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尘羽翩然

初探御澜殿

红尘羽翩然 恬忆 1444 2012-11-24 18:41:40

  皇帝现在一直在左素素的掌控下昏迷着,楚天墨早就告诉过她,左素素每日会派一名太监与一名宫女给他喂药,每日两次,这便是进御澜殿,也就是皇帝寝宫的机会。楚帝的贴身太监全冲,是唯一一个可以帮她里应外合的人,除此之外,御澜殿里里外外,全是左素素与楚天远的人。

对付左素素小尘不可以心急,皇帝的病却拖不得,在左素素没有安排她去御澜殿之前,她只能对那名送药的宫女——梅香身上下手了。

小尘特地多做了些糕点,当着好些宫女的面分了,说是初到洛嫦殿的一点心意,她平日总在冷宫里待着,身上根本没什么积蓄,所以偷偷用糕点来收买人心,几位宫女也不觉有异,包括梅香。她当然不知道,在接过糕点的那一刹那,小尘已经给她下了点东西……

午时,梅香端着一碗药与一名太监小六子从御花园走过,而小尘就在此等着他们。

她算好了时辰,梅香的药力马上就要发作了。

果然,片刻,梅香手中的托盘就已经不稳,托盘上的药险些全撒了出来。

“怎么回事儿!”小六子扯着尖细的嗓音责怪:“你小心点,万一把皇上的药弄撒了,你这小命可就没了!”

“公公……我……”梅香难为情地开口,她被小尘下了泻药,此时正是腹痛难忍:“我可能吃坏了肚子……”

“哎哟……”小六子扯着嗓子刚想说什么,小尘便出来了。

“梅香姐姐!”扯着笑意的小尘走过来,对小六子行了个礼:“公公。”

小尘一出现,梅香就像是见到了救星般,将托盘往她手里一塞:“你来得正好!”说着又看向小六子:“让她待我去吧,我真的不行了。”说完便红着脸跑开了。

小尘便故作不解:“公公,她这是怎么了?”

“甭管了!”小六子不耐烦道:“快给皇上送药去,耽误了时辰可就要命了!”说着便抬着脚步往御澜殿走去,小尘紧随其后。

御澜殿。

楚帝仍旧昏迷着,漪澜殿外守了好几重侍卫,全冲,也就是皇宫的大内总管,此时正守在皇帝的寝宫门口,小尘进去时,五十来岁的全冲用眼神向她行了个礼,看来,楚天墨与游羽早已知会了他。

左素素之所以要派两个人给皇帝喂药,无非是因为他昏迷不醒,药送不进口。

全冲领着小六子他们进了殿,走到皇帝的床边停下。小尘曾经与皇帝见过一面,印象中的他虽是个四十来岁的人,却也意气风发,颇有威严,如今却被自己的枕边人暗算,无力地躺在偌大的寝宫内。小尘想起楚天墨提及皇帝时眼中的担忧,心中不免感慨,身为人子,却不能在其病危时侍其左右,也难怪楚天墨心急忧虑。

全冲扶着皇帝起身,又捏着他的脸将皇帝的嘴张开,小尘就将药送了进去,来的路上她已经仔细检查过了,药没有问题。

一旁的小六子正拿着手帕,皇帝每喝一口药,嘴边都要流出些许,他就将那药渍擦了去。

等药喂完,小尘借着整理龙颜的时刻,将楚帝垂在被外的手放进了被里,就在此刻,她不着痕迹地搭上了他的脉。

终于,悬了两天的心终于放下,她暂时可以轻松地告诉楚天墨,皇帝暂时平安。抽回手,小尘又开始蹙眉,如果她猜得没错,这碗药没问题,但晚上那副药,恐怕就有问题了。左素素应该就是靠着一治一伤的两碗药控制着楚帝的病,否则,怎么会日日喂药,却日日不见好转?

以莫离之前告诉她的话,每次晚上服过药后,皇帝的病情就会突然恶化,这应该就是左素素在从中作梗,但有时不到晚上,他的病情也会加剧,依照左素素的做法,她只要每天稳定地控制着楚帝就好,没必要在白日里也对皇帝下手,让自己多费那不必要的心思,所以排去晚上,其他时间的楚帝如果有病情不正常的情况,便是那第三人在从中作梗了。

是谁?在何时进的御澜殿?对皇帝做了什么?这些她都不得而知,莫离诊了那些天也未探出楚帝体内所中之毒究竟是什么,莫离已经给莫一去信,脉象病象一一陈述,希望莫一能有结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