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20 安总,你这样不合适吧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573 2013-07-09 15:19:49

  晚上,祁晔来的很守时,韩如静也没有其他女人拖拉的毛病。祁晔一到,她就下楼了,知道祁晔向来也没什么等人的耐心。

照着祁晔的吩咐,她穿了一件鹅黄色的晚礼服,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发髻,露出光洁的脖子,顾盼生辉。

有司机下来开门,韩如静坐了进去,祁晔抬头,眼中满是欣赏,知道她长的漂亮,可是这样一张娃娃似的脸,穿礼服真的特别的好看。伸手从座位上拿过一个纸袋,递过去说:“带上。”

韩如静接过来,打开,发现里面的首饰有些眼熟,想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那次在香港,她在一个珠宝商行的橱窗前看到过,当时觉得漂亮,特地多看了几眼。可是,祁晔怎么会刚好买了这套,不会是巧合,难道……

韩如静正在分析推理的时候,祁晔淡淡的开口:“不喜欢?”

“不是!”韩如静忙摇头,“只是......”她不知道要怎么问,难道要问,他是不是跟着她,可要怎么问出口呢?!

“那就带上。” 祁晔伸手拿过蓝宝石的项链,倾身给韩如静带上,两人的侧脸靠的很近,韩如静忽然觉得有些眩晕,她并不能否认,自己对祁晔不排斥。

“很配。” 祁晔看了看效果,中肯的评价。

“谢谢!” 韩如静几不可闻的说了两个字。

“以我们现在的关系,需要这么客气吗?” 祁晔坐回了自己的位子,淡然的说。

韩如静默然,的却,她们现在是未婚夫妻,虽然是名义上的,也是事实。“我,不习惯。” 韩如静蠕动着嘴唇,期期艾艾的说。

“总要习惯的,等会,好好配合。要是我们总保持距离,会让人怀疑的。”祁晔的每句话都有道理,韩如静一句也反驳不了。

很快到了会场,祁晔下车,亲自替韩如静开门,这样昭告天下的举动,引得在门口得记者们疯狂得拍照,毕竟早上才公布了喜讯,晚上这样公然的出双入对,谁还不懂就是给大家看的。

韩如静下车,有些不能适应此起彼伏的聚光灯。祁晔扶了她一把,倾身问道:“没事吧。”

“没事。”韩如静优雅的笑,她知道,现在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关注着。伸手,挽住了祁晔的手臂。

“走吧。” 祁晔话音刚落,却看到安雪臣从后面的车里走下来,旁边跟着秘书。

韩如静也看到了,一时之间,脚步顿住了。她知道自己不该看他,可是却管不住眼睛,他怎么又瘦了,恒安是有多忙,都不能好好吃饭吧。这样下去,他怎么撑的住,难道,他要把自己累垮吗?

安雪臣显然也是看到了他们,眼中有沉痛划过,早上实在太忙,中午的时候刘谦禹才吞吞吐吐的把报纸给他看。当时他想找韩如静质问的,可是,韩如清来找他,并带来了韩如静的离婚协议。原来,一切都安排好了,如静,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留给他,直接判了他死刑。

“要去打个招呼吗?” 祁晔体贴的问。

“不用了,我们走吧。” 韩如静艰难的移开了目光。却被记者堵住了脚步。

“韩小姐,前不久刚爆出你和安总的绯闻,现在又公布了和祁总的婚讯,是旧爱新欢吗?您能发表一下想法吗?”

“祁总,韩小姐和安总的绯闻你知道吗?你不介意吗?”

“安总,你为了韩小姐和林小姐解除了婚约,现在韩小姐另投他人的怀抱,你不想说些什么吗?”

“是啊,韩小姐,两个这么优秀的男人,你到底更喜欢哪个?”

“祁总,发表一下您的看法......”

记者们一连串蜂拥而至的问题,让祁晔和安雪臣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韩如静更是脸色惨白惨白的,要不是祁晔扶着她,怕是站都站不住了。

“无可奉告。” 安雪臣绷着俊脸和刘谦禹匆匆走进了酒店。

记者们见安雪臣走了,就都围过来祁晔这边。“我和韩小姐已经公布了婚讯,欢迎大家到时候来观礼。我不希望看到不实的报道出现。不然,我一定会追究到底。” 祁晔神色泠冽的看了一圈记者们,终于在一片惊若寒蝉中和韩如静一起离开。

祁晔这样的表现,让记者们幡然醒悟,看来,祁晔和韩小姐的事情是板上钉钉了。最终,还是祁晔比恒安的公子爷更盛一筹,秦家二小姐真是命好啊。个个男人都是精英中的极品。

晚宴会场,因为赵市长的出席,祁晔理所当然的被安排在了主桌。刚落座,赵市长在安局长的陪同下就来了,看到祁晔,很热情的打招呼:“祁晔来了。”

祁晔一向冷峻的脸上难得有笑容,拉着韩如静起身,说道:“赵市长,我再介绍一下,这是我未婚妻,韩如静。也是秦家的二小姐。”

赵市长虽有惊讶,光是秦家二小姐的身份,就不简单,他不是不知道祁晔针对秦家的那些事,也许这中间还有其他的利益纠葛,怎么能说娶就娶了呢?祁晔这是打得什么主意,虽然心里有疑惑,却还是面不改色的说:“你小子,就知道看中了人家姑娘。那天怎么欺负了人家,害的一个姑娘家一个人喝的那么醉?”

赵市长的一句玩笑话,让韩如静吃了一惊,她一点都不知道,原来赵市长也在场,确实有些尴尬。

“赵市长,这么多人,如静都不好意思了。”祁晔也不解释,只是四两拨千斤的说。

赵市长看向韩如静,温和的说:“韩小姐,别见怪,这小子脾气怪的很,要是受了委屈,和我来说,我教训他。”

当然这只是句玩笑话,韩如静只是陪笑,大家说着都入席坐下了。一旁的安局长心里讶异,韩如静,不是和雪臣,这么一下子就和祁晔了呢?这些年轻人,搞什么名堂。可这些心里的疑问,是断然不能问出来的,光凭祁晔和赵市长的关系,雪臣明显的就输了一截。

饭桌上觥筹交错,韩如静只是保持着最优雅得体的社交礼仪,她今天要扮演的角色是祁晔的未婚妻,不过就是坐在这里,当一个名门淑媛,让大家看的。

祁晔和赵市长不知道说些什么,一直是小声的窃窃私语。服务生过来倒酒,却不知怎么洒在了韩如静的晚礼服上。

“怎么回事?” 祁晔回头,冷冷的问道。

服务生已经慌乱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知道连声的说对不起。

韩如静也没有为难她,说道:“没关系的。小事而已,我去清洗一下。”

“我陪你去。”祁晔靠过来,语气温柔宠溺,韩如静忽然一阵心惊,演戏也演的太逼真了吧。

“不用。你陪着赵市长吧。” 韩如静从容的站了起来,向在坐的各位说了句抱歉,然后朝洗手间走去。

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衣服,幸好酒渍不是十分的明显,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一切收拾妥当后,韩如静走出了洗手间,却在外面看到了倚墙而立的安雪臣,看样子就是专门在这里等她的。

“有事?”知道躲是没用的,只有面对才是最好的办法,韩如静开口问道。

安雪臣默默的看了韩如静好一会儿,才略带着沙哑的嗓音说:“你做这些事,就为了和我离婚?”

“是。” 韩如静干脆的回答,“协议书哥哥一定已经给你送去了,请尽快签字吧。我不想耽误和祁晔的婚期。”

“你就不留一点余地。” 安雪臣眼中闪着伤痛,每一次都是这样,她都能那么决绝的从他生命中消失,始终,是他多爱她一点吧,不想看她为难......但放手真的很痛,这样放开,他再没有机会能追回来。

韩如静沉默了一会,才拼命让自己保持镇定的说:“是。所以,请你也干脆一点。我们,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安雪臣忽然幽幽的笑了起来,她还真说的出来这样的话,他们这样叫好聚好散吗?“韩如静,你怎么那么狠心,说抛弃就抛弃,在你心里,我远远没有那么重要。你的选择还真是多啊!祁晔,秦澜,只要你愿意,他们都会……”安雪臣忽然顿住了,他说不下去了,这是他的女人啊,怎么就能这样离开他呢!

在理智还没做出反应之前,安雪臣已经伸手把韩如静拉了过来,他紧紧的盯着她,厉声的问:“在你心里,我算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备胎吗?就算我爸有错,就算你不能原谅他,也犯不着这么快就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吧。韩如静,还是,你早就想嫁给他了。你回答我?”

安雪臣的理智有些崩塌,这些天他太累了,可是身体的累是其次的,他的心更累,而且伤痕累累。在今天看到离婚协议的时候,终于控制不住的崩塌了......太快了,一切都太快了,韩如静就这么斩断了今生他们所有的可能,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的机会。所以,虽然心里都明白,可是他还是忍不住质问了。

“你说啊。我们的感情,到底算什么?是谁说,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你说,说,说话!” 安雪臣歇斯底里的吼着。

可是韩如静像是木头人一样,什么都不回答,任凭安雪臣死命的摇她。她开不了口,说不了话,她怕自己一开口,所有辛苦建立的伪装都会瞬间崩塌,她好不容易能离开,她要坚持,过了这关,一切都会平静的。

“安总,您这样拽着我的未婚妻,不合适吧!” 不知什么时候,祁晔寡淡闲凉的声音突兀的插了进来。

“我们还没离婚呢!她现在还是我老婆。”安雪臣不甘心的瞪了祁晔一眼。

“哦,就只差签字了,不是吗?我想以安总这样的身份,不至于死缠烂打的。” 祁晔气定神闲的说道。

“她不爱你。” 安雪臣一字一句的说道。

祁晔的脸色变了一下,立刻恢复了平静,似笑非笑的说:“她现在要嫁的人是我,就够了。如静,我们回去吧,赵市长还等着我们敬酒呢!”

说着,伸手去扶韩如静,可是安雪臣却不肯放手。祁晔的眼神冷了下来,沉声说道:“ 安总,请自重。”

“你放手。” 韩如静只淡淡的说了三个字,安雪臣终是在不情不愿中慢慢松手了。

祁晔拉过韩如静护在自己怀里,明显的感觉她抖的厉害。只是问:“你还好吧。”

韩如静拼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微微点头。祁晔于是扶着她往会场走去,眼神深不见底,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安雪臣无力的靠在墙边,他,是该放手了!他,已经没有资格站在她的身边了。造化弄人,无力回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