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41 从此,相忘于江湖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640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接到安雪臣的电 话时颇感意外,她还以为雪臣不打算联系她了呢。这几天她一直呆在祁晔的别墅里照顾伤病员,两人的关系也前所未有的和谐,许是祁晔生病的缘故,少了一些平时凌厉的针锋相对,整个人看起来柔和了许多,两人的对话也轻松。

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如静确实把祁晔当做了朋友,照顾他也算尽心。平时祁晔大都在处理公司的文件,韩如静总是劝他多休息,这时两人会唇枪舌剑一番,最后祁晔也会依了韩如静的意思。对韩如静,祁晔总是多了一分忍让。

安雪臣来电的意思很清楚,也没解释这几天自己到底去了哪里,只是说让韩如静下午带上证件去民政局。言下之意就是把手续办了,虽然这时韩如静所希望的,但真的听到安雪臣答应下来,韩如静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喘不过气。

一个人在房间里呆了很久,管家过来请韩如静,说是祁晔要见她,如静才回过神来,自个无奈的笑,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局,真的到了这一步,还悲春伤秋个什么劲,矫情!韩如静暗骂了自己一句,收拾了心情,去祁晔房里。

祁晔这几天伤势稍微好了一些,所以也能稍微挪动一下,韩如静进去的时候,看到他正倚在床上看文件。不由的嘟哝了一句:“ 天天这么多文件,难道祁氏就你一个能做事的?”

祁晔抬眼瞅了韩如静一下,有些奇怪一大早她哪来的大么大的无名火。“做事的人多,能决定的只有我一个。”

“嘚瑟!” 韩如静轻轻嘟哝了一句,去拉窗帘。

“事实。”祁晔很实事求是的说了一句,颇为不要脸,“今天起晚了吗?还要人去请?”

韩如静身形顿了一下,不太自然的说:“没有,接了个电 话,耽搁了。”

也算句实话,可是敷衍的很。祁晔心里计较了一下,没有问。“早点吃了吗?”

“没有。正打算吃,不是让少爷你召唤了嘛。” 韩如静半抱怨的说道。

“我的不是。”祁晔承认的毫无诚意,“等会用完早餐,去一下赵市长那里。”

原来是找人跑腿,犹豫了一下说道:“下午,我有事出去一下。”

“要紧吗?最近少出门。” 祁晔皱眉,似乎不太认同韩如静。

“祁总,这是变相软禁。佣人还能放假呢?小心我告你剥夺人生自由。” 她好好的和他商量,没想到竟然不同意。

祁晔递过来一个轻视的眼神,明显的写着:你去告啊!韩如静在心里问候他,大爷的,有钱了不起啊!

见韩如静一脸的不服气,祁晔才解释:“ 最近不太平,我是怕你出事,哪里都没有家里安全。”

“那你还让我去赵市长那里。” 韩如静不服气的顶嘴。

那是没办法,他现在哪里敢信任什么人。除了韩如静这半个局外人。“那不一样。” 祁晔淡淡的说了四个字。

哪里不一样,她怎么没看出来。韩如静气鼓鼓的想,而后说:“本来下午去和安雪臣办手续的,既然祁总不肯,那算了。”

祁晔猛抬头,脸色变了变,办手续,是离婚的意思吧。他还以为安雪臣不会这么轻易放手呢?!怎么会? 不过,管它什么原因,还有什么比安雪臣肯点头更好的。不自然的咳了几声,祁晔才说:“这件事,当然另当别论了。多派几个人跟着就是了。” 早完事他早安心,韩如静的自由身,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韩如静却忽然刁难起来:“ 我忽然觉得今天不太舒服,要不还是改天吧。反正也不着急。再说还要去赵市长那儿,时间有些紧呢。”

“韩如静!” 祁晔恨得牙痒痒,明知道韩如静是故意的,就是拿她没办法。本来这事的决定权就在别人手上,自己也只能在一旁着急干看着。眼见着水到渠成了,怎么能说不干就不干了。“赵市长那里改天去也行,现在应该有时间了吧。”

“那么希望我离婚啊!” 韩如静还不怕死的问。

“你说呢?”祁晔盯着韩如静看,“中国人不是讲名正言顺嘛。我这也是入乡随俗。”

韩如静叹气,走到祁晔身边站定,语气前所未有的真诚:“ 祁晔,你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你知道的,即使离婚了,我也不可能爱上你。”

祁晔的脸色晦暗,好半响才说:“不试试,怎么知道?”

对于祁晔的固执,韩如静无话可说,也不想和他争辩,她要的是交易,不是爱情,但确实是利用了祁晔对她的好感。“祁晔,对不起。也许,你可以考虑中止这场交易,我,已经失去了爱的能力。” 除了安雪臣,她确实没法爱别人。当初,各种缘由下,她竟然相处了这么个计划,现在她后悔了,她不该这么对祁晔,确实不公平。

祁晔的脸色十分的难看,韩如静这是想从他身边逃脱。“我没要求你爱上你,还是,你怕在我身边久了会情不自禁。”

韩如静的脸色微变,祁晔确实自信,一说的是实话,没有人能保证,在这么出色的一个男人身边不会日久生情。可是,她不会抛弃对安雪臣的感情,她也不敢,祁晔说的没错,她确实害怕,也许将来的某天,自己的心里会有祁晔的位置。那时,又怎么对得起雪臣的深情。

“怎么,被我说中了。” 祁晔冷哼。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再考虑考虑吧。” 韩如静有些慌乱,“我先去赵市长那里了。” 几乎是飞奔出的房间。

祁晔低头,眸色沉沉,这世上,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只看他愿不愿意,韩如静,你还想跑哪里去。他祁晔看上的,除非他自己放手,否则......

民政局门口,刘谦禹执意要陪安雪臣前来,安雪臣拗不过他,只好同意。从医院出来到现在,安雪臣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靠着后座,闭眸沉思。

“老大,韩小姐来了。” 刘谦禹看到韩如静从车子上下来。

安雪臣睁眼,脸上的表情紧绷,却还是开门下车。该来的,总躲不过。“你在这里等我。” 淡淡的吩咐刘谦禹,安雪臣向韩如静走去。

那个女子,还是他记忆中的样子。往事历历在目,在安雪臣脑海里翻腾。初见时如清手中牵着的小公主,娴静乖巧;她看雪宁的痴迷眼神,让他黯然神伤,第一次,他知道那不仅仅是自己的玩伴,而是他愿意用全部去换取的娃娃;学校的小树林,他因为愤怒而强 吻了她,第一次记住了她的味道;会议室暗夜里的守护相偎,他们终于彼此承认了心意;她远走,他追着去,异国他乡那场混乱的结局,她伤,他痛,她躲避,他守候;再见时,他们彼此伪装坚强,却抵不过情真意切;她同意嫁他时,他心里的喜悦简直无可比拟,他以为,他们会就此幸福的走下去。

然而事实总是那么残酷,他赢了哥哥,赢了时间,却赢不了宿命。他不能否认父亲的错,不能否认他的血缘,他们,终究是在这岔口上要愈行愈远。

思绪飘忽间,安雪臣已经站在了韩如静面前,韩如静抬头,看到安雪臣的脸色有些苍白,恍然见,她莫名的想起了安雪宁总是没有血色的脸,心头有浅浅的不安划过:“雪臣,很忙吗?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安雪臣笑着掩饰:“没什么,可能刚下飞机有些累。我们进去吧。”

见安雪臣不想搭理她的样子,韩如静的关心也梗在了喉咙口,犹豫着咽了下去。

两人并肩走着,韩如静落后半步的距离。

“这几天你怎么没回景轩住?” 安雪臣忽然问,他不在,不代表不知道韩如静的事情。

韩如静心里咯噔一下,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安雪臣实情。

“那里,我不会回去住了。留给你!” 安雪臣也没想听韩如静的回答,自顾自安排着。

“我......不用......” 韩如静下意识的拒绝。

安雪臣轻笑,语气毋庸置疑:“ 别争了!结婚也没给你买什么东西,一套房子而已,你不会拒绝吧。”

韩如静要婉拒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一套房子,对于两人来说确实都不算什么。就留着吧,于是轻轻点头。

“这是过户的文件,手续都办好了。” 安雪臣把一个文件袋递过去,其实知道只要他放手,她多半要跟祁晔走的,回不回来,还不知道。只是总希望,如果他不在了,总能有些地方能留住他们的回忆,虽然景轩他们住的时间并不长。

韩如静顺从的接过来,原来早有准备。雪臣也是心意坚定的人,并不容他人拒绝。“谢谢。” 也许不该道谢,可是韩如静确实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很快两人就办好了手续,由于已经签了协议,没有什么分歧,办的很顺利。办事人员见两人都有些不舍得样子,心里不由奇怪,安家太子爷和秦家的二小姐,前几日的绯闻可是登的沸沸扬扬,上流社会真是复杂,前一刻还情深似海,这刻就分道扬镳了。

“韩小姐,安先生,你们还要考虑一下吗?” 办事人员是个有些年纪的女人,见面前这对璧人真是郎才女貌,不由心里可惜。

两人没有看对方,只是缓缓的摇头,纵然心痛,也早就知道了结局,还能怎么?

“那就相互签名吧。”

两人迅速签字,然后手中就多了一本离婚证。闪婚闪离,真是南柯一梦啊!韩如静低头,觉得眼前离婚证三个字有些刺目,灼的她头疼。

站起身来,韩如静忽然觉得头晕的厉害,晃了一下。安雪臣伸手去扶,却别韩如静推开。他们,已经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最终,她都没有为他披上婚纱,那些她不该奢求的东西,最后是求不到的。

安雪臣跟在韩如静身后,默不作声。她有多痛,他就有多痛,此时,任何的话都显得苍白无力。走出民政局,安雪臣哑然开口:“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有人接我。” 韩如静婉拒。

“好。那......我先走了。” 说不出再见,还是不见了吧。

安雪臣转身,用力让自己看起来坚定冷静。

“雪臣……” 忍不住,韩如静叫住了他。

安雪臣猛转身,他心里甚至有一些小小的奢望,希望如静反悔了......

韩如静抬眼看他,就再看一眼吧,从此,是真的相忘于江湖了!“你……保重……”

安雪臣的心忽然像失重了一样,坠了下去。只是,让他保重吗?在心底苦笑,安雪臣,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现在后悔算什么,罢了就这样吧。抬头,伪装了一个不太成功的笑容,淡淡的说:“你也是......”

他们彼此的陪伴,终将随彼此远去的身影渐行渐远......一段执手,一段牵念......慢慢散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