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37 求圆满太难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4024 2013-07-09 15:19:49

  “如静,你等等。”安雪臣在停车场才追上了韩如静。

韩如静正在拉车门的手顿了一下,问道:“还有事?我以为我们说的很清楚,晚上我回景轩,白天你不干涉我。”

“我没干涉你,连好好说句话也不行吗?”安雪臣脸上的痛楚一闪而过。

韩如静冷声:“安先生,我们还有什么能说的,你强迫我住在景轩,我都答应了。你答应我的事,也请遵守。”

安雪臣听到韩如静如此说话,心里也气恼起来,他不想放弃两人的感情,他为此努力,而她呢?“你知道,我刚才来见谁?”

还见了别人?韩如静心里暗想:这倒合理,不然以他现在忙碌的情况,怎么可能特地抽空来看安安。

“我来见我父亲,他醒了,不太能说话……”安雪臣语气轻缓黯然。

韩如静打断了他:“你父亲的事,我不想知道。”

安雪臣没理会韩如静的话,继续说:“他不太能说话,却还是反对我们。我告诉他,即使你恨我,我还是爱你。不管他同不同意,我安雪臣的妻子,只有你韩如静。”

韩如静让安雪臣的话搅得方寸大乱,心里明白是一件事,可说出来又是另一件事。安雪臣这么直白的告诉她,他爱她,只认定她,若说不感动,那一定是骗人的。雪臣对她,一向无可挑剔。

安雪臣走近,伸手抱住韩如静,苦笑:“我也知道是自己看不开,可是这么多年对你的用心,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我不可能再花这样的时间去爱上另一个人,无论结果如何,此生,都只能继续爱你了。如静,我不求你原谅他,只求你不要放弃我。”

安雪臣说的卑微哀然,韩如静心颤抖的厉害,她很努力的不让自己看起来失态,可是安雪臣的话那么打动她的心。她真希望永远都不要知道真相,现实就是那么残忍,从不问你愿不愿意。

韩如静哑然:“你能……离开安家吗?”若他愿意,即使天涯海角,她都会相随。

安雪臣僵住,是要,他放弃父亲吗?现在这样的情况,他自问,做不到。雪宁已经不在了,安家若没有他来支撑,会瞬间土崩瓦解的。他们,都逼他到了这个境地,是不能相容了。安雪臣的心泛出苦涩的滋味,蔓延的四肢百骸都疼痛难当。

“你给我时间,现在这样的情形,我不能丢下恒安。”安雪臣艰难的说。

韩如静笑了,她知道自己的要求过分,安雪臣也不可能答应,她不过是想藉此让彼此都看清楚真相。抬头直视安雪臣,韩如静冷冷的说:“你不能。你虽爱我,却也爱他。安雪臣,这世上没有什么鱼与熊掌兼得的事,亲情血缘你不能割舍,但爱情可以放弃。我们终究都是俗人,我不能伟大到为了你摈弃仇恨,你也亦然。所以,你放手吧。是我们最好的结局。”她太了解,这世上从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有得必有失,公平的。

安雪臣面色惨然:“我不信,我可以做到的。如静,你给我时间,我会让父亲给你道歉,我会带你离开。”

韩如静眼眶中的泪忽然滑落下来,凄楚的说:“雪臣,你何苦自欺欺人,你放下吧。我们爱过了,就够了,真的够了。”你在我的心里重若千斤,如此已足够。人生在世,能求圆满实在太难。

韩如静说完,在情绪失控之前拉开车门,发动车子扬长而去。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脆弱,两个人,总有个人要学会先放手。

“韩如静!”安雪臣大声的喊,留给他的只有车子的背影。他的努力,她的逃离,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忽然,胸口涌上一阵不适,安雪臣皱眉痛苦的捂住。

当晚,安雪臣没有回景轩。韩如静以为他是不想见自己,也是,那么伤感情的话都说出口了,还能住在一个屋檐下吧。也许过几天,安雪臣就会把她赶出景轩的。

第二天,却接到了祁晔的电话。说要见她,并且司机回来接。韩如静虽诧异,却也没对问,祁晔的行事作风一行说一不二,毋庸置疑。

按照预定的时间,司机准时到。韩如静上车,静默的坐在后排,愣神到回神,看窗外发现不是去祁氏的路,不由疑惑:“我们不去公司吗?”

“韩小姐,祁总没交代去公司。只让我送您去他家。”司机恭敬的没多说一个字。

祁晔家里?韩如静不解,这么久没回来,那个工作狂难道不是第一时间回公司处理公务吗?大白天的待家里干嘛?可也知道再问也是没有结果。祁晔的手下,口风都紧的很。

终于抵达了一处陌生的大宅子,一看气势恢宏,和秦家大宅有的拼。好吧,韩如静心里暗想:她承认,祁晔的有钱程度,的确可以随心所欲。

下车,早有管家迎出来。“韩小姐,先生在楼上等您,请跟我来。”

韩如静微微颔首,没有多话。管家看起来极有身份,她跟着亦步亦趋的走上楼梯,穿过走廊,也无心欣赏房内的摆设布置,要是细心看的话,会发现无一处不是收藏品。

“韩小姐,先生在里面,您请进。”管家恭敬的弯腰鞠躬,给韩如静让出位子。

“有劳。”韩如静说着,颔首走了进去。

推开门,却愣住了,她以为祁晔见他必然是书房之类的地方,没想到这是间超大的卧室,抬眼就能看到靠里面的床,显然,床上还躺了个人。韩如静犹豫,他们的关系,没到这种程度吧。

“怎么不进来,还要我来请?”祁晔冷冽的声音传来,韩如静才回过神,还是那个做派。

定定神,迈步走进去,管家体贴的关上门。走近,韩如静才发现房间里很暗,只留了一盏床灯。心里有些怪异,祁晔这是怎么了?

“去吧窗帘拉开。遥控在你走手边。”祁晔又吩咐。

韩如静顺从,室内的确有些暗,她不太能适应这样诡异的气氛。虽然不是没和祁晔共处一室过,但还是尴尬。随着窗布的缓缓一开,光线透进来,韩如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这样看起来好多了。

“你过来,扶我起来。”祁晔的声音再度响起,一贯的命令。

韩如静背光站着,有些远,看不清祁晔的样子,打趣道:“祁总今天找我来做佣人的?我的收费很高的。”

“我付的起。”祁晔冷哼。

韩如静嗤笑了一声,走过去,伸手扶祁晔起来,边说:“大少爷连起床都要人伺候,故意的吧。”说完抬头倏然看到祁晔苍白的脸,才惊觉有问题,“你怎么了?气色这么差?”

“愣着干什么?还不找个东西给我靠。”祁晔无奈的看着韩如静发楞,他很虚弱,这个姿势伤口疼的厉害。

“哦。”韩如静回神,慌忙扯过一个抱枕扶祁晔躺下,弯着身子,抬眼就看到祁晔额头上渗出的汗,“你到底怎么了?虚弱成这样?”

她没看错,这是有多重的伤,才会起个身都能出这么多的冷汗。怪不得把她招来家里,根本就不能走动。

“没事,你紧张什么?”祁晔不在乎的说。

“这也叫没事?祁总,我们肉体凡胎,请好好保重。”韩如静气结,逞强,绝对是男人的强项,“伤哪里?我看看?”

祁晔眼中光芒一闪而过,忽然觉得这伤受得挺值,笑道:“关心我?”

“还有心情说笑,就是没大碍了。”韩如静说着朝祁晔的肚子打了一拳,力道不中还隔着被子,却让祁晔闷哼一声。

韩如静立马醒觉,掀开被子,就看到祁晔缠在腰上的纱布渗出淡淡的血渍,看起来触目惊心。“怎么弄的,怎么回事?”

祁晔想用被子遮起来,韩如静不让,争夺之间,祁晔忽然握住韩如静的手,说道:“别和我争,我现在没什么力气。”

韩如静不动了,刚才拉扯之间,她看到纱布上的血似乎又多了些。有些不安的说:“都这样了,还不赶紧躺下。”说着要去扶祁晔躺下。

却被祁晔拉住,执意问:“先回答我,关心我,心疼了?”

韩如静登时尴尬,问道那么直白,要怎么回答,撇开脸说:“就算是朋友,受了这么重的伤,也该关心的。你在这样,我走了。”

威胁他,可是祁晔很受用,唇边漾开浅笑,一向只有她能威胁他。于是不再说话,乖乖的让韩如静扶着躺下。

见祁晔躺好了,韩如静才问:“现在能说了吧。怎么受得伤,你不是出差去了吗?”就她所知,祁晔手下的保镖她是见过的,应该没人能轻易伤他。

“恩,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让人寻仇了。”祁晔轻描淡写的说道。

“敷衍我。实话!”韩如静可不依,知道没那么简单,“这么严重,怎么不去医院?”

枪伤,怎么去医院?祁晔暗想,可没说,怕如静担心。“我有私人医生,去医院干嘛。”

“私人医生怎么了?你那是外伤,哪比的伤医院设备好。祁总你是缺钱呢?还是任性啊?”韩如静不咸不淡的顶回去。

两样都不是,他是不能惹麻烦。“你怎么唠叨起来,看来我要三五不时的受点伤,你才会关注我。”祁晔打趣道。

“呸呸,童言无忌。”韩如静担心的问,“真的不用去吗?看起来很严重。”

“我心里有数。要保密,我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祁晔有所隐瞒的含糊其辞。

韩如静没有再追问,知道祁晔不愿意说的事情,再问也是白搭。“怎么不修养好了再回来,路上那么累,不利于恢复。”

“想来见你啊!迫不及待。我不在的时候乖不乖?”祁晔打趣了一句。

韩如静瞪他,不甘心反驳:“又不是宠物,还乖不乖?这句该我问吧,我不在,你乖吗?”

“乖啊!绝没拈花惹草。你看,我也没那个力气。”祁晔老神在在的调侃。

成年人,秒懂。韩如静大囧:“闭嘴!没问你那个......”

“哪个?思想不纯洁啊!”祁晔窃笑。

韩如静气结,好意思说她不纯洁,她就不信祁晔能纯洁到哪去?

祁晔看韩如静气大发了,也不再逗她,正色说:“我不回来,祁氏会乱的。虽然不能告诉你原因,但这件事牵涉广泛,比较复杂。我有我的打算,你不要搀和。”

“那你找我来干嘛?”韩如静不解的问。

“给我做私人看护啊!怎么样?”祁晔轻松随意的说,“放心,薪水比祁氏上班高。”

“祁总,您不缺钱,长得又帅,只要一纸招聘外面排队应征的护士小姐怕是会踏破您家的门槛,我这个什么都不懂得半吊子,怕把您弄残了。”

祁晔状似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道:“也对,你要是老在我面前晃,我怕自己一个忍不住真把自己弄残了,可吃不到看看也是好的,说不定你什么时候善心大发愿意成全我呢!”

“混蛋!”反应过来祁晔话里的意思,韩如静脸爆红,偏又打不得,只能骂道,“禽兽!”

祁晔大笑,不小心扯动了伤口,疼的皱了一下眉头,忍痛说道:“别人我信不过。如静,就当帮我了。”

见祁晔说的认真诚恳,韩如静也不好拒绝。犹豫了半晌才说:“那好。我可以试试,薪水,要让我满意啊!”

“没问题。”祁晔笑的很开心,“回去收拾一下,让司机送你,等会管家会带你去客房。”

“要住这里吗?”韩如静惊讶的问,她以为只是白天来伺候一下而已。

“韩小姐,你明白看护的意思吗?”祁晔丢了一个智商太低的眼神。

可是,住这里她却时有些为难,安雪臣那里不好交代。

见韩如静犹豫,祁晔问:“有问题?”

“没有。”韩如静想了想摇头,这样也好,彼此断的干净一些。

祁晔满意的点头,眼中沉淀复杂的情绪,如静,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外面太危险,我不放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