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34 漂泊,是寂寞的花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623 2013-07-09 15:19:49

  回去的途中,韩如静接到程墨兰的电 话,说要现在马上见到她。韩如静知道程墨兰是个急性子,昨天发生那样的事情,一定是担心她。再说自己也想见见她,于是就答应了。

“去景轩吧。” 韩如静对正在开车的安雪臣说。

安雪臣疑惑的看了韩如静一眼,景轩?他以为今天得用强的她才肯跟他回去。

“去墨兰那里。” 韩如静解释,他们是没离,可她也没打算和他住一起。

安雪臣眼里失落,他就知道,没那么便宜的好事。看吧!却默不作声的朝景轩开去,好吧,先去了再说,他会有办法让她跟他回家的。

车内气氛压抑,韩如静的手机忽然进来一条短信,点开来看到是祁晔发来的。看来真是生气了,连和她说话都不愿意。

【这几天我出差,你老实待着,要是敢跑,就死定了。】完全是威胁的语气,祁晔的标准作风。

韩如静看完就删掉了,威胁她,她就不搭理。虽然她的确是不会跑路的,她哪敢跑,安雪臣还在呢?往哪跑。

“和谁生气呢?” 安雪臣淡淡的问。

韩如静一惊,自己真是想的太投入了,竟然连安雪臣都看出来了。“没什么。”

敷衍!安雪臣下了结论,却没再讨论。他想等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在和韩如静好好算算账。

景轩,程墨兰一看到韩如静连招呼都没有和身边的安雪臣打就拉着她上楼了。

安雪臣奇怪的看了严景晨一眼,问道:“ 你女人这是怎么了?”

“就昨天的事,气的一直叨叨。我都听的凌乱了。” 严景晨走到吧台倒了红酒,说道,“喝点。”

安雪臣跟着过去,接过酒杯:“昨天,多谢你。”

严景晨拿杯子和安雪臣的轻轻碰了一下:“ 兄弟,客气什么。只是没想到,这个安青瞳,这么疯狂。” 他曾经有调查过她,身手不错,应该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不过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昨天那个妇人的出现,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安青瞳的事,你不用再调查了。祁晔,应该会解决的。” 安雪臣喝了一口红酒,说道,“ 倒是昨天那个女人,你了解吗?”

“恩?” 严景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哦。你说梅夫人啊。她可是个传奇人物,手段强悍的干掉了自己的哥哥,成为现任帮会的继承人。他们这么的家族,是很神秘的,知道的不多。”

“她有孩子吗?” 安雪臣沉思了一会问道。

“没听说。倒是现任丈夫是个当地巨贾。” 严景晨摇头,“等会,你该不会以为祁晔是......”

“恩,不然她何必来闹这个订婚仪式,祁晔又何必如此顾忌她。现任丈夫是什么意思?”

严景晨轻笑:“这位梅夫人可是个奇人,都已经有三次婚姻了,可是每次都很不幸,丈夫不是死于非命就是离奇失踪,人家都说她是克夫。”

“我现在倒是真的很好奇祁晔的身份,若梅夫人真是他的母亲,怎么好端端的会让赵家收养了。能惹上那样的家族,赵家又是怎样的存在?” 安雪臣一边说一边琢磨着。

严景晨不禁有些担忧,提醒道:“若真是那么复杂,你可要小心一些。祁晔不是我们能招惹的......”

安雪臣哼了一声:“你老婆要让别人抢走了,你还管对方是谁?”

“你不离了嘛,怎么?”严景晨反问,离了也好,他是见识够了这位兄弟为个女人疯狂的样子,真能撇干净,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没离成。” 安雪臣淡淡的吐出几个字。

“莫不是,你反悔了吧。不舍得?” 明显的戏谑。

“多管闲事。” 安雪臣笑骂,绝对是一副看他好戏的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我看祁晔对韩如静的样子,像是玩真的,你可留神点。” 严景晨提醒道。

安雪臣瞟了他一眼:“知道了。他不是省油的灯,我是吗?”他现在更担心的是如静对父亲的不原谅。

楼上程墨兰的房间。

“我说你脑子抽风啊,和安雪臣离了就算了。还跑去和祁晔搅合在一起,祁晔,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吗?你这不是羊入虎口自己送上门?” 程墨兰气的真想在韩如静的脑门上戳个洞。

“你别激动啊。” 韩如静悠哉的说,像是她们讨论的话题与她无关。

“我能不激动吗?” 程墨兰来回的在房间里踱步,“你说,你这脖子上的伤怎么来的?景晨说昨天你差点就没命了。我说你惹谁不好啊,惹上祁晔。”

“我这不是有惊无险,能走能跑好好的。” 韩如静笑的云淡风轻,这会儿自己千万不能激动,不然墨兰更是像点着的炮仗要炸了。

程墨兰气结,敢情她在这急的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当事人气定神闲的什么事没有。“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惹上的是谁?”

“到底怎么了,你这么生气?”

“昨天,那个来砸场子的女人,你知道她什么身份?” 程墨兰语气凝重的问。

“我问过了,祁晔的母亲。” 至于其他的,祁晔不愿说,她亦不会强迫。

“什么?”这下轮到程墨兰大吃一惊了,虽然祁晔是和梅夫人脱不了关系,但要是他们是母子的话……“那位梅夫人,有着雄厚的黑帮背景,如静,这中间太复杂了,你和祁晔不要来往了。招惹这样的势力,太危险了。”

韩如静倒也不太惊讶,敢在赵市长和祁晔面前横冲直撞的,当然要有一定的实力。所以她觉得这样的解释倒是可以接受,却不竟苦笑:“ 现在可不是我说断就能断的。你也知道祁晔的为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

程墨兰不由得着急,说:“和安雪臣说,他一定可以帮你的。”

“墨兰,不说我和雪臣现在的状况,单是他们这样的身份我就不能把他牵扯进来。最近他忙恒安的事情就够心烦的了。” 韩如静摇头否定。

“你到现在还都是为他着想,既然心里都是他,何必非闹得离婚。真的,就那么过不去吗?都是陈年旧事了,人活着总是要向前看的。”

“你不要劝我了。起码现在我是过不去的,不可能毫无芥蒂的继续和他一起生活。以后,也许有一天我可以释怀吧,谁知道呢?” 韩如静神色凄楚迷离。

“你这是折腾自己也折磨他,何苦?!” 程墨兰知道多说无益,也劝不动韩如静,不由叹气。

“不说了,顺其自然吧。” 韩如静扯出一个苦笑,“所以,你要珍惜眼前人。”

程墨兰撇撇嘴,说:“ 自己一团糟,还来和我说教。”

“对了,我今天去学校旁的咖啡店,猜我遇到了谁?” 韩如静换了个话题,与其在这里说些解决不了的,还不如说些开心的。

“谁?你没事去那里干嘛?” 程墨兰问的虽随意,可眼珠子一转,有个人忽然就跳进了她的脑海,“不会是阿雯吧?” 那里,也没有她们别的旧识。

韩如静点头,夸道:“ 你这记者也不是白干的,脑筋转的很快,新闻触觉很敏锐。”

“真的啊!” 程墨兰一阵惊喜,说实话,阿雯真的很对她的胃口,率性,真诚的女汉子,“她现在在哪?把她约出来,我们聚聚,那是有多久没有见了啊?”

“稍安勿躁。”韩如静苦笑不得的看着程墨兰说风就是雨的样子,“ 她说她不走了,可能会再经营咖啡店,以后有的是机会。”

“她这是倦鸟归巢了吧。” 程墨兰一屁股坐在韩如静身边,羡慕的说,“ 真想象阿雯一样,说走就走啊,漂泊,是盛开在心里寂寞的花。”

“文艺吧你!” 韩如静笑着锤了程墨兰一下。

接下来两人开始扯些有的没的,直到安雪臣来催,才结束了谈话,还约好一定要一起去看看阿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