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尘羽翩然

受罚(1)

红尘羽翩然 恬忆 2133 2012-11-24 18:41:40

  小尘打量着两个小家伙,还是出门时的样子,衣服既没破也没脏,看样子玩得倒是挺尽兴。

林玉凡进到厅内看见小尘,眼神疑惑但随即散了,然后用恶狠狠的眼睛瞪着她,看那眼神,小尘就知道他以为是自己通风报信给林继荣的。

终究是偷溜出府,两人进门后乖乖地跪下了,同时出声:“爹……”

懦懦的声音,透着些许不安。

林子嫣低着头,两只小手的食指不安地纠结在一起。林玉凡头虽低着,眼睛却不时瞟向林继荣,偶尔还会瞪小尘几眼。

林继荣本就担心他们独自外出会生出什么岔子,如今见着人回来了也完好无伤,便放下心来。但这次他们偷偷出府,若是不给点教训,怕是以后还有这事发生了。

于是,林继荣冷着脸,对着两个小孩冷哼了一声,“哼!你们还知道回来!”

林玉凡和林子嫣平日里都是被林继荣惯着宠着,哪听过父亲用这样的语气对他们说话,害怕地哆嗦了两下,忙把求救的目光转向娘亲。

温婉儿看着两个孩子安全回家心中不再忐忑,也知道林继荣是为了给两个孩子一个下马威,免得再有下次,便对他们的求救视若无睹。

林子嫣哪受过这等冷落,瞬间两行泪就下来了。林玉凡见状,开口道:

“爹,是……是二皇子邀我们……我们……”

林继荣听到“二皇子”三个字,把目光投向林玉凡。

“你们二人平日在府中大门未出,二皇子又身在宫中,怎会相邀?”

“爹,我……我说的是真的,前几日左中侯孙儿满月,您带我们赴宴……就是那日,二皇子邀约我们兄妹二人……”说着说着,声音便低下去了。

林继荣想起五日前,他确实带着这对龙凤胎去赴宴。左中侯大女儿左素素是二皇子生母,皇上对这位爱妃宠得很,左中侯家添喜事,特允了她带着二皇子楚天远回左府小住。

看林玉凡的神情不像说谎,看来,自己孩儿和二皇子……

思索良久,道:

“恩,既是二皇子相邀,你们告诉我便是,偷溜出府成何体统,还把老先生弄得……罢了,先起来吧。”

二人听闻连忙起身,林继荣又对他们说道:“你们今日与二皇子相处得如何?”

林玉凡一听父亲的话不像是要责罚他们,便放心大胆地说起来,无非就是和二皇子一起去哪家酒楼吃了什么好吃的一类。只是听到二皇子约他们兄妹二人三日后再聚,那双精明的眼再次亮了起来。

“既是二皇子相邀,岂有不去的道理,以后你们想出府,去跟娘亲说一声便可,也好派些人跟着,免得出了岔子,切不可擅自出府。”

两人一听便欢叫起来,以前爹爹老说他们年纪太小,不能随意出府,要跟着先生念书长才识,他们这次才不得已偷溜出去,没想到不仅没受罚,反而让爹爹答应他们可以出府玩了,这让他们如何不高兴呢。

而立于一旁的小尘又是嘲讽地对着林继荣笑了笑,那么宠爱的儿子,都成了他的政治工具了。

本以为事情可以结束了得小尘正欲拉着沈娘离开,却在抬腿的瞬间,被一只小手抓住了手腕。

抓住她的,正是林玉凡。

心里暗暗叫苦,这个小祖宗定觉得是她给林继荣通风报信,才让他们偷溜出去的事情露馅,指不定怎么整她呢。

果然,林玉凡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爹,今日孩儿出去的时候,这个臭丫头撞了我一下。”他狠狠地瞪着小尘,认定了就是她向林继荣打小报告,再加上出门的时候和小尘撞了一下心中不爽,新帐旧账一起算了。

“什么”,闻言的温婉儿立即走过来拉着林玉凡问,“凡儿,有没有伤着?”

哼!明明是他撞她的好不好,要伤也是伤她!

“没错,爹,就是她撞了哥哥。”林子嫣如是说。

敢情这位还帮着哥哥演戏欺负人呢,真是让林继荣和温婉儿给惯坏了的两个小祖宗,碰都不能碰。

“我没撞你,是你自己撞到我身上,摔跤的人可是我。”小尘说。随即便望向正欲开口问她伤着没的沈娘,朝她示意自己无碍。

“哼!我看你就是故意撞凡儿的吧,你根本就是对我们怀恨在心,才伺机报复在凡儿身上!”温婉儿骂道,“这次是撞凡儿,下次指不定是怎么去害嫣儿吧!老爷,这次可不能饶她,定要好好教训才是!”转身望向林继荣。

林继荣刚听完林玉凡和林子嫣的话,对小尘的厌恶又生了一分。再听到温婉儿的话,也想着小尘虽和别的小孩不一样,但终究是个六岁孩子,难免对府里的人,尤其是温婉儿母子三人心生怨恨,何况她自己也承认了确实和凡儿撞在了一起,便也认定了是她故意去撞凡儿。冷冷地开了口:“不知好歹,府里养你这么多年,你却不知恩情。”

“老爷夫人息怒啊”沈娘又跪了下去,“丫丫是绝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这其中一定又什么误会啊。”

“沈娘”,小尘心中一暖,相府里的人怎么看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沈娘相信她,她在府里就这么一个亲人,但也够了。

“这么不知好歹的丫头,若不用家法伺候,这要传出去我府里有个这么恶毒的丫头,还不丢了我堂堂右相的颜面。”林继荣面无表情,对着沈娘冷冷说道:“你也在府里这么多年了,知道我的脾气,若是再帮着这个没教养的臭丫头,我连你也一并罚了。”

小尘一听林继荣的话,心想要是再僵下去怕是要连累沈娘了。开口道:“沈娘,不用求他”,然后又转过头望向林继荣,讥讽道:“我没撞你儿子,你若是非赖在我身上,我也没什么好反驳的,这事跟沈娘无关,你要罚,就冲着我一个人来,家法就不用了,我恐怕还没那个荣幸尝到林府的家法。”

林继荣听到小尘的话,心里的火气不断往上冒。他一个堂堂右相府居然被一个六岁小娃轻视,吼道:“拿鞭子来!”

沈娘正欲求情,却听到小尘的声音:“沈娘,不要求他!”

哎,这孩子,自尊心这么强,便是能求情,相爷饶了她,她也会不领情吧,只怕会闹得更僵。罢了,罢了,沈娘眼中泪光顿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