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尘羽翩然

寻医心切

红尘羽翩然 恬忆 2222 2012-11-24 18:41:40

  小尘低头不语。良久,道:

“沈娘,今日觉得怎么样,头还疼不疼?”

“自你给我开了方子,发病的日子也少了,不碍事”,沈娘的头痛是老.毛病了,都是听到儿子噩耗之后落下的病根子,也算是个心病,一时半会是治不彻底的,若不是这几年有小尘做个寄托和念想,估计会更严重。

小尘平日看的医书虽不少却也不是大夫,真说治病那也是只能背背药方子,况且她看的大都是药草记载一类的典籍,并不会什么针灸穴位医治之术,毕竟那些不是轻易就能会的,所以也只能给沈娘开几个方子试试,药效怎么样她自己都说不准,听沈娘这么说也便放下心来,只是一想到自己身上的问题,又开始叹气。

“今儿个是怎么了?”沈娘看她今日连连叹气,不禁问道。

小尘心中苦笑,那件事自己知道便可,怎能告诉沈娘让她担心呢,于是变相扯开话题:“沈娘,你可听说过神医莫一?”

神医莫一,莫一莫医,听名字就知道虽是神医,却不医人,然“莫一若医,神鬼必依”,听听,只要他想医,就是鬼神也得依着。但这莫一平日性情古怪,高傲得很,放言只要他不想医,就是那皇帝又能奈我何!没想到还真有皇帝找他。小尘穿越来的这片大陆共有三个实力相当的国家:天楚王朝、云国和祈国,而找莫一的那位皇帝,便是云帝。据说就在二十年前,云国皇帝要莫一医治一位宠妃,但莫一不从,云帝便派人缉捕他,于是这莫一便从江湖上销声匿迹,也不知是被云帝抓到杀了,还是逃到深山老林里避难去了。

这些是小尘在平日的江湖记事里看来的,沈娘又哪里知道这些江湖之事呢。只当小尘是想拜师学医而已,道:“城中的佰药堂有个薛老先生,也是这京中名医,不如去入他门下,如何?”

“好,改日我去瞧瞧”,她应道。

沈娘说的薛老先生本是宫中御医,后不知为何得罪了一位宠妃,便被赶出了宫,在京中开设了佰药堂给寻常百姓家看病。小尘好奇为何得罪了妃子的御医还能好好活着,以一个现代人的经验,御医和妃子之间,一定有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事。小尘以前就一心想去瞧瞧那薛枝言薛御医,事实上她也确实那么做了。想想初识薛枝言的那天,小尘便又咧开了嘴轻声笑起来——

沈娘经常去帮着采办的人出府置办些东西,小尘也经常跟着出府,起初因她太小沈娘不放心,就让她一直跟在后头,直到小尘五岁后,小丫头总是偷偷离开,然后又完好无损地站在沈娘面前,还笑嘻嘻地眨眨眼睛,撒娇说出来这么多次路早都熟了,沈娘这才放心让她一人去别地儿玩。

那日,沈娘照例去买东西,小尘便跑去了佰药堂,探了那么多次的路,她已经熟门熟路了。小尘进门便嚷着要见薛枝言,药童只当她五岁小孩闹着玩,欲赶她走,谁知小尘突然放声大哭,说:

“呜呜,我爹要死了,我爹要死了,快,快让薛大夫去救我爹……”

小尘哇哇地大哭,一张脸红扑扑的像是跑了不少路才泛起的气色,那药童看模样也就是个十来岁的娃儿,当下也急了,忙进了里屋叫了薛枝言,薛枝言二话不说跟着小童出去了,小尘拉着他足足跑了半个时辰,然后拐到一个没人的巷子里才停,那薛枝言本来就人到老年,哪经得起这番折腾,后来实在不行了气喘吁吁地问小尘:“你家到底在哪?”

此时小尘也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然后表情严肃地盯着薛枝言,突地朝他跪下,薛枝言本已经体力不支,又被小尘盯了好一会有点头皮发麻,如今见小尘这模样就立马楞了,一时没站稳,坐到了地上,胡子跟着嘴巴僵硬地颤着,搞不清状况,他正欲开口,便听小尘道:

“薛大夫,小女有一事相求。”

薛枝言刚伸出手欲扶她起身,就听到小尘如是说,心中正疑惑着,小尘似看明白他的不解,说道:

“薛大夫既本为御医,就更比小女明白宫中阴谋,小女虽不知为何薛大人得罪了宫里的主子,不留任却也不是告老还乡更未被抄家问斩,但小女猜测其中必有隐情,小女有要事相求薛大夫,才不得不试探一番。您听闻家父病重随我跑了这么久未生半点怨恨,定是德厚善良之人。”小尘说的是实话,她猜的若是没错,这薛大人真是跟宫里某个阴谋有关,但还留在京中,那他的身份和后台包括敌人必定不简单,既如此,那医馆里肯定也有些眼线,他们盯的虽然是薛枝言,但若她一个五岁女娃跟薛枝言的奇怪言论传进他们耳朵里,那自己的日子就不清净了。还好这薛枝言救人心切,不问她要诊金也甘愿跟着她跑到这么远,看来是个值得一信的人。

薛枝言当然听得懂小尘是什么意思,他也是个久经世事的人,闻言,眸光渐渐变冷,一张圆脸显得极为严肃,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小丫头,见她眼中尽是认真诚恳,便放柔了目光,但一个五岁小娃能说出这么一番话着实让他暗暗吃惊,他确定这话不是别人教她的,因为这个小娃的眼眸根本就是满满的成稳与自信,收起思索,压下心中起伏的震撼与疑惑,问:“你有何事?”

小尘定定地看着他,缓缓伸出了右手。

看这姿势,是要为她把脉?

薛枝言定定地看着她,想要从她眼中看出一些破绽,却只见一双清亮的眸子,瞧不出任何畏缩和害怕。

那么,应该不是他们派来的。

想着,便搭上了她的右腕,仔细诊脉。

小尘看着他,良久也不见他有反应,正疑惑着想开口,却瞧见薛枝言诊脉的手猛然一紧,蓦地抬起头看向小尘,脸上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他缓缓地吐出三个字:“你是谁?”

小尘定定地望着薛枝言那张圆脸,心中黯然。

“我中毒了,是么?”良久,小尘道。

“……”定定的望着她不语。

“竟是真的……”

“……”

“你没诊错么……”

“……”

“是……出自宫里么……”

“呵呵……”

“你到底是谁?”面对一个五岁的女娃,薛枝言再次用上了质问的语气。

“我么……一个牺牲品罢了……”稚气的声音,却难掩落寞……

原来自己的猜测竟是真的!

原来那晚听到的话竟是真的!

原来那个相府果真不简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