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尘羽翩然

不速之客

红尘羽翩然 恬忆 2350 2012-11-24 18:41:40

  玄离那晚将她抱回醉楼后,本来还担心她会一直闷闷不乐,不想次日一早,她像个没事人一样欢声笑语的,起初以为她是强颜欢笑,观察了几日后确定她是真的没事了,才放下心来。

小尘自那日把楚游羽误认为神仙后,就将他那句“你不哭我就不带你走”深深的印在脑子里,并且誓死决定不哭不流泪!

就这样过了十来日,小尘已经毫不担心苓落的问题了,神仙说了不会带走她,那苓落之毒也不用放在心上了,那滴水印就当是个装饰好了。她也是这么对水月和玄离说的,但那二人只当她是做了什么胡梦说的梦话,根本不信,只是答应了小尘不再追查苓落。

小尘认为玄离不会骗她,而水月的样子也是一副信誓旦旦,便信了他们。她哪里知道,玄离没查,但水月此时已经开始着手安排人进入祈国了。

小尘呢,她每日都过得无比快活,天天把竹青气得哀怨不断,时不时地把薛枝言的药混在一起,弄得薛枝言整日吹胡子瞪眼的,但又把所有的怨气随着小尘做的美食一起吞进肚子里了。

醉清风里的人由于主子发话暂时放松查探,就更无聊了,鬼仙二派的斗争自然更加激烈,所有人都像小尘一样,过得无比惬意。

而这一日,小尘就没那么惬意了。

她刚给水秋送完药回到佰药堂,却没想,见到了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的人——林继荣!

此时,他正坐在后堂里,等着小尘回来。

刚踏进前厅,薛枝言就跟他说林继荣来了,小尘向他投去了杀人般的目光,随后扭头就准备离开,但被薛枝言拉住:“他是来找你的。”

“找我?”眉头蹙得更紧了,而后挑眉,释然:“他得了什么绝症,御医都治不好,跑来找我,我看不用了,他已经病入膏肓,离死不远了。”一想到林继荣也有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她就忍不住幸灾乐祸。

“放肆!”一声怒吼。

林继荣本来在内堂里等得不耐烦了,就想出来看看,哪知道在外厅里看到薛枝言拉着一位少女,猜想她应该就是当年那个“不知死活的丫头”,还没看清楚模样,就听得小尘说的一番话,火气顿时就冲上了心头,对着小尘来了一声怒吼。

小尘循着声音看过去,那不是林继荣是谁!

一身棕色长袍,较十多年前,又多了些短须,显得沧桑了几分,剑眉挺鼻,用小尘的话说,人模狗样的。还是一身右相的威严气魄,那双奸诈的眼睛依旧散发出让她厌恶地精光。没想到过了十多年,她还记得他的样子,看来,记性不错。

正在得意自己的记性时,又一声训斥传进了耳里。

“哼!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不知礼数,口出狂言!”

林继荣觉得自己训斥小尘是天经地义,别说是她的生父,就算不是,那身为右相的他教训一个小丫头是合情合理的。

而小尘一直坚持着她对林继荣的态度,那就是,漠视!

她的漠视在林继荣眼里,就是受教和沉默。于是,林继荣也放缓了语气:“我今日前来,是有一事找你。”

小尘只想让他快些说完快些离开:“何事?”

林继荣本来以为小尘还会顶撞他几句,谁知她竟直接问他有何事,看来,她不过是个丫头,面对右相,还是会怕的。

“后日皇上将在宫中设宴,一来庆贺吾皇大寿,二来替云祈两国使者接风……”

小尘静静地听着,并不开口。设宴跟她有何关联?

半晌,林继荣不自然地开了口:“皇上有旨,三品以上官员,须……须携带未出阁的……”

小尘自然听得出他是什么意思:“右相大人难道忘了,你我早已毫无瓜葛!”

奇怪,这位右相大人怎么突然想起她来了!如果她没记错,林继荣连小尘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吧,林家的宗谱里,应该是没有小尘的存在的,就算是她不参加宫宴,皇上也不会怪罪他,毕竟,严格来说,不入他宗谱,就算不上是他女儿。她可不信林继荣会真把她当成相府里的小姐!十几年不见,一见面就是有事找她,定然不是什么好事!头疼,真头疼!

“哼!让你参加宫宴是皇恩浩荡,你却不知好歹!”林继荣也知道一定会在小尘这里碰钉子,训斥了一句也句罢了:,接着道“此次设宴,也是皇上有意为各位皇子选妃,你不想……”

他想说,你不想被选中为妃。

小尘怎会不明白:“哎呀大人,你有那么好让我嫁个皇子享受荣华富贵?”话音刚落,林继荣就变了脸色,还不等他发话,小尘又惊叹:“啊呀,莫不是大人想……利用我攀上皇亲!”

“你!”林继荣的脸色变了又变,他哪料到小尘说话这么直接,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

小尘知道她说中了他心中所想,只是不明白为何林继荣会突然想起了她。他已经有两个女儿了,还要她去干什么?就算想多多益善,他大可以随便认个义女送给人家就行,到底为什么,让林继荣来找一个他厌恶到极点的、十多年不见的女儿!

林继荣想得和小尘差不多,他也不想来找小尘,只是不知为何,皇上竟然知道了他还有个小女儿,今日上朝时特地嘱咐他要带着一起去宫宴。林继荣最要的就是那张脸皮面子,他哪敢告诉皇上他家小女儿其实跟他断绝关系了,哪敢说他连那个丫头现在何处都不知道。于是一下朝,便叫来沈厨娘,才知道那个丫头居然就在佰药堂里。他这才扯着老脸让小尘去参加宫宴的。反正,若是能让她像青儿嫣儿那样嫁给某个王公贵族,于他来说都不是件坏事。

他万万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这个臭丫头还是那么不知好歹,一下子就让自己早已准备好得话塞在了喉咙里,只得站在这里干瞪眼。

“哼!你以为我想让你去,若不是皇上指明还要把你带去,老夫可不会让你去宫里丢脸。除了天楚群臣,祈国太子和云国护国将军都会出席,明日起你去相府学习宫中礼仪,免得丢了相府的脸,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你也别想沈君好过!”

沈君,就是沈厨娘。

“你想对娘怎么样?”

卑鄙!无耻!小人!说不动她就拿皇上压她,还拿沈厨娘威胁她!

“你……哼!你在外最好给我识相点,现在你是我林继荣的女儿,容不得你称个低贱下人为娘!”

实在是可恶!小尘听林继荣的话,俏颜满是怒意。

不卑鄙那是假的!林继荣当了那么多年的右相,当然会坐卑鄙的事了!

就这样,林继荣甩袖离去,留下满肚子愤恨的小尘!

可恶,那个皇帝老儿抽风了,干嘛非要她去参加宫宴!可恶!可恶!

如果小尘知道,那个害得她去参加宫宴的始作俑者,正是那位被他称为神仙的人时,不知会作何感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