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52 我要陪着你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118 2013-07-09 15:19:49

  偌大的贵宾套房里,就剩下安雪臣和韩如静两人,安雪臣淡淡的扫了韩如静一眼,说:“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就打算一直不告诉我?”韩如静的语气里有一丝抱怨,但更多的是难过。

“原本是这么打算的,后来......不是让墨兰告诉你了嘛。”安雪臣唇边有一丝笑意。

韩如静在床沿上坐下,气道:“就不能自己说吗?我一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安雪臣想了想,好像是,除了父亲不知道,不过,他可不想这么煞风景的提到父亲。“公司的董事们都不知道。”安雪臣打趣。

“你拿我和他们比?”韩如静睁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安雪臣还不怕死的补充了一句。

“安雪臣,还开玩笑!”韩如静气的声音都拔高了。

安雪臣看着韩如静快炸毛了,也不敢再逗她,笑盈盈的伸手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家的掌心:“原先,不想让你担心的。可昨天看到你在祁晔那里更不安全,心想无论如何还是自己能看到的安心。”

“要不是昨天的事情,你是不是打算一直这么瞒下去?”韩如静也不知是感动还是难过,眼泪争先恐后的涌出来,滴在安雪臣的手背上,灼的他心疼。

安雪臣伸手去替她擦眼泪,柔声劝道:“我还好好的呢,这么着急哭啊。你一哭,我本来就疼的心更疼了。”安雪臣开了玩笑才正经的说,“就是怕你知道了又想起雪宁,所以......”

“和雪宁一样吗?你告诉我实话。”韩如静的声音颤抖着,但坚持要听到实情。

“不一样。”安雪臣还是说的有所保留了,“但确实需要做个手术,而且有一定的风险。”

韩如静的心忽然沉了下去,她清楚雪臣是捡轻的说了,要是还有风险的话,其实手术的成功率也是很低的,韩如静的心控制不住慌乱:“这里的技术可靠吗?要不,我们换别的医院,去国外治。”

安雪臣见韩如静六神无主的样子,起身把她抱在怀里,温香暖玉,这一刻他心里生出了无数的浅唱低吟,就算这么直到天荒地老,他也甘之如饴。“真的去国外,你陪我吗?”

韩如静使劲的点头,她不会再错一次,让自己用余生来后悔。“我陪着你,一直陪着你,直到看着你好起来。”

“然后离开我?”安雪臣强迫韩如静与他对视,自暴自弃的说,“那我一直病下去好了。”

“胡说。”虽然知道安雪臣是在耍性子,可韩如静还是说出了心底的话,“雪臣,我想通了,我不会离开,只要你需要,我会一直陪着你,其它的我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管。和你的生命比起来,那些都不重要,只要你能好好的,就足够了。”她不能再失去他,看着他和雪宁一样在她的世界里消失,连补偿的机会都不给她。

“真的?”安雪臣的眼神晶亮晶亮的,心里早就心花怒放,早知道有这么好的效果,自己还折腾那些干什么。“别到时候我好了,你反悔了,我就再把自己折腾坏。”

果然是安雪臣这混世小魔王能想出来的招数。韩如静忍不住破涕而笑:“你以为谁都跟你似得,言而无信。”

“谁言而无信了?”安雪臣不满的嘟哝。

“你有多少事情瞒着我,比如莎琳娜......比如WILLGOING……”韩如静一一举例。

“我一直想告诉你的,不过没有机会......”

“都把WILLGOING送给了别的女人......”这是翻旧账的意思吗?

“如静要是喜欢,我把它送你。”安雪臣赶忙狗腿的讨好。

韩如静一脸的不屑:“送过人的东西,我不稀罕。”

“可我就这么一个公司。”安雪臣犯难了,想了一会儿忽然灵机一动,“公司给就给了,我把自己送给如静,还怕没有第二个WILLGOING?”

好吧,虽然自负了点,但也是实话,安雪臣的脑袋,可抵得过十个WILLGOING。“你就贫吧,自吹自擂。”

安雪臣知道韩如静没再生气,把她抱进自己的怀里,温暖扑面而来,这才是最真实的幸福。开口,声音带着浓浓的蛊惑:“如静,我们说好了,以后再也不分开。”

韩如静重重的点头,她不知道未来的日子自己是不是能放下恩怨情仇,但起码现在这个时候,她就只想在安雪臣的身边,只要他能好好的,她就一直陪着他。他们两个,早已成为彼此的生命,若失去了一半,又怎么能完好。

“如静,我忽然觉得自己这病还得的挺是时候的,不然,你怕是再不会来见我了。”安雪臣心里甜滋滋的,幸好,他没有一直瞒下去,不然,怕是再没机会见到如静了。虽然,是他自私了,可他也只能在心里说声抱歉。如静,对不起,又要让你担心了,可我仍旧希望生命里的每一天你都会在。

“又胡说,再说我可真的生气了。”韩如静气雪臣口无遮拦,现在这种时候,她心里其实很脆弱,那些话,不过是彼此安慰而已,就像雪宁,最后还是走了。

“好了好了,我跟你保证,一定好好的。如静可是我的娃娃,我怎么敢丢下你一个人先走。”安雪臣也不过故作乐观,人命天定,又如何勉强?

韩如静的眼泪又毫无征兆的流下来了,她不想哭的,可是只要想到那种可能,她就不能控制。

“看,又哭,如静原先不爱哭的。要是等会护士进来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安雪臣无奈的威胁,“再哭,再哭就吻你了。”

韩如静像是被这句话点醒了,倾身倏然就吻上了安雪臣的唇。两唇相依的热度一点点的温暖了她的心,恍然间,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安雪臣的场面,她是他的娃娃,他是她的守护神,那是他们的世界。“雪臣,我爱你。”

“我知道,我也爱你。”安雪臣轻笑着,加深了这个吻。不必再多说什么,他们都那么清楚对彼此的爱恋,无论分开多少次,分开多久的时间,再见到时也能把心轻易的交付给对方。

有一种离别,是为了让下次相遇的时候更清楚他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有一种相遇,是为了在一起共历风雨,依旧坚定的走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