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48 怎么可能不管她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837 2013-07-09 15:19:49

  “没关系,你的意思是我好心被当驴肝肺了?” 安雪臣不可思议的看着韩如静,这女人没搞错吧,自己好心好意来救她,结果,她在那里担心别的男人,“要不是祁晔,你能被人绑架吗?”

“我是生是死,和你什么相干。安雪臣,我记得昨天我们刚办了手续,现在该是陌路人了吧。”韩如静心里着急祁晔的伤,说话的语气也不中听。

这下子安雪臣的脸色是彻底的铁青了,怒道:“好好,我是多管闲事,你要去送死,你去啊,去啊,我不拦着。”

一旁的莎琳娜有些懵了,这是......竟然是离婚的......都离了老板还瞎起劲。而且听上去还有旁的男人,她还以为是女人在老板那儿都能成绕指柔啊!原来也有例外,这是不是中国人说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严景晨和程墨兰看着战局深温,可两人都不敢插话,这对冤家对着干起来,哪有人劝的住,反正最后安雪臣都会自己收拾残局的。

“我这就去。还有,以后我的事,和你无关。别自作多情……”韩如静骄傲的说完,朝全面走去。

安雪臣忍无可忍的骂了一句粗话。这女人,翻脸也太快了吧。

“安老大,那我们怎么办?” 程墨兰弱弱的问了一句。

“怎么办? ” 安雪臣气都换不过来,用手捂着胸口。

严景晨见状,忙过去扶:“ 雪臣,哪里不舒服?药呢?”

安雪臣摆摆手,程墨兰却疑惑的问:“安老大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气的。” 安雪臣掩饰的说,“景晨,你送墨兰回去吧。”

“那你呢?”

安雪臣苦笑:“那么任性,以后没我在,可怎么是好。我还是去看看吧,免得惹出更大的乱子。”

“老板,她都不要你管了,你还……” 莎琳娜忍不住替安雪臣抱不平。

安雪臣轻笑了一声:“我都习惯了,怎么能真的不管她。”

“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莎琳娜说道。

安雪臣也没有拒绝,轻点头。

“我在外面等你们。” 严景晨说道,这个地方他们还不熟悉,一定要有外援,不然不小心就会被包抄的。

韩如静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这里的建筑,是个看起来很古老的庄子,果然是僻静的地方。她刚才这么说,也是不希望安雪臣再跟着她涉险,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雪臣不必搅合到她和祁晔的事情里来。

况且刚才知道雪臣竟然是WILL GOING 的幕后老板,她的确有些震惊。看来雪臣瞒着她的事情不定不少,只是这一切,现在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继续往前走,就听到有脚步声朝自己的方向走来。韩如静身子一侧,躲进了廊柱后面。

来人用英文交谈,韩如静也能听个大概。

“那个人真的是夫人的儿子?”

“我们只是替夫人办事,不要打听。”

“那个抓来的女人是谁?”

“都说了不要打听,规矩你不会不知道吧。”

声音渐去渐远,韩如静才从廊柱后面出来,继续往主屋走去。也许是梅夫人对自己的防卫太有信心,一路走来,竟然没看到什么守卫,韩如静就走到了主屋的门口。

听到里面梅夫人的声音:“等会那个女人来了,看你怎么办?”

韩如静知道梅夫人口中说的一定是自己,就走上前去朗声道:“夫人找我,所谓何事?”

梅夫人看到活动自如的韩如静,吃惊的问:“你怎么逃出来的?”

祁晔转身看到韩如静好端端的站着,心里着实送了口气,把她拉过来问:“ 有没有伤到哪里?”

韩如静看到祁晔眼里真实的担忧,心里忽然一阵触动,虽然自己是因为他才被绑来的,但祁晔对自己算是真诚用心了。于是笑着说:“ 好好的,一点事情没有。”

“那该和他们先走,来这里做什么?” 祁晔凶了一句。

“你身上的伤都没好,还赶这么远的路,回去又要重新休养了。”韩如静笑着唠叨。

祁晔也跟着笑了一下:“谁让你不听话,还敢甩了保镖,胆子大了。”

“那我们彼此扯平,还有事吗?没事回去了。折腾一晚上了,好累。” 韩如静说道,一点都没把梅夫人放在眼里。

“好,你扶我。” 祁晔脸上冷肃的线条忽然柔和了起来,这个女人演戏真是不用教啊,在母亲面前能这么淡定。

梅夫人气的脸色铁青,两人竟然旁若无人的说话,一点都没把她放在眼里。她绝不会看错,祁晔被这个女人迷得晕头转向,都找不到北了。

“来人,把这两人给我拿下。” 梅夫人气急败坏的喊。

“梅夫人喊谁呢? 您的手下?” 安雪臣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气定神闲的说道。

“你又是谁?” 梅夫人吃惊于怎么又冒出一个陌生人,在她的宅子里来去自如。

安雪臣浅笑:“我是谁不重要,我给您介绍个熟人?莎琳娜,把夫人的手下一起带进来。”

莎琳娜拽着两个人进来了,正是刚才去找韩如静的那两人。“梅夫人,好久不见了。”

“怎么是你?” 梅夫人显然被一波波的震惊彻底吓到了。

“我也很奇怪在中国见到您呢,对了,大嫂生了个儿子,夫人知道吗?”莎琳娜冷不丁的又刺激了一下梅夫人。

梅夫人的脸色复杂苍白的不忍直视,要不是这个女儿跟着男人跑了,自己也不会非要逼祁晔继承。他们家族的规矩,继承人的位子,先传女后传男。偏偏自己的女儿爱上了仇家的男人,就是莎琳娜的大哥,而这个男人还是个帮会继承人,连让他入赘也是不可能的。“你大哥拐跑了我女儿,厚颜无耻!用这个报复我。”

“夫人的成语用的不对,我大哥不计前嫌,放下恩怨,也是为了化解两家的仇恨,不过夫人看不穿。夫人已经逼走了自己的女儿,难道还不能反省吗?” 莎琳娜的口气凉薄,气场却丝毫不输给梅夫人。

祁晔心下已经明白了莎琳娜的身份,终于清楚了安雪臣的实力,若是莎琳娜都能为他所用,安雪臣的实力根本不在自己之下,是他隐藏的太好了。

韩如静也讶异于莎琳娜和梅夫人的对话方式,要知道对方是个连祁晔都要忌惮三分的人。安雪臣和这个莎琳娜的关系,绝不会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梅夫人恼羞成怒道:“你个丫头片子,也配和我说大道理。今天我不收拾你,是看在我女儿的面子上,但这里的闲事,也轮不到你管。”

莎琳娜嗤笑:“那真对不住,我还就管定了。”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拖上你的家族与我为敌,值得吗?” 梅夫人怒道。

“莎琳娜,这是我和我母亲的事情,你不必搀和进来。” 祁晔一旁出声,一则确实不想莎琳娜参与进来,不然就是两个家族的矛盾,二则不想欠安雪臣的人情。

莎琳娜悠然一笑,无所谓的说:“我也不想管闲事的,谁叫我家老板闲着呢!”

安雪臣轻笑,没有出声。任由莎琳娜自娱自乐,身体确实很不舒服,也是强撑着罢了。

“梅夫人,这里毕竟不是你的地盘,势力再大,也要认清形势。”莎琳娜笑的单纯无害,话锋却犀利无比,“ 今天夫人给我这个面子,出了这个门,要如何我绝对不会理会半分。”

梅夫人沉吟了半晌,才沉声说:“好,既然你求情,我可以不和他们计较这回,但祁晔你记住,既然家族认定了你,天涯海角,你无处可逃。”

“多谢夫人。” 莎琳娜毫无诚意的道谢,转身对安雪臣说,“老板,我们可以走了。”

安雪臣点头,偏头看向祁晔,淡然的说道:“好好保护她。”

祁晔的脸色虽然有些难看,但终究没有反驳什么,今天要不是安雪臣出手相助,他不会那么顺利的带走韩如静。

“莎琳娜,走吧。” 安雪臣主动地扶着莎琳娜的肩,至始至终都没看韩如静一眼。

韩如静觉得这一幕无比刺目,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莎琳娜和安雪臣的关系绝对不是下属和老板这么简单。一个让梅夫人都避让三分的女人......甘愿听命于安雪臣......不奇怪吗?

“我们也走吧。我扶你。” 韩如静回过神,淡淡的说道。

祁晔应了一声,没说别的。难道,这才是韩如静离开安雪臣的原因?可是,安雪臣看起来对韩如静还是那么上心,这一切,又扑朔成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