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35 韩家人的谈话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544 2013-07-09 15:19:49

  接下来的几天,韩如静白天去祁氏上班,晚上基本上让安雪臣拘在景轩,这是作为她行动自由的代价。安雪臣回来的通常都很晚,但会不时的关心韩如静的状况。如此放心的让她去祁氏,也是因为祁晔这几天都不在。

于是,订婚仪式的意外也没有被媒体大肆的炒作,大概是惧怕于祁氏和秦氏共同的施压。那场仪式就像是个梦境,没有人提起,没有人关心,就这样的销声匿迹。

韩如静倒是送了口气,如此甚好,现在的局面比当初还复杂许多,她也没有把握现在的自己能做出当时的承诺。

等到伤口好一些的时候,韩如静去了一趟韩家,这件事情,她都没有好好和父母谈过。她心里清楚父母是不会轻易原谅她的,要不是有哥哥在,父母那里不会这么久都不吭声。

这天晚上安雪臣交代要晚点回来,韩如静就约上了韩如清去韩家,有哥哥在场,父母应该会多给些面子吧。不过她心里倒是疑惑,安雪臣这几天不知在捣鼓什么,总是很忙很神秘的样子。可她不问,安雪臣也不说。

两人现在的关系有些奇怪,不热络,不漠然,她也不清楚安雪臣把她留在身边还有什么意义。他们纵然可以相敬如宾的相处,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到韩家的时候,正好是饭点,沈凝知道一双儿女要来,特地亲自下厨做了些好菜。韩如清现在也不太回家,因为安雪晴的事情弄得和父母不算愉快。

吃饭的时候饭桌上很是沉默,韩道渊不做声,沈凝想说几句热络的话也不知从何说起。兄妹两人也很默契的不出声,只顾着低头吃饭。原本热闹的饭桌上像是没有人一样。

饭快吃完的时候,沈凝终于忍不住问了:“ 如静,你脖子上得伤有没有大碍?”

“不碍事,都好的差不多了。” 韩如静笑着回答。

“你这孩子就是这样,天大的事情都不让我们知道,好好的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我和你爸爸免不了要担心。” 沈凝既心疼又担心的说。

韩道渊啪的一下放了筷子,沉声说道:“ 那是她自找的。一个安雪臣还不够,又来了个祁晔。老头子我接受度没这么高,认不了这么多的女婿。”

“你干什么!”沈凝不满韩道渊如此训斥女儿,辩解道,“ 如静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我相信她一直是个有分寸的孩子。”

“分寸?她干的那叫有分寸的事吗?说出去我都丢人,也对不起你亲生父亲。私自跑去结婚就算了,没多久闹离婚,婚没离成又和别人订婚。是非要弄得声名狼藉吗?” 韩道渊显然气的不轻,心里很铁不成钢,也是担心女儿嫁的不如意。

“爸,如静有她的苦衷。” 韩如清见父亲话说的重了,不得不出声为妹妹辩解。

“苦衷?你倒是说说看。好歹我们也是你的家人,这么大的事情就没一句准话,擅自做主,不是胡闹。婚姻岂是儿戏?”韩道渊说的颇为痛心疾首。

韩如静心里有些动容,父母是真的心疼她,和秦家人毕竟不同。于是温婉的开口解释:“ 爸爸,我也是怕你们担心,才只告诉了哥哥。和雪臣离婚,我也是迫不得已。爷爷告诉我,开车撞死我父母的肇事者,就是安季明,我确实没有办法和他一起生活下去。而和祁晔订婚,是我答应秦家的一场戏,我们彼此都很清楚状况,不过中间出了点状况,才变得有些难堪。”

韩道渊的神色忽然变了一下,和沈凝对看了一眼,好半晌才说:“你都知道了?”

“你们早就知道?” 韩如静惊讶,反问,这么多年,竟然对她只字不提。

韩道渊叹气:“原先是不知道的,不然也不会和安家有所来往。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真相,所以我和你妈妈才一再告诫你们和安家保持距离,我们也渐渐和安家疏远。虽然是个意外肇事,但我们心里都是不能原谅他的,我想,你知道后也是一样。也因此,我们一直反对你们兄妹和安家接触,没想到,你们倒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韩道渊说道这里没有说下去。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他从没想到自己的一双儿女,竟然都对安家人这么执着。这么多年,竟然不能拆散。

韩如静和韩如清对望了一眼,两人眼神都很惊讶,看来韩如清也是不知道这件事的,所以当初不能理解父母为何如此反对他和安雪晴。

“我们也知道一直这么瞒着有一天你也会从秦家人口中得到真相,所以,你和雪臣的事,我们不太赞成。我想,秦老爷子也不会赞成的。”沈凝忽然插了一句,“我们就是怕,今天这样的局面,你反而更痛苦。”

怪不得,爷爷对雪臣总是有似有若无的敌意。怕是一早就知道的,只是都瞒着她而已,可是,爷爷最终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说出了这个秘密。就光从这点上说,韩家父母对自己确实胜过血亲。

“对不起。我让你们操心了。” 韩如静低声说道,语气里满满的抱歉。

“傻孩子,说这些干什么。我和你爸都知道你从小独立,也不想过多的干预你的事情。可这件事,你真的要想清楚啊。原先我们想既然都结婚了,就好好过下去,毕竟上一辈的事情,逝者已矣,再追究也没有意义。”沈凝叹气,语气渐渐凝重,“可你和祁晔的事情确实欠考虑,不管你们私底下什么交易,都不能拿婚姻大事玩笑。”

“是我想的不周到。” 韩如静道歉。

韩如静的态度如此诚恳,韩道渊倒也没有再苛责。只是不放心的问:“现在这样的局面,你打算怎么办?”

“祁晔的事情,无论如何,我都该给他个交代。至于雪臣那里,我们是再不可能了。能离婚的方法很多,我可以等。” 韩如静这时已经恢复了镇定,自若的说。这些天的考虑下来,她很确定,这样是解决事情最好的办法。

“是因为秦家?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还是这样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如静,他们虽是你的亲人,可你也不必为了他们就为难自己。” 韩道渊对秦家一向颇有微词,也不认同他们的处事手段。

“不是为了他们,但是具体缘由我不能说。如何对待秦家,我心里有数。爸爸尽管放心。” 韩如静解释,但不想父母知道秦澜的秘密。

“你若是坚持,我和你妈妈也是支持你的。凡事不要总为别人考虑,自己的幸福才最总要。” 韩道渊自知也劝不动女儿,只是叮嘱。

韩如静点头称是,父母那里算是勉强过关了。她只是希望他们能理解她,起码不反对。

“还有你这个做哥哥的,自己乱七八糟也就算了。妹妹的事情,也不知道对劝说劝说。” 韩道渊话锋一转,数落起儿子来。最近看不惯,还不找机会骂一顿出出气。

韩如清一点都不思悔改的顶撞:“ 您也说我自己乱七八糟的,哪有那个本事劝妹妹规规矩矩。”

“你个混账东西,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犯浑,如静本来乖巧听话,一定是被你带坏的。” 韩道渊一来气,口不择言,本来从小挺省心的一对儿女,这么一个个的都变了样子。

“我原来也听话的很,不过后来发现我这些年都做些成全了你为难自己的事。我也总该为自己活一回,公司的事我全力以赴,做到最好,可选老婆的,我想自己做主。毕竟是和我过一辈子的,我若不中意,您能舒坦吗?” 韩如清一点都没有被父亲的话吓到,反而一口气又说了一篇。

“逆子,你要敢娶那个寡妇,就别认我这个爸。” 韩道渊没想到儿子一味的顶撞他,气的蹭一下站了起来。

“如清,怎么和爸爸说话的。赶紧认错。” 沈凝看父子俩的战火一触即发,忙劝说。

韩如静也有些傻了,明明说着她的事,怎么一下子有牵扯到哥哥身上,忙拉了拉韩如清的衣袖:“哥哥,你冷静一点。”

韩如清抿抿嘴,才调整了一下情绪。说道:“ 不管你们是不是赞同,我不会改变我的初衷。我们不过是想得到你们的祝福。”

韩道渊显然是气大了,站在那里沉着脸,半晌才气冲冲的朝书房走去。

沈凝也不敢劝,只能说儿子的不是:“ 你看看你,闹成这样好看吗?”

“妈!我也不想的,但这件事情我不会让步。” 韩如清明确的表态。

“你们大了,我也管不了了。不过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怎么那么难。” 沈凝一下子悲楚起来,自怨自艾的说。

韩如静心里不忍,走过去扶住母亲的肩膀,说道:“ 妈,你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沈凝点点头,说道:“ 我盼着你们来,可是来了每次都是不欢而散,以前我总觉得自己命好,一双儿女一点不用操心,原来一切都有因果,不过是来的晚些。我倒希望你们小时候顽皮捣蛋,现在能少让我担心。”

“妈,您别难过。都是我和哥哥不好,让你在我们和爸爸之间为难了。” 韩如静安慰道,虽然知道无济于事,但总是宽慰。

“都回去吧。你们大了,都有主意了。我盼你们都好好的。我去劝劝你爸爸。” 沈凝叹气,也无心再说什么,朝书房走去。

待到客厅了就兄妹两人,韩如静才对哥哥说:“ 哥哥这是怎么了,好端端又惹恼了爸爸,你也知道爸爸的脾气,凡事慢慢来。”

韩如清苦笑:“ 你以为我想这样,对你爸爸尚且宽容,可我,就是他的面子。其实我心里知道,他要同意难于上青天,可我总想为自己努力,我不想再活在他的理想里了。”

“哥哥是不是不喜欢经营公司?” 韩如静问道。

“喜不喜欢,这都是我出生就注定的命,可我总想起码有一件事情可以如愿,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一辈子,就算再难也是值得的。” 韩如清的话触动了如静,可是,世事纷扰,这样简单地愿望真的很难。

“哥哥想做就去争取,我支持你。”

韩如清却话锋一转,说道:“这也是我想告诉你的,无论如何,雪臣并没有错。为什么不能放下恩怨,离开他,你心里真的好受吗?”

“哥哥,我们回去吧。” 韩如静没有回答,只是岔开了话。

韩如清轻叹的站起来,果然,在感情里面,旁观者是没有发言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