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25 等你给的起的时候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715 2013-07-09 15:19:49

  接下来的日子,倒也风平浪静,韩如静把精力放在了秦氏的和作案上,也会陪祁晔出席一些宴会。两人配合的倒是挺默契,人前恩爱甜蜜,人后相敬如宾。祁晔也似乎默许了两人这样的关系,不亲近,不疏离,恪守本分不逾矩。

订婚仪式的事情,两人都没有太多的放在心上,不过是给大家的一个交代。用祁晔的话说,既然韩如静不是真心的,他也不操那个闲心。也许哪天如静对他有心了,他会还一个盛大的婚礼给她。

听到这话的时候,韩如静只是抿嘴笑了笑,知道这些都是玩笑。祁晔知道她心里爱谁,而心里有别人的她祁晔不屑得到。却也感激他的宽容,祁晔只是淡淡的说:“我等你给的起的时候。”

韩如静有时会想,要不是她心里有个至死不渝的男人,这样的祁晔没有女人能不心动吧。强势,霸道,唯我独尊,却又至情至性。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曾经心动过,只是,现在她的心是死的,任凭别人对她再好,也起不了一丝波澜。

订婚仪式前一天下午,韩如静还在公司忙碌,祁晔忽然让她去总裁办公室。

韩如静将信将疑的往楼上走,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 你找我,有事?”

祁晔淡然的看着韩如静,眉头深锁,说:“ 你倒真的不在乎,我实在不能想象,你是明天要和我订婚的那个人。”

“有什么问题吗?” 韩如静不解的问。订婚在明天,她只要按时到就行了,有什么问题。

“一般,明天要订婚的人,今天不是应该去做个美容,好好休息,保养一下什么的吗?” 祁晔似乎是真的不太理解,“你这么拼命工作,楼下的员工会惊讶的的。还以为我压榨你呢。”

“是吗?” 韩如静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好吧,她实在没什么兴奋的心情,要嫁的那个她又不爱,有什么可高兴的,“可你不是也还在这里吗?”

“我!” 祁晔一时语塞,这话似乎也问住了他,想了一会才说,“那,要不给我个面子,我们俩都跷班,应该没人有意见吧。”

当然没人有意见,谁敢说老板的不是。韩如静心里腹诽了一下,却听到祁晔说:“别在心里骂我,有话就直说。”

这也知道,韩如静吐了吐舌头,笑道:“请问祁总,我们去哪?”

“嗯?” 祁晔还真认真的想了一会,才说,“我们去看风景,这么样?”

看风景?!韩如静一阵冷汗,亏他想的出来,哪有明天就订婚的准新人好端端的去看风景的,实在有些奇葩,可她也没反对,像祁晔这样的身份,逛街看电影什么的确实不适合他。

“那走吧。亲爱的未婚夫。” 韩如静玩笑似的说,祁晔不发脾气的时候,两人相处还是挺愉快的,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也能开开。

未婚夫?这个称呼似乎不错。祁晔的嘴角扬了扬,站起来顺手拿起西装外套,说:“走。”

韩如静暗笑,这个大总裁也有任性的时候,其实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要是一直绷的太紧,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断掉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办公室,祁晔交代秘书把所有的行程安排都取消。

秘书机灵的答应,看架势老板和老板娘要出去,这明天就要订婚了,一定忙的很。“祁总慢走,明天会准时去接您的。”

祁晔颔首,说:“辛苦了。”

秘书吓的不清,老板怎么也会说这些话了。他还真是不习惯,还是冷冰冰的样子看着踏实。只能说,被虐了太久,整个人都已经不好了。

祁晔开车,一路向郊外开去,还问:“去看山还是看海?”

“看海吧。” 韩如静也随性的回答。

祁晔没有异议,没一会儿就到了海边,已经是傍晚时分,夕阳西下,海面染上了一层金光,煞是好看。韩如静被美景吸引,一下子从车上下来就跑开了。

祁晔在后面叮嘱:“你慢点,涨潮呢!” 眼神一直追着韩如静,本就是明媚的女子,却总是有着轻愁,应该是让人捧在掌心里疼爱的公主,却为了这样那样的事情烦恼,妥协。他,只是希望她能快乐一些,简单一些,无忧无虑。

他一直没问韩如静和安雪臣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似乎在一瞬之间,两个爱的死去活来的人就这么迅速的撇清了彼此的关系。其中的缘由一定不简单。可是他不想调查,不想追问,他等有一天如静愿意告诉他。

这么多年,祁晔做的所有事都在计划之内,唯有韩如静,一开始,他就不该接触她,让他抛弃了这么多年所有的原则,为她改变。

“祁晔,你看,好美啊。” 韩如静回头大声的喊。

祁晔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是挺美的,有她在的风景,格外鲜艳动人。慢慢的走上前去,一把拉住正想下水的韩如静:“ 别下去,涨潮很快,危险的。”

“可是......”韩如静还想争辩。

“听话。” 祁晔自己也没有察觉,语气中全是宠溺,“下次能下去的时候带你来。”

“好。” 韩如静可惜的看着远处已经摇摇欲坠的太阳,就这么生出了一些感慨,那些要逝去的东西,就算在努力,也是抓不住的。就像她和安雪臣的感情,想着,就难过了起来。

“怎么了?” 感觉到韩如静的情绪不对,祁晔掰过她的身子。

“没什么,就是有些伤感。” 韩如静不隐瞒。和祁晔说话,坦诚是最好的方式。

“傻的。” 祁晔也不戳破,笑着说。

韩如静也跟着笑了起来,问:“你喜欢日出还是日落?”

“都喜欢。” 祁晔不可置否的说。

“没诚意。” 韩如静撇撇嘴,真是精明,什么话都说的滴水不漏。忽然提议,“我们去吃饭吧。”

“好。哪里?我订位子。”

“祁大总裁,您每天五星级饭店不吃的腻味吗?”韩如静嗤之以鼻。

祁晔愕然,吃饭而已,有什么区别。再说,五星级饭店的大厨难道还不够好吗?

“走吧。我带你去吃鱼家乐,绝对让你耳目一新。”说着,也不等祁晔反应,就推着他上了车。

回来的路上,祁晔纳闷的问:“您怎么知道那样的地方?”

“怎样?不错吧。” 韩如静洋洋得意的说。

祁晔诚实的点头,的确挺好吃的。和饭店的感觉不一样,可也让人喜欢。粗茶淡饭,有喜欢的人相陪,比起山珍海味来更让人觉得有滋味。

“你这个大老板,除了酒店就是酒店,味蕾都吃的麻木了。你不知道,家常小菜才是人间美味。” 韩如静还不忘数落一下。

祁晔扭头看她,唇边有浅浅的笑意:“那以后,要麻烦你了。”

“什么?” 韩如静不解。

“做饭啊!你会的。” 祁晔说的笃定。

“我......”韩如静想反驳什么,话到嘴边愣住了,夫妻义务做饭应该也算吧。只是,她总觉得甘愿下厨的,无论男女,都是心里有一份爱,他们之间,似乎少了。

“不愿意?”

“看你的表现了。” 韩如静撇嘴,不可置否。无乱如何,身边的这个男人,也会在将来陪自己度过一段人生,总要,好好的相处吧。

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笑着,韩如静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接起来,听着听着,脸色慢慢变得凝重,等挂断的时候,已经是在沉思了。

“什么事?” 祁晔看韩如静的表情,就知道一定出了什么事情。

“我要去医院,安安出了车祸。” 韩如静只简单的交代了一下。

安安,祁晔是有所了解的,韩如静的贴身秘书,几乎一直带在身边。他也见过几次,很干练的一个小姑娘,工作能力强,做事面面俱到,是一个好帮手。可是,她出了车祸怎么通知的是韩如静,照理应该通知她的家人。

“严重吗?有没有通知她家人吗?”祁晔已经调转车头,潮医院的方向开去。

“不知道。她家人都在国外,这里的亲人......” 韩如静说到这里停住了,安安在这里的亲人,她知道的就只有安雪臣,可是,要通知他吗?还是,已经有人通知了。

“怎么了?”

“没什么。刚才是交警队来的电 话,说安安开车撞上了安全岛,她今天开的是我的车。” 韩如静心里总有些惴惴不安,她今天是让安安把她的车子开会去,明天顺便可以开到她家来。怎么就出了车祸,她总觉得不简单。

“你的车?” 祁晔的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件事情似乎和韩如静脱不了关系,不是他多想,一切的事情都太过顺利,他不免怀疑,“有说事故的愿意吗?”

“没有,到了再说吧。我现在担心安安的情况。” 韩如静脸上都是担忧,要是安安有个三长两短,她怎么和安雪臣交代。

祁晔开的很快,没多久就到了医院。韩如静冲进了急诊室,在问过了安安的情况后,终于松了口气,好在没有什么大碍,都是些皮外伤,加上轻微的脑震荡,住院观察一天就可以了。

“好了,别太担心了。” 祁晔在身后扶着韩如静,他知道如静生性善良,要是安安真的有什么事,她一定内疚的寝食难安。

韩如静点头,心里的石头落了一半。人没事最重要。

这时交警过来询问:“ 哪位是韩如静小姐?”

“我是。”

“ 你就是车主,我们有些情况想向你了解一下。” 交警说道。

韩如静点头,和交警一起走进了医院的休息室。

“是这样的,我们检查了一下你的车子,发现这起事故是由于刹车失灵引起的,不知韩小姐最近有没有用过车子,是不是定期做保养?”

交警的话让韩如静和祁晔同时心里一震,果然,事出有因。

“最近一直是我在开,也全车在4s店做的保养,一星期之前刚保养过,没有任何问题。今天刚好我有事,所以让我的秘书安安把车子开回去。”韩如静讲的十分详细,到这里,她心里已经隐隐觉得,这是件有预谋的事情,而且针对的是她。

“我们考虑这起事故是人为的。幸好安小姐幸运,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会做进一步的技术鉴定,请韩小姐也不要掉以轻心。等有了进一步的结果,我们再通知你。”交警说完,请韩如静在笔录上签字,然后离开。

自始至终,祁晔都没有说话,可是皱着的眉头和沉郁的脸色已经说明他心里有了一些想法。等到一干人等都出去了,祁晔才缓缓开口:“ 要不是安安开了你的车,今天出事的人就是你。”

“你怎么看?” 韩如静知道祁晔说的不错。

“有人想针对你。挑在今天的日子,应该是不想我们明天能顺利的订婚。”祁晔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想法,不过不想告诉韩如静,“这事交给我处理,你先去看看安安。我在车上等你。”

韩如静也没有多问,祁晔既然说会处理,她不必多事。若是祁晔也处理不了,那她更没有这个能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