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40 姐姐,你给我一句准话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190 2013-07-09 15:19:49

  安雪臣的病房里,刘谦禹像是匆匆而来,把手上的文件袋交给自家老大。

安雪臣静默的接过来,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没有出声。刚拿回来的离婚协议,幸好没有撕掉,不然还要重新起草,这样也挺好,至少不用再麻烦。最终,还是绕不过这个坎去。

“老大,你真的决定了吗?不打算告诉韩小姐。” 刘谦禹不甘心的问,在他的想法中,老大为韩小姐付出这么多,没道理现在老大躺在病床上却让韩小姐和别人双宿双飞。

“这样,挺好的。不然,再僵持下去,我们也是个死结,解不开。” 安雪臣笑的有些凄楚,也许,他就这么的解脱了,摆脱父亲,摆脱安家的责任,也放掉他此生的挚爱。生命不在,爱有何用?

刘谦禹满脸的忧色,老大很少这么悲观,虽然医学他不是很懂,但从宁安的话中不难听出老大的病很严重。

“等明天所有的结果出来,你帮我约一下韩如静。” 安雪臣忽然下定决心的说,让刘谦禹约,就是一种态度,他愿意放手,他们,终是走到了尽头。

“好。” 刘谦禹自知多劝无益,只好点头应承。

“还有,让莎玲娜来一趟,我想和她谈谈正式把WILL GOING 交给她。” 安雪臣沉着的交代,“我想,你不会愿意一直呆在美国的。”

原因安雪臣没有明说,但刘谦禹心里明白,知道老大一切都是为了他着想,这是最好的安排。见安雪臣像交代后事一样,刘谦禹忽然难过得哽咽:“老大,你这是干什么,有病我们就治,一定能好的。”

安雪臣轻忽的笑了,说:“你知道我哥哥吗?他也以为能好的,可最后……现在看起来,我似乎比他更严重一些。谦禹你不必难过,生死的事情我看的很淡,活着才是不易。一切听凭天命吧。”这几天安雪臣忽然彻悟,与天斗,太难。只是,还是放心不下……

“老大,你别这么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去吧,我有些累,想休息,公司的事就劳烦你了。” 安雪臣打发了刘谦禹。

刘谦禹忍着心里的难过,还是满口答应,现在除了他,老大也没法信任任何人。安家,老的少的都这个病成这样,没有一个能撑起大局的人。

刘谦禹离开后,安雪臣联系了安雪晴,安雪晴得知弟弟竟然住院了,不由得放下电 话就往医院赶。

“雪臣,怎么会这样,好端端的。” 安雪晴走进病房,看到弟弟虚弱的样子,不由得眼中凝泪。

“姐,我没事。你坐。” 安雪臣倒是已经很镇定,劝姐姐先坐下来。

安雪晴面色担忧的坐下,问:“你一向都身体健康,什么病会严重到要住院?” 她刚才上来的时候有看到,这里是心内科的病房,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心脏科,难道……

“姐姐,你别瞎猜,不过是那天忽然晕倒了,我就住院检查一下。”

“结果呢?” 安雪晴追问。

安雪臣犹豫了一下,才说:“ 虽然不能确诊,但似乎不太好。医生说我心脏旁的大动脉长了个小瘤。”

“长瘤?什么瘤?严重吗?能手术吗?” 安雪晴忽然紧张的一连串的问题。

“姐姐,你先听我说,医生说这个位子的瘤子,手术的风险很大。但如果不手术的话,我就像背着个定时炸弹,说不定哪天就……”

“雪臣!说话也没个忌讳。” 安雪晴轻斥道。

安雪臣无所谓的笑笑:“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我叫姐姐来,不过是未雨绸缪一下以防万一嘛。姐姐知道任何手术都有风险的,再说现在爸爸那个样子躺着,恒安连个做主的人都没有。”

“什么叫没做主的人,你不是恒安正经的主子嘛。” 安雪晴打断了弟弟的话,她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弟弟像是在交代后事。就与心脏科,她总是有不好的印象,以前,雪宁就是这里的常客。

安雪臣却不以为意,说道:“我也是未雨绸缪,虽说只是个手术,可姐姐也知道凡事都有个风险,恒安不能一天没有人做主,我现在的状态也不合适操心恒安的事情。所以,我想请姐姐回去主持大局。”

“我?” 安雪晴大惊,她几乎对商业一窍不通,“那怎么行,我完全没有经验。”

“谁都不是天生就有经验的,姐姐也是学管理的,不过是缺少一些实战的经验,假以时日一定可以胜任。我会安排信得过的人跟在姐姐身边,其他是事情我都会安排,姐姐大可放心。” 安雪臣娓娓道来,像是筹谋已久,末了,还不忘动之以情。“姐姐也希望我不要那么操劳吧,可以安心养病。家里现在能担此重任的只有姐姐了。”

安雪晴犹豫着,可是仔细想想弟弟说的都有道理,自己没有理由反驳,只能点头答应:“我可以替你看着公司,但你也要答应我,不要瞒着我任何你的病情,雪臣,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弟弟的了,不能失去。你一定要好起来。”

“那姐姐是答应了。我明天就让司机来接你。暂时坐副总的位子吧,我会让人事部下达任命的。” 安雪臣生怕姐姐反悔,立即安排了。

事情就这样被敲定,安雪晴忽然问:“你住院如静知道吗?” 雪臣和如静的事情她也从如清那里听说了一些。

“她没必要知道。” 安雪臣神色复杂起来,“哥哥的事对她的打击很大,我不想她再承受一次,再说,我们都要离婚了。”

“真的,决定了吗?不能,挽回吗?你们那么不容易才在一起。”

安雪臣叹气:“姐姐,能原谅那样的父亲吗?易地而处,也许我也做不到,何必强人所难。她能为亲生父母做的也只有这样了,难道我还不能成全。”

安雪晴欲言又止,是啊!弟弟既然都想的那么透彻了,自然旁人再劝也是没用的。父亲,毁了她的幸福,毁了弟弟的幸福,也许,这就是报应吧。

“姐姐不要放弃,这世上能求一人真心相待实属不易,错过了也许再找不到。也不要怪如清哥哥当初的软弱,总是还没有那个力量。”

安雪晴温婉的笑:“不听我劝,却还要劝我。你啊……”

“姐姐,若是......若是......” 安雪臣忽然踟蹰不定的开口。

“怎么了?”见弟弟忽然吞吞吐吐起来,安雪晴问。

“没什么。” 安雪臣最终还是没有把盘旋在心里的话说出口,怕一下子说的太多,姐姐会吓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