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尘羽翩然

该来的还是来了

红尘羽翩然 恬忆 2260 2012-11-24 18:41:40

  小尘从医馆里出来心情大好,只因薛枝言很爽快地答应了收她为徒。以前小尘为了得到一些信息对薛老头是狂轰滥炸式地追,旁人只当是薛枝言救了她爹,她热情过头而已,并不知晓她在暗地里追问薛枝言关于她身上毒的解药之事。

是的,小尘中毒了,这个消息是刚出生那晚从那人嘴里听到的,正是因此,她才不停地看医书,但愿能找到一些那毒的蛛丝马迹,看了几年书都没找到,好不容易有了个知道这毒的薛老头,她怎能“放过他”呢。只是这老头死都不肯开口关于那毒药的任何信息,小尘就改变了作战方针,准备拜他为师,入他门下,长期作战。

薛老头答应的条件也很简单,一日三餐,小尘负责。

心情一好人也跟着清爽起来,小尘边踏着步子边哼着歌进了相府后门,正得意着,却被个小肉身撞得摔得四脚朝天。

“你不长眼睛啊,敢撞我?”一道稚气的声音。

小尘在药堂里本来就摔得后脑勺一直隐隐作痛,现下又被人撞到地上,虽说撞得不是多痛但全身也是难受的很的,再听到撞她的人比她还凶,微微蹙眉,看向来人。

跟自己差不多的个子,约莫五六岁,一身蓝色锦缎穿在身上,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一看就是贵族子弟,若是这府里的少爷,那这年龄的小男孩就只能是三夫人生的林玉凡了。此时他双手背于身后,一脸嫌恶和轻蔑地看着小尘从地上慢慢骂起。

“哥,快点走啦”一道催促的声音传来,只见一身粉色罗裙的小女孩拉扯着刚刚撞人的男孩,白里透红的脸蛋满是焦急,左右两边束起的发髻分别系着蝴蝶结粉色发带,衬得整个人活泼可爱,垂下的发丝被风吹得微微拂起,好个小美人,小尘心中赞道。

小尘的猜测没错,这两张脸蛋极为相似的一男一女正是那对龙凤胎,现下定是想从后门偷溜出去。林子嫣东张西望的神情显得有些害怕和着急。小尘可不想惹到这两位尊神,不是怕他们,而是这两个小家伙就是这相府里的小祖宗,一点芝麻小事也能让那位右相父亲过问半天,而小尘实在不愿和林继荣打交道,便不做声,只让到一边,让他们过去。

“哼!”林玉凡瞪了她一眼,便拉着林子嫣快步跑了出去。

本以为这一撞只不过是个小小插曲,却没想到,就因为这一撞,惹来了最让她头疼的麻烦。

本来小尘从药堂回来后就坐在院子里看书了,直到外边光线不足才向厨房走去,此时正是准备晚饭的时辰,本想去厨房帮忙的小尘却见几个家丁朝后院这里走来,嘴里不停叫着“二少爷”“二小姐”。

小尘这才想起自白天那对龙凤胎出去了就未见他们进来过,毕竟是两个小孩子,小尘也不忍他们出什么意外,便上前问起:“二少爷跟二小姐不是出去了么,难道没回府里?”

“什么?出去了?哎哟,我的小祖宗,这怎么得了?”

原来这两个小家伙在先生的茶水里下了巴豆,先生拉了一下午的肚子也就没顾得上两个小祖宗,等到好不容易缓过来一点劲才发现那两人早就溜走了,先生只当他们是去了三夫人那里也没在意,谁知正好三夫人过来说瞧瞧两个孩子书念得怎么样,这才发现事情不妙。

那两个小祖宗不见了,相爷发了好大脾气差人到处找也没找到,敢情是偷溜出府了。

这话传到了相爷林继荣耳朵里,差点没把他气得背过气去,两个六岁的孩子在外面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嘛!

于是相爷发话了,要把那个见到少爷小姐出府的人带过去问话。

就这样,小尘不得不和林继荣打了个照面。

林继荣此时的脸色很不好,目光一直未在小尘身上离开。想想刚刚的问话就是一肚子火,这女娃看到自己没有行礼也就算了,他一心只想着尽快找到凡儿和嫣儿,也没计较,可她答话的时候语气竟显得傲慢不屑!

堂堂一国右相,哪容得一个小破娃喂他吃瘪的!

于是,越想越气,一时间脸上乌云密布。

相对于林继荣的焦急不安,小尘倒是显得淡然得很。

来到这个六年前才来过一次的相府主厅,见林继荣坐在主位上,燕梅二位夫人不在,只有三夫人和四夫人,刚要感叹时光飞逝时就听得林继荣问话:

“你何时见少爷小姐出府的?”

“申时左右。”

“就只他二人?没下人跟着?”

“没。”

“他们往何方向走了”问这话的是道女声,小尘一直低着头,听闻便抬起头望向问话之人。肤若凝脂,双目柔美,薄唇,一身湖蓝褶裙,腰间一根同色腰带系起,更显腰身美态,若不是这会儿眉头紧蹙,面露忧慌,小尘想她还真是人如其名。是的,有这等表情的不是那对龙凤胎的生母温婉儿还会是谁呢?

“我不知道。”

听小尘这么说,那温婉儿颇为失望,脸上担忧更显。

林继荣只当她是哪个家仆的孩子,随口问了句:“你是哪家的?你娘是谁?”

小尘心中冷笑,答道:“我娘死了。”

再说沈娘因为小尘一直未去厨房用晚饭而奇怪,正要往西边的小屋走去,就听得一声:“哟,沈厨娘你在这儿呀,我还以为你跟丫丫都在揽菊厅呢。”

沈娘一听丫丫在揽菊厅,心下一急也顾不得多想,便往那边走去,她虽不知丫丫为何在揽菊厅,但依她那脾气,指不定会惹怒相爷,到时候就糟了。越想越着急,脚步也跟着快起来,不一会便到了揽菊厅,右相脸色果真很是不好,沈娘以为丫丫惹怒了相爷,忙冲进去跪下,道:

“相爷息怒,丫丫虽不是什么懂事的孩子,却也乖巧,还请老爷念在父女情分,绕过丫丫一回。”

这话一出,林继荣眉头就蹙得更紧了,父女情分?骂道:“你胡说什么?!!”

而小尘本来在打量过温婉儿之后便继续低着头数手指头了,谁料突然听到沈娘的声音,心想沈娘怕是误会了,赶紧上前去扶了她。

“沈娘快起来,我没惹事,是那对双生儿不见了,恰好我见着他们出去,就被叫过来问话了。”

沈娘一听,才吁了口气,正欲开口却被一道尖锐的声音打断,

“呀,你……莫不是那小贱种吧?”

闻言,小尘心中叹气,该来的还是来了。

不得不再次把头抬起来,望着那声音的主人——四夫人邱如,平静地答道道:

“我是你心里猜想的那个人,但不是贱种。”

“哧……”邱如狠狠地白了她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