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31 如何处置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256 2013-07-09 15:19:49

  下午,韩如静去祁氏上班,走进大楼就觉得气氛怪异,大家都盯着她看。好吧,她知道昨天的事情算是人尽皆知,这婚没订成,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看她笑话的,幸灾乐祸的绝对比可怜同情得多。

祁晔是谁啊?镶钻的金龟,哪个女人不眼红她啊!她特别理解,吃不到葡萄的感觉。所以,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大大方方的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秘书,当然不敢拦,昨天的情况还不明朗,这韩小姐可不一定是个下堂妇啊!要是她这点觉悟都没有,干错自己请辞得了。

“呦,我以为你今儿都不敢走进这大门了,没想到适应良好啊。” 祁晔难道还能揶揄。

韩如静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说道:“我以为,祁总还忙着善后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没事了。”

“公关部那么多人,我养着他们干什么?要是这点小状况都处理不了,直接整个部门开掉算了。” 话夸张,祁晔的表情一点都不夸张。

“我怎么觉得,那位夫人,可不是你公关部能搞定的。她是?” 韩如静状似思索,却等着祁晔给答案。

“我母亲。” 祁晔也不隐瞒,直接交了底。

母亲?!韩如静倒是没有想到,她还以为祁晔是孤儿,才被赵岚收养。原来,有妈啊,但看起来不怎么亲厚。

“老妈砸了儿子的订婚礼,是不满意我这个准儿媳妇了?” 韩如静还不忘自嘲了一下。

“你不用自责,这儿媳妇,只要我看上的,她都看不上。” 祁晔说的云淡风轻,“不过,她的意见不重要。”

“哦!我昨天看到的可是很重要,连赵市长都出面了。说实在的,我很好奇,你母亲什么身份?” 她昨天看了半天的好戏,再看不出点名堂就是傻了。赵市长似乎对祁晔的母亲很熟悉,而祁晔的母亲也有些顾忌赵市长。

“你准备好嫁给我,我再告诉你。” 祁晔打着太极,若是如静无心,就不必要趟进这趟浑水。

“切~~~” 韩如静不屑的看了祁晔一眼,不说就不说,至于摆这么大的谱吗?“乱七八糟的,还不愿听呢。”

祁晔只深深的看了韩如静一眼,还是,对他没真心啊。于是岔开了话题:“ 脖子上的傷,好些吗?”

韩如静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脖子,不在乎的说道:“没事。”

“对不起,是我的疏忽。” 祁晔道歉的很真诚,确实,当时他是来不及救她的,要不是安雪臣,她……祁晔不敢想,因此,昨天安雪臣带走她,他没吭声。

“她本就和我有仇,不怪你。” 韩如静倒是明白事理,安青瞳对她的怨恨,怕是洋洋洒洒,罄竹难书,“安青瞳,人呢?”

“给你留着呢,要现在过去吗?” 祁晔知道韩如静是有话要和安青瞳说的,所以自己昨儿没整治她,免得等会如静看到入不了眼。反正,可以慢慢收拾。

韩如静点头,今天来就是为这事的。别的她管不了,也犯不着她管。可安青瞳的帐,该好好算算,别以为她就是软柿子,任捏任扁。

“走吧。”祁晔站起身来。

“你也去?”

祁晔不说话,只一味的看着她。好吧,韩如静默然的败下阵来,果然,男人拧起来,一个比一个厉害。也不是什么不能听的秘密,要去就去吧。

安青瞳被拘在一套别墅里,里外有好几个保镖一样的壮汉,看到祁晔十分的恭敬。

韩如静显得不是很惊讶,昨天那个阵仗她大概能猜到祁晔不仅仅是商人那么简单,绝对的背景复杂。

祁晔也没有解释,只是领着韩如静往里走。并吩咐:“去把安青瞳带过来。”

地下室那种地方,还是不要让如静去了。怕她看到后有什么阴影。

“你坐。喝什么?” 祁晔倒是客气的问。

“不用,我不是来喝茶的。” 韩如静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

客厅里还有两个保镖表示很不能理解的一脸惊讶,敢和他们主人呛声,绝对不容小觑。

祁晔不勉强,随意的坐下。这时安青瞳被带了过来。看起来没什么明显的伤痕,神色很疲惫,昨晚的待遇一定不太好。看到祁晔和韩如静,眼神很复杂。

“弄个凳子,让她做。” 韩如静淡淡的开口,没看出来指挥的谁。

没人动,祁晔皱眉,冷声道:“没听到,聋了?”

保镖才一骨溜的搬凳子去了。必须承认,他们不太适应出了主人之外其他人的命令,不过看起来这位主人的未婚妻要另当别论。

凳子搬来了,韩如静淡淡的说:“坐。”

安青瞳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她现在体力透支,站着累。

“让他们出去。” 这话是对祁晔说的,她不想有那么多人围观。

还是没人动,祁晔轻咳一声:“明天集体去医院测听力。”

冷笑话,没人敢笑,一溜烟的都不见了。这架势,绝对的老板娘。一定要多巴结,说不定以后比主人的话还管用。一众人不约而同的想。

清场完毕,韩如静单刀直入:“我想知道,你现在恨我,为了什么?”

安青瞳抬头冷然的看了韩如静一眼,语气带着恨意:“ 我讨厌你这副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却什么都想要的样子。”

“还挺愤世嫉俗的,我什么样,和你什么关系?” 韩如静莞尔。

“韩如静,你别一副假清高的模样。我讨厌你,打着喜欢雪宁哥哥的幌子和安雪臣不清不楚,现在又喜欢着安雪臣要嫁给祁晔。永远脚踩两只船。” 安青瞳说的干净利落,“我恨昨天没一刀结果了你的命,替雪宁哥哥出口气。”

“你怎么知道雪宁怎么想的?” 韩如静冷笑,原先,看在她好歹也对雪宁尽心的份上,不想和她计较,但她伤了安安,她不允许,“你以为是替别人着想,其实都是你自己的私心,你爱的男人不爱你,所以就把气撒到我头上。我没说错吧。”

“对。你说的没错。” 安青瞳也不怕承认,“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韩如静忽然站起来,走到安青瞳面前,低头看她:“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得不到吗?因为你不配,存着害人之心的人,怎么会有人喜欢?不管是雪宁还是祁晔,都看的很清楚。”

这话把一旁的祁晔说出了情绪,倒是看的很清楚。安青瞳的性格偏激,不分是非,只管她在乎的。

“你难道就配吗?你瞒着雪宁哥哥和安雪臣厮混在一起,你知道雪宁哥哥有多努力的想活下来,想好起来。你知道他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心里有多难过。他拒绝治疗,任自己自生自灭,他不听任何人的劝说,眼神里全是心灰意冷。他为了你那么努力,而你却弃他而去,你于心何忍。你就没有害人吗?” 安青瞳狠狠的盯着韩如静,字里行间都是恨意。

安青瞳的声声指责,让韩如静脸色一白,雪宁,是她心里过不去的一道坎。虽然她是还他了,可是最终他还是没了性命,而她和雪臣,没了孩子。韩如静闭闭眼,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你以为,你的雪宁哥哥就是个天使。不,你错了。他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他怎么逼我和雪臣分手的,他怎么用自己的命威胁我。他一定不会告诉你,你的雪宁哥哥,也是个魔鬼。” 韩如静轻笑,眼中有泪,“ 他说,只要我拿掉孩子,他就好好活下去。那不仅仅是我的孩子,还是他亲弟弟的骨肉,他的心,难道不狠吗?而最后呢,我答应了他,而他还是失信于我。你说,到底谁更狠?”

安青瞳眼中有不可置信的光芒,她不相信,这些不是真的。“你骗我,不,雪宁哥哥不会这样的,不会的。” 雪宁哥哥一直是那么安宁的一个人,怎么会用这么偏激的手段,可是,安青瞳忽然想到,雪宁离开的时候说,青瞳,你别怪他们,是我要求的太多了......我不配,得到她的爱。

一旁的祁晔听的神色一凛,他不曾想到,如静和安家人有这么深的纠葛。他以为,青梅竹马之间全是美好,他输得只是时间。而不知,他早已一败涂地,这辈子,韩如静和安雪臣的爱,没有什么可以拆散,他们可以不在一起,但不能彼此不爱。祁晔,陷入了深思。

韩如静定了定神,才缓缓开口:“你信不信,都不重要。雪宁都走了,前尘往事,还有什么追究的意义。所以你再折腾,我都无所谓。不过,你动了我身边的人,这笔账,我只好算在你头上了。”

“哈哈......” 安青瞳忽然有些疯癫的笑了。

祁晔不放心,把韩如静拉回来,让两人保持一段距离。

安青瞳忽然看向祁晔:“你都听到了吧。这个女人根本不爱你,你还要她干什么?”

“我的事,与你何干。” 祁晔慵懒的说了一句,不想搭理她。

“祁晔,你再不回头。就是第二个雪宁哥哥。” 安青瞳忽然厉声喊道。

祁晔没再看她一眼。

“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韩如静问道,话说到这里,她似乎没什么能说的了。安青瞳的执拗已经不能挽救,她不过是来告诉她,这些年安青瞳心里的天使,不过是个恶魔,她,找错了仇恨的寄托。

“听你的。” 祁晔很配合。

“有证据,法办。没证据,私了。” 韩如静说的简单。

干脆,祁晔心里暗暗赞扬了一番。有仇必报的性子,他喜欢,太善良就是傻,一点都不值当。

“明白。那走了。” 祁晔拉着韩如静往外面走,剩下的就交给他吧。一定不让安青瞳好过,敢伤他的人,不给点教训,太对不起他自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