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39 即使不爱,也能温柔相待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887 2013-07-09 15:19:49

  再次回到祁晔的大房子里,韩如静先去管家为自己准备的客房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才去祁晔的房里看他,总觉得他的伤要比想象中的严重,他又如此低调的处理此事,一定是异常机密的事情。

祁晔靠着软枕,手里正拿着一份文件,看的聚精会神,表情严肃。韩如静好整以暇的在门口欣赏了好一会儿功夫,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即使脸色苍白的像纸,却还是难以掩盖身上与生俱来的霸气和凌厉,这世上确实有一种人,是天生的领袖,无处不散发出号召力。这个男人很少笑,表情也是千年不变的冷峻,可是就是这样,不仅震慑别人,更神秘的让女人跃跃欲试。征服这样的男人,是女人都会觉得与有荣焉。

所以,她不能矫情的说对祁晔不动心,尤其祁晔对她的用心,对她的关注,超过了太多,她看的见,只是她没法回应他更多的感情。这辈子,她欠下的情实在太多了,不想再辜负了雪臣。既使两人最后是这样的结局,她都不想再让别人在她身上投注过多的感情了。就这样吧,爱了不悔,永葆初心。

“要站成望夫石吗?我还没死呢?”祁晔的声音淡淡的清清冷冷,在静谧的室内听起来格外澄澈。

韩如静回神,提步走了进来,对祁晔的奚落丝毫没有理会。反正他现在就是只纸老虎,顶多逞逞口舌之能,不和他计较。“受伤了就要多休息,老这么费神怎么好得快?”

韩如静走到床边,伸手抽走了祁晔手中的文件。

祁晔皱眉,声音沉了一些:“别闹,这是急件。”

韩如静轻笑:“你祁总经手的哪一份文件不是急件要件,这些,也都是吧。” 韩如静指着床头的一叠文件夹说道。

祁晔认真的盯着韩如静看了好一会儿,眸色沉沉,却沉默不语。

“干嘛,我说错了?” 韩如静顿时被看得紧张不安起来。

“不是,我在想,要不我把管家也辞了算了,你这管家婆做的不错。” 祁晔还能开玩笑。

韩如静白了他一眼,吐槽:“想的美,给我再多工钱也不干。”

祁晔像是忽然想到什么,说道:“哦,不对,做管家婆太屈才了,应该是夫人才是,这个家本来就该你做主的。”

韩如静忽然觉得新奇,没想到像祁晔这样强势的人,也会愿意把一个家的决定权交给女主人,这意味着包括他自己,在这个家里,都得听一个女人的。他受得了吗?想到这里,韩如静忽然笑了。

“笑什么?开心?”

韩如静莞尔:“ 很难想象,你会愿意把自己交给一个女人。”

“不是交给一个女人,是交给你。” 祁晔盯着韩如静,语气认真无比,他甚少相信人,但如静不同,他愿意。他甚至觉得,若是这个家有她在,他会愿意每天都准时下班的。

韩如静忽然大窘,觉得这个玩笑把自己给搭进去就不好了。“祁晔,这里的女主人必定是一个爱你的人,而我早已爱不了。”

祁晔嘲弄的在唇边勾出一个笑,爱他的女人何其多,爱他的钱,爱他的名声,爱他的地位,爱他能为她们带来的一切荣华富贵,可是,纵然这么多的女人,找一个和他脾胃的却是极少。眼前这个,符合他一切的条件,却独独不爱他。

祁晔不想和韩如静争辩这个问题,总之她现在人在这里,他们的交易还在,就好了。于是不着痕迹的说道:“ 你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韩如静也觉得在气氛诡异尴尬,祁晔的话简直让她如获大释,异常勤快的朝厨房飞奔而去。到了门口才缓缓想起,嘟哝了一句:“ 敢情真把我当佣人使唤了。”

祁晔听到了,笑了笑,没搭理她。知道这个女人的弱点,他现在受了伤,她还不是有求必应。手机响起,祁晔接起来,声线一贯的冷然:“什么事?”

“主人,夫人的人已经到了。”

祁晔的脸上罩上了寒气,真的要把他逼到这个地步吗?怎么说他也是她的亲生儿子,天底下有这样的母亲吗?祁晔的眼里都是冰封的决绝,既然如此,他就当母亲死了干净。“盯住了,随时汇报。”

“明白。”

挂了电 话,祁晔沉着脸不知想什么,韩如静端着厨房熬得高汤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祁晔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家的厨子还真是用心,这汤的食材真是费了大价钱啊!” 韩如静把汤碗搁在床头小柜上,说道。

祁晔眼皮子也没抬一下,说道:“你要吃什么,让厨房给你做,不要客气。饭我还是管得起的。”

韩如静心里翻了个白眼,以前怎么没觉得祁晔也是个爱炫富的人?忍不住吐槽:“知道你有钱。不会客气的。”

“最近要是想出门让保镖跟着。” 祁晔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的叮嘱。

韩如静侧眸,问:“ 这么紧张,草木皆兵的,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能不能告诉我实情?”商业谍战,不会让祁晔紧张到这个地步,一定是和她母亲有关,只有那样的暗势力,才是祁晔都没有把握控制的。

祁晔脸上的表情很严肃,思考了半晌才说:“原本不该把你牵扯进来的,只是现在没有我的保护你可能更加危险。我母亲的性格一向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这中间的缘由我想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知道这么秘密你除了死就是成为我的人。两样,你应该都不喜欢吧。”

韩如静立马噤声,开玩笑,她可是很爱惜生命的。她以为祁晔的世界可以随心所欲,没想到,任何一个高位者都受着方方面面的制约,她忽然有些明白,爷爷为什么那么无情的死守着一些秘密。当真的在高位时,很多事情,都由不得自己做主。

“等会你去赵市长那里,帮我送个东西。”祁晔也没理会韩如静什么心思,径自命令道。

韩如静睁大了眼睛,道:“祁总,我记得您的秘书和助理都能坐一个办公室了。送东西这种小事,也要我去?”

“那些人,是我请来管理祁氏的,这个,是我个人私事。”祁晔似笑非笑的看着韩如静,“你去,最合适。”

“身兼数职,又这么危险,这薪水我可是要天价的。” 韩如静不忘顺势太高一下自己的价码,反正自己面前是个有钱的金主,不乘机捞一笔太亏了。

祁晔愁了韩如静一眼,笑道:“去书桌的抽屉,把我的支票本拿来。”

这是,要先支薪水吗?韩如静眉开眼笑的取了支票本过来,双手奉上。

“没看出来,你也是个财迷。” 祁晔笑着瞅她。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自己劳动所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韩如静理直气壮的回应。

祁晔翻开来,刷的一下签了自己的大名,递过去。“自己去支。”

“你还没写金额呢?”

“你觉得自己的劳动值多少,就写多少。随意。”

“没上限,不怕我把你狠狠坑一笔?” 韩如静觉得祁晔这是给自己下套呢,换她左右为难,聪明。

祁晔轻笑,这支票倒真的没什么上限,是他的个人账户,也不怕给这女人亏空,反正他乐意。其实他直到如静明显的股份也不少,只是这女人不太在意这些,只在意自己双手赚到的,一点大家小姐的坏骄纵都没有,也是他喜欢的放不下的原因。“你舍得吗?让我身无分文。” 祁晔含笑的看着韩如静,眼波流转中全是情意。

韩如静忽然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忙岔开话题:“ 能自己签支票的感觉真好!”

“要不,我和银行说一下,以后你签的都在我这支,让你过把瘾。” 祁晔打趣。

虽然知道是说笑,可韩如静还是一脸怕怕的样子:“别,我可承受不起。一个名字值那么多钱,我会不会晚上睡觉都不安稳,深怕手指头别人砍了印指纹。”

“瞎说。” 祁晔轻轻的呵斥了一声,在床头拿了个文件袋给韩如静,“这个,给赵市长送去。现在就去吧,早点回来吃饭。”

“好。” 既然是正经事,韩如静也不拿娇,直接应承了下来,看到小柜上的汤,端起来说:“都凉了,快点喝。”

“手疼。” 祁晔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骗子!韩如静暗骂,拿笔的时候怎么不见说疼。却也没有计较,舀了一调羹送到祁晔嘴边,给了个不满的眼神。

祁晔就这喝,忽然觉得今天的汤特别美味,一丝丝的甜劲漫过心尖。即使她不爱,也能温柔相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