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47 老板是谁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90 2013-07-09 15:19:49

  却说祁晔一行人到了指定的地点,严景晨的人也已经到了。两人迅速布置了一下行动方案,祁晔说:“我去见见主人,你们分头行动。”

这个地方,竟然是隐藏在群山环绕中的一个山庄,周围布防严密,很难潜入。显然是精心设计过的。

安雪臣看了看东方已经泛起了鱼白肚,暗想莎琳娜应该也已经到达了。不然天亮了救人会更困难。

“找到人之后,你们先走。我自有办法脱身。”祁晔冷淡的开口,深深的看了安雪臣一眼,说,“ 如静,就拜托你了。”

安雪臣点头,虽然两个人互看不顺眼,但这么关键的时候,应该要精诚合作才好。

祁晔上前按铃,身边只有两个保镖。不一会人门开了,也不知交谈了一些什么,最后祁晔一个人进去,保镖被留在了门外。

“行动吧。” 安雪臣说道。

严景晨点头,带着一行人往庄子后面绕过去。

祁晔走进庄子里,被搜了身,缴了枪,也在意料之中,母亲一向对人防备,无人例外。

然后有人引他往客厅走去,走进去发现里面布置的十分富丽堂皇,甚至有些类似母亲在M国的老宅子。

梅夫人已然坐在首座上,悠闲地喝茶。

“夫人请我,何必这么大的阵仗?” 祁晔朗声说道。

梅夫人放下手中的茶盏,似笑非笑:“ 我不摆足了阵势,你肯来吗?”

“我以为,我和夫人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祁晔冷哼。

“是吗?” 梅夫人哼笑了一声,“ 你了解我的性格,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你不是说那个女人对你不重要吗?你看,不见了才多久,你就迫不及待的来了。祁晔,和我撒谎,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祁晔不甘示弱的回应:“她是我的猎物,要怎么折腾她,也必须我说了算。夫人这么半道上把人截走,有违道义,我当然要把人要回去。”

“你可以说的冠冕堂皇,好!那我就把人带到你面前,看你如何狡辩。” 梅夫人脸上泛出了阴测测的表情。

“家族中愿意成为继承人的大有人在,夫人何必执意与我?当年夫人狠心的抛弃我,现在又要找我回去,天下哪有这样的便宜事。”祁晔笑容冷冽,像寒冬的冰凌。

梅夫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歉疚,但马上被倨傲代替:“你是我唯一的儿子,当年种种,我不想解释,可是这继承人一位,非你莫属。你要替他报仇,我可以放任,可现在你的样子,分明是爱上了仇人家的女儿。祁晔,你清醒一点,你们,不会有结果的。”

梅夫人说到底也是一位母亲,虽然已家族利益为重,也是私心不希望儿子和仇人家的女儿有所接触。深陷其中,她太明白门第之间是怎么回事,那是一道任凭你有多少勇气和跨不过去的坎。

“您这种做派,也配和我谈论伦常和爱情?” 祁晔的耻笑激怒了梅夫人。

“来人,去把那个贱人给我带上了。” 梅夫人脸上盛怒,厉声说道。

“是,夫人。”底下有人领命而去。

韩如静和程墨兰还在摸索出口,门口忽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两人一惊,却已经来不及伪装。

没想到进来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碧眼美女,两人均是一愣。

莎玲娜也颇为意外,看了一下现场,没想到两人竟然已经解开了绳索,心里暗附:老板喜欢的女人,果然还是与众不同。

“你是韩如静?”扫了一下两人,莎琳娜对着韩如静雯,一开口,标准的汉语惊到了韩如静和程墨兰。

“我是......” 虽然敌友未分,但韩如静也没打算隐瞒,还有什么比现在更差的状况。

“跟我走吧。” 莎琳娜深深的看了韩如静几眼,最终只说了这句。

“你是谁?” 韩如静反问。

“来救你的人。” 莎琳娜笑道。

“我不认识你。如何相信你?”

“现在除了相信我,你还有别的出路吗?” 莎琳娜反问。

韩如静犹豫了一下,迅速判断了一下形势,即使前路不明,也要先过了这个狼窝再说:“谁让你来的?”她们非亲非故,一定是受人之托。

“我老板。” 莎琳娜不耐的问,“你们走不走,晚了让人发现了谁都走不了。”

“墨兰,走吧。” 韩如静知道从莎琳娜口中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不如先出去了再说。

三人往屋外走去,迎面看到匆匆而来的安雪臣和严景晨。

“没事吧?” 两个男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

“你们怎么来了?” 程墨兰有些反应不过来。

韩如静也纳闷,按理说她失踪了首先找来的应该是祁晔,雪臣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严景晨狠狠的瞪了程墨兰一眼:“醉酒,胆子越发的大了。活该被人绑架。”

程墨兰嘟着嘴,却没敢还口,知道严景晨在气头上的时候,自己惹不起。

“好了,人没事就好。” 安雪臣在一旁淡淡的开口,余光扫过韩如静,寡淡的说,“命是自己的,好好看着。”

韩如静的表情有些复杂,明明是来救她的,说出来的话冷的郁闷死人。

“老板,幸不辱命,没事的话我先撤了。”莎琳娜看向安雪臣说道。

“他是你老板?” 韩如静有些吃惊,看莎琳娜身手不凡,大有来头,难道,是安雪臣雇来的保镖之类的,但看着似乎不太像。

“以前是,现在......” 莎琳娜犹豫了一下,安雪臣都把公司给她了,“反正也算吧,虽然他把公司送我了。”

莎琳娜话音刚落,大家的表情都不可思议。这句话太能惹人浮想联翩了,一听就知道两人关系匪浅。

“莎琳娜!” 安雪臣的语气里有无奈的警告。

“我说的是事实。” 莎琳娜理直气壮,虽然她的确是为了混淆视听,她是气不过,凭什么老板心里就韩如静这么一个女人。

“你的公司?” 韩如静咬文嚼字,当然不会认为是恒安,恒安是安家的根本,怎么可能给不相干的人,那就是安雪臣还有别的公司,应该在国外,韩如静看向他,到底有多少事瞒着她啊?回来这么久,一句都没提过。

严景晨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莎琳娜这个女人看起来一点都不简单,他倒是也没想到雪臣藏着这么个杀手锏,怪不得一直还挺镇定的,不过,一看就知道对雪臣有心思,又是一朵烂桃花。

安雪臣叹气,无奈的说:“ 对,我回国之前,曾经经营一家小公司,后来交给莎琳娜打理了。”

“老板,WILL GOING 可不是小公司!” 莎琳娜不满的抗议。

WILL GOING ?!众人吃惊,在商界混的,多少都听闻过这家崛起迅速的融资公司,被它看上的目标,无论情况多糟糕,都能化腐朽为神奇……业界的评价就是,只要WILL GOING 出手,就没有扭转不了的局面。

安雪臣这时不知该气还是该笑了,莎琳娜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这下他在如静面前的信用可是破产了。

“安雪臣,今天这事不会和你有关吧?” 韩如静不得不怀疑,安雪臣有这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然不是,我可没祁晔这么复杂的背景。” 安雪臣连忙否认。

祁晔?韩如静这才把关注点转移了:“祁晔人呢?你们怎么进来的?”

“他在前面和梅夫人谈判。我们解决了后面的守卫进来的。” 严景晨老实的回答了。

“你说他亲自来了,真是的,我要去见他。” 韩如静恼火,他这么重的伤,怎么能轻易走动。

安雪臣一下子火起来了,吼道:“他那么本事一个人,还要你去救!”

“谢谢你救了我,不过,接下来的事,和你没关系。” 韩如静也不甘示弱的顶撞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