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尘羽翩然

宫宴相遇(3)

红尘羽翩然 恬忆 2313 2012-11-24 18:41:40

  小尘自出了御花园,便未回席,不过为了防止林继荣找她麻烦,她便差了个宫人去告诉她,她已经出宫了。

她本来也就是打算出宫的,只是她忘了,她会迷路。

七拐八拐的,她又回到了御花园,赵景已经不在。

“哎……”只能找个宫女太监带她出去了,可是偏偏这里没看到有什么宫女太监过往。

正愁着,听到一声喊声:“笨丫头,你跑到这来干什么!”

是祈箫。

看见来人是他,小尘心下一喜,但随即又想起那颗冰珠,便又白了他一眼。

祈箫以为她还在生气自己隐瞒身份的事情,俊美的脸上讨好道:“你还生我气啊?”

“当然了!”理直气壮。

“我又不是故意隐瞒身份的,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骗你。”祈箫主动认错,一脸真诚。

“啊?”小尘不明白他的话。

“你就别气了,我也不是有意隐瞒的啊,而且你也没问那……”似是想起什么:,祈箫又嘟哝道:“你不是也没说,你是相府的小姐吗……”

“什么跟什么呀……”小尘白了他一眼:“我虽然没料到你是祈国的皇子,但也知道你身份不简单,我没怪你不告诉我身份的,我只是……你怎么在这,不时说祈国来的是太子吗?可我听皇上叫你王爷啊?”说着,我顿住了。

祈箫听小尘说不怪他,好看的双眸顿时现出一抹喜色:“真的,你真的不怪我?”

“嗯……”点头。

解释她的疑问:“本来是皇兄来的,只是他正好生病,就换成我了……”而后一把抱住她:“哎呀笨丫头,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小心眼!”祈箫咧开嘴笑起来,笑容干净得像个大男孩。

她小尘没想到他会来个突然的拥抱,没好气地说:“我不是气你隐瞒身份……我……唉……算了……你快放开我,我都透不过气了。”

祈箫看她这么说,好像自己真的做了什么错事,立马放开她紧张地问:“那你气我什么?”

“那个冰珠那么珍贵,你就这么把它送给皇帝了……哎……我是心疼啊……”小尘故作惋惜。

“就为了这个?”祈箫似是松了口气:“我父皇觉得一般的贺礼没什么意思,我就给了他一颗冰珠作为寿礼送出。”

“冰珠是你的?”小尘打断他的话:“可是冰珠不是只有两颗,而且都在祁国皇宫里吗?”

“是只有两颗,以前也是都在祁国皇宫,只是后来父皇封我为亲王,我搬出皇宫,冰珠也就不在皇宫了”,祈箫看着小尘,见她狐疑地看着自己,便道:“父皇把冰珠都给了母妃,母妃又送给了我。”

原来是这样,小尘释然,接着,眼前多了个东西——是冰珠!

“这……不是送给皇上了,怎么……”

“我说你真的很笨呐”,祈箫一脸鄙夷:“这是另外一颗,不是说了我有两颗!”

“真的?”小尘喜道,拿过冰珠放在手里好好欣赏了一番。

摸了半响才舍得还给祈箫:“喏,收好了。”

“不要了,送你。”祈箫很自然地接过话,却不接过冰珠。

小尘一愣,随即摆手:“不行不行,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要。”

祈箫见她不收,一下又急了:“为什么不要,我本来就打算要送你的,你不肯收,就是不把我当朋友!”

“不是,这东西这么珍贵,又是你母妃给你的,我怎么能要呢。”小尘解释:“一般的毒药对我来说就是小儿科,冰珠我要了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你要是真想送,那……就换个别的东西好了,只要不是冰珠,随便什么都行。”冰珠是解百毒的灵药,他贵为皇子,身边肯定也是危险重重,留着冰珠说不定以后就用到了。

“真的……什么送都行?”祈箫眼睛一亮。

“嗯……”小尘点头,又补充:“除了冰珠。”

“那这次你可不许反悔!”

“嗯,不反悔!”斩铁截钉。

于是,祈箫接过冰珠,又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递给她。

是块暖玉,通体月白。小尘拿过玉佩放在手心仔细瞧着,玉片上刻着一只……“这上面刻的是什么?”小尘好奇。

“是……凰鸟。”祈箫有些迟疑的接过话。

小尘看着他的表情有些怪异,盯了他半响:“你一个堂堂男儿,带着的玉佩怎么刻着凰鸟呢……”

祈箫被她盯得有些心虚,别过头不看她。

“噗呲”地笑了一下,小尘拍拍他的肩膀:“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你堂堂王爷,带着块姑娘家带的玉佩……好,我收下了。”说完还是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

“笨丫头,你……哼!”祈箫无语。本来还担心她看出来这玉的特别,没想到她是没看出来,却拿玉来笑话他,真是个笨丫头!

“我怎么样?”小尘丝毫没看出祈箫的心思:“你放心,我保证不对别人说!”举起右手发誓,眼眸中神采奕奕的。

“算了,笨丫头,你真笨!”祈箫叹气,故意摇头:“太笨了……”

祈箫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突然,他似乎感觉到什么异样,好像有人!但瞬间又找不到任何气息了,而此时,小尘作势要打他,忽然停住了,笑着:“棋子,谢谢你……”

祈箫听了他的话愣了愣,不再寻找那丝气息:“笨丫头,谢什么?”

“跟你在一起很快乐,谢谢你。”跟祈箫呆在一起,总会觉得很开心,他真诚得像个大男孩,所以让她一扫跟赵景说话时的阴霾,心情又好了起来。

祈箫没在意她话里有话,只听她说跟自己在一起很快乐时,嘴角顿时咧开了,笑得干净纯粹。

过了会儿,祈箫问她:“笨丫头,你明明住在醉楼,怎么一下子成了相府小姐了?”

“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哎算了,说来话长,你改天去找我,我再告诉你”,小尘答道:“我住在醉楼,不过除了晌午会给水姨去送药,其他时间一般都在佰药堂,你去那找我也行,不过……”小尘想想,还是在醉楼见面比较好,又道:“你要是找我,就去醉楼吧,我晌午在那,你那会过去就行,嗯……你少去佰药堂为妙,其他的我就不说了,等下次见面再细说。”

“笨丫头,那我明日去找你可好?”

“恩,行!”

祈箫正要再说什么,不远处传来一声宫女的声音:“箫王爷,皇上有请。”

是个宫女,祈箫皱眉,貌似不愿过去。

小尘对他说道:“快去吧,要是去晚了,一些好事的该说你祈国不把天楚放在眼里了。”

“恩,我知道,那我先走了……”祈箫有些不舍地迈开步子,走了一段还不忘回过头对小尘叫道:“明日我去找你,记着啊!”

“知道知道,记着呢!”小尘答。

等祈箫走后,小尘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等她准备迈开脚步离开时,终于发现是什么不对劲了——

祈箫走了,她又不认识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