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51 雪臣,何必隐瞒?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121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好像没听到祁晔的话似的,打着马虎眼说道:“你也说的累了,休息一下吧。”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站住!”祁晔喊了一声,“让我交代完了就想走,哪里那么容易?”

见祁晔一副要下床来抓她的样子,韩如静倒也不敢太放肆,怕扯动了祁晔刚刚包扎好的伤口。放弃道:“你问吧。”

“你和安雪臣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祁晔可不会相信两个明明爱的死去活来的人,莫名其妙的就离婚了。

韩如静的脸色凝重了一些,犹豫了片刻才说:“不久前,我忽然知道了我亲生父母车祸的肇事者是安季明。”

祁晔心里一沉,这倒是他没想到的,这样的事实确实难以接受。“故意的?”

“我不知道。他们都瞒着我,要不是......你和爷爷开出了那样的条件,怕我一辈子都不肯能知道的。”韩如静说的惨然。

祁晔冷笑:“秦老爷子倒是现实。安雪臣事先也不知道?”

“恩。”韩如静轻轻的点头。

祁晔心里猜测,怕是安雪臣原先知道也不会告诉韩如静的吧。这样的事情,就是把两人的关系往死路上送。“要不要,我帮你……”

“不要。”韩如静立即否认了,她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她是害怕如果是故意的,那她会觉得自己更是无法自处,她宁可相信一切都是冥冥中的天意,“人都不在了。”

祁晔深深的看了韩如静一眼,才说:“可你还是在意的。”

韩如静黯然:“我没为他们做过什么,就当这样能让我的良心安然吧。”

祁晔默然,有些伤痛,无法安慰,不能感同身受,因为你永远代替不了当事人,想象是不能体会那种心情的。他懂,所以,说不出任何有力的可以疗伤的话。

“如静,你过来。”祁晔忽然轻声说。

韩如静不知道祁晔要做什么,但还是听他的话走到床沿边坐下。

祁晔伸手去握韩如静的手,声音温润如水:“如静,你跟我走吧。不管你爱不爱我,都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折磨的你身心俱疲的地方。我们,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相依为命。我不求你能嫁给我,只求你能在我目光所及的地方,让我看到你每天都安好无恙。”

祁晔的话带着深深的蛊惑,韩如静真的觉得自己累了,这个城市里,她要顾忌的太多,要面对的太多,只有离开,她才能解脱,才能真正的平静下来。她已不奢求能和相爱的人白首偕老,只求能安稳的度过余生。

莫名的,她就想点头答应。如果有这么一个地方,她想她会愿意。正想着,韩如静的手机忽然响了。

祁晔有些无奈的松开手,韩如静接了起来。

“喂,如静,你不忙吧,我有事和你说。”是程墨兰的声音。

“墨兰,你还好吧?”韩如静忙问,昨天两人几乎没有说上话。

“你别管我了。我问你,安雪臣的情况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程墨兰急躁的脾气又上来了。

“你怎么了?我要知道什么?”韩如静疑问,好端端的和她讲安雪臣做什么。

“安雪臣住院了你知道吗?”程墨兰冷不丁的爆出个大新闻。

“住院?”韩如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昨天受伤了?”她只能想到这个可能。

“不是,听说是心脏出了问题,最近一直住在心脏科。”

程墨兰的话犹如惊天霹雳,炸的韩如静一时之间醒不过神,她一下就想到了安雪宁,韩如静的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心脏……怎么会是心脏……怎么可能,雪臣一直健健康康的,一直……

“他......住哪个医院?”韩如静说话的声音控制不住的轻颤。

程墨兰说了医院的地址,韩如静忽然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似的,她害怕了,脑子里不停地回想起安雪宁苍白的模样,不会的,不会的,雪臣不会和他哥哥一样的,可是......她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他们,本就是双胞胎......

看韩如静失魂落魄的样子,祁晔轻轻地拉了一下她的手臂,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韩如静回过神来,喃喃的说:“我……我要出去一下!”

“去哪?医院?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祁晔声音冷静里透着不容置疑。

“我就出去一下,马上回来。”韩如静像是没有听到祁晔的问话,自顾自的站起来往外走。

祁晔拉住韩如静,厉声说道:“你先回答我,不然哪也别想去。”

“雪臣……心脏病......”这三个字说出来,韩如静没忍住,眼泪跟着流下来了,她见过雪宁什么样子,她不敢想,要是雪臣也……她可以不见他,可以不和他在一起,但不能接受他可能不久于人世,他怎么能这么就离开了......

虽然韩如静表达的不是很清楚,可祁晔大致也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眉头皱了一下,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我陪你去。”

“不用,你不能再走动了。我自己过去。”

祁晔也知道自己的状况,没有过分的勉强,却说:“让司机送你去,注意安全。有什么需要告诉我。别哭了,没到哭的时候。”

祁晔的话虽冷,但总算让韩如静止住了眼泪,胡乱的点头,走了出去。她现在心绪紊乱,根本不清楚自己要怎样,只想快点见到雪臣。

祁晔看着韩如静离去的背影,心里充斥着浓重的失落,他似乎已经预见,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如静,终将离他而去,不管安雪臣活着或是死去,韩如静的心再也没有属于他的机会。安雪臣活着,如静不会再离开他,安雪臣死了,如静的心不会再为任何人留出位置。他忽然很羡慕安雪臣,无论生死,总有个女人会一直记得他,一直爱着他。

安雪臣的病床前,宁安看到韩如静也没多吃惊,只是淡淡地说:“他刚做了检查,还在昏睡。”

韩如静是认识宁安的,就是雪臣那次带她处理伤口的医生,是安雪臣的朋友,于是也没有客套,直接问了情况:“他到底什么病?严重吗?”

宁安只是笑了笑,笑容里多有惋惜,说道:“在心脏科,能有什么病?还不是心脏病。”

“心脏病也分好多种,是不是很严重,不然也不可能住院。”韩如静语气焦急,心脏病其实她了解一些,她心里最害怕的就是雪臣和雪宁一样,无法医治。

“等他醒了让他自己告诉你。毕竟这是病人的隐私。”虽然知道韩如静的身份,可是宁安还是不太能确定雪臣的想法,毕竟这么多天都没有见过这个女人来看过雪臣,今天还是第一次出现,显然雪臣是瞒着她的。

韩如静无奈,婉言相求:“起码让我知道有没有生命危险?”

宁安踟蹰了一下,才说:“不好说。我们专家的意见,还是建议手术治疗。”

“手术?什么手术?风险大吗?”韩如静听到手术两个字就觉得自己神经过敏,不会是和雪宁一样的换心手术吧。

“韩小姐,以您和雪臣现在的关系,抱歉我不能再透露更多的信息给你。你还是等雪臣醒过来吧。”宁安有些招架不住,打算撤退,“我还有别的病患要会诊,先走了,告辞。”

宁安走了之后,病房里只剩下莎琳娜,因为雪臣要接受检查,刘谦禹和安雪晴又因为恒安的事情脱不开身,所以拜托莎琳娜代为照顾。

两人也算有一面之缘,刚才情急,韩如静也没有和莎琳娜打招呼,这是才算正式问候:“莎琳娜小姐,还没有感谢你昨天救了我。”

莎琳娜的蓝眼睛闪烁着光芒,扬起一抹笑意:“不客气,我为老板办事,都是应该的。”

“冒昧的问一句,WILLGOING是你们的公司吗?”韩如静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昨天匆忙之间也没有细究,现在雪臣还睡着,左右是个等字,不如问问情况。

“没错。BEN一直是WILLGOING的老板,当然,我和刘谦禹都有份。不过他打算把WILLGOING送给我,所以让我来签一些手续上的文件。”莎琳娜满足自豪的笑容让韩如静觉得分外刺眼,好像老板娘站在自己面前。

韩如静的脸色有些难看,那是安雪臣的一段人生,她不曾知晓更谈不上参与的一段经历。原来有那么多的事,是她不知道的,雪臣是故意瞒着她的吗?他到底有多少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

“我倒是很好奇,韩小姐和祁晔什么关系,竟会得罪了梅夫人?”莎琳娜像是明知故问,又像是投石问路。

“莎琳娜小姐看到什么,就是什么。”韩如静四两拨千斤,又推了回去。

“既然韩小姐已经和祁晔站在了一起,那么老板这边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莎琳娜赌气的说道,虽然知道老板多在乎这个女人,可是心里对她就是不满的很。

“吵什么?头痛。”安雪臣的声音虚弱的传来。

韩如静和莎琳娜几乎同时走向病床,异口同声的问:“你醒了?”

“这么吵,能不醒吗?”安雪臣的抱怨让两人都面有赤色。

两人都默不作声,倒是安雪臣先开口:“莎琳娜,你先回去,我这里没什么事。”

莎琳娜不舍看了安雪臣一眼,蠕动了一下嘴皮子,最后还是一声不响的走出了病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