,避重就轻的说道。至于祁晔的事情,她不想让程墨兰知道,免得她按耐不住。

“如静,你自己小心一些,秦家的事情还是少掺合,虽是你的亲人,但豪门大户,亲情凉薄,我不用多说了吧。你守着自己的幸福就好。” 这一刻,程墨兰正色的说道,自己虽看起来大咧咧的,可是对待家族里的亲戚并不心软,倒是如静,本性善良,总不忍拒绝别人的请求。

“我有分寸的。”韩如静明白程墨兰是真心为她,可是墨兰不明白的是她的情况又复杂许多。不是不闻不问,就可以置身事外的。

书房里安雪臣和严景晨两人也没闲着。”怎么忽然决定搬这里来住了?”

“你这里安全。自从出了上次那件事,我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林诗函的背后,一定有人指点。” 安雪臣脸上竟有担忧之色。

“你怀疑什么人?” 严景晨听安雪臣这么说,知道必然是有了目标。

“安青瞳或是祁晔?又或者两人都有份。” 安雪臣缓缓道出了他的疑惑。

严景晨的眉头皱了一下,若是安青瞳,他觉得安雪臣有办法对付,若是祁晔也参与了,倒是事情棘手的很,祁晔的底细,还真看不透。“那你想这么做?”

“原先我也不想和祁晔有太多接触,毕竟我们没什么交集,安青瞳或是背着祁晔做的,总觉得祁晔那天弄了那些事是帮了我们,可祁晔的深意我也琢磨不透。” 安雪臣顿了顿,还是说了,“刚才如静和我说,祁晔和老爷子谈了条件,竟然是要如静嫁给他。”

严景晨深色微变,继而调侃:“这么目中无人,你怎么还好端端的坐在这里?人家觊觎的可是你老婆。”

安雪臣慢悠悠的笑道:“ 我着什么急?合法的,他还能抢了去。”

“瞧你得意,不就是领了证嘛。至于这么拽吗?” 严景晨不爽的说。

安雪臣哼哼了一声:”你倒是领一个给我看看。”

嘲笑他,取笑他,故意的,严景晨忿忿的想着,也知道自己是有的熬了。也不知道是安雪臣手段好,还是韩如静听话,这么就那么顺心顺意啊。

见严景晨不高兴,安雪臣也不在意。说道:“ 自己的女人,自己看着就是了。吵吵闹闹这些年,人还不好端端是你的。这些天,多帮我盯着安青瞳和祁晔吧。也许是避不开的。就是,别让如静知道了。”

严景晨点头,表示明白。雪臣想保护韩如静不受伤害,可是他看来,韩如静骨子里的坚强,并不需要雪臣如此的呵护,男人嘛,总能遇到一个命中注定,倾尽全力为她,不求回报。

这样的谈话两边自然都是不知道的。韩如静和安雪臣彼此有了猜测的心思,有时候,越想保护对方,其实适得其反,自己身心疲乏不说,还得不到对方的理解。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是贵在坦诚,还是点到为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