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24 不听不见,岂能不想不念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98 2013-07-09 15:19:49

  乔景送韩如静下楼,告别的时候忽然问了一句:“ 如静,你和祁晔这样,那安雪臣呢?”

韩如静顿住,半晌才说:“ 我们已经协议离婚了。”

“他同意?还是,祁晔要挟你们了?” 乔景追问,祁晔的作风他很清楚,也知道如静不是见异思迁的人,这中间,一定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没有。是我的意思。至于原因,哥哥就不要问了。我不想说。”韩如静说的寡淡,但拒绝回答的意思还是传递的很清楚。

乔景敛下情绪,知道是不能从韩如静那里再问出什么了。叹了口气,说:“虽然你有事也不愿意和我说,但记得凡事不要太委屈自己。”

“我知道,哥哥回去吧。以后在秦家自己小心。如静也不能帮你什么了。” 说完发动了车子。

乔景看着汽车的尾灯消失在自己的实现中,忽然莫名的想到,要是有一天他真把秦家整垮了,如静会回来与他为敌吗?应该,会的吧。其实如静的内心很善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秦家垮掉的。

恒安集团安雪臣的办公室里,刘谦禹犹豫的走进来,手里拿着个请柬,踟蹰着要不要告诉安雪臣。这可是一个炸弹,老大肯定没什么好脸色。这些天恒安的事情已经够焦头烂额了,他手里的这个东西决对会让老大发疯的。打死他也想不到,老大真的在同一个女人手里栽了两回。

安雪臣从堆积如山的文件中抬头,看到表情变扭的刘谦禹,随口问道:“ 干什么?鬼鬼祟祟的?有事就说,没看到我忙着。”

“这个......刚才祁氏送来的。” 刘谦禹把手里的请柬递过去,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安雪臣的表情。

安雪臣接过来,打开瞟了一眼,脸色骤变。请柬,订婚请柬,祁晔还真够狠的,给他送这个,不就是来添堵的。“啪”的一声,安雪臣手里的笔应声而断。

“老大……”刘谦禹一阵心惊,老大这是心里怒火滔天啊!

揉了揉眉心,安雪臣低头考虑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几乎没有看一眼,就在上面刷刷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递给刘谦禹说:“这个,给韩如清送去。”

“老大!你真的决定了?” 刘谦禹不甘心的问,这个离婚协议是韩如清送来的,老大都没有看过,怎么一下子就同意了。

安雪臣苦笑,扬扬手中的请柬:“ 还能怎样?人家都送这个来了?”

“可是......”

“别说了。你不明白。我们再爱,也是不可能了。” 就说了这么一句,安雪臣又重新埋首在文件里,现在的他,也只有靠工作来麻痹自己了。

刘谦禹讪讪的拿起文件,为难的转身出去了。他怕哪天老大醒悟过来又后悔了,倒是就来不及了,祁晔什么人呢,怎么可能轻易放掉韩如静。

刘谦禹出去后,安雪臣心烦的放下笔,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窗前。他怎能不烦躁,最近几乎都失眠,闭上眼睛全是如静,一会儿又是父亲,如此这样折磨的他心力憔悴。只是心里知道父亲住院后,恒安的重担都在他的肩上了,他已经不能再退怯,不能再游手好闲。纵使父亲千错万错,可恒安没有错,自己必须给恒安的员工一个好的交代。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脑海中不停的有和如静相处的片段闪过。这个他陪着成长的女孩子,最终是以这样的姿态走出自己的人生吗?他们明明相爱,却不能相守,命运一次次的捉弄他们,他们各自有放不下的牵挂,到头来只能放下彼此。如此爱而不得,怎能不让人痛彻心扉。

想着想着,安雪臣忽然抓过西服外套,朝停车场走去。他想去见如静,很想,他也不清楚到底要做什么,只是知道要是见不到他会疯掉的。

韩如静回到家的时候,远远的看到暗处昏黄的路灯下挺着一辆黑色的陆虎,看不清车牌号码,可她心里不知怎的,总觉得这车很熟悉,熟悉的让她心惊。不会是......安雪臣的车吧。

韩如静苦笑的摇头,最近自己真的是太累了吧,竟然产生了这样的幻觉,雪臣 ,怎么可能再来找她。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能说的,哥哥刚才给告诉她,离婚协议书已经签名了。雪臣,该是放手了吧。

如此想着,一抬头,就看到昏暗灯光下站着一个男人,那么近的距离,足够让韩如静看清,安雪臣......

她不知道此刻要说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施了法术,一下子定住了,脚上像有灌了铅,提都提不起来。

她只能这么怔怔的看着安雪臣,他的脸色看起来憔悴中掺杂着痛苦,无奈,不甘......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安雪臣,只是这样的眼神,已经让她心碎。她可以骗所有人,但骗不过自己的心,她还是爱他,除了他,没有别人。

安雪臣也没有说话,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韩如静,深夜路上已没有行人,四周都一片寂静,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也不知道见了面要说些什么,只是知道要是不来,他的心不能安定,他烦躁的都要疯了。

两人就这么对望着,只有一米的距离,谁都没有动,像是要望穿这时空,若是一直停住在这一秒,那该有多好。

许久,韩如静像是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满心苦涩的说:“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 安雪臣扯动了一下嘴角,却笑不出来。

两边,又陷入了沉默,千言万语却无话可说。不能相问,为什么放弃?理由大家都心知肚明。我还爱你,只是不能继续......明知是无望的结局,为什么还要苦苦挣扎。放不下过去,拾不起现在,看不到将来,还有什么能奢望的。

“你......回去吧。” 韩如静说着转身离开。

“如静......” 安雪臣出于本能的伸手拉住了韩如静,用力一扯,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抱。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韩如静有些眩晕,理智告诉她应该推开的,可是手上使不上一点力气。僵在了安雪臣的怀里。“你……”

“别说话,让我抱一会,就一会儿。” 安雪臣在韩如静耳边低低的说,像是在哄她,又像是自言自语。

韩如静忽然回忆起那年她要出国,也是这么和安雪臣告别的。他们,都太想记住彼此的味道了,生怕此去经年,有一日终将想不起来,有那么一个人,曾给自己温暖。

一瞬间,韩如静放弃了,就这样抱着吧,直到海枯石烂,直到天荒地老,该有多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安雪臣忽然说道:“我带你走,我们去没人认识的地方,就我们两个人,好不好?”

好,韩如静很想答应,但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和她,都背负着太多责任,不可能为了一己之私就这么任性的离开。苦的,涩的,韩如静的心里翻江倒海,却还是理智的说:“你明知道,不可能的。何必自欺欺人?”

“我......舍不得你。” 安雪臣眼中湿气弥漫,他真的不甘心,他努力了那么久,等待了那么久,最终,还是这样的结局。

我也舍不得,可是......韩如静轻轻的推开安雪臣,向后退了一步。

安雪臣想伸手去拉,可还是颓然的垂下了手。他,已经没有那样的权利。

“回去吧。此生......不要再见了。” 韩如静说完,扭头小跑着上楼,脚步踉跄。见一次,痛一次,不如,永不再见,相忘于这尘世之中。

安雪臣挫败的靠在车子上,脸色惨白,他不该来,可是忍不住不来。他们,安慰不了彼此的痛,只能不见,不听,可是又怎会不想,不念。看来,这辈子就如此折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