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50 祁晔的过去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361 2013-07-09 15:19:49

  医生来过之后,祁晔又休息了一会,直到傍晚吃饭的时候,韩如静才端了厨房做的饭菜走进祁晔的房间,现在祁晔的状况确实不适宜继续挪来动去。

祁晔已然醒了,谁在床上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如此闲的发慌的样子韩如静还是第一次见到。每次见他都是忙的不可开交的,连说话都要见缝插针。

韩如静把饭菜放在床头,就听到祁晔问她:“休息过吗?”

“恩。”韩如静淡淡的点头,倾身扶祁晔起来。

祁晔黝黑的眼珠子一直盯着她看,看的韩如静心里直发毛,祁晔每次不说话看人的时候,总是特别让人心惊肉跳。“怎么了?”韩如静怯怯的问。

“幸好你没事。不然我这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祁晔感慨万千。

“过去了,吃饭。” 韩如静舀了一勺饭,倒是自觉的递到祁晔嘴边。

祁晔就着吃,眼中笑意划过,很是满足。静默中,一个喂,一个吃,倒是配合的十分默契。

一顿饭吃完,祁晔笑着打趣:“ 你要一直这么喂我,我的胃口会越来越好的。”

“美得你,有手有脚的大男人,好意思吗?” 韩如静嘲笑他,顺便把饭菜端了出去。

再折回来的时候,祁晔眼中已经一片平静,看韩如静的架势,自个儿先问了:“有话问我?”

韩如静给了祁晔一个了然的眼神,拉了椅子坐在祁晔对面,等着他给她解释。

“这事说起来有些复杂,原先我并不想让你过多的搅合进我和母亲的争斗。” 祁晔虽极力保持平和的心态,但语气里还是泄露了一丝烦躁。

韩如静并没有因为祁晔这么说就放弃听到真相,而是说道:“你可以慢慢说,但我都让人绑架了,应该有权知道真相吧。”

祁晔点头,表示赞同,他知道自己今天无论如何躲不过要解释了。沉吟了一会,才缓缓的说道:“ 我是母亲的私生子,当年母亲与我父亲相爱,由于门第的差别,最终双方的家族都没有同意婚事而分道扬镳。本来也就是这么段情事,没想到后来母亲发现怀了身孕,并且已生下我作为继承家业的交换条件,族中长辈同意了,但要求母亲把我送走。于是,我出生之后,就被送到了父亲家。彼时父亲已经结婚,他的妻子当让容不下我这么个私生子,想方设法刁难我,也许父亲是出于对母亲的感情,一直把我留在家中悉心照料,直到我十五岁那年,父亲由于意外去世了。虽然我是祁家的长子,但他的妻子不会愿意家财易主,于是千方百计把我赶出祁家,并让她的儿子继承家业,自己独长大权。当时的我多少知道自己的身世,于是去找了母亲,结果她却不认我,还把我送到了福利署。”

说到这里,祁晔的眼中交织着愤怒,怨恨,不甘,韩如静不由得有些心疼,一个十五岁的男孩,经历父亲过世,被母亲抛弃,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也许就是这样的原因,造就了祁晔这么冷冽的性格。

祁晔看到韩如静脸上的疼惜,笑了一下,继续说:“不用同情我,这世上最没用的就是同情。我在福利署过了半年,直到赵岚来领养了我。赵岚和我父母的关系,我一直不太确定,可是他对我很好,教会我很多东西,给我最好的教育,并且帮我夺回了祁氏。只是那么多年,他一直单身,开始我很好奇,赵岚是个很有风度才学的男人,追求他的女人不计其数,可是他就是个绝缘体。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心里始终只有白茹,只是因为门户之见,秦白两家逼得他远走他乡。”

“他让你帮他报仇?” 韩如静忍不住插嘴,虽然和她想的差不多,但听起来还是很替赵岚可惜,有情人各自天涯,阴阳两隔,她忽然想到了安雪臣,他们其实也是一样。

祁晔摇头:“你知道一种心情吗?当你爱一个人胜过了自己的生命,是没有仇恨的。”

祁晔的话,如静似乎懂,似乎又不懂,如她,就不能放下对安季明的恨,不能坦然的面对雪臣。也许,是她太年轻,也许,是她经历的太少。

祁晔没等韩如静的回答,继续说:“赵岚虽然最后事业有成,但心里一直郁郁寡欢,他放不下心里的那段情,也许最后是一种执念,长期的抑郁,让他染疾身亡。所以,许是为了报答他的恩情,许是对秦白两家的好奇,我想替赵岚报仇,起码要让白茹愧疚,当年她错过了多么好的一个男人,她没资格活的那么潇洒。那时我不懂爱,觉得白茹伤害了赵岚,就应该付出代价,其实,我一直都错了。赵岚心里爱她,只希望她过得好。”

韩如静从来没听祁晔说过这么多的话,还剖析的那么彻底,一时之间也不敢想其中的深意。

祁晔看了一眼韩如静,往下说:“开始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我这盘棋唯一的败笔,就是选了你做我的合伙人,我输给了你,也输给了自己对你的心。也是那时候明白的,赵岚从来没有想要报仇,不过我没他那么善良大度,看到你和安雪臣一起,心里总嫉妒的发狂。” 祁晔轻笑,一点都不避讳对韩如静的感情。

韩如静有些傻了,虽然一直知道祁晔对自己的意思,可是这么直白的表白,她实在不知道该给什么反应。不是不动心,女人都虚荣,有这么个优秀的男人和自己表白,很难做到心如止水,只是,她的心里还有另一个人,他们彼此纠缠了太久。“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韩如静木讷的说道。

祁晔也不在意:“这些,都是最近慢慢领悟的。本来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但有些事也是出乎我的意料,比如秦澜的身世,我没想到赵岚还会有个儿子,要是他早些知道,应该会心里安慰许多。白茹毕竟还是没有辜负他太多,大家不过都是身不由己。”

“所以后来你打算停手的?” 韩如静雯道。

“其实已经打算停手了,没想到你个傻姑娘还跑来和我谈条件。”祁晔笑的乐不可支,牵动了伤口表情有些扭曲。

韩如静瞪大了眼睛,气急败坏的骂道:“你这是看我出丑啊!也太腹黑了。”

祁晔又笑了一会,才正经的说:“也不全是,我放手,秦氏自有人接手。经过那样的事情,秦家都被洗牌了,你哥哥现在不是做的很好。如静你记得,秦家不是你的责任,那么大的家业,时时刻刻都有人盯着乘虚而入,你救不了秦家,不必为他们牺牲。”

“那你还和我谈条件?” 韩如静不满的嚷嚷,“还是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祁晔的神情有些黯然:“那是我本来觉得自己没什么希望,我虽然喜欢你,可也知道伦理纲常,君子不夺人所爱,不会做的过分。没想到你傻妞似得非要把自己推销给我,我何乐而不为。如静,我以为自己已经没有了那样的机会,终究是遇到的太晚,没想到老天对我还不错。”

韩如静的神情略显局促:“祁晔,我不值得......”

“没什么值不值得的,所有的感情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愿意跟我走,我真的心里高兴,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祁晔打断了韩如静的话,“不管你爱不爱我,你心里有谁,可是都不能否认,其实你也关心我。”

也许是成长环境的影响,祁晔的爱,带着深深的自卑,又带着不可一世的自负。可惜,遇到了韩如静这样一个已经让爱情折磨的伤痕累累的人。

“你母亲既然不认你了,又回来寻你干什么?” 韩如静不想再和祁晔讨论下去,于是岔开了话题。

祁晔心知肚明,也不再说,接着韩如静的话茬子说:“ 原本我母亲家族就是已女性为第一继承人的,我有个妹妹,本来这事没我什么事。可惜妹妹爱上了莎琳娜的大哥,那个男人不巧又是个帮会老大,本就是死对头,不可能入赘。妹妹倒是勇敢,跟着人家私奔不回来了。所以他们才又想起了我……”

事情说到这里基本是清楚了。那样的情形,祁晔怎么可能接受继承人的位子。梅夫人对祁晔没有尽到过一点做母亲的责任,凭什么现在要求他。祁晔和梅夫人宛若陌生人的关系终于可以解释,韩如静真的替祁晔心酸难过,这么坎坷的人生,比她更加不幸,起码她有一个温暖的家,养父母对她视如己出,哥哥待她更是比亲妹还好。

祁晔知道韩如静难过什么,这么善良的女人,即使不爱他也不会在危急的关头舍他而去,听了他这样的身世,现在对他一定充满了怜惜和同情。于是故意笑着缓和气氛:“ 都过去了,我说给你听这些可不是博同情的。我祁晔是谁啊?还要人同情?快把眼泪收回去。”

韩如静知道祁晔是逗她的,不由得笑了:“你就嚣张吧,没见过比你更嘚瑟的人。可是你身上的伤怎么回事?”

祁晔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郁郁的说:“他们上次把我抓去,我逃跑的时候不小心……”

韩如静一听,不由的忧心忡忡起来:“他们是铁了心不打算放过你了。可总不能这样玩追逃游戏吧。”

祁晔叹气:“是该一次性解决了。可也要等这伤好了呀!本来好的差不多了,不知哪个不听话的女人搞失踪……多来几次我都觉得自己心脏要不好了......”

一听祁晔调 侃着数落她,韩如静也没敢还嘴,昨天确实是自己太大意,害的一群人都涉险,幸好有惊无险,不然她可是难辞其咎。

“我都交代完了,该你交代了吧!”祁晔促狭的看着韩如静,一脸的问号表情。

“我交代什么?” 韩如静疑惑。

“那可多了。我得一样样的问,我忽然发现你瞒着我得事可真多啊!” 祁晔感叹,一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