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29 前妻,就是她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251 2013-07-09 15:19:49

  祁晔的目光追着他们,看了好久才收回来,眸色沉沉,不知想些什么。

一旁的安青瞳嗤笑:“ 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你的立足之地,祁晔,你还不明白吗?”

祁晔厌恶的看了安青瞳一眼,对手下说道:“把她带走。”

“祁晔,你再执迷不悟,会后悔的。一定会。”安青瞳大声的嚷嚷,别保镖拖走了。

祁晔定了定神,走回了台上,司仪愣在一边,这样的状况,他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些懵了。众人还没有散去,祁晔知道,是在等他的话。

收敛了情绪,祁晔又恢复了冷然的模样,沉声开口:“各位,不好意思。因为出了点状况,订婚仪式择日再举行。抱歉。”

没有多余的话,剩下的都交给秘书。抬眼见赵市长还在等着他,于是走过去说道:“我去和秦家打个招呼,您稍等。”

赵市长也没介意,示意他先去。毕竟秦家是韩如静的娘家人,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面子上都挂不住。

祁晔从容的朝秦老爷子的方向走过去。在看到秦老爷子明显气的不轻的脸上时,仅仅挑了一下眉心,语气仍旧有条不紊:“爷爷,抱歉,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秦老爷子冷哼了一声,在这个地界上,他也算个人物,今天是他嫡孙女订婚,却弄得如此收场,他得脸面怎么挂得住。“你该和如静好好去解释。我嫁孙女不是为了受这样的闲气。”

秦老爷子气呼呼的走了,其他的秦家人自然不会说什么。今天的情况大家都是措手不及,到现在他们还没弄清楚那个妇人到底什么身份,但看祁晔和赵市长都这么客气,一定来头不小。

“您慢走。” 祁晔难得的没有发脾气,还恭敬的目送老爷子离开。老爷子还是听明白的,至始至终,这都是他和韩如静之间的事情,他们秦家没人有资格过问。

宾客陆续的走了,这个消息一定会在媒体和政商两界掀起一阵风浪,但祁晔不在乎,他现在更担心的是韩如静,刚才,他怎么会因为心里一时愧疚害她受伤,而然安雪臣带走了人。

赵市长见来宾走的差不多了,才走到祁晔身边,沉声说道:“ 祁晔,看来你母亲对你志在必得。你要好好想清楚。”

“我知道。” 祁晔对赵市长还是很尊敬的,在美国的那些年,这个叔叔待他很好。也因为有叔叔的帮助,他才能在这里这么快得站稳脚跟,撼动秦家这棵大树。

赵市长点点头,祁晔这孩子一向知道分寸,可,这件事情非常复杂。于是沉吟了半晌才说:“ 我不清楚你和韩小姐到底什么关系,但要三思后行,不然,反而会适得其反。”

祁晔点头,眸色沉沉,母亲这么多年对他不闻不问,不过是因为他不是正统的继承人。可不久前,母亲家族继承人忽然出了意外,生死未仆,他们就忽然想起他这个多年流放在外的次子来。他们从不讲亲情,永远是家族帮会的利益至上。

祁晔寡淡的脸上有了一丝微微的恨意,他们凭什么在这么多年丢弃他之后还以为他回在乎那个位子。那从不是他追求的东西,他们也妄想把这一切加注在他头上。

“您让美国那边谨慎一些,我怕她会对赵家下手。” 祁晔头脑还是十分冷静,对赵市长说道。

“这个你就不要操心了,先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赵市长说完也离开了。

安雪臣带韩如静到了医院。检查完之后医生还不忘调侃的说:“这从婚礼上来的吧。小三来砸场子了?”说完还不忘上下打量了一下安雪臣,怎么看都像是招惹桃花的妖孽。

韩如静顿时满脸黑线,这医生的话还是说的一个准。确实是让小三闹得。

“我说你的烂桃花怎么开的那么旺盛,连娶个老婆都能血溅当场。” 医生又不怕添乱的说了一句。

安雪臣的脸色已然十分的难看,却没吭声。

韩如静实在不好意思,解释道:“他不是......”我老公,可这三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他只是好心送我来而已。”

“哦,这么热心,美女,那是看上你了。”医生吊儿郎当的说道,“ 那你老公呢?就没发现这么大一尊情敌?”

这下连韩如静都觉得这医生怎么这么八卦,难道对病人都是这个态度吗? 也太随便了一些。虽然看起来包扎的技术还不错。

“你闭嘴。再乱嚼舌根,我投诉你。” 安雪臣忍无可忍的说道。韩如静好端端的受伤,他就够心疼的了,还给他添乱。

医生放下手里的胶带,凉凉的看了安雪臣一眼,说道:“ 你投诉我? 安雪臣, 这医院我家开的。不是你的女人,你拉着上我这儿来干什么?我说你的口味怎么这么重,竟然看上了有夫之妇。”

这下韩如静终于回过神来,敢情两人认识的。损友!

“好了没?” 安雪臣沉声问道,却还是解释了一句:“ 她是我前妻。”

前妻? 医生写处方的手略略停顿了一下,神色复杂的看了安雪臣一眼,没听说这哥们结婚,竟然冒出个牵起来,什么情况。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写完了处方说道:“伤口每天换一次药,口服按说明书来。就这样。”

安雪臣接过处方,对韩如静交代了一下,让她在这里等他,就走了出去。

诊室里就剩下两个人,医生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韩如静,倒是漂亮的像个娃娃。忍不住问:“你是雪臣的前妻?”

韩如静轻轻点头,有些尴尬,自己和个陌生人讨论这种话题合适吗?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医生继续八卦。

不只是因为热还是疼,韩如静有些脸红:“没多久。”

“啊,闪结闪离啊!哎,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我恨好奇,雪臣那小子桃花虽多,可是清心寡欲的很。你怎么弄到手的?”

好吧,韩如静算是看出来了,面前这个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医生其实就是一八卦男。这都是什么恶俗的爱好。

见韩如静不说话,医生一不以为意,继续问:“听说他有个青梅竹马的妹子,那可是爱惨了。你知道是谁吗?”?

是她。可这话韩如静不敢说。

正当口,安雪臣回来了。凉飕飕的说了一句:“ 你这么好奇,我来解答。就是她,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医生一愣,没想到安雪臣回答的这么干脆。安雪臣却已经抱起韩如静要走。

韩如静正想说自己能走,没想到医生先开口:“ 她伤的是脖子,能走路。”

安雪臣寡淡的瞟了一眼,说道:“我乐意,你管不着。”

说着头也不会的离开了诊室。医生这次无比的确认,这个女人绝对是安雪臣爱惨了的那个。不然,这小子可是连死人都不会抬一下眼皮子的。立马的,就打开手机发消息,这么劲爆的独家,怎么能不让其他好友分享呢!他们,可是猜了很多年那个神秘的女人。

车上的气氛很僵硬,韩如静偷偷的瞄了安雪臣一眼,知道他在生气,可受伤的是她,他生的哪门子的气?

“我们,去哪?” 韩如静问的小心翼翼。

“回家。” 安雪臣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可这不是去我家的路。” 韩如静小声的低喃道。

安雪臣递过来一个肃杀的眼神,直看的韩如静心里一哆嗦,乖乖的闭了嘴。虽然很多时候雪臣的脾气都好的很,但他生气起来,她可是一点都不敢惹他。

直到走进景轩的大门,韩如静被重重的摔在了沙发上。她才软软的说了一句:“我来这里,不合适。” 安雪臣正气头上呢,她态度不好的话,实在不敢想后果。

“闭嘴。你猪脑子啊!敢和安青瞳混在一起,今天要不是景晨,你小命就没了。” 安雪臣仍旧心有余悸,就差那么一点,要不然,他不敢想,如静倒在血泊之中的画面。

“我知道错了。” 韩如静乖巧的认错,这时候顶嘴,一定死的很难看。

“知道错了就行了?杀了人说对不起有用吗?” 安雪臣死死的盯着韩如静 。

“那你要我怎么做,才能消气啊?” 韩如静无辜的眨着眼睛,声音软软糯糯的,这招,一定百试不爽。

果然,安雪臣看着她这副样子,就气不起来了。语气说气她,还不如说是气自己。明明知道那摊子破事,还任由韩如静折腾,是他的错。

叹了口气,安雪臣坐下来,轻轻把韩如静抱在怀里。说道:“ 以后,哪也不许去。才没看住一会儿,就出这样的事。”

“雪臣,我们说好的。”韩如静怯怯的说。今天,确实是个意外,可是他们已经离婚了。

“那个还没生效,不算。我错了,不该放你走,就算你恨我怨我,都别想从我身边了离开。”安雪臣指鹿为马的本事还是一样的好。他害怕了,他可以忍受她不在,可是不能想象她受伤甚至有生命的危险。

“雪臣……”韩如静还想说什么,他们勉强这样,不过是大家彼此为难,最终磨光了感情。

“嘘,什么都不要说。我只要你,如静,我不能失去你。对不起,我没法体谅你的苦衷。”安雪臣在韩如静唇畔轻轻地印上了一个吻,“现在,好好睡一觉,一切交给我。”

似是被催眠了一样,韩如静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些天,她一直强迫自己挺下去,可是心里纷乱的感觉蜂拥而至,扰的她无法安眠。似乎又回到那年,无数个噩梦连绵的日子。

如今,有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她想,就这么一直安睡下去。真的很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