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32 阿雯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98 2013-07-09 15:19:49

  回程路上,韩如静一直沉默着。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想着:原谅,这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有些事情也许可以不计较,但却会一直记得。安青瞳放不下多年对雪宁的执着,更放不下她愿意舍命相救的祁晔。可她自己呢,还不是放不下对安季明的怨恨,放不下对安雪臣的感情。

为什么?总是有这些左右为难的事情发生。她想得到的很简单,却求而不得。

“你的过去,倒是精彩。” 祁晔语气微凉,以前,也了解过一些韩如静的资料,但确实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隐情。“你肯为他牺牲到那种程度,他知道吗?”

韩如静微愣,一下子没明白祁晔口中的他是谁?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淡然的笑道:“ 后来,知道了。也不全是为了他,是我先对不起他们的。亲兄弟,却弄成了那样。”

祁晔也没再问,韩如静心里的痛,恐怕是一辈子想起来都会不能释怀的。他,不禁有些心疼。

“你没话和我说?” 祁晔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啊!” 说什么?韩如静不太明白。

“昨天的戏演砸了。” 祁晔倒是冷幽默了一下。

幸好砸了,要是没砸,这会儿她更尴尬,真重婚了,她可玩大发了。“ 我以为,没有你摆不平的事。”韩如静玩笑了一句。

祁晔撇撇嘴,自己调侃:“你眼里,我形象这么高大吗?”

“那必须的。你可是让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跳了脚。谁有那个本事?”

“人一旦有了秘密,有了想守住的东西,就是有了弱点。不过如此。” 祁晔倒是谦虚了一回,所以,他在母亲面前赢不了,他想保护韩如静。

看祁晔的情绪还不错,韩如静咬咬牙说:“有件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我和安雪臣这婚没离成。” 韩如静说的小心翼翼,可祁晔还是猛地踩了刹车。

“什么意思?” 祁晔回头阴鸷的盯着韩如静,像是但凡她再吐出一个他不想听到的字眼,她就死定了。

韩如静的心颤了一下,也知道自己没什么退路,要是自己坦白,绝对死的更难看。“原先是签了的,可昨天他反悔了,不肯去换证,刚才哥哥和我说,他把协议又拿回去了。”

是她的失误,没想到哥哥会把签好的协议又还给安雪臣,哥哥,也是故意的吧。因为哥哥说,祁晔这人太危险,你还是离远些。昨天的事,把哥哥也吓坏了。

“你这意思,是要悔婚?合着,你们把我耍了?” 祁晔阴测测的说。

“不是,我哪敢?”

“你不敢,你在我这儿还有什么不敢的?这辈子我让人忤逆的次数,都从你那儿出了。”祁晔恶狠狠的瞪着韩如静,“你觉得我是让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

“不是。” 韩如静立马否认,不然死的更快。

“别忘了,我们还有交易,你反悔了,我就不用顾忌了。” 威胁,又威胁她,韩如静郁闷。

“我这不是和你商量嘛!” 语气从未有过的谄媚。

“你这是商量的语气,你确定不是来通知我,你和你的旧爱要和好了。让我给你们让个道?所有一切都当没有发生过。” 祁晔说的颇为玩味,可韩如静惊得一身冷汗,祁晔语气越稀松,后果一定越严重。

“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就是......” 韩如静就是了半天,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本来,祁晔理解的也八·九不离十,她和安雪臣离不了,她和祁晔就成不了。“你母亲不同意,我们还是缓缓吧。”

祁晔忽然凑过去,极近的盯着韩如静,用薄凉的语气说:“你听着,是你先招惹的我,我不喊停,你休想结束。现在,给我滚。”

说不通,好吧!韩如静也没想过祁晔能这么容易放了她,于是,顺从的打开车门下去了。那个男人正在气头上,她还是有多远走多远的好。

脚才落地,祁晔的车子嗖的就消失了。气大了,绝对的。韩如静哀叹,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事?她是,把自己给作死了。

抬眼,看到正是老中学附近,反正想着也无事可做,于是打算去曾经阿雯开的咖啡店看看。祁氏,她还是不要去碍眼的好。

傍晚时分,咖啡店里人不多,韩如静走进去,想找个僻静的位子坐下。路过吧台,抬头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阿雯?” 韩如静几乎不能置信。

女子转身,看到韩如静眼中有着惊喜,莞尔一笑,迎了出来:“阿静,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韩如静惊讶的说不出话,她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阿雯。阿雯的脸上,有岁月的沉淀的寂静与沧桑,韩如静忽然心生感慨,她们,原来都不再年少。

还是阿雯拉着韩如静坐下:“来,你坐。我们好久不见了,聊聊!”

韩如静从讶异中回过神来,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阿雯笑的开心,还是以前大方热情的样子,说话的语气却有些惆怅:“ 这么多年在外面流浪,有些累,我就想回来看看。”忽然眼尖的看到韩如静脖子上的伤,问,“你脖子怎么啦?”

“没事,不小心弄擦伤了。” 韩如静打马虎眼。

阿雯以为只是普通的受伤,也没有追问。

“这里,有你的回忆吗?” 韩如静心思敏感,总觉得阿雯话中有话,这里,本不是她的故乡,她会回来,应该是心里有所留恋吧。“你想来看看乔景哥哥?”

阿雯眼中的窘迫一闪而过,乔景,是这些年在她心里刻着的名字。走过了那么多地方,也遇到过其他对她有好感的男人,可是,她仍旧忘不掉他。她记得和他说过,也许有一天,她累了,会想回来看看他,希望他一切安好。

阿雯的表情,肯定了韩如静的猜测。“你们有见过吗?”

阿雯摇头:“阿静,你知道什么叫近乡情怯吗?”

当然知道,当初她再见安雪臣的时候,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她太明白那种感受了,每个人心里,都有重若千斤的那个人,不见牵念,可真正能见了,却又不敢了。“我明白。” 只三个字就表达了韩如静所有的意思。

“他......好吗?”犹豫再三,阿雯还是问出了心中所想。

“你这些年从来不让我联系你,所以......” 韩如静憋屈的说,“想知道,就自己去。阿雯,哥哥,他并不是不在乎。”

阿雯低头,感叹道:“我知道,他有他得苦衷。”

韩如静心想,阿雯是记挂哥哥的吧,才能这么替他想。若不是爱,又怎么这么多年都不曾放下。

“墨兰呢?好吗?” 阿雯转移了话题,不想再讨论乔景。

“好着呢。”韩如静也不想气氛僵着,夸张的说,“我这就告诉她你回来了,她铁定乐坏了要冲过来。”

阿雯失笑,像是墨兰的脾气。说道:“ 她那个性子,也就严景晨能拘的住。他们,应该很好吧。”

“恩,虽然墨兰成天咋呼严景晨烦人,可心里明白着呢。两人就是太爱折腾了,成天打打闹闹的,没个正形。”说起程墨兰,韩如静倒是有一肚子的说。

“真好!他们能一直在一起。” 阿雯语气里是满满的羡慕,“你呢?过得好吗?”

“不好不坏,就这样混日子呗。” 韩如静没说更多,她如今自个就够烦恼的,不想让好朋友知道。

“你就是这样,总是替别人想的太多。但不要太为难自己。”毕竟多年未见,她也不知道近况,没有贸然的提当年那个安学长。

为难吗?!如静不知道,是她为难了别人,还是为难了自己。如今的她,对着一个僵局,一边是雪臣,一边是祁晔……无法解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