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22 不去,就不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095 2013-07-09 15:19:49

  一星期之后,祁晔和秦老爷子敲定了订婚宴的说有细节,因为祁晔没有父母,其他长辈也不在身边,就请了赵市长代替。当然有赵市长出席,给足了秦老爷子的面子,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换作是别人请都请不来这样的贵客。

韩如静没有过问订婚宴的事,好似这个订婚仪式和她这个主角没有半点关系。自从那天答应祁晔后就开始接洽和秦氏的合作项目。以前是代表秦家,现在换了身份,当然要好好努力。祁氏的员工自然知道这是未来的老板娘,干活没有不麻利的,也不敢得罪。

开会的时候也见过祁晔几次,但两人都是公事公办的样子,员工们虽然心里疑惑,可谁也没胆子妄论老板和老板娘的八卦。

“韩姐,总裁请您过去一趟。” 安安进来通知韩如静。她是韩如静带来祁氏唯一的秘书,这么多年两人配合默契,虽然和安雪臣到了现在的地步,可是安安还是愿意过来帮她,韩如静当然求之不得。

“好。” 韩如静说着起身,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安安,“这些送去秦氏。”

韩如静到了祁晔的办公室,现在自然不用通报,秘书客气的为她开门。

“你找我。” 韩如静自然的坐在祁晔的对面。

祁晔从文件里抬头,说道:“ 下午去试一下礼服。”

“好。可能要晚点,我还有个会议。”韩如静从善如流的答应了。

祁晔轻笑:“ 你需要这么尽心吗? 比我这个总裁还忙。”

“祁总,我以为你请我来是为贵公司赚钱的,您现在还养闲人了。” 韩如静调侃的说道。

“哦!” 祁晔站起来,从办公桌前绕过来,站在韩如静面前说,“要是养你,我还是可以考虑的。”

祁晔这么明显的调侃,韩如静一下子有些失措,说道:“ 你注意点,这儿是办公室,你的秘书随时可能进来。”

“哦,我和我未婚妻说些体己话,有什么不合适的。” 祁晔凑近韩如静,打趣的说道。

韩如静偏开头,不看他,也不理会他的话。和祁晔打嘴仗,必输无疑。“ 我还是比较适应以前那个冷冰冷的祁总。”

“你不改口吗?我亲爱的未婚妻。” 祁晔把韩如静困在转椅里,不轻不重的说,“那是给别人看的,而你,不是别人。”

祁晔的眼睛放肆的盯着韩如静,看的韩如静心里打鼓似的乱跳,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个危险品,而且,绝对是挑情高手,不过是平日里他都不屑。“你放手。”

“你叫的我满意了,我就放了你。”祁晔好整以暇的说道。

“祁晔……” 韩如静无奈,又气又急的叫道。

“真乖!” 祁晔笑着把脸凑过去,倏然的贴上了韩如静的唇,每次吻她都觉得会上瘾呢。

韩如静伸手撑住了祁晔的胸膛,大惊失色:“流 氓!”

祁晔也没勉强,似笑非笑的说:“我不过亲亲我的未婚妻,哪里流 氓了?”

“闭嘴。” 韩如静真是又羞又气,无赖,这么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祁晔看韩如静气的要炸毛了,就没在惹她,整了整衣服,气定神闲地说道:“ 下午别忘了。我去开会了。”

直到祁晔离开,韩如静还愤愤不平的直跺脚,就会欺负她。可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的生气多过愤怒。

下午去婚纱店试礼服,祁晔没有作陪,这样韩如静倒是轻松了不少,她是真的怕了,怕祁晔不定时的来一出,她承认自己的心脏还没这么强大。

对礼服也没什么意见,本来就是一桩交易,大家都不是真心。衣服合身,能配合倒时的表演就可以了,其他的韩如静一点都不在意。所以很快就试完了。看着时间还早,韩如静也不想回公司,就在附近的百货商场随意的逛了起来。

意兴阑珊,韩如静走路也没有注意,只低头想着自己的心事。冷不防抬头,看到迎面的装货车,待要反应时,已经避无可避。“砰”的一声,被撞到在地。

韩如静一时之间蒙了,推车的卸货员跑过来问她话,她也不知道要回答什么。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百货商场的这一阵骚动,引起了这在视察的安雪臣的注意,回头问刘谦禹:“怎么回事,去看看。”

一旁的经理心里已经直打鼓,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员工,偏偏在这时候出纰漏,忙不迭的说:“安总,我这就过去处理。”

这是刘谦禹已经回来了,脸色担忧,附耳和安雪臣说了几句,安雪臣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迈步向事发地点走去。经理连忙跟上去,心里哀嚎,不会真出大事吧。

拨开人群,安雪臣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地上的韩如静,茫然无措的样子,心里一拧,忙走过去蹲下身去扶:“如静,没事吧,伤道哪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韩如静才有些回神,看到安雪臣,脑子还没转过来,就先开口了:“雪臣,我疼。”

“哪里疼?” 安雪臣上下打量了一番,也没看到有什么明显的伤口,却还是抱起韩如静说,“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不去。” 韩如静犟道。

“听话。” 安雪臣哄,知道如静从小就不爱去医院,每次都是要磨破嘴皮子。

“不!”韩如静泪眼盈盈,委屈极了的样子。

“再闹,就不理你了。” 安雪臣凶道。

韩如静心里一怔,渐渐回过神来,原本这些都是他们以前习惯的对话,两人一来一去说的及其顺口,现在醒过神来了,韩如静不由心里懊恼,她怎么就在这里和安雪臣说这些。有些尴尬,于是低着头,不再说话。

安雪臣看韩如静的样子就知道是回神了,也知道刚才那些话都是没过她脑子的。现在两人这样的关系,怎么可能说这些。微微的叹了口气,还是伸手抱起了韩如静,说:“我送你回去。”

韩如静不吭声,确实尴尬啊。这么多人看着,她就像个小孩子似的,丢死人了。

安雪臣看了眼刘谦禹,吩咐道:“这里,你处理一下。”说完就离开了。

经理冷汗层层往下流,他怎么那么背啊!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和安总关系匪浅,不对,好像有些眼熟,再哪见过。报纸,对,就是前几天的报纸,秦家的二小姐,和祁氏总裁要结婚的那个,怎么就和安总这么亲密呢!一下子,经理又糊涂了。

“没有下次。” 刘谦禹冷冷的吩咐一句,就走了。

经理点头哈腰的应承下来。幸好,没有追究他的责任,他可担待不起啊。

最后韩如静还是被安雪臣带到了医院,下车的时候安雪臣要抱她,韩如静忙不好意思的说:“我真的没事。我可以自己走。”

“查好了再说。” 安雪臣的脸色不善的说。

韩如静也没说什么,知道安雪臣坚持的事情,自己反抗也是没用的。就当让她再留恋一下他的怀抱吧!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想着,韩如静忍不住想哭了。

安雪臣见状,还以为韩如静哪里疼,问道:“怎么了,很疼吗?”

韩如静摇头,又急忙点头。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脆弱,可是,面对他总是忍不住……

检查完,医生说没什么大碍。走出医院,安雪臣说:“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 韩如静婉拒,他们这样的情况,是能少见就少见。刚巧韩如静的手机响了,是祁晔的来电,韩如静看了安雪臣一眼,接通了。

[晚上有个酒会,你准备一下。]命令式的语气。

[我......不好意思,今晚恐怕不行。] 觉得累的很,韩如静不想去。

[有事?]

[也没什么,刚才在商场摔了一交......]

韩如静还没说完,就听到祁晔焦急的问:[你现在哪里?我过来。]

[不用,我已经处理好了,没什么大事,自己能走。]

[你在哪家医院?我让司机来接你。]自己确实分身无术,接下来还有会议。

[真的不用。我自己能行。]

韩如静第二次的拒绝,让祁晔的语气冷了几分:[我来接你,还是司机来接你。二选一。]

专制!韩如静在心里吐槽,也知道祁晔说一不二的性子,于是说:[让司机来吧。]报来地址,挂断。抬头看到安雪臣探究的目光,忽然觉得坐立不安。

“有人来接你,那…..我先走了。” 安雪臣知道刚才的祁晔的电 话,现在的自己什么资格都没有。

“好,今天,谢谢你。” 韩如静低着头,道谢。

“和我,要这么客气吗?” 安雪臣自嘲的说,转身,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说,“协议书,我签好了让人给你送来。”

是该,放弃了吧。祁晔,也能好好对她的。安雪臣心里清楚,祁晔对韩如静的用心,不比他少。要是如静觉得这样好,就这样吧。一个人痛苦,总比两个人都痛苦来的强。不是吗?

“好。” 炸一听,虽然离婚是自己提出的,可是安雪臣真的答应的时候,韩如静心里还是一阵抽痛。原来,这么痛啊!放弃,真的是不容易啊。

安雪臣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夕阳的余晖下,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却是越行越远,再没有相遇的可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