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21 你来公司帮我吧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590 2013-07-09 15:19:49

  走回会场的路上,祁晔最终还是不放心的说道:“要不先送你回去吧。”

韩如静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颓废,她知道自己这样中途离场是不行的,说道:“没事的,放心吧。刚才,实在不好意思。”

“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祁晔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韩如静已经明白了所有的意思,她是他的未婚妻,不该和安雪臣再纠缠不清,她很明白,刚才祁晔这样,已经很容忍了。“我明白的。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要什么,你清楚。”祁晔不情不重的扔下这么句话,已在会场的门口,韩如静不能再说什么,只能用笑容掩饰一切,任由祁晔搂着走了进去。

赵市长见两人回来,不由打趣:“祁晔,还没见过你对谁这么上心,就这么会功夫,都不放心。”

祁晔谦恭的笑笑,说道:“赵市长您说笑了,这不是应该的嘛。如静一向迷糊的很,不看着不行。”刚才他是看到安雪臣跟着韩如静走出去了,才找了个借口出去看看,既然一切都已经开始,他不允许出任何的差错。

赵市长眯着眼睛,笑着看向韩如静:“如静啊,你是怎么降服这小子的。他可是对女人一向敬而远之的。”

“赵市长您就不要笑话我了。这杯酒,如静敬您。”韩如静端起桌上的杯子,叉开了话题,这一桌子的人都听着,她很尴尬。

赵市长也没有深究,饭桌上又恢复了其乐融融的景象。整个慈善晚宴结束,祁晔象征性的拍了几件藏品,算是尽点心意。

司机送韩如静回家,整个车程两人没有交谈,祁晔好像喝的有些多,靠在座椅上一直闭眼休息。

下车的时候,韩如静见祁晔也没有搭理她,不知道是真睡着了,还是假寐,于是说道:“我到了。就先回去了。”

“明天一起去一趟秦家。该有的礼数要做足的。时间我到时候通知你。”祁晔忽然像是醒了过来,说道。

韩如静愣了一下,却还是点头答应了。既然都决定了,这样的事情都是合情合理的,她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回去吧。今天也累了,好好休息。”祁晔也没有多说什么,这是淡淡的叮嘱。

“晚安。”韩如静说完,看祁晔的脸色有些差,终究还是补充了一句,“晚上你喝的有点多,回家先醒醒酒,早点休息。”

听到这句话,祁晔倏然把韩如静拉了回来,倾身问道:“你关心我吗?”

浓重的酒精味道全在鼻息之间,韩如静忽然觉得有些茫然,胡乱的点了点头。多年后她再想起这些事情,才发现,自己对祁晔是有感情的,也许不是爱情,但总是会不自觉的关心。她总觉得自己在成全别人,殊不知是别人成全了自己,她辜负的人,太多了。就连安雪臣,她也一次次的辜负。

祁晔轻笑,在韩如静脸颊上烙下一个淡淡的吻,推了她一把,说:“回去吧。”听起来,心情似乎很好。

第二天傍晚,祁晔派司机来接韩如静,上车后韩如静随意的问了一句:“你们祁总呢?”

“祁总还在开会,让我先来接韩小姐去公司。”司机恭敬的回答。

韩如静点头,没有再问。以祁晔这样的身份,确实经常忙的分身无术。到了祁晔的公司,秘书已经等在了门口,看到韩如静忙迎上去说:“韩小姐,祁总的会议还没结束,请您先去办公室休息一下。”

“好。”韩如静顺从的跟着秘书走进祁氏的大楼,感觉还是有些不一样吧。以前是合作对象,是对手,现在这样的关系,还真是世事难料啊。只是,好像每次来祁氏大都是不欢而散的。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祁晔回来了,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带进来一阵冷风,连带着室内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后面还跟着秘书,祁晔的脸色不太好,本来就冷冰冰的一张脸,更是一点温度都没有。

“你告诉策划部,三天之内要是还交不出让我满意的方案,他们都给我走人。”祁晔厉声说道。

“是。总裁,韩小姐已经等了您一会了。”秘书惊若寒蝉,就怕总裁接着发火,于是赶忙把韩如静搬出来,现在也只有这位韩小姐才能压得住祁晔的火气。

祁晔这时候也看到了韩如静,于是挥手让秘书出去。“来了,不好意思,会议延误了。”祁晔的声音缓和了下来。

韩如静无所谓的笑了一下:“还有事能让祁总发脾气?我以为祁总一个眼神就吓死一大帮员工了。”

祁晔斜斜的睨了韩如静一眼,说道:“最会惹我发脾气的就是你了。”

“不是去秦家吗?走不走。”韩如静不想和祁晔纠缠这些话题。

“走吧。”祁晔心里无端的嘲笑了自己一下,还真是会给他脸色看阿。到底是上辈子欠她什么……

秦家今天的人来的挺齐,毕竟是祁晔作为秦家的准孙女婿身份第一次上门,总该隆重一些。老爷子已经出院在家里休养,其他的秦家人也来了七七八八,大都是来看祁晔。和祁氏联姻,秦家的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对秦家来说该是个好消息。

秦家大宅的门口,韩如静忽然对坐在旁边的祁晔说:“有个事想和你说一下。”

“说。”祁晔没看韩如静,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我只想在这里办个订婚仪式,至于其他的,等离开这里再说。”

祁晔冷笑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的说:“你的附加要求还真多啊!韩如静,你凭什么和我谈条件?”

“我凭什么?你不清楚?”韩如静云淡风轻的说。

祁晔心里暗笑:这女人,还拿捏的挺准。“答不答应,看你的表现。”说完就推门下了车。

韩如静眼神一闪,也跟着下来了,伸手挽住祁晔就往秦家主屋走去。笑的那个叫甜啊!

秦家的客厅,坐了好些人。祁晔和韩如静走进去,一众人的目光都往他们看去,似乎在评估两个人的婚事,到底是什么情况,看两人这样亲密的样子,好像是彼此看对眼了,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秦老爷子从楼上下来,虽然气色还有些不好,但看起来没什么大碍。”哦,祁晔来啦,那开饭吧。”

于是一群人都一步到了餐厅,秦家人吃饭规矩大,一般老爷子坐主座,其他人都有固定的位子,像如静这样的辈份,坐在下首,却听到老爷子说:“祁晔,过来坐我旁边,如静也过来。”

如此重视,秦家人不禁侧目,老爷子可是从没对哪个子孙带来的另一半这么优待过,看来嫡孙就是不一样。

祁晔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落了座,气场强大的人,就是不管什么场合都气定神闲。

席间似乎大伙都没有说话,倒是祁晔完全不把自己当客人。还给韩如静夹菜,韩如静也配合的很,这热乎劲看起来两人就是来秀恩爱的。

老爷子一下子也有些琢磨不透这两个孩子到底演的哪出,却是不相信两人的关系能一下子这么融洽。饭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老爷子忽然发话了:“祁晔,既然你和如静的关系都公布了,就选个日子把婚事定下吧。”

祁晔没有立马回答,转身看了一下韩如静,像是在询问她的意见。却也没有开口,气氛一下子僵持住了。

大家都沉默着看戏。又过了一会儿,几乎在老爷子脸色都开始变了的时候,祁也才淡淡的开口:“这事,我听如静的。”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看来祁晔是真喜欢秦家二小姐啊。这么大的事都能让她做主,真是给足了面子。

韩如静也愣住了,没想到祁晔会这么说。就是一切都依她的意思。像祁晔这么霸道的要决定一切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是多么的不容易啊。但她知道自己不能真的就这么说出来,于是摆出一副温柔顺从的样子,对祁晔说道:“还是你决定吧。”

祁晔像是很满意韩如静这么说,于是对秦老爷子说道:“我和如静商量过这个事,我们想先办个订婚仪式,然后再考虑结婚的事情。”

祁晔的话分寸掌握的很好,不迫切,不推辞。老爷子似乎很满意的说:“嗯,应该这样,我就这么个嫡孙女,一定要隆重,该有的礼数一点都不能少。”

“嗯,订婚仪式的细节我会让秘书来和您商量的。”祁晔的话说的霸气,这些小小事,当然不可能劳动他本人。也没有人觉得不妥。

一顿饭吃的大家都满意,饭后祁晔和韩如静也没有多留,和秦家的亲戚没必要多说什么,倒是秦安送他们出来的时候,祁晔似笑非笑的对着秦安说道:“秦总,你该好好谢谢如静的。”

秦安的脸色变得难看,可还是绷着说了一句:“如静的好,我心里清楚。”

“秦总记得就好。”祁晔说着,搂着韩如静就上了车。

车子缓缓的离开,韩如静不解的问:“你和我大伯说这些干什么呀?”

“你不知道?”祁晔凉凉的问。

“他们,也没欠我什么?”

“善良,并不是对所有人的,这世界没人会记得无名英雄。”祁晔闭上眼睛,疲惫的靠在座椅上。今天一天其实他都在超负荷的工作,才能晚上抽出时间来秦家。

“你看起来很累,是公司出了什么事情吗?”韩如静想到刚才祁晔在办公室发火,不由得怀疑。

祁晔没回答,过了一会儿,忽然说:“你最近还上班吗?”

“没有。”自从决定了要和祁晔一起离开,她就把公司的事情都交代了。

“那来公司帮我吧。”祁晔说的稀松正常。

可韩如静不可思议的瞪着祁晔:“你……开玩笑的吧。”

“我认真的。”

“我为什么要帮你?”韩如静不屑的说道。

“和秦氏的合作案,我想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选了。”

韩如静反问:“那不是你复仇的工具吗?”

祁晔失笑:“此一时彼一时,既然我答应了你,那它存在的意义就只能是替我赚钱了,能赚的钱我干嘛不要。”

韩如静惊讶的看着祁晔:“我发现你这人赚钱的脑子还不是普通的快。”

祁晔淡淡的哼了一声,不动脑子,钱能从天上像馅饼一样掉下来?他现在都开始怀疑韩如静的智商退化了,以前还觉得她挺聪明的。“答应了。”肯定句,就他对韩如静的了解,绝对会答应下来的。

“工资奖金分红,一样不能少。”韩如静精明的立马提出了要求。

“精打细算。”祁晔吐出四个字,不再理会。这些当然少不了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