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38 没想到的出乎意料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059 2013-07-09 15:19:49

  医院高级单人病房。刘谦禹满脸担心的看着人已经躺在病床上可还在处理公司文件的安雪臣说道:“老大,您能歇会吗?可不能把身体折腾进去啊。”

安雪臣没抬头,从住院开始他已经几天没去公司了,现在正值多事之秋,他不在恒安坐镇不安心。“我没事,是你太谨慎。”

“好端端的在医院门口昏过去,那也叫没事。我说安总,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可不能做赔本生意啊。”刘谦禹皱眉,不赞同的说道。

他那是心太痛了吧,才会一时缓不过来。安雪臣暗想,过去的三十年他都好好的,连感冒都很少发生,当然除了自己折腾的毛病不算。“你怎么变得啰嗦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妈子呢。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赶紧的,给我办出院手续。公司还有事呢。”

“公司的事你别担心,一时半会儿出不了事。你,必须等医生的检查报告出来了,才能谈出院。”刘谦禹一口回绝,难得的强硬。

安雪臣见抗议无效,不满的嘟哝:“ 到底谁是老板?反了天了。” 不过也是一句玩笑,他和刘谦禹情同手足,自然不会真的把他们的关系定义成上司和下属。

“在公司,我听你的。现在医院,你个病人,自然就该听我的。”刘谦禹毫不客气的说。

安雪臣笑了一下,也不争辩。继续和手里的文件战斗。

刘谦禹看不下去,走过来抽走了安雪臣手里的文件夹,说道:“你要是不知道合理安排作息,明天开始,我不会再送文件过来给你。”

“我又不是就你一个秘书,还威胁上我了?” 安雪臣哼了一声讥笑。

“您可别忘了,秘书室可是我最大。” 刘谦禹皮笑肉不笑的说。

安雪臣抬头,不可思议的盯着刘谦禹,说道:“ 刘秘书,注意你的行为,不想回去死的太难看的话。”

“安总,你现在在我手上呢,要秋后算账,也得有力气回去再说。” 刘谦禹全然不顾安雪臣的暗示,狂妄的叫 嚣。

安雪臣冷哼了一声,恨恨的说:“算你狠,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干嘛呢?兄弟阋墙,可不是好事?” 病房又医生推门进来,不咸不淡的调侃了一句,正是给韩如静处理伤口的那位八卦男。

“怎样?我可以出院了吧。” 安雪臣抬头看向八卦男,问道。

八卦男的神色有些凝重,欲言又止的样子,刘谦禹倒是跟着紧张起来,不安的问道:“小宁子,有问题吗?”

被称作宁子的八卦男皱眉,不满的说:“刘谦禹,请叫我大名,宁安。”

刘谦禹当做没听懂,继续不怕死的说:“我觉得,小宁子比小安子好听多了。”

“刘谦禹,你找打。” 宁安说着就要扑上去。

“打住。说我呢!你们瞎扯什么?”安雪臣低低的吼了一句,两人才打住。

“你以前,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宁安正色问道。

安雪臣皱眉回忆了一下,说道:“好像,有那么一次,后来自己好了,没在意。”

宁安闻言,脸色沉的更深了。“你的兄弟姐妹中,有心脏病患者吗?”

“怎么了?”安雪臣这时也认真起来,相信宁安不会无缘无故的问这些问题,“我哥哥,就是死于心脏病。”

听到安雪臣这样的答案,宁安脸上恍然。刘谦禹心里忽然紧张起来:“到底什么事,你快说啊!”

宁安还在犹豫,安雪臣先开了口:“说吧,没什么不能告诉我的。”

宁安终于凝重的开口:“检查发现,你的大血管旁长了个肿瘤,并且,你的心功能不太好。所以,你会忽然昏过去。”

“不会吧。老大的身体一向很好,还是运动健将呢,怎么可能?” 刘谦禹不可置信的说。

安雪臣的脸色仅是一变,然后恢复了常态,镇定的说:“也正常,我和哥哥,是双胞胎。以前家人还觉得奇怪,怎么哥哥身体那么差,我却健康的让人惊讶。原来,不过是时间未到而已。”

安雪臣心里叹息:到底,自己和哥哥是一样的。他怎么会以为老天眷顾,把好运都给了他。可是,要是自己和哥哥一样的结局,他虽不怕死,可,如静,该怎么办?难道,要她再经历一次?!不!安雪臣几乎是立即否定。

“雪臣,你想什么?” 宁安见安雪臣一直思索的样子,不由问道。

“没什么。你告诉我实话,我这样的情况,有治愈的可能吗?如果没有,还能活多久?” 安雪臣沉静的问。

宁安有些为难,说道:“ 这个,我现在也说不好。但你必须住院接受进一步的检查。”

“你别用这套敷衍我,我要知道事情,要是你不告诉我。我可以咨询别的专家。”

宁安拧眉,却还是如实相告:“ 的确,不一定。如果你的动脉瘤不破裂,可以寻找合适的心脏置换。”

“如果破了,就是随时……”安宁没说完,安雪臣完全领会了他的意思,比比心口的位置,轻笑,“我这儿,就是颗定时炸弹,前两次,是我运气好。”

“雪臣,我会找心脏科的权威再讨论。但你要答应我,好好住院接受治疗。”安宁安慰道。

心脏科的权威,宁安自己就是,安雪臣毫不怀疑他的诊断结论。他,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我知道,我会配合你,但请尽快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无论如何。”

“我知道,你安心。”宁安见安雪臣如此配合,也不再多说什么。这是他的兄弟,他更希望他能好好的。

“对了,这件事情,暂时不要让我家里和如静知道。公司那边谦禹你去安排一下。” 安雪臣冷静的说。

刘谦禹早就收起了玩笑的态度,事情有多严重,他心里清楚。安季明现在半身不遂,如果恒安没有雪臣坐镇,一定会大乱。到时候,那些虎视眈眈的股东还不夺了安家的江山。

安雪臣有些累,疲惫的说:“宁子,你先去忙吧。我这里,有谦禹在,你放心。”

宁安点点头,出去了。他的确还有其他的病患,不可能把全部的时间都放在安雪臣身上。

安雪臣又对刘谦禹说:“那份离婚协议还在吗?”

“在。” 刘谦禹回答完,像是想到了什么,惊问,“ 老大,你不会想......”

“明天,给我带来。”安雪臣面无表情的说完,闭上了眼睛,“你回公司吧。一切,都拜托你了。”

刘谦禹蠕动了一下嘴唇,最后也没有多说。老大决定的事情,他是不能改变了。老大是想,瞒着韩如静,两人就这样结束吧。若是,韩如静知道老大现在这样的情况,应该是不会走的。老大,为那个女人想的太周全了。

安雪臣忽然觉得好累,病房里窗外射进来的光让他觉得刺目。他无数次看到哥哥躺在病床上虚弱的样子,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难道,这就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吗?哥哥,最终还是不能原谅他抢走了如静。如果这一切都是罪的话,就让他一个人承担吧。

如静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兄弟俩,可他们兄弟俩又如何对得起如静。他们也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把如静逼到了无路可退的境地。哥哥纵然对不起他,可他一样对不起哥哥,难道,这就是报应。他们,为父亲赎罪,注定,为了秦家的女儿一生愧疚。

安雪臣脸如死灰,默想:若我能护你周全,上天入地,必不会放手。若不能,会有比我更好的男人爱你,祁晔如是,秦澜如是,如静,我放了你,我们从此......天涯不相见。我们不能成全爱情,只有,我成全你的孝心,你成全我的初心。

韩如静收拾了东西,想安雪臣好几天没有回来,是不是还在和自己生气。于是决定打给电 话给他,却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韩如静莫名的觉得心头不安,不管他们的关系如何,雪臣都甚少不接她的电 话。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于是,韩如静犹豫再三,打给了刘谦禹。

“韩小姐。”知道两人必定离婚,刘谦禹觉得再叫嫂子有些不合适。

“刘秘书,不好意思。我联系不上安雪臣,打搅你了。”韩如静和刘谦禹接触不算多,也算不上熟识,这样找人,有些难为情。

“没事。安总前天出国谈合作了,韩小姐不知道吗?” 刘谦禹照着安雪臣吩咐的剧本说着。

“出国了?” 韩如静纳闷,怎么不交代一声就走了,以前不这样,难道真的是气大了。

“是啊。韩小姐有事的话我可以帮着联系。”

“不用了。” 韩如静冰雪聪明,立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既然刘谦禹能联系上,就是故意不接她的电 话了,而搬去祁晔那里的话,她也不好意思让刘谦禹转告,毕竟两人离婚还差最后一步呢。“也没什么事,那我就不打扰刘秘书了。”

挂断后,韩如静有些出神,雪臣,是躲着她吧。其实大可不必,自己就要搬走了。韩如静叹气,他们,真的到了要相互躲避的地步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