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36 爱情长跑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727 2013-07-09 15:19:49

  “安总,刚才医院来电 话,说董事长今天忽然能说话了。他要见您。” 刘谦禹走进办公室,对正在看文件的安雪臣说道。

安雪臣一愣,眉头微皱,刚能说话就要见他,想和他说什么?“把下午的行程往后挪一下,我去医院。”

“我这就去安排。还有,见了面好好说,可不要再刺激伯父了。” 刘谦禹不放心的叮嘱,怕老大一下没忍住又杠上了。

“啰嗦,这么多天我还能不冷静?”安雪臣冷冷的剜了刘谦禹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医院停车场,安雪臣刚把车停在停车格里,不经意瞥见对面的车子是韩如静的。眼色沉了一下,是来看安安的吧。

安季明住的是高级VIP病房,电梯直达顶楼,安雪臣走进房间,特别看护忙站起来问候:“安总,董事长刚醒,能发出一些简单的音节,但说话还是有些不连贯。”

安雪臣点头,说了句:“辛苦了。” 就往里间走去。

病房里陆俏蓉也在,看到安雪臣进来,笑着说:“ 雪臣来了,你爸正念叨着你呢。”

“陆姨。” 安雪臣还算客气的打招呼,虽然对陆俏蓉没什么好感,毕竟她对父亲还算尽心,上次户口本的事情也帮过他。对她的态度缓和了很多。

“你们聊着。我先回去给你爸准备些汤水。” 陆俏蓉知道父子俩有话说,她始终是个外人,于是借口离开。

“您慢走。” 安雪臣目送陆俏蓉离去。才缓缓的走到安季明的床头。

安季明的脸色不太好,看起来嘴角还有些斜,上次意外中风后医生说完全康复的可能性不大,现在能说话已经算是不错了。安雪臣一直不知道父亲有冠心病,不能受大的刺激。虽然他这个做儿子的没有尽心,可错了就是错了,不能因为生病了就抹去父亲的错。

”您找我,有什么吩咐?” 安雪臣不冷不热的问。

安季明复杂的看了儿子一眼,费力的张嘴:“公......司......还……还好……吗?”

果然,还是最关心他的事业。“放心,倒不了。”

“你......韩......如静......怎么…… 样?”安季明也相信儿子的能力,没再多问,却是问了另外一件他的心病。

安雪臣扯扯嘴唇,说:“她也离婚,你满意吗?不过......我不会同意的。无论你乐意不乐意,你的儿媳妇就只有她一人而已。”

安季明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他不能相信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儿子还是只认定那个女人。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不能再失去另一个。“她……恨……”也许是情绪起伏太大了,安季明竟然说不完整。

“对,她是恨你,也许还恨我。” 安雪臣冷冷的嘲讽,“要不是你是我父亲,我也憎恨你,可是,我还是爱她,只爱她。”

“你......你......” 安季明一急,更说不出话来。

“您别急,好好养病。等你有力气能指责我的时候,再说吧。”安雪臣凑近安季明的耳朵,缓缓的说,“爸,我真不想承认自己有这样一个父亲,可是我没得选,你放心,我还会把你当父亲,可是你也别再妄想掌控我的人生。我想,你还欠如静一句对不起,虽然她可能不太稀罕。”

安季明瞪着眼睛,喉咙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却始终发不出声。

安雪臣站起身来,神色始终冷峻。迈步走出病房,对外面的看护说:“你可能需要找医生来看一下,我想我父亲可能没有恢复。”

“啊!安总......” 看护不明就里的看着安雪臣已经走远的背影,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明明看到安董事长好了一些了......这豪门恩怨,真是不能想象啊。

安雪臣乘电梯下来,忽然想起安安,该去看看她。这些天虽然和韩如静住在同个屋檐下,可两人相处得气氛实在奇怪。他心里莫名的烦躁,不知道怎么去改善两人的关系。

安安的病房里,韩如静和她正在聊天。安安恢复的挺好,过几天就能出院了。

“韩姐,出院就让我回公司上班吧。我住的人都觉得发霉了。” 安安抱怨道。

韩如静一脸的不同意:“ 那可不行,你还是在家好好休养,你本来就是为我受伤的,我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我可不想让人说我压榨手下的员工。”

“韩姐,这是意外。你不要一直觉得亏欠我,再说了,我救的可是祁氏的老板娘,以后祁总还不是把我当恩人一样。” 安安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算的可门清。

“你啊!看来没伤到脑子,小脑经好使的很。” 韩如静打趣道。

“可是,虽然祁总对你很不错,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一直是我的表嫂。不管表哥做错什么,这么多年他为你的付出,难道就不能将功补过吗?”安安忽然垮下来脸,语气里竟是难过惋惜。

“不是什么事都能功过相抵的,就像救了个人在杀个人,能抵消吗?安安你还小,很多事不明白。” 韩如静心里有浅浅的难过流淌,雪臣的好她何尝不知道,只是......

“我不小了......” 安安正想反驳,却传来了敲门声。

韩如静站起来走过去开门,拉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来人,手忽然僵在那里。神情复杂的问:“你怎么来了?”

安雪臣看了韩如静一眼,冷然的说:“我来看看安安。” 说完侧着身子走进了病房。

韩如静愣了一会,才跟着折回去。

安安看到安雪臣很开心,嚷道:“表哥你可来了,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一眼,难道要等到追悼会才肯出现?”

“呸,净胡说。” 安雪臣对安安倒是颇有几分宠溺,“现在好好的可真是老天保佑你福大命大。你小心看紧小命,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还有什么脸见你父母。”

“表哥也相信这些乱力怪神,我百无禁忌的。” 安安笑着打趣。

安雪臣神色又凝重了一分,他原先也不信,这是发生这么多事情之后,心里难免动摇,这世间如果这有宿命,是不是人力不能抗争。抬头,别有深意的看了韩如静一眼,暗想:如静,若你真是我的宿命,我也只能心甘情愿。

“年纪大了,胆子小。” 安雪臣笑着调侃自己。

“表哥要是老了,该碎了多少少女的放心啊。” 安安夸张的说道,表哥那些疯狂的追求者,她可是见识过的。所以心里钦佩表哥这么多年心里就韩姐一个人,她就是想不通,明明这么相爱的两个人,怎么就到了这样的局面。她还想着拿表哥和韩姐的爱情做蓝本,将来一定要朝着努力。

“又说胡话了,你韩姐还在这呢。” 安雪臣笑着点点安安的额头。

安安不以为然:“我说的可对?绝无半句需要。不过表哥你意志坚定,没有被迷惑。韩姐,你说是不是值得称赞?”

韩如静一直静默的站在一旁,心头纷乱,也不知表兄妹两人说些什么,安安忽然这么一问,她有些愣住了,胡乱的点头。

“看吧!韩姐多相信表哥,你们这爱情长跑可是羡慕死人了。” 安安一脸陶醉,虽然祁总没什么缺点,可她还是觉得韩姐和表哥最相配。

爱情长跑,两人心里均是一震。是啊!是有多少年了,从他们认识开始,那些欢笑泪水,喜怒嗔痴,他们彼此相伴的岁月,苦等守候的时光,浸 印在彼此的生命中,再难分割。如今硬生生的割舍,有多痛多伤,两人都同样清楚。

抬眼,彼此相望。凝住了时间,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情深似海,无奈心酸,苍凉寂寞,却无能为力。

脸上微苦,连喉咙里都是苦意,韩如静幽然的笑:“ 爱情长跑只会累死人,千万别试。” 守候一个人,是见累心的事。还不如,爱就爱了,散就散了。

安安见韩姐如此表情,狐疑的看了表哥一眼,表哥的脸上一片肃杀,她有些不安的不敢再说话。

“安安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有空再来看你。”韩如静觉得烦闷,匆匆甩下一句话就离开了病房。

安雪臣抿嘴,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也会去了。你好好养病。” 追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