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尘羽翩然

宫宴相遇(2)

红尘羽翩然 恬忆 2034 2012-11-24 18:41:40

  小尘没心思去欣赏那些才艺,只一直盯着赵景,准备只要他一离席,她便跟上去。只是这赵景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表演,时不时跟身边的人应和一下,都过去半个时辰了,也不见他有中途离席的意思。

“人家是使者,不能中途离席吧……”自言自语。

可万一宴会一结束林继荣便要带着她们离开,那不就没机会了?

“棋子!”瞬间,小尘又惊喜起来,祈箫好像是祈国的来使,这么一来,他跟赵景应该都住在御使馆……

想到这得小尘心下轻松了不少,祈箫一定会去找她的,到时候让他带她进御使馆,这一想,也就没那么心急了,“呼”的一声松了口气。

楚游羽看着小尘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赵景的身上,一脸急切,长眉一挑,赵景是云国来的护国将军,难道这丫头也认识?瞧她那心急的样子,一会自言自语,一会惊喜愉悦的,莫不是,她看上赵景了?不可能吧……不过片刻,楚游羽也被自己心中的想法逗到了,不自禁摇头,墨玉的眼眸笑意连连。

这时,嫦妃的话音响起“听说右相的女儿可是个个都水灵的很呢,皇上,不如请她们都出来献一番才艺如何?”

“嗯……对了,林爱卿”楚天卿对着林继荣道:“可有带了你小女儿来?”

“回皇上,小女林子然在席”,林继荣答道,朝小尘示意。

楚游羽注视着小尘,这次她来参宴是自己出的主意,看样子,林继荣已经认了她,但是——

他看得很清楚,小尘听到皇帝提到她时,秀眉开始微蹙,而当林继荣示意她起身行礼时,她眼里现出一丝厌恶。

“林子然给皇上请安,祝皇上万寿无疆。”小尘起身行礼,很简单的话语。

“平身。”楚天卿打量了小尘片刻,才开口。

“谢皇上。”

“朕是前几日才知道林爱卿还有你这么个小女儿,生得也是俏丽,怪不得右相舍不得让你出门……”皇帝打趣。

小尘听了这番话,心想着他该让自己表演个才艺什么的了,她可不想多事,于是,先发制人:“皇上谬赞了,子然只是自幼体弱多病,父亲大人担心子然身体才不让出门,别说容貌不如姐姐妹妹,就是随便哪样才艺也是拿不出手的,皇上不如看看姐姐妹妹的琴舞,为今日的寿宴多添份彩。”

小尘话一出,皇帝也真不敢让她献艺了,云祈两国的人都在这,万一小尘才艺真不怎么样,那不是丢了天楚王朝的脸,便接话:“好个嘴利的丫头,也罢,依了你吧。”

于是林子青林子然就去准备表演了。

此时本来也抱着好奇的心,想看看那个丫头能表演出什么来。不想听到了她的这番言论,眼眸露出一丝讶异,稍纵即逝。

看来,这场宴会,她似乎并不喜欢……

林子青用自己带来的琴弹了一曲《醉颜》,林子然舞了一段《天女散花》,小尘也是有一下没一下地听听看看,巴望着赵景离席。

终于——

在林子然最后一个舞步的旋转中,赵景对着皇帝说了什么,便离开了。

赵景抬着缓慢的步子走着,路上不时有宫人对他行礼,他叫了个宫女,让她带着去了御花园。

小尘一直偷偷跟着赵景,直到御花园,那个宫女离去。

确定了四下已经无人,小尘朝着赵景走了过去,定定地站在他身后。

“你跟了一路,不想说点什么?”赵景开口了。

小尘没料到他知道自己在跟着他,一时有些囧了,咧嘴吐了吐舌,随即了然,人家堂堂护国大将,当然听得出自己的脚步了。

“你倒是厉害!”嘟哝。

听言,赵景转过身。

小尘对视着他,淡定从容。倒是赵景,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着她:“姑娘可是有事?”

有事,自然是有事,只是,小尘不想那么快让他知道自己的目的,笑道:“赵将军战场上杀敌英勇,麾下将士定是对您倾佩万分吧……”

赵景显然不知她想说什么,只定定地看着她,等着她继续。

“如果……”眼神迅速变冷:“有哪位女子能成将军的妻,定是幸福之极吧!”

赵景闻言,浑身一震。

眼中瞬间划过一抹痛色,思绪飘然……

那个成了他妻的女子,那个柔弱绝美的女子,那个他爱到骨髓的女子……

幸福之极?

不!他伤她至深,至深……

是悲伤至极!

是心痛至极!

小尘望着眼前脸色悲伤的男子,看他的神色,他想起了水姨吧,她肯定他是爱水姨的,只是为何?为何爱她,还要伤她?

叹息,唉……

小尘的叹息,惊醒了沉浸在悲伤中的赵景,忽的,赵景望着她:“你是谁?”

赵景看了林子嫣的舞,想到了曾经。曾经,也有一个女子在他面前起舞,她说,此舞,只为他一人而起。她舞得美极了,美得这一世都不会忘,可是,就是那样美丽的女子,被他伤得至深,等他想去弥补时,她却已经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想起那些伤痛,他便离席,而眼前少女的一句话又让他回想起她来,他肯定,这个小丫头,知道些什么!

小尘也不想看他再伤心了,于是她伸出右手,缓缓摊开手掌,掌心上,是水姨给她的,一片玉叶。

浅浅的翠色,就那样静静地躺在小尘的手里。叶片上刻着一个“景”字,泛着柔和的光,但就是那样柔和的光,深深地刺痛了赵景的眼。

那片玉叶,是他送给她的!

那个“景”字,是他亲手刻上去的!

赵景死死地盯着那片玉叶,俊秀的面庞只有震惊!他的眼里只有这一片翠色,颤抖地抬起手,颤抖地拿起那片玉叶,满脑子只剩下两个字:“秋儿……秋儿……”

小尘看着赵景,眼色有些复杂,她也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他眼中的伤痛不是假的。

良久,小尘望向看着玉叶发呆的赵景,轻声道:“赵将军,如果你还愿意见她,那宫宴结束后,你我宫门前再见。”

说完,小尘转身离开,她知道,他会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