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27 订婚前夜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218 2013-07-09 15:19:49

  休息室的床头,只留了一盏小夜灯。祁晔放轻了脚步,慢慢的走过去。韩如静就和衣躺在床上,微微的蜷缩着身子,像是睡着了,但睡得不太踏实,梦中都皱着眉头。

祁晔在床边坐下,没有任何动作,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韩如静。不由的想:不说话的时候,收起了那些伶牙俐齿,全身上下还真是精致的挑不出缺点。可那个倔脾气......

他以为,自己可以护她周全的,曾经还嗤笑安雪臣不能保护她。可是今天,他忽然发现,再万无一失,也会有漏洞,他对她的在乎,就是她最大的危险。她是他的弱点,可以肆无忌惮的威胁他。

祁晔忽然有些明白安雪臣对韩如静的用心。只要她好,不管去留,他都任由她做主。爱,不是得到,不是放手,不是在一起,而是你需要的时候,我永远都在,你所有的决定,我都支持。可是,祁晔自问做不到,在他的认知里,爱上得到,是占有,是你就在我身边。所以,他不会放开她,他会竭尽所能的保护她。

夜色深沉,祁晔伸手,拂去了韩如静脸上的碎发,手指触到柔嫩的脸颊,祁晔忍不住摩挲了一会,眸色渐深,却还是抽回了手。他知道韩如静做人的原则,今天要是真的勉强了她,明天的订婚仪式,绝对要掰了。

自嘲的笑了一下,伸手扯过了一旁的丝被,替韩如静盖上,然后转身朝沙发走去。能让他祁晔这么委屈自己的,韩如静绝对是绝无仅有的一个。

四周寂静,慢慢的,祁晔也迷迷蒙蒙的睡着了。

天色破晓,韩如静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慢慢的,脑中的意识终于回笼,也记起了昨天的事情。

坐起身,韩如静看了一下身侧,没有人睡过的痕迹,难道,祁晔昨晚忙碌了一晚上,都顾不上睡觉吗?

视线在房间绕了一圈,终于在沙发上发现了一个藏昂的身躯挤在看起来有些小的沙发上。韩如静忽然觉得有些愧疚,她占了他的床,害得他只能委屈的睡沙发。

蹑手蹑脚的起身,韩如静拿起身边的薄毯,走过去想给祁晔盖上。没有防备的祁晔,脸上的凌厉曲线明显的柔和了很多,看起来更加的俊美。韩如静心里暗想:这个男人,要是不成天板着脸,该迷死多少女人啊。

想的有些出神,以至于祁晔醒来也没有察觉。祁晔睁开眼,就看到面前出神的人儿,不由得起了作弄之心:“想什么呢?”

猝不及防的话把韩如静瞎了一跳,回神看到祁晔就这么盯着她看,不由得小脸微红,不是吧!她就这么盯着人家的脸犯花痴。韩如静,你够可以的。在心里小声的骂了一句。慌乱的想要起来。

手却被祁晔拉住:“还没回答我呢?”

韩如静一阵尴尬,总不能说自己看他看傻了吧。也,太丢人了。“没什么。不好意思,害你睡沙发了。”

“那,是不是该补偿点什么?” 祁晔狭促的看着韩如静,眼中的光芒忽明忽暗。

“啊?” 韩如静有些犯傻了,不明白祁晔的意思。

“不明白?” 祁晔心里一动,倏然拉了她一把,韩如静没站稳,重重的摔在了祁晔的身上。

零距离的接触,韩如静不能淡定了,嚷道:“ 你让我起来。”

“怕了?怕我吃了你?昨晚上怎么睡得那么心安理得。”祁晔嬉笑着调侃。

韩如静词穷。沉默,和祁晔打嘴仗是不可能赢的,她也就只能这样消极的抵抗一下。

“难道我昨晚忙乎了一夜,你就这样报答我的。” 祁晔逗着她,平日里挺严肃的,只是看到她就忍不住心里恶劣的因子蠢蠢欲动。

听到祁晔这么说,韩如静忙问:“这么样?查出来了吗?”

“想知道?一个吻。” 祁晔老神在在的说,这脸皮厚的。

“滚!” 韩如静忍不住爆粗了,调`戏,吃定她的样子。

祁晔忍不住笑了出来,顺口在韩如静唇边偷了个香,很轻很浅,却让韩如静心头大震。不同于以前的任何一次,韩如静脸红了。

看到面前的人儿脸红的娇俏模样,祁晔艰难的把目光挪开,一把推开她,坐了起来。要再这么暧 昧的姿势下去,他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忍不住就变成禽`兽了。太磨人了。

祁晔站起来,往窗边走去,摸出烟,点上后狠狠的抽了一口,才压抑住心里叫嚣的****。

韩如静尴尬的低头坐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有那么一瞬,自己就那么被祁晔吸引了。哎,韩如静在心里哀嚎,真想挖个地洞钻下去。她的坚持,就这么……她还有什么脸。

“今天,哪儿也别去。等仪式结束后再说。” 祁晔已经恢复了冷静,像是刚才太一幕只是自己的幻觉。说完就走进了洗漱间。

韩如静还想问些什么,可房间里已经没人了。韩如静呆呆的在沙发上坐了几秒,才渐渐的镇定下来。今天的确是个重要的日子,所有的一切恩怨都会停止。

祁晔没一会功夫就从洗漱室出来,走向衣柜拿干净的衣服来换。一边不忘交代:“等会我先去处理一些文件,然后我们一起去酒店。”

韩如静顺从的点头,抬眼看到祁晔开始解衬衫的扣子,不由大叫:“ 你干什么?”

“你看不到吗?换衣服啊。” 祁晔莫名其妙的看了韩如静一眼,他就换个衣服,至于大惊失色成这样。

“你......等会……” 韩如静也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忽然站起来飞快的冲向洗漱室。难道,祁晔不会觉得在一个几乎可以说陌生的女人面前换衣服不自在吗? 虽然她马上就是他的未婚妻了。

显然,祁晔不觉得。盯着紧闭的洗漱室的大门看了几秒钟,唇边勾起了一抹浅笑。这女人,被看光的是他,她害羞个什么劲。

韩如静再出来的时候休息室里已经没有祁晔的踪影。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穿着的,可是又没有换洗的衣服。不过很快要换礼服了,韩如静如此安慰自己。

正想着,休息室的门被轻轻的敲响了。韩如静走过去开门,门外站着祁晔的秘书,看到韩如静恭敬的说:“ 韩小姐,这是总裁吩咐我送来的衣服和早餐。总裁说他开完会就过来,让您稍等。”

韩如静点头,说了谢谢。这位祁晔的女秘书她认得,经常坐在总裁办公室门口接待来访者的。算祁晔还有些眼力,没让男秘书来,不然,她还真是没脸了。虽然他们名义上是合法的,但,一大早的,这个情况,任谁都会有些遐想。

秘书客气的走了。韩如静换好了衣服。坐在会客沙发前吃着早餐,还不忘在心里评价,真是不错,很合她的口味。看来祁晔身边的秘书都是训练有素啊。

半个小时之后,祁晔就回来了。身后跟着机要秘书,还在向他汇报工作。

“去准备车子。半小时后出发去酒店。还有,今天会场盯的紧一点。” 祁晔从容的吩咐。

秘书领命后就走了出去。

祁晔走过去坐在韩如静的对面,忽然问道:“昨天的事,要是安青瞳做的,你打算怎么处理?”

韩如静神色微凛,对于安青瞳,她的确没有好感。而对方,也一直对她充满敌意。因为她的出现,抢走了原本只属于安青瞳的雪宁哥哥。如果没有她韩如静,安雪宁也许会看到安青瞳的存在。这些,韩如静可以理解。可是并不代表她就会放任安青瞳这么报复她。

若是原先,安青瞳确实是想为雪宁讨一个公道,虽然安青瞳并不是完全清楚她和雪宁之间的事情,可是,安青瞳已经在心里给韩如静定了罪,罪不可恕。可现在,她已经和安雪臣分开了,如她所愿。可是安青瞳还是不放过她,韩如静心里深深的明白,安青瞳是为了祁晔。她再一次,无辜的卷入到安青瞳和祁晔的事情中。

“她以前恨我不顾安雪宁执意和安雪臣在一起。现在,怕是更恨我取代了她的位置,要嫁给你。”韩如静说的很坦白直接。

“你没取代她的位置。我本就无意于她。” 祁晔纠正道。

“你这么想,她可不这么想。本来,她是有机会的,也许哪天你对她心动了也说不定。可是,现在来了我这么个第三者,况且还是她心里恨着的那个人。新仇旧恨,她怕是对我恨之入骨了。”韩如静说的玩笑似的,一点都没觉得这事情的主角是她。

“这些,我不想解释。我的心意,你很明白。”祁晔笃定的说,“我就是想知道,你想放她一马,还是绳之以法?” 毕竟,总是救过他的女人,虽不爱,但还是有些不忍。

祁晔话里的意思,韩如静是听的懂的。可是她愣是装作听不懂,只是淡然的说:“一切,按法律程序走吧。该谁的责任,就谁承担。”

这话,已经是很大程度上的宽容了。要是警察那边能查到线索,有证据,安青瞳在劫难逃。要是侥幸,她也不会逼迫祁晔一定要如何。虽然她知道,祁晔手里一定有证据了,不然不会这么问她。一切就看祁晔的意思了。

祁晔眼中还是有笑意闪过的,这女人,四两拨千斤玩的可真漂亮啊。如此一来,自己还真不好意思不给她一点交代。

结束了这个话题,也到了该去酒店的时候了。祁晔叮嘱韩如静今天务必不要随意走动。他倒不是怕安青瞳闹场,而是担心母亲那边,有什么动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