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253 尾声 最真的心给最好的你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778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再去见祁晔的时候,和他说了自己的决定。”对不起,事情都是因我而起,你因为我得罪了梅夫人,我却不负责任的一走了之。“

祁晔冷肃的脸上有着淡淡无奈的笑容:“别说了。那是我和母亲之间的事情,本和你无关,却把你牵扯进来了。”那天韩如静走了,祁晔就知道他们最终是那样的结局,自己此生,是不能得到他了。终究是输给了先来后到,“我还有一个问题,对我,你有没有一点动心。”

韩如静忽然变得尴尬万分,这个问题她曾经问过自己,她对他,带着一种和看待安雪宁一样的仰望,同样是谜一样琢磨不透的男人,冷漠疏离的气质,那是她不能掌握的,却无端被吸引。于是,诚实的说了:“我承认,很被你吸引。祁晔,你这样的人,很容易就让人仰慕。”

“那就注定不能让人爱慕了。”祁晔打趣了自己一回,高处不胜寒,他太懂了。所以,才会明知道韩如静的情况还不愿意放过她,除了她,也许自己这辈子都再难找到心动的人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爱是一种积习,他,是我的命中注定。”雪臣的病,也许是老天给她的一个借口,让她留下的理由。

“好了,再说就是矫情了。如静,很高兴,能在这座城市遇见你。往后,各自珍重。”祁晔语气很淡,却是告别。

除去秦白两家的恩怨,除去韩如静,他再没有在这里停留的理由了。他生长的地方,才是他的归宿。韩如静心里有些难过和感伤,祁晔是要离开了,他没说再见,就是不打算再联系了。“祁晔,谢谢你,为所有的一切。”

祁晔笑了,笑容疏离,他,又回到了那个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王者。从此,韩如静再没有过祁晔的消息,多年后回想起来,仿若是南柯一梦。只有那枚色泽温润的原玉,才是他曾经出现的唯一证物。

后来安雪臣曾说:“他是因为太爱你,才放你自由,不忍心把你困在他的世界里。”还有一句他没说,你曾经对他的感情,不只是动心而已,不过再多的心动,都比不过我们多年的相濡以沫。

一个月之后,安雪臣手术成功,身体慢慢的恢复,而安季明不知由于什么原因,再次脑溢血后,再没有苏醒。只有那些记录生命体征的仪器设备提示着他还活着。

“如静,我想把恒安交给姐姐。”安雪臣虽然已经出院,但还不太能下床走动,他们现在住在景轩。

韩如静把药递给他,说道:“我听说雪晴姐姐做的很出色。不过如果真的这样,我想哥哥会骂人的。”

把整个恒安都交给雪晴姐姐,哥哥姐姐一个人掌管一个偌大的公司,哪还有时间一起两人世界。

“没事的,我只要说身体不好,姐姐肯定不会让我太辛苦的。”安雪臣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韩如静瞥了他一眼,那可是你的亲姐姐,你这样算计她真的好吗?可心里也不希望雪臣太过操劳,又觉得这样算计哥哥姐姐太不道义,于是说:“要不……”

“不要。”话还没说出口,就让安雪臣给截住了,知道如静最心软,少不得要说去帮忙的话,“你要是成天忙工作了,我还休息个什么劲。”

“可是雪晴姐姐和哥哥好可怜。”韩如静还是于心不忍,哥哥待自己这么好,她怎么能为了自己享乐就让哥哥天天见不到嫂子。

“没事啦。不是还有谦禹在嘛。我们给姐姐多找几个帮手就好了。”安雪臣心安理得的说道。

“可......”韩如静还想说点什么,却让安雪臣转移了话题。

“如静,我们什么时候把证去换了啊?我也能安心。”

“你能走路吗?”韩如静凶道,“老实床上呆着。”

“可我真的好无聊啊!老婆能看不能吃,还不知道最后会不会跑了......”安雪臣演的唱作俱佳。

“闭嘴!你再琢磨这些事情,我就真走了......”

“那如静让我亲一下,就当安抚我受伤的心灵。”安雪臣不死心的继续哄骗。

“亲你个头,真无聊我让刘谦禹给你送些文件来。”韩如静威胁道,要真亲上了,哪是亲一下那么简单,安雪臣的小心思,她怎么会不知道。反正也做不了什么,免得到时候两人都难受。

“不要,我还是睡觉吧。不过我那个提议老婆你好好考虑一下。”安雪臣立马乖乖的躺下了,开玩笑,他才脱离文件的苦海,不会那么快就让自己陷进去的。

韩如静轻笑着出去了,对付安雪臣,她有的事法子,这么些年,他的命门她可是了如指掌的。

一年后。

景轩外的花园里繁花似锦,夏季又快来了,韩如静闭目冥想,不过一年的时间,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乔景在秦氏独掌大权,秦老爷子身子骨变得不太好了,也不管秦氏的事情了。秦安由于觉得对乔景母子多有亏欠,在白茹提出离婚并办了手续后,基本都陪着乔微四处游玩。而乔微似乎也没有想要做秦家女主人的意思,并不打算嫁给秦安。

如静曾问过乔景,会不会再报复秦家。乔景这是笑着说:“他也我母亲多少,我就回报给他多少。”这话如静是懂得,只要乔微幸福,乔景会一直好好的看着秦氏。不过乔景偶然间提起:“如静你知道吗?祁晔真的对你很用心,那次我曾问他,若是有一天我对秦氏不利,他会站在我们的哪边?他说,不管怎样,他都会站在如静你的身边。”

祁晔,这个很久没有想到的名字,终于在乔景的话中再次震动了她的心,原来......她不知道,也许,她知道,只是让自己不要去感知,因为自己终究有负于他。

“夫人,你的明信片。”安雪臣的声音有着一丝酸味。

韩如静接过来,看到后脸上止不住的笑意。秦澜哥哥果然信守承诺,无论在哪里都会让她知道他的消息。“秦澜哥哥真潇洒,去了那么多的地方,做了那么多的好事。”

安雪臣把如静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怀里。“老婆,你的笑容能不能收敛一点?”

“我为什么要收敛?”

“你对着个别的男人的照片笑的那么灿烂,宝宝会认错老爸的。”安雪臣抚着韩如静还不太明显的小腹,抱怨道。

“人家说了,外甥多像舅。这么帅得舅舅,还不多看两眼。”

“不是亲的,怎么会像。”安雪臣吐槽,“你最近可不要见乔景了,我可不想宝宝像那个娘娘腔。怎么说,还是他老爸最帅了不是。”

“老公,你不要脸我和宝宝还要,请你谦虚点好吗?”再说了,乔景哪里娘娘腔了,现在不知道多有老板的气势呢,“对了,和雪晴姐姐都交接好了吗?要是你再耍赖,哥哥真的要追着上门了。”

“都好了。让姐姐安心在家待产吧。我可不敢得罪大舅子兼姐夫,从没见过如清大哥出这么狠的招。”安雪臣抱怨道。

“不狠点你会乖乖回来吗?”自从把恒安丢给雪晴姐姐后,安雪臣带着韩如静一路旅游闲逛,后来雪晴姐姐有了身孕,安雪臣还不肯回来。直到现在都七个月了,安雪臣才在韩如清的绝招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回了恒安主持大局。

“老婆,谁是你老公啊,尽帮着外人。”安雪臣不满的嘟哝。

韩如静无奈的笑着点安雪臣的额头:“说话像点样,都教坏宝宝了。”

安雪臣眼中温柔满意,说道:“如静,真是庆幸,这是我们那位迟来的小天使。”

韩如静眼中有泪光闪过,她知道雪臣想到了什么,他们失去过一个未曾谋面的孩子,失去过彼此,现在,能有这么完美的结局,真是老天最大的眷顾。

“雪臣,我们改天去看看宝宝的爷爷吧。”

“恩?”安雪臣一愣,这一年,他们几乎不提安季明,没想到,韩如静会主动提起。纵然她不愿意喊他一声爸爸,却还是愿意承认他是宝宝的爷爷,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如静,谢谢你。”

感谢你不计前嫌,感谢你一路相伴,感谢你所有的付出,我们,彼此用最真的心给最好的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