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30 现在吃了你,还是乖乖吃饭,二选一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775 2013-07-09 15:19:49

  第二天早晨,安雪臣是被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吵醒的。侧目看了一下韩如静还睡得正香,只轻轻的把手臂从她脖子下绕出来,拿起手机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屏幕上显示的是秦澜的号码,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倒是没有看到秦澜。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喂,秦哥!”

那头愣了一下,才开口:“ 雪臣?” 几乎是肯定的。

“是我,如静在睡觉。” 安雪臣交代的很简单。秦澜现在说起来也不是如静的哥哥,还是个对如静别有用心的男人。他实在没什么详细的告诉他。

那头也不觉得惊讶,只是问:“ 听说,昨天出了点意外,我来问问。”

“是。不过没什么大碍。都处理了。” 安雪臣心想,即使秦澜没有出现,但心里还是关心如静的。

“那就好。” 那头沉默了一会,才说,“她醒了,让她给我来个电 话。”

“好,我会转告。” 安雪臣说完就挂断了。原本两人是挺好的兄弟,可是现在也不能毫无芥蒂的好好说话了。安雪臣觉得有些遗憾,却也别无他法。是秦澜破坏了他们的关系,打一开始秦澜就知道他和韩如静的事情,怎么能这么不道义。可他毕竟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不过是喜欢如静,喜欢一个人,不能控制。这点,安雪臣还是懂的。

这时韩如静已经站在了房门前,她醒来的那一瞬间是有些懵了,好半晌才把昨天的事情回忆起来,而后,重重的叹了口气。她也不知道事情究竟出了什么错,那个凭空出现的妇人,应该和祁晔关系匪浅,那么赤裸裸的威胁,祁晔昨天的表现算得上忍让了。

安青瞳如此明目张胆的报复行动,她是没有想到的。要不是......只差那么一点点,她的小命就玩完了。只是,她还没想通,安青瞳哪里来这么大的胆子,一定有人给她撑腰,不然也不敢在祁晔眼皮子地下翻出这样的花样。

而她自己,就那样跟着安雪臣来了,抛下了祁晔,抛下了一切。诚然,她在惶恐和害怕的时候还是会自然的依赖雪臣。这是一种习惯,虽然知道不好,可是戒不掉。

“醒了,伤口还疼不疼?” 安雪臣走过来,看着一脸忙让的韩如静。想心事发呆的时候特别萌。

“啊?”韩如静猛回神,看到安雪臣近在咫尺的俊颜,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这个男人怎么长得那么妖孽,一看就能让人呆掉。卖萌,耍帅,扮酷,样样在行,“不疼。”

安雪臣把她拉到沙发里坐下,还不放心的好好检查了一下。伤口还好,也没有严重的渗血,才放心。

“刚才谁来的电 话?”韩如静被安雪臣的举动弄得有些不自然,她现在清醒着呢,他们算是离婚夫妻,这样好像与礼不合。于是转移了话题。

“秦澜。让你打给他。”安雪臣不痛不痒的说道,“我去做早餐,你等一下。”

韩如静看安雪臣走进厨房,才拨通了秦澜的手机。昨天秦澜没来,她有些担心,接通后秦澜告诉她自己就要走了,想见她一面,韩如静立马答应了。两人约好了时间,挂断后韩如静才发现景轩已经没有自己的衣服了。一下子就囧了。

安雪臣已经做好早餐从厨房端出来,看到韩如静傻愣着坐在沙发上,笑了一下说道:“ 又发傻,快过来吃早餐。”

韩如静慢吞吞的走过来,在餐桌前坐下。拿起筷子,叹了口气又放下。

“不合胃口?” 安雪臣问的很敷衍,她爱吃的东西他还是很了解的。

韩如静摇头,犹豫了片刻终于说:“有时间,我们把证去换了吧。”

安雪臣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敢情昨晚上他的话是白说了,一点都没有领会进去啊。莞尔说道:“你还记得我们没离啊?”

当然记得,她又不傻,知道最重要的就是换证了。不然再多的协议也是白搭。

也没理韩如静不搭话,安雪臣接着说:“ 幸好昨日的事没成,不然你这不是重婚倾向?”

“我们说好的。” 韩如静不敢说的太大声,怕惹恼了安雪臣,她这离婚的事更没指望了。

“可不是,你逼我的。原先我想着就让你折腾一下,现在看起来祁晔的背景太复杂,不适合你。我后悔了,不打算离了。” 安雪臣把不要脸的本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你能再任性点吗?” 韩如静忍不住吐槽。

“我要再不任性,老婆都要跟别人跑了。” 安雪臣皮痒的又补充了一句,当真是混世小魔王的调调,积习难改。

“你这样难道就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吗? 那是我迈不过去的一个坎,你父亲原先就不喜欢我,现在我也待见不了他,你不觉得左右为难吗?” 韩如静试着好好跟安雪臣沟通,他们心里都清楚,不是不爱了,只是不能在一起了。

“我为难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那件事是我爸错,我会让他给你道歉的。”

“道歉?” 韩如静冷笑,“ 道歉就能让人起死回生吗?笑话。”

“韩如静,我在想解决问题,你一个劲的打退堂鼓有意思吗?” 安雪臣的语气也凝重了,“ 不管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事实已经改变不了了。你一味的推开我,不就是想得到良心上的安宁吗?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必定是希望你能够幸福的,他们不需要你这样为他们尽心。你,只是自己看不开而已。”

“死的又不是你家人,你当然说的轻松!” 韩如静一着急,吼了回去。

见韩如静如此说不通,安雪臣也恼了,提声说道:“ 你听着,想离婚,没门。”

“你不离,我起诉去。” 韩如静幼稚的顶了回去。

“你去啊,起诉也要满两年。你等着吧!” 说着安雪臣面色沉郁的拿起碗,“吃饭。”

“气饱了,不吃。” 韩如静没辙,放下筷子生闷气。

安雪臣也不废话,径自走过来,把韩如静拎起来,整个脸都凑过去,恐吓道:“ 要我现在吃了你,还是你乖乖吃饭,二选一?”

威胁她!韩如静瞪他,不敢相信安雪臣竟然如此****的威胁她。

“不选?我帮你选。” 安雪臣作势就要吻下去。

“我吃饭。” 韩如静很没出息的妥协了。

很好。安雪臣满意的放手了。不发威,还当他病猫好欺负啊!

一顿饭低气压的饭,两人都吃的索然无味。吃完饭安雪臣就要出门,韩如静二话没说跟了出来。

“去哪?”

“你管不着。” 韩如静记仇的顶嘴。

安雪臣一把拉过来把韩如静按在门板上,恶狠狠的说:“ 不教训不知道听话怎么写是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就吻上了韩如静的唇,不说,就吻到说为止,反正他一点都不吃亏。

韩如静用了的推开安雪臣,这男人,平时都是装的小绵羊,现在才是狼的本性。都一个样,霸道!“ 去见秦澜。他要走了。”

安雪臣也没真使劲,不过是吓吓她而已!多事之秋,他确实没心思和她玩。嫌弃的看了韩如静身上的衣服一眼,说:“ 回家把衣服换了再去。晚上来接你,敢跑,你等着收拾吧。”

韩如静气鼓鼓的瞪他,可是安雪臣已经打开门走了出去。变 态,渣男!在心里暗骂,可还是不情不愿的跟了上去。

回家一番捣腾,韩如静准时的来到和秦澜约好的地方。老地方的茶馆,走进去就有股子清爽的味道扑面而来。秦澜早就到了,选了个靠窗的位子,正在泡茶。

韩如静一直觉得秦澜特别适合茶馆这样的地方,本来就是温润清雅的男子,举手投足间都是从容不迫的气度,沉静悠然。每次看到秦澜都觉得他是一块上好的暖玉。

想到暖玉,不由得想起了祁晔。昨天离开之后就没有联系过,她也琢磨不了祁晔的心思,不过,等会还是要联系一下的,不是还有个安青瞳在他那儿嘛。她可没打算放过安青瞳。

收拾了一下心思,韩如静已经在秦澜面前坐下。

秦澜浅浅的抬眼,然后拿起茶壶在杯中注了一盏茶,端给韩如静。声音四平八稳:“尝尝。”

韩如静端起来抿了一口,是她习惯喝的,可看到秦澜过于沉寂的神态,似乎觉得口中的茶水变了味道。“昨天,怎么没来?”

秦澜浅笑,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是这副浅然的样子,只有那么几次失态,却也恢复的很快。“ 身上的伤,没大碍吧?” 答非所问。

“没事,有惊无险。” 韩如静还是回答了,他既然不想解释,她也不逼问。

“接下去,怎么办?” 秦澜问的稀松,韩如静挑眉,一针见血,是秦澜的强项。

“两边,都放不下?” 仍旧,没有波澜。

“不是。”

“为难了?” 语气寡断,却戳中了韩如静的痛处。

确实,为难了。安雪臣不肯放手,祁晔是自己找上门的,哪容得下她反悔,要是她真反悔了,祁晔还不整死秦家。愁容,慢慢的爬上了韩如静的脸。

“和雪臣,不可能了吗?” 这句,有意思起伏,像是,纠结的心绪。

韩如静默然,她不知道,原本她是想快刀斩乱麻的,接过,越战越乱,现在,却犹豫了。终究是心里放不下那份感情……每次,安雪臣一强势,她就被吃得死死的,无一例外。

“这么多年,不容易。若是估顾忌身边的事情,没有必要。” 只是劝她,韩如静听的出来,秦澜的意思,不必因为他或者秦家,顾及和祁晔的交易。

“秦澜哥哥一向那么看的开?” 韩如静反问。

秦澜沉默了一会,若有所思的缓缓说:“ 若是看不开,我现在不会坐在这儿劝你。”

意味深长的话,韩如静一时转不过来。

秦澜浅叹:“ 我也想带你走,不过,不想给你添麻烦。”

明白了,可也,尴尬了。韩如静目光游移起来,她现在已经里外不是人了,要再……干脆死了算了。

秦澜终于笑出了声,戏虐的说道:“玩笑而已。心肠那么软,可怎么办?” 如静连他都应付不了,那两位,一个霸道强势,一个古灵精怪,两个都势在必得,她怎么是他们的对手。

韩如静长长的舒了口气,埋怨道:“秦澜哥哥,我现在可是一点都禁不起玩笑了。”

她其实也分得清秦澜的玩笑和真心,不过既然秦澜说是玩笑,她求之不得。“不说我了,顺其自然吧。哥哥什么时候走?”

“后天的飞机,不要来送。” 秦澜果断的拒绝了韩如静的下一句话。

“好。” 韩如静只能答应,“不过,不要走了就失踪。”

“不会的。放心,我会好好的。” 秦澜温和的说道,“这里,帮不上什么忙。还想多嘴一句,无论如何,都不必顾忌我。”

意思,韩如静秒懂。就是万一和祁晔掰了,他得身份曝光了,也无所谓。秦澜,处处替她想的周到,要真是她的哥哥,该多好。

和秦澜告别的时候,秦澜忍不住抱了一下韩如静,耳语:“ 下次再见,要好好的。”

韩如静的眼眶,瞬间红了。好好的,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了。秦澜对她,真的很好很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