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17 决定了,就不能回头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910 2013-07-09 15:19:49

  韩如清来的时候韩如静已经起来收拾了一下,精神虽然还是很不好,但还是强撑着,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天时间,可是她像是经历了几个春秋这么长。她和雪臣,如此纠缠了十几个年头,一切爱恨,终于像做了一场瑰丽的美梦,是梦该醒来的时候。不敢她姓韩姓秦,都和安家没有缘分。

韩如清看韩如静的脸色不太好,心想事情也许比自己想像的严重,如静从小到大,很少在家人面前表露负面的情绪,总是报喜不报忧的。今天这样让他过来,一定是有要紧的事情。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韩如清在如静身边坐下,不由担心的问道。

韩如静抬头,想说话,却又有想哭的感觉。于是把头靠在韩如清的肩上,默然无语。

韩如清见状,柔声劝道:“ 你从小就有主意,既然让我来,就是有话和我说的。还有什么是不能告诉我的。”

“哥哥,我心里难过,可是,又没人可以倾诉。” 韩如静的声音里有一丝哭腔。

韩如清哄道:“哪个欺负了我的宝贝妹妹,哥哥替你报仇去。”

”昨天,我听说了一件事情,爷爷告诉我,当年我父母车祸的肇事者竟然是安纪明。” 韩如静整理了一下情绪,终于正色说道。

韩如清的脸色变了变,这个消息,他绝对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你去证实过吗?”

韩如静轻轻的点头。

“那?安雪臣知道吗?” 韩如清立马想到了事情的关键,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如静和雪臣要怎么办?

”也是昨天刚知道的。”韩如静嗓音暗哑。

韩如清在心底叹气:真是好事多磨。这样的事情,的确是一下子看不开的。人大多能劝人而不能自劝,恩恩怨怨这种事,轮到了自己头上便是怎么也不能轻易当作没有发生过的。

“有什么打算吗?” 韩如清知道,如静一定是做了什么决定,不然也不会找他来。

“我们......怕是没有办法走下去的,起码现在,我不能够坦然,虽然对父母我也没有什么印象,抑或这本来就是一场意外,可是我恨,安季明这些年竟然能够坦然,他心里没有一点亏欠和愧疚,他就那么逃走了,这是我不能原谅的。”韩如静说道这里,吸了吸鼻子,又说,“我……和他谈过,不想再见他了,所以想麻烦哥哥,把离婚的事替我办一下。”

韩如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真的,决定了吗?毕竟,雪臣是无辜的。”

“我知道。是我......做不到。” 韩如静把脸埋在臂弯之间,天知道她的心有多痛,可是必须做这样的决定。

“他那么爱你,怎么可能答应?” 韩如清心疼的说,这么好的姑娘,怎么总碰上那样的事情。

“他会答应的。” 韩如静眼神空洞麻木,可是心里却渐渐明朗起来,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哥哥,你带我去吃饭吧。”

“好。” 韩如清也没有再说别的,既然都是决定的事,还有什么可劝的。感情的事,外人是说不清楚的,只看谁执着,谁执意。

第二天,韩如静联系了祁晔,倒是让祁晔有些意外。想到头一天两人还闹得不是很愉快,怎么转眼就要见他了。韩如静见他,肯定有事,这女人没事的时候还不是有多远就躲他多远嘛。

“祁总,您看下午的行程这样安排行吗?” 秘书看到老板自从接了个私人电 话后就一副神游太虚的样子,不由提高了音量问道。

祁晔这才回神,说道:“下午的行程都取消,不能取消的顺延。”

“啊?”秘书瞬间傻眼了。不是吧,老板以前不这样的,怎么现在动不动就取消行程,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工作狂老板吗?

“有意见?” 祁晔冷冷的说了三个字。

“没有。” 秘书的心狠狠的抖了一下,他一打工的,哪敢对老板有意见,“只是下午有个重要的签约仪式,总裁一定要参加的。”

“什么时间?”

“下午两点。”秘书战战兢兢的回答。

祁晔皱眉,却知道这事情是必须他亲自去的。推脱不的。于是无奈的说:“ 好,去安排吧。尽量缩短时间。还有,要是韩如静小姐提前来了,让她在办公室等我。”

韩小姐?秘书本来想问哪个韩小姐,可以脑中灵光一现,还能有哪个韩小姐让总裁这么挂心,当然是......好吧,他一定会好好伺候以后的老板娘的。

祁晔参加完签约仪式,几乎没回答任何记者的问题就退场了。不过祁晔的作风一向是对媒体爱答不理的,记者们也不觉得奇怪。

签约仪式在祁氏内部进行,祁晔走进专属电梯,秘书在一旁说:“祁总,韩小姐已经在办公室等您了。”

“嗯,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要打扰。” 祁晔淡淡的说了一句,推门走进了办公室。

韩如静坐在祁晔的办公室里,脸色中多有凝重的气氛,给祁晔打电 话,她就下了很大的决心。也知道,自己今天走出了这一步,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和祁晔做交易,是没有半途而废的。

“来见我,不是为了和我道歉吧?” 祁晔从韩如静背后走过来,语气虽冷,但有揶揄的味道。

韩如静抬头,没有理会祁晔的调侃,只是说:“我这儿有个交易,不知祁总有没有兴趣听?”

“哦?” 祁晔挑眉,在韩如静对面坐下,“我以为如静不愿意再见我呢!”

“你要不要听?” 韩如静没理会祁晔的话,径自说着。

“好。” 祁晔的手指放在交叠的膝盖上有意识的扣动着,讳莫如深的说,“洗耳恭听。”

韩如静深深的吸了口气,镇定了一下情绪才说:“ 你和爷爷的提议,我接受。”

“嗯?” 祁晔一下子愣住了,他,没理解错的话,韩如静是说.......“你的意思是......”

“对,你理解的没错,我接受你的条件。”

祁晔忽然冷冷的笑了一下,打趣的说:“ 韩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前几天你已经明确的拒绝我了。”

“是,但我改变主意了。” 韩如静此刻已变得十分冷静,和祁晔谈条件,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如果祁总说的还算,不妨重新考虑一下。”

“哦。” 祁晔挑眉,昨天还喝的烂醉的人,今天像是变了个样子,倒是佩服这个小女人,内心很强大,“说说你的条件吧。”

“停止对秦家的报复,我跟你走,但是,你要承诺我,不勉强我做不想做的事。”

“比如呢?”祁晔牵了牵嘴角,不错,还真算计了条件啊。

“我可以嫁给你,但夫妻之实的事你不能勉强我。” 韩如静很镇定,甚至有些过了头。

祁晔失笑:“好处都让你占了,那我图什么?亏本买卖,我会做?”

“就这样的条件,你看着办。”韩如静也不搭理祁晔的话,只是逼着祁晔表态。

祁晔忽然笑了起来,说道:“如静你还真了解我啊!行,我答应。不过,这次可容不得你反悔了。”

韩如静像是如释重负,但又像茫然若失,呆了一下才说:”既然是我来找祁总的,自然不会出尔反尔。”

祁晔站起来,走到韩如静面前站定,俯身低头看她:“祁总?都要嫁给我了,这个称呼是不是太疏离了?”

“我们,只是各取所需。” 祁晔如此靠近,韩如静还是有些紧张和无措。

“既然演戏,不是要逼真一些才好?如静觉得呢?”

韩如静蹭的站起来,避开祁晔的目光,说道:“ 爷爷那里我会去说,其他的事情就有劳您了。”

看着韩如静已经往外走,祁晔忽然冒出了一句:“如静这么大张旗鼓的,是要做给谁看?安雪臣?”

韩如静的脚步忽然停住了,默然的说了一句:“你没必要知道。”

“我可是你最重要的搭档,瞒着我,对你有什么好处?我不真心的配合你,你这出戏,这么演的好?”

韩如静在心底叹气:“我要和安雪臣离婚,我想,这是最好的理由。”

果然!祁晔在心里暗想,是为了安雪臣,不过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这两人就这么闹僵了,还不可收拾。可他不在乎,他只要结果,就是韩如静能跟他走,不管是不是虚情假意,他都会让它变成真心实意的。

“我希望这不是你们之间的游戏。容我提醒一句,在我祁晔这里,可不能信口开河。”

“您放心,绝不会。” 韩如静拉开门,心里忽然空掉了一样,她自己把和雪臣最后的一点可能亲手断送,答应了祁晔,这辈子,她是不能再回头的,就算她后悔了,祁晔也不会允许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