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45 消息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40 2013-07-09 15:19:49

  酒吧门口,乔景刚应酬完客人,等司机开车过来,抬头就看到一个异常眼熟的身影。乔景心里咯噔一下,有些不敢置信,今天喝了些酒,但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醉,不是幻觉,绝不是。

几乎没有思考的凭着本能,乔景走了过去,在女子面前站定,才终于确定他没有看错。阿雯,真的回来了!

阿雯心里焦急,自然没注意周遭的环境,只是急匆匆的走路,忽然抬头就看到一堵人墙,来不及的撞了上去。“对不起……”也不顾上自己疼,阿雯先开口道歉。

“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老样子。”乔景眼中有浅浅的笑意,他确实没有想到,还能在这个城市偶遇她。

听到熟悉的声音,阿雯有些恍惚,她不会是产生幻觉了吧。抬头,却看到朝思暮想的人近在咫尺,她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他,在她最无助的时候。许是见到了熟悉的人,阿雯也不知怎的,眼中泛起了湿意。

见阿雯眼睛微红,乔景以为是撞疼了。伸手去揉阿雯的额头,问:“撞疼了?” 原来不管多久没有联系,还是会自然的为她心疼,那些离别的时间,似乎一下子消失了。

“乔景……” 听到这句熟悉的话,阿雯紧绷的情绪地下子断了,哇的哭了出来。

倒是让乔景措手不及,心里讶异:不至于吧,只撞了一下。无奈的把人儿拉进怀里安抚:“ 不哭了,乖,不哭......” 乔景也不知所以然,只好耐心的哄。

而阿雯接下来的话,直接把乔景说愣了:“如静不见了。”

“你说什么?” 乔景猛然拉开阿雯问道。

“如静,让人抓走了,还有墨兰。”

抓走了?乔景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可是,阿雯怎么会用上这三个字,他以为有祁晔在,谁敢动如静一根头发。“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乔景觉得事情也许没有想象的简单。

阿雯也停止了哭泣,啜泣的说:“我们三人刚才在酒吧喝酒的,她们两个喝醉了,出来的时候墨兰说忘了拿手机,我就回去给她找。结果我出来的时候发现她们两个都不见了。泊车小弟说她们让四个黑衣人抓走了。她们,一定是出事了,乔景,你帮忙找找……”

“好好,你别急。放心,一定能找到的,不会有事的。” 乔景安慰道,听阿雯这么一说,乔景也觉得事情不简单,如静是他的妹妹,他心里也不安起来。

乔景又和泊车小弟核实了一下,觉得这是绑架,一定是。想了一下,还是拨通了祁晔的手机。

祁晔家里三个男人气氛正尴尬,整个客厅的气压低的让人喘不过气,忽然响起来的铃声让大家的精神都一震。祁晔看到来电的显示人,心里虽然疑惑,还是接了起来:“有事?”

“如静的事,祁总有兴趣知道吗?或者,我该找安雪臣?”

“不必,他就在我这。”

“看来我想的没错。”祁晔这样回答,乔景就知道事情是真的,也不再兜圈子,直截了当的说,“ 如静,被绑架了,我等会把酒吧门口的监控发给你,找人的事,祁总应该比我在行吧。”

祁晔也不想和乔景啰嗦,却问:“你怎么知道的?”

“碰巧遇到了其中的一个,对了,告诉严景晨,程墨兰也被绑走了,手机还落在我这里。有消息请祁总尽快通知我,那个是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祁总该知道后果吧。” 乔景不是笨蛋,这些天前后发生的事情串起来,也能想出个大概,如静的事和祁晔脱不了干系。

虽然听的出乔景是在威胁,但祁晔现在没时间和他计较。可以确定,如静和程墨兰是被绑架了,至于谁绑架的,如此明目张胆,祁晔想除了母亲也不作第二人了吧。

“放心,剩下的事,交给我。” 祁晔挂断,和客厅里还有两个男人说,“ 可以确定,是被绑架了。”

“在哪?” 严景晨的职业素养很快的体现出来,几乎是立即反应过来。

这时祁晔的手机进来一则消息,祁晔把它接到了手提电脑上,三个人看完,严景晨先开口:“ 梅夫人还真是明目张胆,这是,引祁总上钩吧。”

祁晔不发话,脸色阴沉的很,母亲这是挑衅他了,在酒吧门口绑人,让视频清楚的拍到,就是等着他找过去。“严先生家的保全系统,应该找得到人吧。”

严景晨现在倒是安心了一点,既然是引祁晔上钩了,那么如静和墨兰暂时应该没有危险。

一直在一旁的安雪臣忽然开口了:“ 景晨家的跟踪系统再好,也没有市局的监控来的完善,祁总,可以找赵市长帮个忙。”

祁晔皱眉,没想到安雪臣会这么说。他和赵叔最近确实在跟踪母亲,可是安雪臣这么直接的提出来,祁晔倒是觉得该重新评估安雪臣的实力。把赵叔牵扯进来,他什么意思?

“祁总,这是绑架案。可以寻求警力帮助的。” 安雪臣淡淡的提醒道。

祁晔抿唇,还是拨通了赵市长的电 话:“赵叔,这么晚吵醒你了。我想请你帮个忙,如静被绑架了......对......应该是的......好......我把视频发给您,等您的消息。”

而后,祁晔有吩咐了管家:“去准备一下。有消息我们就出发。”

片刻后,客厅里又是一片静默,祁晔的脸色有些苍白,而安雪臣的气色也不太好。严景晨小声问:“你没事吧。”

安雪臣摇摇头,现在这种时候,他就是有事也要硬撑着。“景晨,陪我出去透透气。”

严景晨跟着安雪臣走了出去,祁晔也没有质疑。只是伸手捂住肚子,管家折返回来看到这情形,忙问:“先生,您没事吧?”

祁晔缓缓摇头,现在这种时候,他怎敢让自己有事?“你去拿两片止疼药来。”

“先生!”

“快去。” 祁晔低吼。

管家无奈,只好去取药。

客厅外面的花园,安雪臣问后面出来的严景晨:“怎么看?”

“有点复杂。” 严景晨实话实说。

“你也去找,安排一下。”安雪臣说的很简单,严景晨却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不能完全相信祁晔,毕竟那位梅夫人和他关系亲密......他们谁都不能确定,祁晔能为如静做到什么程度。

“好。我这就去安排。” 严景晨说着就到一旁打电 话。

安雪臣有些烦躁的掏出烟,点着,他刚才的那些镇定,不过是做给祁晔看的,如静好好的被绑架了,他心里除了焦急,还恨自己,要不是自己今天和如静去换证,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不该,让祁晔和如静扯上关系的,现在把如静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他难辞其咎。这次把如静找回来后,说什么,他都不会让她回祁晔这里的。

严景晨安排好一切,回来看到安雪臣在抽烟,不赞同的说:“ 医生说不能抽,怎么不听劝?”

“心烦……” 安雪臣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你就是太宠着她,凡事只要她喜欢都依着,自己再难,也不肯委屈她。” 严景晨忍不住数落。这些年,他和如静的分分合合,他都看在眼里,他始终认为,在他们的这份感情里,雪臣付出的要比如静多得多。

安雪臣轻笑,说道:“你不也一样。”他们彼此彼此,都数十年如一日的为了一个心里牵挂的女人。“这次,对不起!”

“大家兄弟,说这些干什么,倒是你,不舒服不要硬撑。” 严景晨不放心的叮嘱。

“进去吧。” 安雪臣掐灭了烟蒂,转身进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