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尘羽翩然

拜师

红尘羽翩然 恬忆 1737 2012-11-24 18:41:40

  自那事之后,小尘便总是偷偷跑去佰药堂,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讨好薛枝言。小尘也没什么别的本事,就是看了那么多医书,再加上现代的经验,不久她便琢磨出一些药膳美食,然后请教着沈娘和厨房的师傅,慢慢就做出了一道道让人不得不惊叹的膳食。

沈娘也只当她是孩子心气喜欢捣弄,哪想得到这些东西可都是小尘特地为薛枝言准备的。还别说,小尘每次偷偷跑来把那些闻着就流口水的吃食带给薛枝言,这一跑,就差不多快跑了一年了。这一年的时日,薛老头也是对那些美食越吃越想吃,越来越喜欢这丫头。

只是让小尘气愤的是,不管如果贿赂讨好,总是撬不开薛枝言那张守口如瓶的嘴,一点有用的消息也得不到。当日薛枝言的神情分明是知道些什么,但他就是不肯开口。

于是乎,小尘一生气,足足两个月没去佰药堂送吃的,估计这会儿薛老头已经对她那些美食思念成疾而“两月不知肉味”了吧……

这些事都是沈娘不知道的,小尘也不打算告诉她,这相府看似平静,实则阴谋重重,她不想让沈娘也卷入其中。

收回思绪,小尘拉着沈娘往厨房方向去,是时候去医馆一趟了,要不然薛老头该真得相思病了。

小尘提着食盒站在佰药堂门口,今日来看诊买药的人并不多。

虽只过了一年,当日帮小尘找来薛枝言的那个药童竹青却又长高了不少,正爬着梯子像是要取什么药材。

小尘偷偷走进药堂站到他身后,在静静的药堂里对着他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竹子!”

竹青本来正在爬梯子,药堂里也安静,突然听到后面一声叫,吓得一哆嗦,这一哆嗦就掉下来了,正好撞到后面小尘的身上,把小尘当成肉垫,直直向后倒去,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尘的后脑勺已经和地板来了个“结实的拥抱”。

竹青摔下来也没觉得疼正奇怪着,就听得小尘骂道:“破竹子还不快起来,想压死我啊!”

竹青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地下垫了个人,他虽年纪不大却也十一了,又是个男儿身,这往后一倒,着实让小尘这个肉垫吃痛得厉害。竹青慢里斯条的起来,怏怏地说道,

“看你日后还吓不吓唬我了”,说完看小尘一直揉着后脑勺,眼眶里已然是水汪汪的了,心想她真是痛了,眼泪都要出来了,也就不跟她玩笑了。一把拉起小尘,念叨着:“你啊你,越发得调皮了。”

小尘还吃痛着呢,委屈道:“我只是想吓吓你,哪知竟连自己也害了,早知道我就站远些。”

竹青也知道这丫头就是喜欢没事整整他,倒也不可恶,看她那委屈样也就不跟她费嘴皮子了,开口道:“今儿你总算来了,师傅这些日子没少念叨你,你若再不来,他老人家可就得绝食了。”

他这一提醒,小尘也忘了痛了,赶紧打开地上的食盒瞧了瞧,还好还好,吃的都没怎么摔着,就是有点汤洒出来。

竹青还要取药给人家送去,就没跟她一起去找薛枝言,只嘱咐了声一定要给他留两好口吃的,小尘应了他便往里院走去。

佰药堂外堂是卖药候诊的,进门右边便是个大药柜,各种药材分门别类装在一个个小药柜里,左边主要是些椅凳,跟右边用了屏风隔开,候诊的人就坐在左边椅凳上等。内堂是看诊医病的,较外堂小了一些,从候诊那边的门帘进去是内堂,从药柜那边的门帘是里院。薛枝言此时正在里院晾药,闻得脚步声便扭过头来看,见是小尘,就丢下手里的药材,一张圆脸霎时间怒气横冲,又是吹胡子又是瞪眼地向她吼道:

“没良心的臭丫头,你也知道来了?可怜我在这为了你茶不思饭不想的,你倒好,把老头子我晾了两个多月,你你你,你于心何忍那……”

边吼还边抢过小尘手里的食盒,小尘早知他有此举,眼快身子更快地朝旁一偏,薛老头手里没抢到食盒落了个空,以为她又要开始缠着他问那件事,没好气地却又讨好地说道:“你个尘丫头,老头子我早就说了,我不知道不知道,你偏得不信,我又有何法子……”

相府里众人都跟着沈厨娘叫小尘丫丫,在外面小尘用的是21世纪的本名尘,只是前世的她是周尘,而今世她把名字改成了尘埃。尘埃尘埃,人生在世,本就如同尘埃。

小尘看着薛老头,都一把年纪了偏偏有生了一张娃娃脸,若不是眼睛放着精光,她真怀疑这薛老头是不是只有三十岁,心想改天一定找个机会把他的胡子全扯掉看是不是真的。

其实她也知道薛老头一定又是这几句话,笑吟吟开口:“我不是问你解药来的,我有件事跟你商量。”

有事商量?一年前她有事相求来找他,便让他被一个五岁小娃吃得死死的,今天来跟他商量件事,哎,怕不是什么好事……

小尘哪不知道他那古怪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没好气地笑道:“我拜你为师,可好?”

嗯?就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