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15 放手别再等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413 2013-07-09 15:19:49

  祁晔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韩如静还坐在沙发上,脑袋垂着,也看不清表情。“怎么还不去收拾,你再不走我走了。”

韩如静这才抬起来头,胡乱的擦了脸上的泪珠,往洗漱间走去。却被祁晔拉住,问道:“怎么了?就哭成这样?”

“没什么。”韩如静要挣脱开,可是祁晔的力气怎容她挣脱。

“实话,我没什么耐性。”祁晔唬着脸说,见韩如静不搭话,不由恼火,“若是因为我和老头子的交易,你大可不必如此。”

“你明知道,还那样和爷爷说,你安的什么心?”韩如静本来心里就乱,如今祁晔这么一说,更是委屈的眼泪止也止不住。

“我安的什么心?你也不看看,但凡关系到秦家的利益,你爷爷还不是把你推了出来。那样的亲人,要来何用。再说安雪臣,这样的事情,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吗?就任凭你一个人在这里哭,还算男人吗?”祁晔气急,声音忍不住拔高了许多。

“不是你想的那样?”韩如静哭着反驳。

“那是那样?是男人就不该让自己的女人哭。”祁晔的脸色沉郁了下去,他哪里比不过安雪臣,不过要一个女人,怎么那么难。

“是男人也不该强迫人,不该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别人身上。”韩如静不甘示弱的吼回去。

“你!”祁晔真来了气,他对她够放纵的了,还说强迫她,她是不知道他强迫人是用什么手段的吧。“好啊,所我强迫你是吧,那我就做给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强人所难。”

说着,祁晔倏然扣住了韩如静的双手,俯身吻住了她。他不碰她,是尊重,既然她不屑,那他也不必顾忌。

韩如静又气又急,拼命在祁晔怀里扭动,奈何抵不过祁晔的力气。只有死咬着唇不肯松口,祁晔也不信这个邪,霸道的要顶开韩如静的嘴,两人纠缠起来,周围都是浓重的呼吸声。韩如静实在没有办法,一急之下,重重的在祁晔的唇上咬了一口,血腥的味道弥漫开来。

祁晔微愣,手上的力道渐松,一个不注意被韩如静挣脱了开去。祁晔像是不能置信,伸手在唇上摸了一下,冷冽的笑道:“敢咬我?”

韩如静喘着气,一言不发,眼睛死死的盯着祁晔,带着防备。

祁晔忽然莫名的笑了:“我在车上等你。”

韩如静发愣之间,祁晔已经走出了房间。她以为祁晔一定会生气,会发怒,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没想到,就这么平静的走了出去。

匆匆的把自己整理了一下,韩如静也朝会所门口走去。经过祁晔的车子时,并没有停下来,径自的走了过去。

车内,祁晔脸色微僵,但还是下车拉住了韩如静。冷声说:“上车。”

“我自己会回去。”韩如静看也不看祁晔。

“你要在这里和我耗着,我不介意成为明早的头条。”祁晔冷冷的说道。

韩如静抬头,发现会所门口已经有好事者偷偷的在看,要不是祁晔的脸色过于吓人,怕是早围观过来。无奈,韩如静只能任由祁晔拉上了车。

车里还有司机和祁晔的秘书,韩如静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想必刚才的一番拉扯两人都是看到的,免不得让人误会。倒是祁晔上车后出了问一声韩如静去哪,就再没理会过她。一直和秘书讨论公司的事情。

“祁总,沈总那里我重新约了时间,他说中午的飞机飞香港,让我们去机场见面。今早约见部门主管我移到了下午,您看行吗?”秘书恭敬的说道。

“嗯。”祁晔淡淡的应了一声。

韩如静这才意识到祁晔真的很忙,所有的行程都是排得满满的,怕是自己早上耽误了他的时间,本来也是做商业的,自然知道时间有多宝贵,于是涩然的开口:“你有事,我可以自己回去。”

祁晔瞥了韩如静一眼,沉默。车内的气氛一时尴尬起来。秘书和司机都目不斜视。老板和这个韩小姐这么明显的闹别扭,他们哪里敢多说什么。再看自家老板为了韩小姐把重要的行程都推了,就知道韩小姐是什么地位了。

终于在一片低气压中,车子到了景轩。祁晔也没多惊讶韩如静住在这里,车子停下,韩如静见祁晔还是不说话,于是拉门准备下车。

”有事,好好说。”身后,传来了祁晔凉薄的声音。

韩如静身形一顿,终究就这么下车了。祁晔的关心,祁晔的反复无常,她都没力气去想,光是自己和安雪臣的事,已用尽了她所有的心力。

祁晔看着韩如静走远的身影,好久都没有收回目光。真想,就这么不顾一切的把她带走,她的眼泪,竟能灼了他的心。

“祁总?”秘书小心翼翼的开口,提醒老板再不去机场就赶不上了。

“走吧。”祁晔的语气泄漏了一丝疲惫,他忽然有些累了,不知道这么步步为营到底为了什么,只知道,剑在弦上,不得不发。

走进家门,屋子里静悄悄的,管家和司机都不在。韩如静忽然觉得有些冷,这个地方,她刚刚有了一些家的感觉,那么快,现实就把她打击的支离破碎。

换了鞋子,往客厅走去,也是空荡荡的,原来,家不是一个地方,一套房子,而是有他的存在,韩如静表情微苦,拾级而上,在卧室门前停下,忽然觉得一阵胆怯。安雪臣就在里面,可她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

又犹豫了一阵子,韩如静才鼓起勇气推门进去,逆光下,安雪臣站在窗台前,身姿挺拔,可是却有些落寞。听到开门声,他缓缓转过身来,说道:“回来了。”

韩如静心头一涩,看到安雪臣憔悴的脸色,想必是一夜没睡,心里,终究是难过的,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安雪臣走过来,走到韩如静面前,不知所措的说:“我……不知道,也……没想到,可是,你不要否定我对你的感情。如静,这件事,我没法为我父亲做任何的辩解,但也不要因此生分了我们的感情。”

安雪臣伸手,用力抓住韩如静的手臂,心里既害怕又惶恐,怕下一秒就听到让人心碎的话。

韩如静的身子僵住了,她懂,可是她接受不了。眸中泪光点点:“你让我,怎么和他相处,怎么开口叫他,我……做不到。”

“你不愿意见可以不见,可是,如静,你别放弃我,没有你,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安雪臣急切的保证道。

“我不想放弃你的,但他是你父亲,你否认也没用,他怎么可以那么多年都当没事情发生过一样,那是两条人命啊。”韩如静哭喊着,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因为他父亲,让她从小就成了孤儿,她怎么能不恨不怨。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安雪臣把韩如静紧紧抱在怀里,迭声的说着抱歉。

“不是你的错,是命运的错,既然如此,何苦让我遇到你。”韩如静木然的说着,既深爱,又怨恨,她都觉得身上的力气被抽空了,连灵魂都是空的。

“如静......”安雪臣心里一阵害怕,他宁可她和他大吵大闹,打他骂他,都好过现在看似冷静的说话,越是这样,他越是不安,像是如静已经做了某种决定。

“我也不想离开你,可是,不能当没事发生过。你不可能抛下恒安,我不能坦然接受你父亲的错。雪臣,就当我们,彼此辜负了吧。”韩如静觉得好累,每说一个字都像是刀扎在她心口上的,心痛源源不断的涌出来,不能呼吸。

“不…….不……”安雪臣慌乱的拼命抱紧韩如静,她是要离开了,她是要舍弃他了,“一定还有其它办法的,一定还有......如静,求你……”可安雪臣也说不下去了,他不过是求她留下来,希望她可以放下怨恨和他在一起,可他真不择手段的留下她,她的心也不在了,行尸走肉,还有什么意义。

”雪臣,你也别为难自己。我爱过你,足够了......若是强留,最终只会剩下怨怼,又是何苦。”韩如静抬头,眼神痴迷的看着安雪臣,她还是爱他,此生不会更爱别人,可老天都不肯让他们好好的在一起,她还能怎么样。

韩如静伸手抚上安雪臣的脸,那么俊逸,她忽然就想起他第一次强吻她,第一次强要了她,她不拒绝,不过是因为心里太爱他,即使错了,也甘愿就这么错下去。只是,他们的情分似乎走到了尽头,再无回天之力。

“雪臣,你再要我一回吧。”韩如静颤抖着,泪如雨下。踮起脚贴上了安雪臣微凉的薄唇。

安雪臣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唇上的冷意,直传到心里,心痛的几乎不能承受。彼此,都带着绝望的味道,越吻越深……若就此让灵魂相缠,剩下的不过是空洞的躯壳了此残生。他们,怕是不能再爱上别人了。

“雪臣,你别再等了。”韩如静忽然幽幽的说道。

安雪臣浑身一僵,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终于明白过来韩如静的意思,别再像上次那样,等她从雪宁的阴影中走出来。可是,她不知道吗?除了等,他还能做什么。她怎么能这么残忍,让他连等她的机会都不给。

几乎是带着恼怒和惩罚,安雪臣有些粗暴的堵上了韩如静的嘴唇,他不想听她说话,一句也不想。这一天,两人彼此纠缠,没有出过房门半步。终究是韩如静体力不支,在缠绵中沉沉睡去。而安雪臣,就这样愣愣的盯着韩如静的睡颜看了好一会儿,心里的绝望泉涌而出。最终翻身下床,他不敢再看她,怕自己忍不住用手段强迫她留下。

楼下,管家已经做好了晚饭,看到安雪臣下楼,问道:“先生,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我不吃了,等太太醒了你伺候她吃就行了。”安雪臣脸色沉郁的可怕,交代完就离开了。

管家有些胆怯的应声,明明先生和太太今天都没出过卧室的房门,想也知道在房间里干什么,这么好端端的就让先生生气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