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28 订婚的意外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6226 2013-07-09 15:19:49

  恒安集团的执行总裁办公室。安雪臣一直埋首在一堆堆的文件中。自从父亲住院后,已经直接任命他为恒安的执行总裁,并得到了大多数董事的支持。

可以想见,现在的安雪臣到底有多忙,基本没有空闲的时间。他必须在短时间内稳定军心,还要提升业绩,才能在董事会上站住脚。恒安,总是父亲一生的心血,他不会看着它落在他人的手里。

纵然心里对父亲是有所怨恨的,要不是那样的事情,他和如静必定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刘谦禹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提醒一下安雪臣,今天是什么日子。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怕一不小心惹得老大不高兴。最近老大一直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又回到了在美国的那一年。女人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不管爱她的男人什么身份地位,什么修养气质,什么定力气场,都会为之改变,甚至万劫不复。

在刘谦禹看来,老大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不是对韩如静有什么意见。但实在不忍心看到老大心力憔悴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也搞不懂明明爱的死去活来的两个人怎么就这么闹崩了。

“有事就说,鬼鬼祟祟的。” 安雪臣眼皮子也没抬一下,只是清冷的出声。

“啊!” 刘谦禹发现自己被点名了,才期期艾艾外加小心翼翼的问,“ 今天,祁晔的订婚仪式,您要出席吗?” 他可不敢提韩如静的名字,免得真的触到了安雪臣的逆鳞。

安雪臣手中的笔顿了顿,脸色变得晦暗难看。不用刘谦禹提醒,他知道今天什么日子。自己的老婆,不,前妻要嫁给别人了,他这口气怎么可能顺的过来。

“老大,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刘谦禹小心谨慎的说。

“反悔什么?” 安雪臣寡淡的说。

“就是......那个......老大,你懂得。” 刘谦禹没敢说来,既然放不下,就把人去抢回来,相信老大能体会他的意思。

“自作聪明。” 安雪臣低低的骂了一句,却是站起身来,拿了西装外套往外走。

“老大,等等我。” 刘谦禹在后面喊,这样才对嘛!这才是老大该有的气度,祁晔又怎样,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订婚仪式的现场,布置的高贵隆重,宾客到了不少。但祁晔并没有出现,而是在休息室里静静的坐着。眼睛微闭,像是在冥想什么。他心里没有激动也并不喜悦,这不过是一场戏,他大概也是疯了吧,知道那个女人心里没有他,还是答应了这样的游戏,也许,有一天,他能征服她,让她爱上自己。

他也有些不能理解,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用这样的方式,去赌一个未知的未来。

秘书走进来汇报:“祁总,刚收到消息,安青瞳不见了。”

不见了? 祁晔睁开眼,却没有多大的讶异。看来,母亲,真是要掺合进来啊。能从他眼皮子底下把人弄走了,也只有母亲了。

“祁总,要派人去找吗?”秘书问。

“不用了,如此大费周章,又怎么会错过这么重要的场合。”祁晔像是交代,又像是自言自语。

说完站起来,往外面走去。差不多是时候了,自己这个主角不出现,接下来的戏找谁演? 一边吩咐:“ 去看看韩小姐那边准备的怎样了?盯紧一些。”

祁晔一出现,会场里几乎所有的人都看过来,不同于以往的冷肃,今天祁晔穿的是白色的礼服,更衬的他俊美魅惑。在场的不少名媛纷纷在心里扼腕,怎么没早点发现,这个男人除了冷的像块冰,真是长的很养眼,更是不象平日里那么严肃,身上活脱脱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字。白白便宜了秦家二小姐。

秦家的人到的挺齐,而韩家却只来了韩如清一人。韩道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气的差点没掀桌子。直到现在,韩如静也没有向韩家的双亲作任何解释。只是告诉韩如清,要是爸妈不愿意来,她不勉强。

毕竟,她是做为秦家的二小姐嫁给祁晔的,不过是利益的交换,她并不需要祝福,有秦家人的出席就够了。

秦澜没来,倒是乔景陪着老爷子和秦安一起出席了。祁晔上前,还算恭敬的说:“爷爷您来了,对我的安排还满意吗?”

老爷子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今天既然你和如静订婚,我都希望你能好好待她。”

祁晔笑的飘忽疏离:“您放心,您真该庆幸有如静这么好的孙女!” 这话,大家都心知肚明,为秦家保守秘密,放过秦氏,不过是看在韩如静的面子上。

果然,话不投机,再次冷场。不过,毕竟是秦家的长辈,祁晔也没有太过分,淡淡的说:“爷爷,您去那边坐吧,赵市长刚来。对了,不知您知不知道,赵市长是我的叔叔。也算祁晔的长辈。”

老爷子有些错愕,怪不得,祁晔能这么顺风顺水的在本市立稳脚跟,原来有这么大的靠山。微微点头,老爷子朝赵市长那边走去。再强大的家族,都是要巴结地方的父母官的。

乔景也跟了过去,淡淡的看了祁晔一眼。祁晔也笃定的看着他,两人眼神无声的在空中相会。很清楚大家想表达的意思,各取所需,他们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祁晔转身,就看到安雪臣出现了。原本,他以为安雪臣不会来的,他寄去的请帖不过是为了膈应一下他。毕竟,他心里特别介意韩如静这个前夫,或者说,安雪臣是韩如静心中所爱,要是没有安雪臣,他祁晔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的得到韩如静。

他想,安雪臣亦然,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深爱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要是真能说声祝福,他倒是要佩服安雪臣的定力,也要为韩如静感到惋惜。但凡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欲都是一样的。

”安总,没想到你会来。” 祁晔笑着迎上去。

安雪臣脸上的表情淡然:“ 祁总送来请帖,不就是邀请我来吗?”

“参加前妻的订婚仪式,祁某佩服。” 祁晔似笑非笑的揶揄了一句。

“订婚而已。祁总不要高兴的太早。” 安雪臣面色沉沉,说出来的话却异常凌厉,“结婚的还能离呢。”

“安总说的是在下还是自己?”

“祁总怎知您不会是下一个我,我也可能是下一个你。” 安雪臣说的绕口,可是祁晔听懂了。安雪臣的笃定,不过是仗着韩如静爱他。

“安总随意,祁某失陪。” 祁晔不想在这里继续和安雪臣打嘴仗,没意思,反正现在人在他手里,任安雪臣如何也翻不出什么花样。

另一头的休息室里,韩如静正像木头人一样任由造型师摆弄。虽然没什么好心情,可是也耐着性子,知道今天除了这件事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做。干脆就好好的演戏吧。

“韩小姐,您的皮肤真好。很容易上妆。”化妆师不忘夸赞,心里羡慕的狠,嫁给祁晔的女人,真是幸福啊。

韩如静只是微微笑了一下,没有搭腔。这些奉承的话,她听得多了,今天她的未婚夫是祁晔,不知羡慕死了多少名媛淑女,可是她心里是凉的,这条不归路,她已经走了上去,前面是荆棘坎坷,还是康庄大道,她都要走完的。

“小姐,请问你找谁?” 化妆师忽然对着门口问道。

韩如静也跟着转过去,看到来人,心里有些惊讶。不应该,这种场合,祁晔怎么会允许她出现。

没错,门口站着的女人,的确是安青瞳,神色冷峻的站着,似乎在看到韩如静的时候还有些憎恨。

“你出去。” 安青瞳对着化妆师命令。

“韩小姐?” 化妆师虽然搞不清状况,但看情形也觉得门口的女人对韩如静充满敌意。

“没事,你先出去吧。” 韩如静淡淡的说。她知道门口有不少守卫,这样安青瞳都能进来,想必是做过安排的。她不想连累化妆师。

化妆师又不放心的看了几眼,才讪讪的走了出去。

安青瞳这才缓缓的走了进来,站在韩如静的身后,看着镜子中韩如静精致的妆容,白色的礼服,无一不衬托出她的高贵典雅。“很漂亮,韩如静,我有些好奇,你怎么就看上了祁晔的。我以为你对安雪臣此生不渝呢。”安青瞳说的轻蔑,像是指责韩如静的见异思迁。

韩如静低头笑了一下,才缓缓地说:“ 我和安雪臣分开了,你不高兴吗?”

“高兴。”安青瞳轻轻的哼了一声,“ 原本我挺高兴的,但你错就错在转身就投入了祁晔的怀抱,说说看,你有什么目的?”

“我能有什么目的,不过是我愿意嫁,而他刚好愿意娶而已。” 韩如静说的理所当然,安青瞳的脸色却有些隐隐发青。

好你个韩如静,这是向她炫耀,她看上的男人心里都只有她,只要她愿意。愤恨的凑近韩如静,狠狠的说道:“你别得意,想嫁给祁晔,没那么容易。”

“你要阻止吗? ”韩如静好笑的问道,凭她安青瞳,还没有这个能力,打量了一下安青瞳,问道,“ 凭你?”

“当然不是。可是,有人可以。” 安青瞳幽幽的笑了,“不如,我们现在去看看,一定很热闹。”

韩如静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动。只是静静的坐着。

“是要强迫我押着你去?” 安青瞳问,“ 这么好的日子,不用弄得这么难看吧。”

韩如静思考了一会,才慢慢站起身来,步子从容优雅。似乎,配合,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安青瞳跟在韩如静身后,看着她的背影,眼瞳中闪过一丝阴狠的快意。韩如静,一个下堂妇,绝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嫁给祁晔的。

会场里,司仪正在主持,说着开场白。祁晔气定神闲的站在台上,一贯的不动如山。就有那么一种人,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能在自己的周身设下一道结界,让外界很难触及。明明和他近在咫尺,却似乎远在天涯。而祁晔就是把这一切诠释的最好的那个。

韩如静缓缓的走进来,台上的司仪有些愣住了,准新娘似乎来的太快,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于是说道:“有请韩如静小姐。”

祁晔抬头,看到韩如静身后的安青瞳时,神色忽然复杂的闪了一下,仅仅一秒的时间,又恢复了平静。而下面,安雪臣也看到了安青瞳,皱了皱眉,觉得哪里不对劲。

“慢着。” 门口忽然传来了一声威严的女声,众人都朝门口看去,想知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闹祁晔的订婚仪式。

片刻的功夫,众人都看见了,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步履稳健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众保镖,看起来就不是普通人。妇人神色从容的经过韩如静身边,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径自往台前走去。

“翅膀硬了,这么大的事也敢先斩后奏?” 妇人美目凌厉的看向台上的祁晔。

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妇人什么身份,这么大胆,敢同祁晔这么说话。

祁晔冷冷的瞟了妇人一眼,无所谓的说道:“我的事,轮不到你做主。”

“是吗?”妇人冷笑,“我告诉你,我不点头,这礼就成不了。你没得选择,马上结束这场闹剧。”

“在这里,你也敢命令我,也不看看这里什么地方,谁的地盘?” 祁晔看上去仍旧是淡然的样子,可是眸中有光芒闪过。

妇人哼了一声,往赵市长的方向扫了一眼,说道:“你以为有赵家的人在,我就不敢动你了。祁晔你听好了,那样的女人配不上我们家族的门楣,你的妻子,必须由我来定。”

见妇人如此蛮横,下面观礼的一众人等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几句话,可是把赵市长和秦家一并得罪了,本市政商两届最呼风唤雨的人物。再说了,任他祁晔的家世再如何显赫,韩如静这样的身份应该也配得上。

严景晨在安雪臣耳边低低的说:“看来,这礼是成不了了。没想到,祁晔还有这样的背景,怪不得我怎么都查不到他得底细。”

“怎么说?”安雪臣隐约觉得事情有些复杂,但见严景晨这么说,知道事情比他想的还要棘手。

这个女人,是美国第二大黑帮家族的掌舵人,祁晔姓祁,我一直没往那方面想。看来,祁晔和这个女人关系匪浅。

黑帮? 安雪臣心里一阵,若是这样,他可能放任韩如静这么做决定。太危险了。

祁晔眼色沉重的走下来,附在妇人耳边轻声说道:“你当年抛下我的时候,就已经做了选择。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若执意,这个女人我就带走了。祁晔,我放任你多年,以为你无情无爱,没想到却为了这么个女人放弃了自己的原则,我决不允许家族未来的继承人有任何弱点。”妇人说话的音量很轻,却尖锐凌厉,不容置疑。

“我从不屑那个继承人的位子,我要做的事情,你也没资格阻止。” 祁晔不甘示弱的回敬。

两人的话已经属于耳语,大家都听不真切,可是剑拔弩张的气氛,还是感受得到的。

“是吗?” 妇人阴测测的轻笑,“那我,就这能把她带回去了。你什么时候答应我的条件,我什么时候放了她。这样,很公平。”

“你敢?” 祁晔沉声说道。

“我有什么不敢的。” 妇人轻蔑的看了祁晔一眼,转身朝韩如静身后的保镖吩咐道,“动手。”

一瞬间的功夫,四个孔武有力的壮汉,就钳制住了韩如静。如此戏剧化的转变,倒让众人都目瞪口呆。

安雪臣心里一急,想上前去,却被严景晨按住,小声说道:“等会,静观其变。如静暂时不会有危险,祁晔不是吃素的。”

“你,不要逼我。” 祁晔的语气散尽阴冷,却更添霸气。一点都不在乎妇人的威胁。

“梅,这里不是美国,由不得你乱来。” 赵市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平静的出声劝阻。

妇人的目光再看向赵市长的时候,出现了一丝松动,而后,又恢复了沉寂。“我的脾气,你最清楚,不如劝劝他,更来的实际一些。”

赵市长皱眉,犹豫了片刻,看向祁晔说道:“祁晔,有什么事回去再解决。这里,毕竟人多眼杂,真动起手来,我保不了你们任何一个。”

祁晔沉眸,半晌没有开口,而后才笑了起来:“不过一场交易,我来这里的目的,想必你清楚的很,她的身份,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这样,你还想不通吗?”

妇人美目微沉,想了一会才说:“若是骗我,你知道后果。”

“你太着急了,不过订婚而已。一个婚约,有那么重要吗?等哪天我真要结婚了,你再制止也不晚。” 祁晔看到妇人松动的表情,继续说,“还是,有人在你那里说了什么夸大事实的话。”

妇人脸色微变,她倒是没有想到,听到祁晔爱上个女人,还要订婚,就没有考虑清楚的来了。现在想来,也许……是安青瞳故意夸大了。以他对祁晔的了解,这么多年都绝情绝爱,也难怪安青瞳这么火急火燎了。安青瞳对祁晔的用心,她岂会看不出来,不过祁晔无心,她也不担心这个女人会坏事。

“既然如此,我就给赵市长一个面子。不过,这个仪式还是要取消的。” 妇人脸色稍霁,又看向祁晔,“若是胆敢骗我,下次可没有那么容易。”

祁晔冷哼,不解释,连看都不看妇人一眼。

“梅,既然事情解决了,带着你的人走吧。若是耽搁,你知道这里的法律。”赵市长出声提醒。

妇人又神色复杂的看了赵市长一眼,才悻悻离开。经过韩如静身边时,只打量了她一眼,心里却有个念头,这女人看起来挺镇定,一点都没有被这种突发状况吓到。“放了她。” 妇人冷冷的命令道。

四个彪形大汉立马放了手。跟着妇人正要离开,一旁的安青瞳一着急,喊道:“夫人......”

妇人停住脚步,发狠道:“ 把你那些心思好好收着。没有下次。” 说着也不看安青瞳,径自离开了。

现场的人还处在震惊之中没有回过神来, 却听到安青瞳有些失常的叫道:“ 韩如静,去死吧。”

在众人错愕中,安青瞳倏然拔刀刺向韩如静,她知道,现在自己是没有退路了。纵然夫人不则罚她,祁晔也不可能放过她。那么,她一定要拉韩如静垫背,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如静,小心。”离得近的安雪臣因为一直注意着韩如静的状况,最先发现。

安雪臣刚喊出声,严景晨就摸出身上的刀飞了过去。只是现场人太多,飞刀只打掉一部分的力,还是沿着韩如静的脖子擦了过去。还好,这样的伤不会致命,这种场合,他是不能用枪的。

安雪臣已经第一时间飞奔过去接住了韩如静瑶瑶欲坠的身子,而门口祁晔的保镖也赶过来制住了安青瞳。

“如静,你怎么样?说话。” 安雪臣看着如静的脖子渗着血,心里一痛,焦急的问。

韩如静有一瞬间是吓到了,可现在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好,于是笑道:“没事,没那么脆弱。”

“还笑。”安雪臣凶道,这女人有没有脑子,刚才差点就没命了,“走,我们去医院。”

“等会。” 韩如静看向一旁被制住的安青瞳,问道,“昨天我车子的手脚,是你做的吗?”

安青瞳睁大眼睛,狠狠得说:“可惜杀不了你。”

韩如静不再问其它,只对匆匆走过来的祁晔说:“别太快要了她的性命,给我留着。”

祁晔没说话,当是答应了。眉宇间有些担心:“你还好吧?”

韩如静笑着说:“没事,你先处理这里。别的事,以后再说。”

“我送你去医院。” 祁晔看了一眼安雪臣,还是说了这句,实在,不放心。

“不用,忙你的吧。抱歉,一团糟。” 韩如静下意识的摇头,却牵扯到了伤口,疼的“嘶”的叫出了声。

安雪臣看不下去,抱起韩如静就往外走,一边还说:“闭嘴,受伤了还这么多话。” 完全无视祁晔的存在。

“我伤的是脖子,自己会走路,你放我下来。” 韩如静还不甘心的挣扎,毕竟是和祁晔的订婚仪式,现在让安雪臣抱走了算怎么回事,虽然和祁晔不来电,好歹要给些面子。

“你再动下试试?” 安雪臣威胁道。

韩如静终于乖乖的闭了嘴。两人渐行渐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