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没人要你,我要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908 2013-07-09 15:19:49

  祁晔站定的时候,韩如静还在和男人拉拉扯扯,像是感受到了祁晔身上的冷意,男人抬头,一瞬间就被祁晔身上的戾气压倒,好冷,就光这么站着看着他,他就觉得两脚忍不住打颤。

“你看什么?没见过两口子闹别扭啊?”虽然心慌,可男人还是底气不足的撑门面。

“放手!” 祁晔冷冷的说了两个字。

男人一抖,可是不甘心今晚的猎物就这么跑了,于是问:“你是她什么人?”

祁晔没理他,径自看向还东倒西歪的韩如静,薄唇微启:“你告诉他。”

韩如静这次倒是十分配合,笑嘻嘻的指着祁晔说道:“你不知道他,他是祁晔啊,祁氏集团的总裁......”

男人一听,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也算在商场混的,祁晔的名号他知道,怎么就会惹上了他的人。”祁总,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这位小姐是你的人。我……”

“还不放手。” 祁晔也不听解释,只是冷冷的看着男人握住的韩如静的说。

男人倏然把手抽了回来,讪讪的还想解释。和韩如静顿时失去了重心,向地上倒去。

祁晔眼神一惊,已伸手扶住了她的腰,韩如静一下子有了依靠,嘻嘻的靠在祁晔怀里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祁晔没有回答,只是把她抱牢,淡淡的看了秘书一眼,说:“这里,交给你了。”

秘书自然收到了,总裁的意思,轻薄了韩小姐,这个男人是别想好好的出去了。“总裁放心,韩小姐醉的厉害,要不在会所休息一下。”

祁晔脸上微沉,正想着,韩如静一个不小心,呕了出来,脏东西全招呼在祁晔身上了。

“总裁......”秘书看着总裁倏然变冷的表情,有些怕,总裁最爱干净了,韩小姐这样,怕是......

祁晔的确是嫌弃,可也没放手。只是吩咐:“等会送两套衣服过来。”

秘书答应后转身去处理,心里还真佩服韩小姐的胆量,敢吐总裁一身的,找不到第二个人。

“我,难受......” 吐了一下,韩如静胃里翻江倒海的不舒服。

“难受还喝,活该。”祁晔恶狠狠的说,但还是把韩如静抱起来朝会所的房间走去。这个女人,真是麻烦,明明心里想好了不再管她,可偏偏……看到她这样就是没法视而不见。

韩如静也只略略的挣扎了一下,找了舒服的位子,睡去。祁晔忍不住唇边勾起浅笑,这个小女人要是明天醒来知道自己这个德行,怕是没脸见他了。

会所的套房内,祁晔嫌弃的看了一眼两人都有些凌乱的衣服,淡淡的吩咐女侍应:“你给她清洗一下。” 说着自己走向另一间洗漱间,伸手脱掉了西装, 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如此名贵的纯手工西服,就这么寿终正寝。

随后又把衬衫西裤都换了一边,才略微觉得舒服一点,祁晔有些洁癖,今天要是吐他一身的是别人,早发飙了。想到韩如静,祁晔的眉头又紧了几分,这个女人,这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醉酒,亏她想得出来。

等祁晔清洗完毕出来,女侍应正在服侍韩如静喝水,可是韩如静似乎很不配合,口中还念念有词。女侍应十分为难的看了眼祁晔,唯唯诺诺的说:“祁总,这位小姐不肯喝水。”

“你先下去吧。” 祁晔叹口气,走过去把韩如静的身子扶正,略微严肃的说,“乖,先喝口水。”

“我不喝......我要喝酒......” 韩如静半醉半醒的嚷嚷,眼睛半眯着,伸手去推祁晔递过来的水。

祁晔皱眉,脸上闪过无奈的表情,想不到这个女人喝醉酒后是这个样子,倒让他惊讶不已。耐着性子说道:“好,不喝,那睡觉好吗?”

“我不睡,我告诉你……” 韩如静忽然凑近祁晔,伸手抱住祁晔的脖子,在他耳边低语,“ 我好难过,我难过的想哭,可是哭不出来,我就拼命的喝酒,醉了就不知道了,可是......我怎么就醉不了呢?我和他结婚了啊,为什么就不能让我们好好过下去。”

韩如静像是无尾熊一样挂在祁晔身上,呼吸间全是浓重的酒味和女人独有的香气,祁晔的眼神深了深,徒然之间气息有些乱了,控制不住的伸手抱住了韩如静的腰,把她拉到自己怀里。他是个男人,况且面对一个自己放在心上的女人,他做不到坐怀不乱。

“你干嘛?放开我!”韩如静忽然挣扎起来,彼此身体的摩擦让祁晔的理智慢慢变浅,不由大喝,“别乱动,再动,我不保证会发生什么。”

虽是对着个酒鬼说的,但韩如静像是被祁晔吓到了,慢慢的安静下来,依偎在祁晔怀里,今天一天其实折腾的够累了,身体累,心也累。浅浅的吐出一句:“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爱他。”

祁晔心里一阵郁闷,韩如静的话他大体是听出了一些端倪,看来秦家老头子是要牺牲掉这个孙女了,人情纸薄,这下总该让她看清了吧。而后叹了口气,深色郁结的自言自语:“ 跟着我,不好吗?他对你,也不过如此。”这么晚了,放任老婆一个人在外面买醉,不闻不问,安雪臣也够可以的。

“你不懂......”韩如静像是听到了祁晔的话,又像是自言自语,“我心里真的好痛,我那么努力,到头来……”清泪,从韩如静的眼角划过。

祁晔低头,看着怀里悲伤的小人儿,终究是忍不住俯身吻掉了她的泪,很轻,很浅,眼泪的味道,一直涩到他的心里。有些,羡慕安雪臣,能够得到那样纯粹的爱,而自己的心,她却一点都看不到。若是他,定不会让她流一滴眼泪。

睡梦中的韩如静忽然伸手来拉祁晔的手臂,喃喃自语:“雪臣,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不要我了,我怎么办?”

祁晔眼中疑惑闪过,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不是他想的那样?而是,真和安雪臣闹翻了?心里,竟然泛起隐隐的喜悦,轻声哄道:“没事,他不要你,我要。”

韩如静也不知是听到没听到,断断续续的说:“ 不要.......不要.......我不要知道……这不是真的......”

“好了,不是真的,快睡吧。” 祁晔轻轻的哄着怀里的人,不竟苦笑,他,竟然也有一日如此,没有乘人之危,没有占为己有,只是不想她醒来伤心,只看着她身上散发出的轻愁,他已然心痛。可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两人闹成了这样?

夜很漫长,韩如静一直没有醒来,祁晔几次想抱她去床上睡,可是她就是不肯让他起身,于是这一夜,祁晔就这样抱着韩如静,久久的看着她,最终也靠着沙发沉沉睡去。

早晨的微光透过窗棱洒了进来,韩如静微微的睁开眼睛,一时之间也不适应光线,有些迷蒙,房间里的摆设很陌生,昨晚......她喝了很多酒,然后……似乎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再然后,她一时之间有些记不清楚了。

韩如静把头微微动了动,头痛欲裂的感觉顷刻间袭来,疼的她伸手去捧。只这么一个轻轻的动作,一向浅眠的祁晔就醒了。一晚上沙发上僵着身子,到底有些不适。

低头看向怀里半醒的人,心情倒是出奇的好,浅笑:“ 醒了?头疼?”

韩如静这才把视线对上面前的男人,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可以清楚的听到彼此的呼吸。下一瞬,韩如静忽然醒悟过来的大叫:“啊!怎么是你。”

“不是我,你还指望是别人吗?” 祁晔凉凉的开口,自己好心的陪了一个晚上,竟然这么对救命恩人,忽然凑近韩如静说道,“昨晚的事,不记得了?”

昨晚?什么事?就只记得喝酒,然后被一个陌生男人拉出酒吧,再然后……好像是看到了祁晔……可,为什么,他们会在一个房间里。韩如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心里又是一阵吃惊,身上的衣服不是她昨天穿的,难道……不会真的发生什么了吧。

祁晔看着韩如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不由打趣的问道:“想什么?想我们昨晚有没有……做过?”

祁晔这么直白的一问,韩如静更是连看都不敢看他了。这么直接......她知道祁晔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要是真的.....她可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想知道?”祁晔继续不咸不淡的说着,“一点印象都没有?”

确实,脑中一片空白,韩如静很想问,又害怕听到答案,扭扭捏捏了好半晌午,才鼓起勇气:“ 有吗?”

祁晔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说:“你说呢?自己有没有被别人欺负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么一提醒,韩如静倒是觉得除了头疼,其他地方到确实没什么不适。她不是少不更事,自然知道男女欢爱有多费力气,哪次安雪臣不是折腾的她下不了床。想到安雪臣,昨天的事情又都回到了脑海中,神色不由的暗淡了下去。

祁晔见韩如静的脸色由刚才的紧张转变成现在的悲伤,一定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大概是让她昨天买醉的理由。语气颇为关切的问:“怎么了?没被我欺负还难过了?”

韩如静脸上一红,这才发现自己还在祁晔的怀里。稍稍的挣了一下身子说:“你放开。”

“现在才想起来和我保持距离,是不是有点晚?” 祁晔嗤笑了一声,“昨晚,不知是谁死拽着不放。过河拆桥。”

祁晔的这些话,韩如静是一句也不敢顶撞。也不知昨晚是什么情况,总之,他是要感谢祁晔做了一回正人君子的。说话间,虽有不舍,祁晔还是渐渐松开了手。

韩如静立马往沙发的边上挪了挪,窘迫的说道:“我的衣服?”

“昨天吐了一身,扔了。”

扔了?那,谁替她换的,想问,又不敢问,要是祁晔换的,不是尴尬。

“会所的女侍应换的。” 祁晔面上一冷,语气也跟着冻结成冰。这个女人这么不待见自己,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对她尽心尽力。

韩如静这才彻底的安心了。总算,是没发生什么,两人的关系本来就够尴尬的,要是真有点什么,还怎么说的清楚。“昨晚,谢谢!”

祁晔抬了抬眼皮子,说:“以后,小心这点,单身一人也敢这么放肆,要不是遇上我,哪有这么好的运气。”

“知道了。也就第一次。” 韩如静不敢反驳,祁晔说的本就在理,以前都是在秦澜的酒吧,即使喝醉也没什么关系,昨天,真是自己太大意了,不过是心里实在难过,无处排解。

“好好的,喝什么酒?”祁晔不免数落道,“老头子逼你了?”

“不是因为这个。” 老爷子的事虽然烦恼,可是自己毕竟心里坚定,也没什么。可如今,安雪臣的事情,才是她不想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

“不能告诉我?和安雪臣有关?” 祁晔漫不经心说的话,一针见血。

“你......”怎么知道?韩如静吞了话尾,难道,“我昨晚有说什么吗?”

“你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 祁晔漠然的说了一句,起身,往洗漱室走去,“ 整理一下,我送你回去。”

韩如静这才看到自己躺在茶几上的手机,里面大多是秦澜的来电,还有老爷子的,韩如清的,程墨兰的,就是没有安雪臣的。她说不上自己是失望还是释然,他们,还能好好的相处吗?

打开手机,才发现还有一条信息,是安雪臣发的:[我在家里等你。]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没有任何别的话,可是,却逼出了韩如静的眼泪,他们的家,以后,还会是家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