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19 为难,难为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622 2013-07-09 15:19:49

  接下来的几天里,韩如静几乎是在自己的公寓里足不出户,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或者,她这样的状态什么都做不了。她也不想去思考,安雪臣,祁晔,秦澜,乔景……原来她的身边竟然缠绕着这么多的人,而她,却不知道自己到底给他们带来了什么,又或者他们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什么。

几天后,是程墨兰的电 话首先打了进来,接起来就听到她大嗓门的在那里嚷嚷:”韩如静,报纸上你和祁晔的事算怎么回事,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

“有什么可解释的,就是你看到的这么回事。” 韩如静倒是平静的很,一点都不惊讶,已老爷子和祁晔的速度,不算快。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你自己答应的。” 程墨兰记者的本能,反应速度还真是一流,“安雪臣呢?就这么看着你胡闹。”

“我没有胡闹。” 韩如静也不理会程墨兰的叫嚣,“再说,我和安雪臣马上就没有关系了,我已经提出了离婚。”

“韩如静,你是脑子进水了吧。你在哪?我现在过来。” 程墨兰听着韩如静越来越不像话的话,忍不住发飙了。

韩如静也没有拒绝,她应该给所有人一个交代,尤其那个人是她最好的朋友。

结束了和程墨兰的通话,韩如静想到要和韩如清交代一下,于是就打了过去。

“如静,报纸上你和祁晔的事情是怎么回事?”韩如清还算冷静。

“哥哥,现在你把离婚协议给安雪臣送去,相信他会签的。”

“就为了和安雪臣离婚,你把事情做到了这个份上,如静,你怎么能这么赌上自己的未来呢?” 韩如清觉得心疼。这样的方法的确够狠,可是,如静能好过吗?

“我还有什么未来。哥哥,你就按我说的做吧。我不想和你也要解释。” 韩如静语气中满是疲惫。

韩如清无语,知道自己再劝也是无济于事,只能,先找安雪臣谈谈了。

祁晔的办公室,安青瞳几乎不顾秘书的阻拦冲了进来。脸上的表情愤恨交加,手里捏着一张报纸。

“祁总,我拦不住安小姐。” 秘书抱歉的说道。

祁晔抬头,脸色有一丝不奈,说道:“ 下去吧。”

秘书送了口气,连忙出去了。

“你来干什么?” 祁晔绷着一张脸,声音没有丝毫的温度。

安青瞳几步走到祁晔的面前,把手中的报纸往他桌上一扔,厉声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祁晔瞟了一眼桌上的报纸,就他和韩如静结婚的消息,有这么让人惊讶吗?他祁晔娶个秦家的小姐,门当户对,合情合理。“你是和我来要解释的?”

“是。”

“你凭什么?” 祁晔放下手中的笔,冷冷的看着安青瞳,觉得她的举动十分的滑稽,她安青瞳算什么东西,也敢这样来质问他。

“我是没资格,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她,韩如静是安雪臣的人,她自始至终都只爱那个男人,祁晔,你是被她迷昏了头吧。你清醒一点,她不会爱你,永远不会。即使你娶她,也是一样。”安青瞳心里一急,说话有些没了分寸。

祁晔的脸色已经沉郁的让人心惊,隐隐有发怒的迹象。“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祁晔,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安青瞳不敢置信的看着祁晔。

“我说,你可以走了,趁我还没发火之前。” 祁晔冷冽的说,他不想对安青瞳发火。

“你会后悔的。” 安青瞳心里的难过源源不断的涌出,她自己也分辨不清楚是因为祁晔要娶韩如静了,还是,她在祁晔的心中从来没有位置。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还有,别说我没提醒你,要是你胆敢惹出什么乱子,别怪我翻脸。”祁晔的语气冷若冰霜,每一句都让安青瞳的心一寸寸冻结,“出去!别再让我重复。”

安青瞳的眼中含着泪水,却强忍着没有让它掉下来,她真的不甘心,忽然想起来那年安雪宁也是这么威胁她,不要动韩如静,为什么?那些男人眼里只有那个女人的存在,一点都看不到她。安青瞳挺着背脊,离开了祁晔的办公室。

祁晔淡淡的舒了口气,安青瞳说的哪些,他怎么会不清楚,可是,他不甘心,仅仅是因为安雪臣比他来的早吗?既然是韩如静自己的提议,他为什么不能接受,为什么不去尝试。虽然他不知道韩如静怎么会和安雪臣闹翻的,但这些不重要,他,只要韩如静而已。

“总裁,晚上的慈善晚宴,您出席吗?” 秘书进来询问。

祁晔想了想,说道:“好,安排一下吧。”他和秦家联姻,已然成为今天的头条,主角怎么能不亮相呢。

程墨兰气急败坏的赶到韩如静的公寓,看到一脸平静的给她开门的韩如静,不禁又气又急:“早上的新闻都炸开了锅,你倒好,一个人在家里躲清闲。”

“不好吗?给你们提供了这么好的题材。” 韩如静无所谓的说,人窝在沙发里没起来。

“你到底想些什么?” 程墨兰一屁股在沙发坐下,忽然问道,“难道是祁晔威胁你了?”

“你觉得可能吗?” 韩如静似笑非笑的说。

“不太可能。” 程墨兰知道韩如静的性子,所以也没往哪方面想,可是她实在想不通,怎么好好的扯进来这么个事,“到底发生什么事?莫名其妙要和安雪臣离婚,又和祁晔结婚?”

韩如静觉得自己的头又疼了:“不问,不行吗?”

“我怕你犯傻。到底出了什么事,要闹到离婚的地步。别和我说,你发现自己忽然爱上祁晔了。” 程墨兰叹气。

“我们,不可能了。”韩如静吸了吸鼻子,“我们之间,隔着太多人的生死,再不可能了。”

“如静......” 程墨兰坐到韩如静身边伸手抱住她,“那也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啊?”这会儿,她已经想通了事情的关键,韩如静想用这样的方式逼着安雪臣离婚。

“这是最好最快的方法,我怕自己后悔了,下不了决心。墨兰,我的心很痛,很痛,我不至于去死,却也不能好好的生活了。”韩如静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哀伤。她,再不能和爱的那个人在一起。原来,人世间的爱情大多是不能圆满的,因为,太多的无可奈何和身不由己。

“如静,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你将来万一后悔了。你要知道,你现在选的那个人是祁晔,他不会轻易放了你的。”程墨兰看着韩如静生不如死的样子,心里实在难过。

“我知道,我不过是让大家都没有退路,不能回头。不然,我真的没办法离开他,只有离开这里,一切都会结束。这才是大家最好的结局。我和祁晔走了,大家才能好好的过下去。”

程墨兰忽然惊觉,除了安雪臣,竟然还有别的原因让韩如静做了那样的决定。心里一阵疼惜:“难为你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如静,该是最为难的那个人。

这是,韩如静的手机响了,是祁晔的来电。韩如静接起来,说道:“有事吗?”

“晚上,有个慈善晚宴,七点,我来接你。” 祁晔干脆的交代。没有询问韩如静的意思,只是命令。

“好。” 韩如静没有推辞,也没有拒绝。现在和祁晔的关系,这样的事情是避免不了的。也许,还是个公开承认的场合。

放下手机,韩如静对程墨兰说:“我还有事,你回去吧。放心,我会好好的。”

“如静,你不再考虑一下了?” 程墨兰还是不死心的问。

韩如静幽幽的笑了:“回去吧。”

韩如静不愿说,程墨兰也知道再不能让她改变主意。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背后支持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