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尘羽翩然

不一样的夜(3)

红尘羽翩然 恬忆 2300 2012-11-24 18:41:40

  终于,马儿停在了城门前。

小尘远远地就看见了等在城门口不远处的赵景,此时她下了马,便朝他走去,而楚游羽停在原地。

赵景听到脚步声,抬起头,见是小尘,面庞划过笑意。

“赵将军。”小尘同样微笑的看着他。

“你来了。”声音听起来不再是早上的嘶哑,而是隐者些许愉悦的。

小尘定定地望着他,从袖口掏出早上捡起的半片玉叶放在手里,伸手,摊开掌心,一片翠色静静躺在她的手里:“不知将军是要来取这玉片,还是来送我另外半片?”

赵景盯着她手里的玉叶半晌,而后缓缓抬起手,他手里,是另外半片玉叶。赵景将自己手里的半片玉叶小心翼翼地放至小尘的手心,笑道:“这边是我的选择。”

小尘会心一笑:“我早就知道。”

赵景盯着她手里的玉叶:“我要回云国处理一些事务,事成之时,便是我与秋儿重修之时!”

“你是堂堂将军,是云国驸马,那些事务,是你想处理,就处理得掉,处理得好的吗?”小尘收起玉叶看着他,平静地问。

“……我会想办法。”半响,赵景开口。

小尘不语。

良久,她开口了:“赵将军,从今往后,你便是我尘艾的,赵叔叔!”

赵景对她一笑:“好。”

小尘从怀里又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赵景:“这个,就算是我送你的践行礼。”

赵景接过瓷瓶,疑惑地看着她,不等他开口,小尘便笑着问他:“赵叔叔不觉得,只有死人,才能放下一切吗……”

赵景惊地看向小尘,只见她仍是淡淡地笑着,盯着他手里的瓷瓶:“离魂丹。”

是的,离魂丹,她忙碌了一上午,从薛枝言那里讨来的假死药!

赵景还想说什么,但最终所有的激动都化成一句:“谢谢!”

“不客气。”小尘忽然眨眨眼,笑道。

“告诉秋儿,一定要等我!”

“那你要快点了,你也知道,水姨那么美,指不定被谁抢了去……”

“我走了。”

赵景跟她道别,然后策马离去,却不是进城。

小尘望着他离去的方向,满脸笑意。

“我们也走吧……”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楚游羽的声音。

“嗯,好。”

楚游羽抱着小尘飞身上了马,往来时的方向驶去,看样子,他是要回老婆婆家了。

“呃……那个……”小尘坐在前面,有些犹豫地开了口。

“嗯?怎么了?”楚游羽轻问。

怎么了?

她要不要告诉他,其实她们已经到了城门口,可以直接进城回家了?但是看他的样子,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啊……

算了,反正婆婆也可能在等着她们,明天回去也无妨:“没……没什么……”

听闻,楚游羽环住她腰身的手又紧了紧,嘴角的笑意加深,飞扬在月色里。

他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可以回去了,可是,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不想那么早回去,心底里隐隐地希望,他们再回到那个农舍里,那样他们就能多待一会儿了……

其实心里也怕她提出直接回去的要求,但她好像不打算提出来了……

嗯……这种感觉,真好……

老婆婆果然还在等着她们。

小尘见她还没睡下,很过意不去,幸亏自己没说直接回城,不然自己罪过就大了……

终于可以躺下了。

老婆婆为二人拿来了两床薄被,现下这气候盖着正好。

小尘躺在楚游羽为她铺好的草席上,双眼睁开,似是没什么睡意。

她在城门见到了赵景,就是说楚天墨没事了,现在水姨的事情也解决了,只剩下她的苓落之毒了。

这几日一直忙着水姨的事,没什么心思去想苓落,如今一切都平静了,她的心,却还是没能平静。

在席上翻来覆去,小尘毫无睡意。

起身,轻轻地出了房门,站在院落里。

八月的夜总是亮得很,月亮就那样在天上看着小尘,皎洁的月光丝毫不能体会她心中的心事。

她曾经把苓落当成是自己的一场梦,却被祈国皇室的一则秘事碎了梦,回到了现实。接着又将楚游羽当成了神仙不再在意苓落,却又再一次被事实打击回现实里,也许,她真的该面对了——

苓落,苓落,会不会让她零落了……

为什么薛枝言能诊出是苓落而她不能?

为什么别人中了苓落是产下死胎而自己却不是?

她认识薛老头十二年了。十二年,他把她当女儿一般,却无论如何不肯告诉她。

薛枝言不急,她便不急。

可如今她真的好奇,苓落啊苓落,究竟是什么……

其实她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要问薛枝言,但她知道,他不会说。

玄离查了那么久,查到她快忘了苓落是什么的时候,才出现一点点线索。

她的结局究竟会怎样呢?

答案只有一个,死。

其实大家都知道,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却没人愿意承认。

“哎……”无奈,落寞,伤感,这一声叹息,夹杂了太多太多……

楚游羽和小尘一样未眠。

他静静地躺着,想起今天发生的事。

他和墨的计划被小尘打乱了。

谁也没想到,她会出手用自己的方法对付那些刺客,会帮着墨逃走,原本在他们的计划里,她只会像小白兔一样乖乖待在墨的怀里一动不动,但她似乎并不是个真正胆小的小兔子,她慌乱,是因为有人要杀他们,而不是因为害怕;她焦急,是因为担心墨逃不掉,担心自己的伤和毒。

那些刺客根本就不是来要他们命的,而是那个人派来试探楚天墨的,他们知道,所以他们故意受伤,故意被困,没想到,那个丫头却当真了,真以为他们撑不住了……

那点小伤,那点药粉,那点小毒,对他楚游羽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但不知为何,他愿意看她帮他包扎伤口,愿意吃下她给他的解药,愿意和她一起躲在水里……他任由着她照顾他……

她快闭不住气的时候,他想也不想地吻了过去,她的唇很柔软,让他不自禁地留恋,他知道那些人已经走了,但是他舍不得放开她,所以他一直吻着,一直吻着,知道怕她喘不过气才环着她浮出了水面,天知道,她在他的怀里喘着气,而他却在她的喘息中差点又吻了过去……

他好像变得很贪恋和她在一起的时光,于是固执地要送她去城门,只因他似乎很喜欢抱着她乘着马儿飞驰,喜欢闻她发丝间独特的清香……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

从第一次见面,她就经常能把自己平静的心逗乐,本来以为她真的就是个没长大的丫头,却不想,她也是个善良冷静的女子,是个让人越来越觉得恍惚的女子……

为什么自己的心里像是多了些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乱了乱了,一切都乱了……

楚游羽发现,这个女子,把他们的计划打乱了,也把他那颗平静的心搅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