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43 意外失踪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736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和程墨兰约在阿雯的咖啡小店,阿雯买下来后重新换上了原来的名字,“迷踪小站”。

两人同时出现,让阿雯觉得小小的吃惊,看到程墨兰更是嘴都合不拢,这两人的路子都是爽朗型的,简直一拍即合。许久未见,两人寒暄了几句,店里有些小忙,阿雯让两人去楼上的包厢坐,自己忙去了。

两人正好有话说,一起上楼,楼上原先是不对外开放的,如今喝咖啡成了一种潮流,店里的生意不错,阿雯就把二楼的区域也开发了出来,化成了一些包厢,让顾客有更多的选择。

刚坐下,程墨兰就迫不及待的问:“前几天还见安雪臣尾巴似得跟着你,怎么今天说去就去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已经好一阵子没回景轩了。这几天我刚好住在祁晔那里,今天接到他的电 话,开口就是要去换证。” 韩如静现在整个人开始冷静下来,回想事情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

“什么?你住祁晔那里?这是什么意思?” 程墨兰长大嘴巴,惊讶不已。

“就是住他家的意思。” 韩如静看白痴的表情。

“同居……韩如静,你厉害啊!这么快就水到渠成,难怪可怜的安雪臣只好心碎的和你换证了。” 程墨兰似褒似贬。

“不是同居。我们不可能有那种关系。” 韩如静懒得解释。

“哪种关系,你可别告诉我你们俩纯洁如纸,说话都保持一尺以上?” 程墨兰的眼中真切的写着祁晔不是那种人,鬼才信你。

好吧,韩如静承认也不可能纯洁,不过确实没有逾越底线。“我知道底线。”韩如静闷声说。

“那就是拉手接吻,搂搂抱抱一样不拉是吧。韩如静,你的底线也挺宽,我忽然替安学长不值,好歹人家守身如玉,可是个女人都不碰一下的。” 程墨兰嘴上损着,还好,不然如静这妞可真是婚内出轨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都是意外。”韩如静头大,不想解释了,明明是她伤心难过,怎么话题就扯到出轨这种事情上来了。

程墨兰挨着韩如静坐下,八卦道:“你说,是不是对祁晔有点动心了?” 反正和安雪臣是老死不能往来了,捞个祁晔不算差。

“你说的是人话吗?我今天离婚,你怎么看起来那么兴奋。”韩如静无语的瞪着程墨兰。

“离都离了,难道还一哭二闹三上吊,哭它个水淹金山寺吗?再说了,不是正合你意,至于难过的要寻死觅活嘛。” 程墨兰果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个祁晔这么好的备胎,又不是离婚了没人要,不用伤心。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男人也一样。”

听听,这话,韩如静都替严景晨担心,哪天程墨兰真的就这么跑了也未可知。

“你说,安雪臣就没有生气,你住祁晔那里去了?”

韩如静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他又不知道,生什么气。再说了,我住祁晔那里也是迫不得已。”

“不知道。不知道他怎么忽然就同意了呢,前几天还反悔来着,这男人什么心思?” 程墨兰自己揣摩着,确实,有些不像安雪臣的作风,已安雪臣对韩如静的在乎,不至于主动提出。

这么一说,韩如静也觉得奇怪,今天心思都在离婚上面,也没多想别的。现在觉得蹊跷了,安雪臣莫名其妙的失踪,又突然说要离了,怎么想都奇怪的很。

“严景晨也没说什么吗?” 韩如静问道。

“没有,正常的很。不然我回去问问。”程墨兰跳过了这一茬,还真关心上了祁晔,“给我说说祁晔,在家什么样?”

“什么样?不就是个人。” 韩如静没好气的看了程墨兰一眼,觉得这妮子是不是故意的,怎么关注点总有些偏呢。不过想想也是,她都离了,难道还揪着安雪臣猛说,那才有问题吧。

“肯定不一样,我觉得祁晔在家里肯定不会也像冰块一样,有点温度吧。” 程墨兰自行脑补了一下。

好吧,韩如静承认,程墨兰看人还是有些眼光的。不过,祁晔平时也没什么表情,家里的管家佣人都话不多,看来约束的很严格。“好一点,但大都时候也差不多,我们分房睡的,我真不太了解。”韩如静中肯的评价。

“什么?分房?祁晔肯?” 程墨兰一脸的不相信。

韩如静暗笑,他能不肯吗?现在他那种状况,就是她真睡他床上,他也什么都干不了。但这些韩如静没打算告诉墨兰,毕竟是祁晔的秘密,她也算是个外人,不能乱嚼舌根。“不信拉倒。”韩如静闲凉的说了一句。

这是阿雯端了咖啡上来:“快来尝尝,我的手艺变了没?”

程墨兰很捧场的端起来牛饮了一口,然后夸张的说:“ 阿雯,你又拜师傅了吧,比之前还要好。”

“真的吗?哄我高兴的。我要阿静说。” 阿雯明显对程墨兰的信誉产生了怀疑。

韩如静小小的尝了一口,才说:“是不错,比之前好。”

阿雯这才相信,又问:“你们聊什么呢?”

“聊她今天刚离婚啊。” 程墨兰直白的说出来了。

“什么?” 阿雯不可置信的看向韩如静,离婚?

韩如静点头,承认:“没错,确实是今天刚换的证。”

“如静,你没事吧?” 阿雯有些不放心的问,“和......安雪臣吗?”

韩如静点头,也不再解释。反倒是程墨兰没心没肺的说:“安啦,你不要替她担心,这女人本事,早就找好下家了,比安雪臣还牛逼。”

阿雯听的将信将疑,信息量太大,原谅她消化不了。

“听她瞎扯,没有的事。都是些场面上的事情,阿雯不要放在心上。”韩如静淡淡的解释,淡定的像是谈论别人的事。其实,都是预料中的结局,没什么接受不了的。

“好了。不提臭男人。我们今天喝酒去,不醉不归。” 程墨兰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直拥护。

“不过,你先替我甩掉讨厌的尾巴。” 韩如静从二楼望下去,还能看到祁晔的司机和保镖尽职的守着。

“小CASE 。”程墨兰得意洋洋的说道,甩人,是她的强项。

没一会儿,三人下楼,韩如静交代司机自己搭朋友的车走,让他先回去,并同意让保镖跟着。于是司机问了地址,就同意回去了。

三人坐程墨兰的车,车子上路之后,三两下的功夫,就成功摆脱了小尾巴。程墨兰得意的笑了,还不忘夸几句自己。

司机回到祁晔那里,祁晔已经让管家在门口等着了。时间有些晚,他不由得担心如静的安全。

“先生,韩小姐让我先回来,她自己和朋友去酒吧了。我让保镖跟着。” 司机有些心惊胆战的看着老板,生怕老板发火。

“酒吧?” 祁晔皱眉,离个婚就打击那么大吗?至于去酒吧买醉?“哪个酒吧,和什么人?”

“和两个年轻的小姐,应该是韩小姐的朋友。去的是湛蓝。” 司机恭敬的回答。

湛蓝,祁晔知道,以前秦澜的小产业,可心里还是不放心。正想那手机打给韩如静,忽然管家来回报:“先生,保镖说他们跟丢了,现在正在去湛蓝的路上。”

祁晔的脸上顿时聚集起了担忧和怒气,两个大活人还能把人跟丢,要是如静有个三长两短,他非拔了他们的皮。

祁晔毫不犹豫的拨通韩如静的手机,可是一直是无人接听。忽然的,祁晔心里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没一会儿,保镖又来回报,说在湛蓝找不到人。

祁晔这次是真的不淡定了,也许是他们没找到人,也许,她们压根没去湛蓝,有心摆脱,也许地址也是瞎扯的。但手机不通是事实,这才是让祁晔最担心的,怕出了意外。

“那两个女孩子,知道身份吗?” 祁晔问。

“知道,一个叫程墨兰,另一个不太清楚,她们叫她阿雯。”

程墨兰?祁晔想了一会儿,忽然说道:“ 联系严景晨。” 他记得这个名字,那个犀利的记者,应该和严景晨脱不了关系。现在他自己不能乱,也许只是虚惊一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