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46 是绑架吧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03 2013-07-09 15:19:49

  安雪臣和严景晨两人转身进了客厅,此时祁晔已经服了药,身上的痛楚略减,脸上除了冷峻苍白了一些,看不出其他的异样。

两人进来,祁晔没抬眼,没说话。主人一点都不热络,来客倒是悠然自得不显一丝尴尬。

三人静默的坐着,等着赵市长的回复。尽管心里都有担心和焦虑,却不愿在他人面前表现出来。因此,三个同样强势的男人周身的气场显得异常冷肃。

手机铃声打破了满室的寂静,安雪臣和严景晨一起向祁晔看过去,在两双眼睛的注视下,祁晔从容无比的接通了。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祁晔的神色变得凝重,附和了几声才结束通话。

“已经找到地方了。”祁晔清冷的声音响起,抬头看向严景晨,说道,“ 严先生,和祁某合作一回如何?”

严景晨心里惊讶,祁晔这么骄傲的人,肯向他借人,情况一定不乐观。转头看了看安雪臣,只见安雪臣略略的点头,才说:“ 祁总请说。”

祁晔这次没忽略他们的细节,他原以为严景晨和安雪臣两人只是朋友,多年现在看起来,安雪臣似乎更占着领导权,他玩味起来,安雪臣的实力,到底变成了谜。“好,既然这样,我想请严先生的人做策应,里应外合,攻其不备,才能万无一失。”

“地点?” 安雪臣淡淡的插了句嘴。

祁晔的管家立即拿上了电脑本,已经标注了地图。严景晨和祁晔商量了起来,安雪臣悄然的站起来,向门口走去。掏出手机,开始拨号码。

“喂,老板,这么晚了什么事?” 手机那段迷糊的女声,显然是被在睡梦中惊醒的。

“抱歉,莎琳娜。” 安雪臣歉意的说道,“有些急事,想找你帮忙。”

“什么事,说吧。” 莎琳娜的声音立即清醒了起来,她知道安雪臣的性格,要是没有急事不会半夜三更的来打扰她。

“是这样的,你认识梅夫人吗?”

“梅夫人?!老板,你不会惹上她了吧!” 莎琳娜惊叫。

那就是认识了。安雪臣心里默想。“那我就不说废话了,昨晚,她可能绑架了两个人。虽然不能肯定,但有很大可能是她。我想梅夫人的性格你比我了解,所以我想请你帮忙。”

“救人?还是谈交情?”莎玲娜反问。

“救人,如果你愿意谈交情,我也乐意,只要能救出人来。” 安雪臣竟然还能打趣。

“老板,这可是个难度系数很高的任务,我总该知道救的什么人吧。” 莎琳娜在手机那头拿娇。

安雪臣略沉吟,还是如实相告:“韩如静,和她的朋友。”

那头沉默了很久,才出声:“老板拿什么报答我?”

“欠你个人情,随你开条件。” 安雪臣爽快的答应。

“以身相许?”

“莎琳娜!” 安雪臣无奈的警告她不要玩的过火。

“OK,记住了,你欠我一个人情。”莎琳娜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情,老板几乎没有这么放低姿态的求过人,一定是很爱那个叫韩如静的女人,好吧,她就大度一点,如果这个女人死了,估计老板也要崩溃,自己还是做个善良的天使吧。“老板你别告诉我就我一个人去?”

“当然不是,其他的事你不要管,只要救出两个人就行了。”

“地点发给我,我现在出发。” 莎琳娜爽快的说。

“好。多谢!” 这句话安雪臣说的很诚恳,其实在确定是梅夫人指使后他就一直在考虑要不要请莎琳娜帮忙,刚才看到祁晔那么慎重的样子,他才决定自己不能冒险,欠人情事小,要是如静有个闪失,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回到客厅的时候,祁晔和严景晨已经商量好准备出发了。

严景晨问:“ 和我们一起去?”

安雪臣点头。没有说话,也没有说他请了帮手。

“那出发吧。” 祁晔冷冷的语气,淡淡的扫了一眼安雪臣,刚才他一直不在客厅,祁晔可不会觉得安雪臣是去外面散步了。

天将破晓,韩如静从昏睡中醒来,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头痛欲裂。就着昏暗的光线,发现自己在一个仓库一样的地方,顿时情醒过来,什么情况?韩如静的心跳剧烈起来,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昨晚的情形,自己和墨兰阿雯在一起喝酒,有些喝大了,朦胧间听到有男人的声音,好像上了车,再后来就断片了。

墨兰?对了,墨兰,韩如静环顾了一下周围,才发现程墨兰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手脚也是被绑着的。可是没有发现阿雯,也许阿雯逃脱了,现在这种情形,只有自救了。

“墨兰,墨兰......”韩如静对着程墨兰轻声喊。

程墨兰似在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疑惑的问:“这……哪里啊?我怎么动不了......”

看程墨兰这个样子,韩如静想也知道她比自己还要不省人事,问她也是白搭。“我们得想办法出去?”

“你说是谁绑我们到这里来的?” 程墨兰坐起来,试图靠近韩如静。最初的惊讶过后,她也已经醒过神来。

韩如静心里猜测,这件事情和祁晔脱不了干系,从他那么慎重的出门也要保镖跟着的情形来看,忽然有些后悔昨天把那些保镖甩掉了。

“应该是冲我来的,连累你了。” 韩如静苦笑。

“说什么连不连累的,你说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程墨兰已经移到了韩如静身边,努力伸手解她手上的绳子。

“应该会吧。”都一个晚上过去了,祁晔发现她不见了,一定会派人找的。不过这个地方看起来就偏僻的很,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让人心底发毛。

“但愿,不过还是自己想办法来的靠谱。” 程墨兰多年记者的坚韧品质,在这时候发挥的淋漓精致。

正说着,门外传来了交谈声:“大哥,你说里面那两个女人什么来头?”

“多嘴。不该你问的事情就别问,只要按着上头的指示做就是了。”

“那两个小娘们长得倒是如花似玉,看的人心里痒痒。”

“你给我安分一点,上头说了,只准抓来,不准伤到她们,一定有别的用处。你去看看,她们醒了没有?”

“喝的这么醉,哪那么快醒......”虽然抱怨着,但还是有人起身开门进来。

韩如静和程墨兰迅速对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装睡。起码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她们暂时安全。

来人走过来,用脚踢了踢两人,见没什么动静,就出去了。“大哥放心吧,睡得跟死猪一样,我看着,你先眯一会,晾两个女人也耍不出什么花样。”

“恩,你多留点心。可不能出什么篓子,上头亲自督办的,一定很重要。”

有脚步声渐渐走远,韩如静和程墨兰对望一眼,慢慢坐起来,不敢弄出太大的声响。

“看来我们是做人质了。” 程墨兰小声说道。

“这样也好,人质起码还有些利用价值,就不愁没人来营救了。” 韩如静说的乐观。

“先解绳子吧……”程墨兰反手,开始努力,幸亏因为好奇,以前在严景晨那里学过一些招数,也是外面那些人以为他们两个女人,疏于防范,绑的绳结不算难解,一会儿工夫,程墨兰就解开了韩如静手上的绳子。

两人把手脚上的绳子都清理掉,站起来,韩如静小声说:“我们四处找找,有什么可以出去的地方。”

程墨兰点头,两人分头行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