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49 让如静回来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162 2013-07-09 15:19:49

  出了主屋,安雪臣几乎是把身体一半的力量放在了莎琳娜的身上。

“老板,你怎么了?”莎琳娜惊呼。

“嘘,小声点。我只是有些不舒服,你扶我一把。”安雪臣轻声说道。

莎琳娜立即会意,可是有些不甘心的说:“你是怕她知道吧。为什么?”

这个为什么,包含了很多意思,既然在乎,为什么甘心把韩如静交给祁晔,为什么不告诉韩如静实情,又为什么不顾自己的安危来救她,不惜欠下这么大的一份人情。莎琳娜记得,无论多么艰难,安雪臣从没有开口求过她什么,即使她都会帮她。可是为了韩如静,他已经破例了两次。

“你不懂,爱她,就要给她最好的照顾,而我,已经做不到了。”安雪臣说的心酸无奈,百转愁肠。

我懂,所以我愿意为你做所有你想做的事情,哪怕是帮助自己的情敌。莎琳娜心里暗暗想着,却再不发一言。

出了宅子,安雪臣先上了严景晨的车。程墨兰看到韩如静出来,迎上去问:“没事吧?”

“没事,墨兰你和景晨回去吧。连累你了,抱歉的话我也不说了。还有联系一下阿雯,确定她没事。”韩如静浅淡的说。

“你和他回去?”程墨兰犹豫了一下还是问。

“恩。走吧。”韩如静没说别的,扶着祁晔上了车。也没有再看安雪臣,总是,不再相见了。

程墨兰叹气,走回了车里。看来,如静和安学长的缘分终究是断了。今天,如静做了选择,她选了祁晔。墨兰不知道是对还是不对,只是,心里惆怅……

安雪臣坐在车里,余光瞟见祁晔的车子绝尘而去,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就这样吧,结束吧,她再不是您能捧在手里的娃娃,再不需要你尽心呵护,你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也无法做到一生一世了......

一路到家,祁晔和韩如静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直到韩如静扶着祁晔在床上躺下,掀起衣服看他的伤口,才倒吸了一口气,雪白的纱布上已经是殷红一片。

韩如静的眼睛有些红,声音都打颤:“让你逞强!我去给你拿纱布换。”

“等等......”祁晔拉住了韩如静,说道,“没事的,只是有些渗血,你坐,我有话和你说。”

“先换了伤口再说。”

“如静,别和我闹。”已经折腾了一夜,祁晔确实累的很,可是有些话很要紧,一定要说。

韩如静不忍心,还是在床沿上坐了下来。“说吧。”

“你们......证换了没?”祁晔问的有些尴尬。

韩如静瞪大了眼睛,就这事,有那么要紧吗?“换了。”

“真的?”直到韩如静不会骗他,祁晔的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他很怕安雪臣反悔,他知道韩如静有多爱安雪臣,只要安雪臣不松口,如静怕万难也……幸好。

“不信拉倒。”韩如静白了祁晔一眼,“既然这么闲,你就和我说说梅夫人吧。还有你这伤,可不许敷衍我。”

“我忽然觉得好累啊。不行了,我要睡觉了。”祁晔立马开始打马虎眼。

“喂,你装啊,装……”韩如静推他。

“真的,伤口疼,你看,又出血了。”祁晔唱作俱佳的说。

韩如静低头一看,确实是有新的鲜血渗出来,不再为难他。却说:“好,你先休息,我给你找医生来看。等你睡醒了,想好真么交代,这次再打马虎眼,你知道后果的。”

祁晔不说话,闭上眼假寐,不错,知道威胁他了。这女人,一向知道这么抓他的弱点,可是,他现在是真的没力气讲,等他睡醒了吧......渐渐的,就沉入了梦想。

韩如静看着祁晔沉沉睡去,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酸楚涌上来。这一天一夜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实在没办法消化,看来她要冷静一下,好好的理一理思绪。替祁晔盖好被子,韩如静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安雪臣的病房里,宁安脸色凝重的发脾气:“你当自己身子铁打的,还敢偷跑出去一整晚,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

安雪臣倒是好脾气的不计较,任由宁安念叨。

“好了,他都一晚上没睡了,去都去了,还能怎么样?让他好好休息吧。”严景晨阻止了宁安的唠叨。

“我这拼命给他研究手术方案,他不要命似得,我这是操的什么心。”宁安还是忿忿不平,医生最不喜欢的就是不听话的病人。

“说吧,到底怎么样?”安雪臣也没废话,直接问了他想要知道的结果。

宁安眉头皱了一下,抿嘴说:“不乐观,风险很大。”

“你的建议呢?”安雪臣倒也没太大的反应,反正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手术,才能一劳永逸。再拖下去,可能连手术的机会都没有。”宁安直接的说出了结果。

安雪臣一脸淡然,好像要抉择的不是他的性命。“好,听你的。替我安排吧。尽快!”有时候,等待也是一种无休止的折磨,不如给个痛快的结果。他已经等待的太久了,等如静发现自己的心意,等她放下对哥哥的愧疚,等与她重逢。所以,对自己的生命,他不想再这么等下去了。是生是死,都是个了断。

“歇着吧。”宁安知道了安雪臣的决定,不再打扰他,对严景晨说,“你也回去吧。”

“我就走。”严景晨送宁安出门,又折回来,欲言又止。

“什么话,想说就说。不然就回家好好陪陪墨兰,她也受了不小的惊吓。”安雪臣抬了抬眼,没什么表情。

“真的决定了?”严景晨似乎还不太能接受事实,又发生那么一连串的事情。“要是墨兰问起来......”

“如实说。”安雪臣知道严景晨很少瞒着程墨兰什么事情,原先他不想告诉如静的,可是回来的路上想了良久,觉得如静在祁晔身边确实不安全,梅夫人还是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弃的。纵然如静知道了痛苦,也好过在祁晔身边丢了性命。

“你是想?”严景晨有些明白安雪臣的想法。

“我没怎么想,也许我命不久矣,就自私一点吧。”安雪臣轻笑,“能让她陪着,我走的也心安了。只是......”安雪臣没说下去,只是,又要为难如静了,他本极力的想避开这样的结果,却最终拗不过自己的私心。

“你休息吧,我回去了。”严景晨无话可说,只好离开。雪臣决定的事情,他人再劝也是枉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