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44 来者是客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640 2013-07-09 15:19:49

  严景晨接到祁晔的来电时确实颇感意外,他们应该进水不犯河水,没什么交集吧。但也不意外祁晔如何能联系到他,就祁晔那样的背景,有心想知道的事情还不是分分钟。

“祁总,找我有何指教?” 严景晨的声音淡定凉薄。

祁晔也不啰嗦客套,直奔主题:“抱歉这么晚打扰严先生,想烦请您找一下程墨兰小姐。”

墨兰?严景晨心中警铃大作,祁晔没事找墨兰干什么,莫非这妮子又爆了什么不该爆的内幕。“祁总找程小姐,和在下何干?”

“明人不说暗话,严先生知道程小姐现在何处,是否有危险?” 祁晔的声音依然冷静从容。

墨兰在哪?严景晨想了一下确实不清楚。却反问:“ 祁总为何要知道程小姐的行踪?”

“我的手下看到如静和她在一起,现在却联系不上了。” 祁晔直截了当的说。

严景晨顿悟,原来是为了韩如静,可要是连祁晔都找不到人,贸然的致电给他,严景晨心里忽然有些担心了,莫非,真的出了什么事?“祁总稍等,我这就联系一下。”

“好,我等严先生的消息。”

挂断后,严景晨直接拨给了程墨兰,却也是无人接听,连续拨了几个,都是一样的情况,严景晨心里升起了一丝担忧,墨兰以前也有不接他电 话的时候,可祁晔不会是无的放矢。况且都联系不上,一定不是巧合。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安雪臣一直听着严景晨的通话,也知道刚才那通来电是祁晔。

严景晨犹豫了一下,心里挣扎要不要告诉安雪臣,今天安雪臣把他找来,他才知道雪臣的病很严重,也知道了雪臣的一些安排,既然现在和韩如静已经不是夫妻了,那韩如静的事他还是不要操心的好。

“墨兰怎么了?惹到祁晔了?” 安雪臣脑子一转,试探的问。

严景晨叹了口气,还是说了实话:“祁晔找不到如静,想问一下墨兰,可墨兰也是联系不上。”

安雪臣的脸色突变:“ 找不到?是什么意思?” 今天刚办的手续,不会是......想不开吧。

“就是找不到的意思。”严景晨有些烦躁,忽然问,“下午你们不是刚见过吗?”

安雪臣点头,思考起来:“下午我就觉得有些奇怪,是司机送她来的,应该还有保镖,难道?是祁晔的意思?”

保镖?严景晨一惊,好端端的在本市这样治安良好的地方,要保镖干什么?不过离婚而已。“难道祁晔预见会有危险?”

两人同时沉思了起来,一会人功夫,异口同声的说:“梅夫人!” 要说韩如静得罪了谁,现在看起来只有梅夫人了,祁晔如此慎重,一定是知道一些什么。

严景晨觉得事情有些复杂,马上拨通了祁晔的手机:“祁总,我确实联系不上程墨兰,我想知道具体的情况,祁总方便见面吗?”

那头祁晔的声音凝重起来,说了地址,又问:“或者,严先生知道有个叫阿雯的女人吗?她们三人应该在一起。”

“阿雯?” 严景晨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似乎有点模糊的印象。

一旁的安雪臣闻言立即说道:“中学门口的咖啡店老板,迷踪小站。”

严景晨似乎回忆了起来,确实有这么个女人。“ 应该是她们的朋友。我马上过来。”

“我也去。” 见严景晨要走,安雪臣也跟着起来。

“哎,你好好养病,有什么消息马上通知你。” 严景晨忙劝。

安雪臣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脸上有焦急之色:“你觉得我能安心在这里呆着吗?”

“可你们刚离婚,你用什么身份过去?”

听到严景晨的话,安雪臣顿住,的确,他现在去祁晔那里确实尴尬,可是......让他只是等消息,他一定不能接受。

“她是我前妻。” 安雪臣冷冷的说了一句,越过严景晨走了出去。

严景晨叹气,明明放不下,离得哪门子婚,折腾的。

在等严景晨过来的这段时间里,祁晔想到无数种可能性,最直接的就是询问母亲,可是他不能这么做,不然他就暴露了对如静的用心,母亲更加不可能放过如静。

现在一切都还不明朗,他能做的也只有等待,如静,是母亲逼他就范的筹码,应该暂时性命无忧。

“让你们盯着的那些人?现在哪里?” 祁晔厉声问。

管家打了个寒战,很久没看到先生这样可怕的模样了,要是韩小姐有个三长两短,这些司机保镖一个都不用活了。“我们一直盯着,没有异动。”

难道? 是他想错了。可是......应该不会,母亲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有其它看不到的黑手在动作,和母亲比,他始终略逊一筹。

不一会儿,严景晨和安雪臣就到了。走进客厅祁晔看到安雪臣的时候,眼中有沉郁的颜色:“我请的严先生,安总何故不请自来?”

安雪臣也不恼,不疾不徐的说:“ 不巧,今天这手续没办成,说起来如静还算我老婆,祁总把人看丢了,我只好来要人了。再说,来者是客,祁总不会这么没风度的把我拒之门外吧。”安雪臣半真半假的说道,既然如静不见了,想必祁晔还不确定他们是不是离成了。

果然,祁晔神色一滞,他倒是没法求证,既然安雪臣能反悔一次,就有第二次。既然安雪臣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再把人往外赶,就显得太没气度了。如今,找到韩如静才是要紧的事情。

“管家,上茶。” 祁晔淡淡的吩咐道。

严景晨打断道:“祁总,我们不是来喝茶的。既然祁总请我来,那我也希望祁总如实相告。他们失踪是不是和梅夫人有关?”

祁晔有一丝讶异的抬头看了一下严景晨,真不愧是搞情报的,触觉这么灵敏,他也只是怀疑,而严景晨仅凭推测就想到了。“我只是怀疑,现在下定论时间尚早,也许,她们只是恰好玩得高兴而已。”

一旁的安雪臣淡然的开口:“祁总和梅夫人有什么恩怨,我们没有兴趣知道,只是希望祁总不要把如静当做你们之间战争的筹码,若是如静有什么闪失,祁总怕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吧。”

安雪臣的话,带着深深的威胁。虽然祁晔不太清楚安雪臣拿什么威胁他,可是同样他也不清楚安雪臣的底细,也许,每个人都有杀手锏,只是没到用的时候。“安总放心,如静要是有什么闪失,我比你心疼。”

祁晔说的明目张胆,一点都不掩饰他对韩如静的好感,安雪臣的脸色瞬间有些难看。

严景晨见两人就要互掐起来,忙说:“ 祁总既然怀疑梅夫人,不能主动联系吗?”

祁晔神色一凛,只淡淡的说:“ 不能打草惊蛇。”

“那祁总有什么想法,难道我们就在这里干等着吗?” 严景晨有些恼火,叫他们来,却不作为,是什么意思。

“梅夫人的性格你们不了解,只要我不动,她就不会伤害她们。” 祁晔淡然的说道,母亲一定是在等,等他先熬不住,这样她就赢了。

见祁晔说的笃定,严景晨也不敢太为难,于是退到一旁不说话。

安雪臣却是脸色沉沉的说:“既然祁总这么有把握,我们就在这儿等消息。不过,祁总总该让我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祁晔淡笑:“我和梅夫人有些误会,这几天如静都住在我这里,想来是梅夫人搞错了一些事情。”

祁晔这话说的很暧昧,安雪臣的脸色难看的有些铁青。怪不得今天如静会含糊其辞,原来是住到祁晔这里来了,不好意思和他说。他倒是小看了如静的决心,很好,这小妮子真是没心没肺的很,这是打定主意要和他一刀两断了。亏他还在这里瞎担心。

祁晔知道自己的话一定让安雪臣误会了,不过他不想解释,本来就是混淆视听的,既然韩如静做了决定,他这么做没有一点有违人伦。

严景晨看着暗波汹涌的两个男人,再次再心里叹息,都什么时候了,人都不见了,互掐有意思吗?爱情里的男人,智商也是很低的,幼稚。

韩如静三人在酒吧喝的有些醉,最清醒的就属阿雯了。出了酒吧的门口,程墨兰翻着包,忽然说:“我的手机,哎,怎么不在包里呢?”

阿雯笑着无奈的摇头,肯定是让两个东倒西歪的女人相互扶着,然后说:“ 真拿你们没办法,你们好好在这等着,我去取。”

如静和墨兰两人胡乱的点头,阿雯小跑的进去了。

韩如静脑子依然不太清醒,指着墨兰说:“我离婚,我难过,你跟着瞎喝什么?”

“好姐妹,讲义气。你喝我也喝。” 程墨兰说着豪言壮语,还踉跄的想去搀扶韩如静,“如静,你这样子,我心疼。都是安雪臣那个臭男人,好好的把你折腾成这样。”

“不是,他没错。是我错,我不该爱他,他也不该爱我,我们,本来就是个错误。”如静蹲在地上,委屈的哭了。

“你怎么到现在还包庇他?” 程墨兰气不过的嚷嚷。

韩如静也没听到,自顾自的说:“为什么是我?我只想简简单单的好好喜欢一个人,怎么就那么难。”

两个醉酒的女人在酒吧的门口疯言疯语,倒也没有引起他们的过度关注,这种地方,每天喝醉的人不计其数,还有人在乎这些吗?

“老大,我们动手吗?” 暗处,一对黑衣人伺机而动。

“动手,两人一起带走。” 领头的黑衣人眉头深锁,脸上冷峻的没有表情,简洁的下了命令。

于是,一小会的时间,韩如静和程墨兰就被四个孔武有力的黑衣人架走了。

“喂,你们谁啊?拉我们去哪?”程墨兰犹不知危险的问。

没人回答,只片刻,一众人就淹没在黑暗之中。

阿雯从酒吧取了手机折返的时候,发现门口已经没人了,心里着急,两个喝醉酒的女人,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于是问门口的泊车小弟:“先生,请问您看到过刚才在门口的两个女人吗?”

泊车小弟想了一下,说道:“是两个年轻的小姐吗?”

“对对。”

“好像让四个男人架走了。”

男人? 阿雯心里一惊:“ 他们朝哪里走了?”

“好像是那边吧。”泊车小弟指了个方向,又好心的提醒,“ 小姐,我看你别管闲事了,那四个男人看起来就不好惹,你朋友可能得罪了什么人。”

这么一说,阿雯更是吓得六神无主了,往前追了一小段路,可是哪还有什么人的踪影。慌乱间忽然想起墨兰的手机,找严景晨......可是墨兰的手机加了密码,她解不开。

于是又折返到酒吧,想看看监控,也许有点线索。阿雯还算冷静,但总是个姑娘,又没遇到过这种事情,还是手足无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