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尘羽翩然

他有点麻烦

红尘羽翩然 恬忆 1283 2012-11-24 18:41:40

  冬日里好不易有些暖阳,游羽见小尘在床榻上也躺得差不多了,便应允了让她出门走走的提议。

自小尘小产后,游羽便不许她随意下床,即便是已经在卧房里养了足足一个月,他还是不放心让她出去到处走动,所以不管小尘怎么软硬兼施,此前的游羽都是铁了心的等到自己认为她可以走动的时候才准备放她“自由活动”。

意园里的景依然如初,这竹子好似定格了年龄般,在残荷遍池的冬日里,也几乎未见几片枯叶,反而绿得人心中温暖,她曾仔细研究过这竹子的特性,但仍旧琢磨不透其中缘由。

游羽早前便差人将祁箫的信送来给了小尘,这些信里,每一封都有些许埋怨小尘不够朋友的话,不过看似责怪,却也温暖。如同此刻披在她身上的暖阳,在这极具动荡和萧条的冬日里,莫名地让人心中一缓。

“棋子……”伴随着浅浅的梨涡,轻柔的声音从她喉尖发出。

祁箫此时应该是将她恨得牙痒痒吧,她很久没给他回信了,当初说好了,会及时跟他书信联系,她却几次因为他事而耽误了。

“又开始想别人了!”笃定的声音从耳边突然飘进,惊得小尘一下从垫了软垫的石凳上坐起,却瞬间被游羽拉近了怀里坐着。

反应过来,才撅了撅嘴:“大病初愈,经不起吓唬!”

见到她略显娇蛮的顽皮神色,游羽心中无限舒畅,她面色苍白了一个多月,他的心也跟着揪了一个多月,日日盼着她能早日恢复到那个捣蛋调皮的鬼灵精,如今见她好好地在自己怀里撒娇,他的心又开始被温泉包围,好似一片冰天的雪地,慢慢被冒出的温泉流水融化,显出一片无垠绿地,比那最暖的冬日,还要让人暖上心头。

下巴摩挲着她的发丝,游羽宁愿就这样与她一世。然,生活中总有些让人不得不去面对的事情。

看着他带着笑意的墨瞳从深情专注变得意思顾虑,小小尘便开口了:“怎么,朝中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吗?”紧接着想起什么似的:“嫦妃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轻吻了她因担忧而微微一蹙的眉间,游羽说话了。

“信看了么?”

“嗯,看了。”咯咯笑着的小尘指了指桌上的那些信条:“都骂了我不知道多少遍了,说我不回信。”光是看祁箫写的信,小尘便能猜出当时他在写信时的抓狂与“怨恨”表情,终于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尘儿……”游羽的神色有些担忧,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愿意告诉她这些,可他知道,他不能瞒她:“大祈太子逝世,祁帝不知所踪……”

游羽说着,便放缓了语速,观察她的神色。

果然,与他预想得一样。

惊讶地神色停滞了半晌,渐而转成担忧:“祁箫……”

“祁帝已经被人暗中软禁,可市井传言是祁箫为争夺皇位而杀兄弑父,导致祁帝暴怒病倒。祁箫的王府如今被侍卫包围……他,现在有点麻烦。”听似简单的话语直接明了,成功地加深了她眼中的担忧。

“祁箫绝不是那种杀兄弑父的无耻之徒,一定是有人从中作祟,想一举将大祈的王朝改了姓!”斩钉截铁的语气毫不掩饰她对祁箫的信任。一想到那个笑得简单俊朗的大男孩,小尘心里便一阵心疼。当日祁箫的笑如同阳光一样明朗得能化去人心中的烦恼,可如今,他应该很辛苦吧。皇兄的死本身对他而言就是个偌大的打击,再加上皇宫局势的严峻……想着,小尘便抱紧了游羽。

她心疼,原本是毫无忧虑的小王爷,一夕之间,要承受的突然多了多。在这个权势交织的封建时代,不论是处于什么地位,都会有水深火热的时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